第八篇 虛境之路 第四十八章 成功占領
站在山巔之上的滕青山,轉頭看向西方.(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ωω.1⑹κxS.Сom(1⑥κxs..文.學網)

"是段家的軍隊."滕青山一眼認出,這一支從火鎏鐵峽谷西邊入口殺進來的,正是段家和傅家的聯軍,因為滕青山之前堵死了東邊入口.令如今峽谷內的數千名澹台家等三家一方軍士,沒有後方支援,成了無源泉之水!

"快逃啊!"

"快."

那些軍士們慌不擇路,一個個艱難地想要翻過堵住出口的大量山石,一些手腳敏捷的軍士幸而逃了出去.可是絕大多數軍士根本沒機會逃.

"降者不殺!""降者不殺"降者不殺!"……

傅家和段家的聯軍,發出一聲聲震耳欲聾的喊聲,同時揮舞著戰刀,長槍一路朝前殺戮.嚇得那些沒辦法逃的敵軍只能一個個扔下兵器跪在地上,凡是這麼做的,傅家和段家軍士們自然會繞開留下性命.

端木大陸百族爭霸,已經形成收容整編降兵的習慣.

畢竟,世道如此混亂,那些軍士們也不可能真的明知必死還反抗.

……

此刻北矮山山巔之上,一開始澹台家,吳家,董家這三家一方人馬還占據優勢.可是因為滕青山出手堵住東邊入口,沒了支援,令在他們三家一方的軍士們惶恐不安,士氣大降,如今鐵劍武聖一方優勢正在不斷增加,甚至于澹台家他們一方軍士都開始投降了.

如果這麼繼續下去盞茶工夫,鐵劍武聖一方就能占領北矮山了.

可惜,事實並非鐵劍武聖他們想的那麼美好·

"上!"

"快,上去."

當段家,傅家聯軍沖入峽谷的同時,段家和傅家聯軍不少精英軍士迅速地沿著澹台三家留下的繩子,梯子等工具,迅速地攀爬上北矮山山巔.

"殺!"

"去死吧."段家,傅家這一方精英軍士們也是一個個嚎叫著朝敵方殺過去,在這些精英軍士當中有一些特殊士兵——這些士兵都是手持巨型砍刀,腰間都是別著兩柄小斧頭,穿著黝黑覆蓋全身的奇特鎧甲!

這一群特殊的軍士,一個個沉默,只知道揮舞著手中砍刀.

噗哧!噗哧!噗哧!

或是將人劈成兩半,或是大好頭顱飛起……

這一群手持巨型砍刀的沉默軍士們,令段家,傅家這一方瞬間獲得優勢,並且逼近得鐵劍武聖一方軍士們不斷後退.

"真是夠厲害的,這是哪一支特殊軍隊?"滕青山心中贊歎,"紀律嚴明,一個個沉默殺敵,好似機器,而且揮舞著那麼一柄巨刀都那麼輕松……很顯然,每一個最起碼都是二流武者."

眼前這特殊的軍隊,論素質顯然足以媲美歸元宗黑甲軍!

"是傅家的神刀衛,還是旭日商行的云夢衛?"滕青山知道,自己這一方有兩個特殊軍隊,不過這兩種軍隊,他都沒有見過,,"不過聽穆云冀的意思……顯然舍不得云夢衛出手,估計這是神刀衛!"

"傅家……一個僅僅占領小城的小家族,竟然培養出哪些軍隊."

"這傅家,不像表面那麼簡單啊."滕青山心中感歎.

鐵劍武聖一方軍隊當中.

"赫連兄,北矮山快要被段家給占了,寒羽衛也剛剛趕到了,怎麼還不讓'寒羽衛’動手?"夏侯安也急了.

嚴白狩也焦急看著鐵劍武聖:"赫連兄,上面那個揮舞巨刀的特殊軍隊,唯有寒羽衛才能對付!"

"沒用的."

鐵劍武聖遙看北矮山山巔,"之前澹台家他們三家突然偷襲,也幸好寒羽衛們帶領其他軍士,在戰線上頂住澹台家他們三家攻擊,我們才能換過勁來反攻.而現在,寒羽衛雖然從戰線趕到了這,可是,滕青山他在山巔之上."

"有滕青山,和那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巨刀軍隊,寒羽衛上去也是送死."鐵劍武聖搖頭道.

"難道我們就這麼認輸了?"嚴白狩急切道.

"當然不!"

鐵劍武聖目光一寒,低沉道:"我們天風家族絕對不可能認輸,不過,現在情況明顯對我們不利,根本不適合強攻!這旭日商行果然夠厲害……竟然弄出這麼一支特殊軍隊,還有最強武聖滕青山配合!"

傅家有"神刀衛",乃是大秘密!

旭日商行能查到,不過天風家族卻沒查到.

"現在,我們只能暫時退下!"

"我們不甘心,澹台家等三家也同樣不甘心!"鐵劍武聖目光灼灼,遙看北矮山,"這滕青山是厲害,可是……到時候,我們這一方和澹台三家他們一方,三十余萬大軍壓迫!我就不信,僅僅一個段家,加上一個弱小的傅家,能擋得住!"

情況果然如鐵劍武聖想象的那樣,在爭霸天下的過程中,很難有永恒的敵人.

之前澹台他們三家,和鐵劍武聖一方殺的紅眼.

可是現在……段家,傅家已經占領火鎏鐵峽谷,這令澹台他們三家一方和鐵劍武聖一方,有了共同的目標,共同的敵人——段家傅家聯軍!

火鎏鐵峽谷內.

"哈哈,騰先生,這次是真是多虧了先生."穆運翼大笑著走過來,在他身旁的傅刀,傅云展和段石縉三人也都是一臉笑容,傅刀更是哈哈大笑道:"先生那一跺腳,可真是地動山搖啊."

騰青山也笑了起來

大家都很高興......因為他們已經占領了火鎏鐵峽谷.

"現在,這火鎏鐵峽谷已經是我們的了."穆云翼看著這片染血的峽谷,暢快笑道,他知道......這峽谷地下藏著珍貴無比的火鎏鐵礦脈.

"現在還不能高興過早."段石縉說道.

"嗯."傅刀和穆云翼都點頭.

"我們占領了火鎏鐵峽谷,不管是嚴家,夏侯家,還是澹台家,吳家,董家,他們都不可能心平氣和的離開."穆云翼鄭重道,"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們五家,會重重包圍火鎏鐵峽谷,不過我們.....也不

怕他們!"穆云翼露出笑容.

"哈哈,占領火鎏鐵峽谷都做到了,還怕守不住?"傅刀也笑了起來.

"段兄."

穆云翼看向段石縉,"這火鎏鐵峽谷兩旁的北矮山,南矮山,這兩大山巔之上,北矮山你安排個五千軍士.南矮山上,你安排八百軍士.你給我下死命令……但凡有一個敵人爬上來,都給我打下去!"

"放心,這點小事輕而易舉."段石縉自信道.

一旦在高山上守住,後面再有源源不斷的支援,敵人想要攻下幾乎不可能!

"傅先生."穆云翼看向傅刀,"這東入口,已經被滕先生給堵死,不過……這堵的也就數丈高,對方軍隊還是可能翻爬過來.所以,這東入口就交給你傅家了,一定不要讓敵人越過這進入峽谷."

"沒問題."傅刀自信一笑.

東入口也就數十丈寬,又被堵死.

如果派數百神刀衛在那,來多少人恐怕可以砍死多少人.

"現在,最危險的,還是西邊入口!"穆云翼遙看西方,"南矮山延長三百余丈,而北矮山延長近四百丈.兩者長度不一……而我們加起來也近十萬大軍,這峽谷雖然不小,可是還無法容納所有軍士,不少軍士,都在峽谷外面."

"要擋住敵方攻擊,很有難度啊."

……

當滕青山來到西邊的時候,終于知道穆云翼為什麼擔心了.

南矮山和北矮山如果再長百丈,足以容納所有人,到時候防禦就簡單了.可現在……段家和傅家,只能在外面用石頭和數目建立簡單的防禦工事.大量的軍士整齊的在防禦工事後面.

當天下午.

西邊防禦工事外,敵方大量軍隊集結,其他五大家族此刻顯然已經形成一個團體.

"段石縉,傅刀!"吳家家主'吳白偉’站在女武聖身側,朗聲喊

道,"這火鎏鐵礦脈,可不是你們兩個就能吞下的!我們幾方還是坐在一起,好好商量這礦脈如何分,如此,由不是更好?"

防禦工事的,段石縉,傅刀,穆云冀和滕青山站在一起,李珺,滕獸他們也在旁邊.

"哈哈……吳白偉,怎麼之前,你沒想和我傅家談礦脈沖如何分?"傅刀笑了起來,"哈哈……我現在占得這礦脈,你讓我跟你分,你當我是白癡?還是你自己是白癡?哈哈……"

傅刀的大笑,令對面軍隊當中的吳白偉臉色難看.

"段石縉,傅刀,怎麼,你們想要真的血流成河?"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正是那怒極的嚴白狩.

"是不是血流成河,是你們決定的!"段石縉朗聲道,"你們如果不打,我們難道會反過來去攻擊你們不成?"

兩方的聲音,回蕩在牛頭山上空.

"段石縉,傅刀,你們還是別以卵擊石了."董家大長者冷厲

目光也掃過來,可是他看到滕青山不由眼皮一跳,當初滕青山抓董哲紫,可就一腳踹飛了他.

此時,這對立雙方顯然互不相讓.

防禦工事內.

"滕先生."穆云冀低聲道.

"嗯?"滕青山看向他.

"滕先生,之前我就說了,恐怕要讓先生動用那火焰神鳥!想防禦住這麼多軍士攻擊,之前我的計劃,會令云夢衛死傷不少.不過讓火焰神鳥出手,效果會好很多."

穆云冀低聲說道.

滕青山看著遠處,敵方浩浩蕩蕩,一眼看不到盡頭的無盡軍士.

這些軍士們一旦被青鸞火燒……會是什麼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