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北海大陸 第四十九章 情勢立轉
日酒樓一樓.1⑹ k 小 說 wαр.⑴⑹kxs.整理

"大掌櫃,大掌櫃!"酒樓一名侍女急匆匆地跑過去,一臉急色,"大事不好了,樓上出大事了.王家的三公子和另外一桌客人斗起來——"

話還沒說完,那名胖乎乎的大掌櫃笑著打斷道:"王三公子的事,我們不管."在這南山城中,誰不知道三大家族年輕一輩中最沒用的,就是那個王三公子.不過不管如何,畢竟是王三公子!

王家就算為了自己臉面,也不會讓自家公子吃虧!

所以,王三公子欺負人,旭日酒樓的人也會當成看不見.

"不是的."酒樓侍連搖頭,"這次不是三公子欺負人,是他的人被打傷了.現在情況很不妙!"

"什麼!"

大掌櫃大吃一驚,再也顧得其他,那肥胖身體跑起來卻是飛快,迅速地沖到了樓梯處,只聽得一連竄急切腳步聲,這大掌櫃就來到了酒樓的二樓.一來到二樓,大掌櫃就倒吸一口冷氣!

只見凶獸少'滕獸’雙眸隱隱發赤,左手中還抓著一塊血肉,整個人站在那,好似噬人的凶獸.

"這——"

大掌櫃被滕獸嚇得心都一顫.連旁邊看去.那位王三公子地貼身跟班'胡二’.這時候仿佛死狗一樣蜷縮在地上.地面上還有著一大灘血跡.身上也染滿了血跡."這下可鬧大了.這下麻煩了!"大掌櫃心里發苦.

"三公子!"大掌櫃連喊一.

過去跋扈慣了地王三公子時候臉.通紅.憤怒地雙手都微微發顫!他王三公子被父親瞧不起.所以在外面.這王三公子更加看重自己面子!仗著王家嫡系三公子身份敢對他不敬?

今天前這桌人.卻令他真地怒了!

可是.他也察覺到對方可怕地實力.不管是那個抓著一塊血肉.好似野獸地少年.還是坐在那.好似一座冰山地冷漠男人.都不是好惹地.

"給我滾!"之前對方地怒喝.猶在耳邊回蕩.

王三公子想發火!

卻不敢發火!他擔心對方真的將他給宰了.

"三公子!"大掌櫃再次喊道.

"掌櫃的!"王三公子立即怒看向他發泄地喝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的人來你這吃飯喝酒,現在呢我的人被打的吐血重傷.

你們旭日酒樓是怎麼做生意的!"

一肚子火,不敢朝陌生的,野蠻的滕青山,滕獸幾人發.就朝可憐的掌櫃發火!

"三公子!"這大掌櫃,能到如今這地位過多少屈辱,豈會在意王三公子這點喝斥,他和氣笑道,"三公子切勿生氣,不管如何,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救人.來人啊快將受傷的抬到附近的藥鋪去!"

藥鋪是賣藥,同樣也有大夫坐鎮.

"是."早就有兩名酒樓的漢子上來即去抬受傷的胡二.

"這事情怎麼解決,他們的人了我的人.難道,你們旭日商行就沒個說法?"王三公子冷聲說道同時看了一眼滕青山,滕獸幾人,滕獸依舊抓著那塊碎肉,凶狠地盯著他.令王三公子心底發怵.

此刻王三公子帶的人手少,不敢正面和滕青山他們斗.只敢讓旭日商行出面!

王三公子很清楚——


這旭日商行雖然不爭霸,可是明里暗里擁有的勢力,那是非常驚人的.

"三公子."大掌櫃,有些惱怒了,可依舊一臉笑容,"你請到那邊坐下."

"不急,我就在一邊,看著你們怎麼解決."王三公子站在一邊,瞥了一眼滕青山一桌人.

王家和旭日商行!

這兩者代表的,是兩股可怕勢力.即使是先天金丹強者,對上這兩股勢力也得掂量掂量.王三公子不認為……眼前這令他厭惡的一桌人,當然除了那個貌美的小姑娘.他不認為這一桌人能硬抗這兩股勢力.

滕青山臉色一沉.

旁邊的李,也冷聲喝斥道:"王三公子,我們在這吃飯,與你何干?你現在仿佛一頭猴子一樣上蹦下跳,實在是惹人眼."李在大草原天神山,也是高高在上,對這王三公子行為也惱怒的很.

"你……"王三公子臉色大變.

"苦也!"大掌櫃心底發苦.

"下面怎麼回事,這麼鬧騰!"一道不滿的喝聲響起,只見接連三名高大男子從樓梯上走下,每一個都是目光凌厲,有著股煞氣.絕對是常年生死間修煉的厲害高手.

"三公子!"

忽然這三人驚詫了.

樓上包間隔音效果是不錯,他們只感覺下面太鬧騰,並不知道三公子到了.

"大人,是三公子!"立即有一人朝樓上稟告道.

"

一道淡淡的飽含著威嚴的聲音響起.

下面的王三公子臉色微變,抬頭看去.只見通往三樓樓梯上走下來一人,一身華貴黑色裘衣,面白無須的中年男子.那清冷如刀子的目光掃過下方,最後目光落在了那位掌櫃的身上.

"掌櫃的,這里發生了什麼事情?"王家家主居高臨下問道.

大掌櫃立即一躬身.

這王家家主,那等于就是一個小國的土皇帝!可不是一個紈绔三公子所能比的.

"是這樣的,三公帶著仆人在酒樓吃飯,和這一桌的客人產生些矛盾.所以,斗了起來."大掌櫃言簡意^,同時指向滕青山一桌.

如今整個酒樓二樓,一片.

其他吃飯的人們連喘粗氣,說話都不敢!畢竟站在樓梯上的,那可是王家家主啊!一句話就能讓他們人頭落地的人物啊!

"爹,胡二被他們打的快死了.剛才送到藥鋪去."王三公子急切訴苦,"爹,這次我可是真的沒惹事.我只是來請他們去喝喝酒,交個朋友.沒想到他們就那麼狠!還說,要殺了我."

"你站在一邊."王家家主漠道.

"是."王三公子不再多說,不過他心里也心十足,這一次……他自己的確沒做過分的事.唯一理屈的地方就是胡二先用毒蛇偷襲!不過,那是胡二自作主張偷襲,他王三公子可沒錯.

大庭眾之下!

王家,那是何等地位?王家家主無論如何,也得維護王家臉面!


"是你們傷我王家人的?"王家家主淡然,居高臨下說道.

滕青山一桌人,卻是繼續吃飯.

"小萍,來,這條魚不錯,來,嘗嘗."滕青山微笑著,夾著一條魚放到小萍碗里.

王家家主臉色微變.

滕青山一桌人,竟然根本不理會他!

酒樓二樓一層的人更加不敢出聲了,一個個小心翼翼地觀看著這局面.他們都知道……王家家主肯定是一肚子火.同時也暗道滕青山一桌人實在是太莽撞不識趣,竟然敢惹上王家人!

"幾位!"王家家主聲音猛地渾厚起來,渾厚的聲音響徹二樓,仿佛雷聲在耳邊炸響.

不少客人們連捂住耳朵,臉色發白.

滕青山見小萍臉色蒼白,不由眉頭一皺,轉頭看向站在樓梯上的王家家主,淡然道:"王家家主,這事情誰對誰錯,你可以去問問.別不問事情對錯,就在這里大呼小叫!你要來文的,我跟你文的.你如果想用武力,我奉陪!"

滕青山的聲音平平淡淡,可是話語中強大的自信,卻是讓王家家主心底一顫.

明知自己身份……竟然還敢如此……

"不對勁!"王家家主眉頭皺起.

"王兄,怎麼回事?"一道熟悉的聲音從上方傳來,一名身形高大,一身石青色皮祅的壯漢,背負著一柄巨型砍刀朝樓下走來.那宛如雷電般的目光也朝下面一掃,當看到滕青山一桌的時候,他嚇得一跳.

"傅兄."王家家主連轉頭.

"滕先生!"這背著巨刀的壯漢連三兩步就沖下了樓梯,驚喜地拱手道,"沒想到昨天剛剛一別,今天就在這見到滕先生!若知道先生在這吃飯,我傅刀肯定早就下來了.先生,請上樓,我們一敘,如何?"

對于傅刀這等武癡超級強者!

一招就擊敗他的滕青山,在傅刀眼里,那根本就是一個隱世的超級強者.能一刀擊敗他……這種實力,傅刀看來.恐怕除了戰神級別強者外.無人能是其對手!

甚至于傅刀認為!

滕青山就是一個戰神級強者!畢竟傅刀從未見過這麼可怕的先天金丹人物.而戰神級別(虛境)強者,如果不控制天地之力,一般也很難從外表判斷,眼前人是否是一個戰神級強者!

不管如何,不管滕青山是戰神級以下無敵,還是就是戰神強者!他傅刀,都要好好恭敬以待.

這樣的強者指點一下,對他傅刀好處太大了.

"哦,是傅刀啊."滕青山抬頭笑看了他一眼,"還真巧."

"先生."傅刀態度謙遜的很,隨即驚異地轉頭看向樓梯上的王家家主,"王兄,你和滕先生是怎麼回事?"

王家家主,只感到眼前一陣陣發黑!

滕先生?

名聞天下的雷刀武聖'傅刀’,都恭敬十足的喊一聲'滕先生’.

"我那孽子,到底惹了什麼樣的人啊!"王家家主心髒都猛地抽搐了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