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北海大陸 第五十章 驚人消息
過,王家家主乃是一方豪雄,當然不會失態.1⑹ k 小 說 wap.1⑹κxs.c0m文字版首發

"傅兄,你問我怎麼回事,我到現在,都不清楚事情的原委."王家家主搖頭笑著走下樓梯,"剛才掌櫃的說,這滕先生一桌,和我那孽子斗起來.而且,我孽子的人還被打的快死了."

王家家主看著滕青山:"不過這位滕先生是傅兄好友,估計不至于和一小輩鬧騰,肯定是我那孽子太過分."

"孽子!"王家家主轉頭看去,臉色一沉.

"爹."王三公子身體一顫.

心底他卻暗罵,底是倒了什麼大黴.竟然惹到一個,連雷刀武聖'傅刀’都要稱之為'滕先生’的人物.

"你這孽子上次就闖禍,這還是!總是不讓我省心."王家家主喝斥道,"滕先生乃是你前輩,這事情肯定又是你這個孽子惹禍.我現在不與你多說,回家我再找你算賬.你們三個,現在就帶三公子回去."一聲訓斥,三公子的那三名跟班立即護著三公子,狼狽地連離開酒樓.

三公子甚至不敢看滕青山他們這一桌一眼.

之前的欲火,被嚇得完全沒了.

……

"滕先生.我那孽子總是不聽話.經闖禍.你如果在這南山城呆久了.就知道了!希望先生別和他計較."王家家主走到傅刀身側.傅刀也笑呵呵道:"滕先生.回頭讓王兄狠狠懲罰那小子一頓.為了這小子.不值得先生生氣!"

在傅刀眼里.滕青山何身份?

至一個王三公子.紈绔子弟罷了.和其鬧大了.那是降了身份!

滕青山和李相視一眼.都露出一絲笑容.

那王三公子青山當然沒在乎.

而這王家家主已經向自己低頭.就沒必要窮追猛打!畢竟這王家.那也是一方豪強.真地斗起來.滕青山是不怕.可是會有不少麻煩.

"這事情就這麼算了吧."滕青山端著酒杯,喝了一口,淡笑道"你們兩位隨意,我就不陪二位了."

"滕先生!"

王家家主連道,"這事是我那孽子不對在上面准備一座薄酒,算是賠禮.先生可一定得給個面子.

"端木大陸上,各大家族爭霸天下.想要奪得天下,什麼最重要?人才!武聖級別強者都是最重要的人才!

一個武聖,重要性不低于一支軍隊!

王家家主豈能放過,和滕青山攀交情的機會.

"滕兄,沒事就來喝一杯嘛."傅刀笑道.

滕青山心中一動.沒事?他有事,等會就去神斧山!

不過……

"神斧山中的《開山三十六式》雕刻,既然是禹皇所留.肯定不會向一般人開放一般人去觀看."滕青山思忖著,"神斧山中詳細情況以及《開山三十六式》雕刻,這種事情傅刀和王家家主地位肯定知道.何不問問他們?"

沒別人幫忙,等會去神斧山怕也是一頭霧水.

"那好吧."滕青山笑道.

王家家主大喜:"哈哈,滕先生,請!"


"小,你跟我上去."滕青山看向李,李心底驚詫滕青山為何答應,不過,周圍人多她也沒多問.便笑著和滕青山一道朝三樓走去.

"老汪,你們先呆在這.我等會兒下來."滕青山便上樓,便囑托道.

"是,東家!"老汪連應道.

而滕獸卻是乖乖坐在桌旁,成了滕青山門徒後,這滕獸還是非常聽話的.

酒樓二樓,待得王家家主,滕青山,傅刀等人上樓,再次喧嘩起來.一個個客人們都激動地議論起來.

"傅刀,那個傅刀,難道是傳說中的雷刀刀聖'傅刀’?"

"能被他稱為'先生’,那滕先生,到底是何人?"

一個個激動不已.

而旭日酒樓大掌櫃,臉上露出一聲驚色,抬頭看看通往三樓樓梯,暗忖道:"傅刀那是先天金丹高手,和我旭日商行也是老朋友了.這個滕先生是什麼人?"大掌櫃立即意識到此事的重要性.

"這事情,必須立即通知長老!"大掌櫃不敢逗留,連下了樓.

******

旭日酒樓三樓,包間足有五六丈長寬,一足有近丈的圓形黑色石桌在中央,石桌上光滑無比,一盤盤美食都放在那.

"將這些都撤下去,再換一桌菜."王家家主連吩咐道.

"是."兩名酒樓侍女迅速地撤盤子.

"滕先生,還有這位姑娘,請坐."王家家主微笑地說道,當即滕青山,李,傅刀和那位王家家主,四位圍坐著這巨大的圓桌.

酒具,酒壺等等,一律換新的.

專門有侍女倒酒.

"滕先生,這次是我孽子冒犯先生,這一杯酒是我賠禮酒."王家家主站起來笑道,滕青山卻是淡笑著道:"家主你坐下,咱們就隨意聊聊,不必你敬我酒,我敬你酒.我最是不喜,這些俗套!"

王家家主一怔.

"哈哈,痛快."王家家主也放下酒杯.

"滕先生

那種俗人."傅刀笑道,隨即醒悟連道,"哈哈,還沒為你們介紹."

"王兄."傅刀起身道,"這位滕先生,名為滕青山.是我之前在來南山城途中偶遇.能遇到滕兄,是我傅刀的運氣啊."

"運氣?"王家家主心中一動,笑著問道,"以傅兄性格,肯定是和滕先生一戰了."

傅刀搖頭笑道:"我當時挑戰滕先生,不過……"

"我也就僥幸勝了一招."滕青山插嘴道.

傅刀一怔,看了青山一眼.他頓時明白:"這滕先生這麼多年,在天下間都沒什麼名氣.看來,是不喜歡出名.他一招就勝了我.如果傳出去……恐怕和他意願相悖!"傅刀完全明白滕青山心思.

"僥幸勝了一招?"王家家主中卻嘀咕起來,"傅刀稱之為先生,這滕青山實力很強,比傅刀要強."

"滕先生位是王家家主'王蒙’.在這南山城……能說上話的就王家等三大家族,和這旭日商行.滕先生,王兄可不單單是王家家主,他本身是先天武聖高手."傅刀笑著說道.


滕青山驚異看了一眼這王蒙,這家家主是先天高手?

同時滕青山笑著點頭:"蒙王家主."

"哈."王蒙微笑道,"能和先生相識是我王蒙運氣真說來,我那孽子還有了大功勞啊.若不是我那孽子,恐怕,我還沒機會認識滕先生."

"哈哈……"傅了也笑了.

"滕大哥."李看了滕青山一眼低聲道,"我們什麼時候走?"

王蒙驚詫道:"滕先生,還有事?"

"准備去神斧山一趟."滕青山開口道,同時詢問道,"王蒙,你們倆對于這神斧山可知道多少?"

"知道些."傅刀開口驚詫道"先生要問什麼?"

"你們可知道,這神斧山上有三十六幅雕刻?"滕青山問道.

傅刀和王蒙相視一眼眸中都有著驚愕.

"滕先生."傅刀皺眉道,"當年神斧天神創了那神斧山過那神斧山一代代下去,後來也就衰敗了.神斧山勢力完全崩潰神斧山,也是被周圍其他勢力掃蕩一空.至于傳說中,當年神斧天神'大禹’親自留下的三十六幅雕刻,早就被當年搶奪的人,給搶走了!"

滕青山臉色一變.

李也是驚愕地看向滕青山.

他們根本不知道,神斧山三十六幅雕刻的事情.

從來到端木大陸,對端木大陸了解多的,也就是小萍和老汪.不過小萍也就是一孩子,能知道多好?至于老汪.滕青山根本沒跟他談過《開山三十六式》雕刻的事情.

"被搶奪了?"滕青山皺眉道.

"被搶奪好幾千年了."傅刀搖頭道,"神斧山衰敗,當然被其他勢力搶奪.那三十六幅雕刻,很是珍貴.是整個神斧山禁地所在.當年,據傳是被那些勢力,直接將半面山壁給直接敲了下來,被硬是帶走了."

滕青山暗自無奈.

自己趕到這南山城,沒想到,竟然是白跑一趟.

"傅刀,你可知道,這三十六塊雕刻,現在在哪?"滕青山問道.

傅刀說道:"據傳這三十六幅雕刻,每一副都是一副使用斧頭的招式以及一個'道’字.這三十六幅雕刻,組成的,就是神斧山最高絕學《開山三十六式》!也是我端木大陸,用斧頭各種絕技的源頭!"

滕青山暗自點頭.

來到端木大陸這些天,滕青山也發現……在路上發現的一些游俠武者,用斧頭的人很多.

"很多人都說,這三十六幅雕刻很不凡!各大家族都在搶奪."

傅刀感慨道,"當年'雷刀天神’端木羽,一統天下的時候,也曾經搜集過這三十六幅雕刻.不過那時候,雷刀天神也僅僅搜集了二十幾塊雕刻,其他的他都沒找到.端木羽離開人世後,端木大陸分崩離析,再次大亂."

"往後的三千多年,就一直大亂.各大家族爭斗,有崛起,有滅亡.至于三十六幅雕刻,偶爾才能聽說一些消息."

"即使有某個家族,得到其中一幅雕刻,恐怕也會深藏起來."

"這麼多年過去,誰知道三十六幅雕刻,都落到哪里去了."傅刀搖頭笑道,"連三千多年前的雷刀天神,都沒搜集齊.現在想要找到……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