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虛境之路 第六章 求救
"騰先生,我旭日商行作為天下間最大的商行,這生意(擋住了,看不到……)多.1⑹ k 小 說 wαр.⑴⑹kxs.整理"六長老熱情地說道,"除了表面上一些生意外,我們旗下(旗艦店?)還有一個專門為人接觸麻煩的組織,有麻煩有仇人,就可以找我們呢.這組織.叫'殺手堂’."

"殺手堂?"

滕青山眉毛一掀,"六長老,你讓我當殺手?"前世滕青山就是一個超一流殺手,雖然對殺人這種勾當滕青山不在意,可是,卻也不想.

"騰先生,你何等身份?"六長老連道.

打仗了和滕青山一戰的消息指導的人雖然少,可是旭日商行內部那幾位長老還是指導的.連戰神下第一人'旭日戰神’大長老,都自認.不是滕青山的對手!旭日商行如今對滕青山的重視程度,也就可想(應該有個而知).

"在我們殺手堂,也有武聖級別殺手!"

"不過,武聖接任務,那肯定要經過武聖同意的."六長老笑道."我指導騰先生,很想得到三十六塊石雕!我們商行各位長老.也都指導,騰先生擁有著超絕的實力.可是,我們殺手堂也偶爾會接到一些,根本無法完成的任務."

"當然,那所謂無法完成的任務.在騰先生面前,就不算什麼了."

六長老連笑道,"我們也知道.騰先生這等強者,是不在乎金錢的.在我們殺手堂,武聖殺手也是分層次的.先天虛丹武聖,被稱之為巔峰武聖."

"我們准備在殺手層次上,再設一層次,名為——'最強武聖’."

六長老笑看著滕青山,"騰先生.被稱之為'最強武聖’,也是實至名歸.而要請'最強武聖’動手,只有一個條件——《開上三十六式》三十六幅雕刻種一幅,交給最強武聖兩三年.

滕青山聽了心中一動.

"而且,如果有人真的請先生……我們會將任務先給先生看,是否接受,全憑先生自己決定."六長老連說道,"至于一幅雕刻,先生要用幾年呢?不太可能完全占有的.一塊石雕價格太高,先生出手值那個價,可沒多少家族願意.

"如果單單給先生幾年,我們商行作保.那就沒問題了."

滕青山聽了有些心動.

"好吧,我答應了."滕青山笑著點頭,"一塊石雕,我用兩三年吧."其實我按照估計,數月即可,不過以防萬一,還是定長一點.

"哈哈……"六長老笑起來,"騰先生盡管放心,如今天下大亂,百族爭霸天下.有點家族強盛,有的家族衰落.彼此有著不共戴天仇恨的家族,有不少!最無奈的是——有些任務,我們殺手堂根本沒辦法接,也沒能力接."

"而有先生在,天下間一共三十六塊石刻,我敢擔保,十年內,先生看到十塊八塊石刻,絕無問題!"六長老非常有信心.

天下間不少家族有石刻,只是都不舍得拿出.(一路看,電腦站w|w\w.1|6|k/X/S.c|O/M)

單單借看三年,就能將眼中釘除掉,許多家族都願意!畢竟有旭日商行作保,一個有著數千年曆史的商行,其信譽根本不用擔心.

"哈哈,那我就等六長老好消息了."滕青山說道.

"一有消息,我會立即通知先生."

六長老也齊聲,一臉笑容,"那我,就不打擾先生,先告辭了."

天氣寒冷(有甚關系?),滕青山看著六長老一群人離去.他清楚……和旭日商行合作,對雙方都有好處.旭日商行'殺手堂’有滕青山加入,令'殺手堂’在端木大陸各大殺手組織種,地位更高.

而滕青山,也能便捷得到石刻!

"有石刻,可以省下我不燒時間."

"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時間.盡早……回我的家鄉,九州!"滕青山遙看南方.

在那里有他的父母,有他的妹妹,有他的兄弟……

神斧山地底,空曠山腹中.

山腹足有二十余丈(六七十米)長寬,高也有六七丈(十六七米),如此空曠山腹,別說就滕青山他們五人,就算五十人也能輕松住下.唯一麻煩的就是——這洞窟在地底,一片黑暗,沒有一點光亮.

幸好,有鐵葉果!

一顆顆泛著綠色光暈的果實正隨意地放在山腹中,雖然每一顆鐵葉果光亮都很微弱,可是過兩百顆鐵葉果分散下來,也令修煉有內勁的李珺,老汪等人,輕松看到山腹內大部分地方.

而騰獸,借助過兩百顆鐵葉果光亮,看清周圍每一處.

同時在山壁上,挖了幾個洞穴.每個洞穴內有一長床,兩顆鐵葉果,(看不到)裝了門簾.好讓人睡覺!

住在山腹的第七天.

三十六快禿釩石板都依靠著山壁擺放,滕青山盤膝靜坐,整個山腹內出了他,沒有其他人了.

某一刻,滕青山睜開眼睛.

"小珺她們啊,在著黑暗環境下,的確生活不習慣,也就晚上睡在這,平時都在外面."滕青山四處環顧,山腹被只有他一人,"對.黑乎乎的,她們都看不清,不習慣也正常."

滕青山低頭看胸前.

小鼎早被滕青山,用鐵片密封起來,而且身上還穿著厚皮襖在這洞府內,小鼎鎮住天地靈力.令其平靜溫順.雖然有色彩光暈,因為重重密封,其他人根本沒發現.也不知道,是小鼎緣故.

"騰大哥,改吃午飯了."

"午飯了,午飯了,午飯了……"一道道回聲,在地道中傳播開.

滕青山笑著起身,手持輪迴槍走到地道口,沿著地道迅速離去.

"吼~~"

六足刀篪透過另一側通道,朝這邊張望一下,三角頭顱雙眸中有一絲怪異之色.

做了七天的'鄰居’,六足刀篪也指導那群人類和青鸞,狂風鷹的習性.不過因為滕青山和青鸞的厲害,六足刀篪根本不敢招惹.它克清楚記得——滕青山和青鸞第一天入住,就狠狠揍了它一頓.

一個人類少女,還告誡了它一番.

"人類……也會獸語……"六足刀篪這幾天,最喜歡的,就是按個會獸語的少女.

縮回三角形腦袋,六足刀篪繼續趴在那睡覺了.

一千年,它最起碼有九百年在睡覺.

滕青山和鄰居他們圍坐在一起.享受著一桌豐盛的午飯.

"小珺的收益,是越來越好了."滕青山吃著還贊道,這可是滕青山的實話,滕青山發現,在神斧山住的近三個月時間,小珺做的菜的收益在不斷進步著,味道也是越來越好."

"嗯,好."騰獸也連點頭.

李珺聽滕青山贊歎,臉色愈加的嬌豔紅潤:"還好啊,小萍也在旁邊幫我的."李珺不由想到當初小萍和她說的,抓住女人(?不是男人)心的第一條辦法——做出男人流口水的好菜.李珺心中暗贊:"小萍說的果然是對的."

就在滕青山他們一桌人,吃的高高興興的時候.

"阿獸,阿獸……"一道急切的聲音猛地響起.

"嗯?"滕青山眉頭一皺.

騰獸一瞪眼,立即飛竄而出.

"什麼人?"滕青山心中疑惑.那聲音他從來未聽過,並非熟悉的人.便也起身跑出去,李珺,小萍,老汪他們也跟著跑出去.

屋外.

滕青山一眼看到,一名長相普通.卻很瘦弱嬌小,穿著有補丁的灰色棉襖的農家少女正抓著騰獸的收.臉上滿是淚痕:"阿獸,快,救人,救人啊."農家少女似乎處于極度焦急,驚恐中,說話都有些亂.

"走,走."騰獸也是一瞪眼.仿佛發怒的樣子,就要跑出去.

"阿獸,"滕青山走出來,"問問這女孩,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師."騰獸轉頭看過了,"她,她,是阿秀!"

立即連道:"騰大哥,阿獸經常在北邊樹林里練拳,那邊有一些農田.經常有鄉下婦人少女干活,估計是阿獸偶爾認識的一人."滕青山聽了恍然……的確這是靠近南山城的地方.

走位的確有不少村莊.

"再不走,來不及了."那少女急得眼淚直流.

"老師!"騰獸也急得要走!

"老汪,將那兩頭赤風戰(反犬旁一個孔,不知道什麼字……)牽過來."滕青山知道,現在不是纖細文化的時候,而且他這個土地'騰獸’就是一個死腦筋……如果要救人.即使自己這個做師傅的,恐怕也根本攔不住.

兩頭赤風戰被牽拉過來.

"阿獸,帶那姑娘上去."滕青山直接月上另一頭赤風戰(反犬旁一個孔,不知道什麼字……),而騰獸立即抱住少女,也上了一頭赤風戰.

"小珺,我和阿獸去一趟,很快回來."滕青山說道.

"嗯."李珺連點頭.

老汪看著這一幕卻有些唏噓,他倒是不擔心,在他看來……東家出手.再大的難事都算不得什麼.

"姑娘,指路."滕青山吩咐道.

"好."這農家少女連點頭.

"駕!駕!"

兩頭赤風戰當即撒開四蹄.踐踏這積雪,飛奔而去.

PS第二章到,還有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