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北海大陸 第四十八章 欲火難耐
九鼎記第七篇第四十八章欲火難耐

公子遙看著他父親離去背影.(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臉色卻是沉下來.

"胡二.我們走."

貴公子沉著臉.帶手下四名仆離開王府.那名眼眶凹陷的青年連低聲道:"公子.依我看.家主的確不公.家族里的事.都是交給大公子和二公子.對三公子你.卻是嚴厲的很.前幾天不就搞一個女人麼.家主竟然發那麼大的火.二公子上一次可是直|將他身邊五個丫全部處死.家主都沒說一句."

"哼.在爹眼里.我就是一個不成器的紈绔子弟."這貴公子咬牙切齒道.

王家.掌控著南山域大主城之一的"烏蛟城".掌控方圓數百里的土的.麾下子民近千萬.這等于一個小國.一個小國的王子.弄一個女人根本就是一件不眼的小事.他大哥帶兵.二哥管政.手下人命不知道多少.

就他.什麼權沒有.

人眼里.就是一绔子弟.他王洪怎麼可能心甘?

"哼.既然他認為是紈绔子.當一個紈绔."王洪摸了摸下巴.眼眸中寒光閃爍."大哥和二哥既然要管家.就讓他們兩個爭去.老子我就享享福.對了.胡二.近有沒有好貨色?"

胡二搖道:"公.好貨色大多有些背景.難搞啊."

"真沒用."王洪斥一聲.

南山城.旭日酒樓二樓.

滕青山他們正靠著'戶坐下.凶獸少年"滕獸都穿著整齊坐在那乖巧的很.雖然說滕青山他們的馬車很貴重.不過滕青山卻很放心.一來旭日酒樓對客人財物保是很用心的.二來.馬車車內正有著一頭妖獸——青.

如果有人進馬車內想偷盜結果只有一個——

被青鸞殺死.

"上次我們要去三樓吃飯沒吃成...Se這一次.還沒吃到."李無奈抬頭看了一眼前方通往三樓的樓梯."三樓被什麼王家給包下了."老汪壓低聲音道:"李姑娘.那王家.在整個端木大陸上也是排的上名的大家族.我在外闖蕩的時候.說.如今好像有三四個家族.都想謀奪這南山城.不過南山城這塊肉可不是那麼好吞的.這幾家都在爭著呢.其中就有王家."

"管他是誰."滕青山一笑好好吃飯.吃完了.咱們去神斧山."

什麼狗屁家'

滕青山反正是一概不理會.

噠.噠.噠.

樓梯處腳步聲響起.

"三公子.上面還有兩個桌位."一名酒樓服務少女恭敬道."不知三公子選哪一個?"

滕青山眼角余光發現.

一名貴公子打扮的青年正拉著酒樓服務少女的小手.一臉嬉笑:"兩個桌子我都要了.今天你陪我一.我的手下們一桌."那酒樓侍女是滿臉通紅.可是她卻根本不敢反抗.因為她很清楚這貴公子身份.

王公子王洪那足以讓少女們面無血色的可人物.

被其糟蹋的女人不知多少.如果乖乖聽話可能逃過一劫一旦反抗.那就慘了.

"是.三公子."酒樓侍女不敢抗.

"今天就不用你陪了."這三公在酒樓侍女懷里摸了一把.笑嘻嘻道."至于今天中午吃的宴席.就按照過去老規矩."

酒樓侍女滿臉羞紅.下樓去.'中卻是暗一口氣同時也疑惑:"這三公子今天怎麼就這麼好說話了?"

三公子朝滕青山他們一桌看了看目光在李臉上一掠過.眼睛一下子都隱隱泛出紅光來.好似一頭餓一下子看到肥美的白羊在面前.

"這少女.嘖嘖.這容貌這氣質."三公子一瞬間有些激動起來."容貌跟那女武聖.七八分相像.連氣質都那像.嘖嘖.這真是上天賜予我的啊

"三公子作為一個紈绔.或者說本人已經死心塌的當一個紈绔.

女人.他不知道弄了多少.

不過一般貨色他已懶的弄了.可是好貨色.非常難搞.

而女武聖.

不但貌美.而且實力強大.對于一掌握權勢的大人物而言.單單漂亮的女人他們不在乎他們最渴望能將一些強大而又漂亮的女人給掌控住.就好像滕青山前世中普通人一樣.雖然一些美女明星.跟一些普通民間美女比.或許容貌還差些.

可就是因為名氣.令人眼饞.

而女-|-.在端木陸.那令多少男人心動.長漂亮.又無比的強大.這樣的女人.誰能弄到手.那才有面子.單單想象那場景.就足以讓人血脈噴張.

"嘖嘖.如果這少女.我能夠弄到手.將她打扮成女武聖的樣子.然而再去玩弄."一想到這.三公子呼吸都不由有些

臉色也隱隱泛紅.幸好他已經坐到了自己位置上.直盯著李.

否則.早引起滕青山他們注意.

這王家三公子.坐在自己位置上.雙拳時而緊握時而松開.一瞥到李容貌.就心里癢的命.

"他娘的.這樣的女人弄到手.比弄一百個普通美女要爽."

"不管怎樣.老子一要搞到手."

三公子一|`定主意.

"不過的小心,."三公子看向旁邊的胡二.那胡二一雙眸子中光芒閃爍.眼神示意一下問是那公子.他顯然察覺…這三公子已經對那個女人動心了:"不動心才怪.以三公子這脾性.這樣的女人不弄到床上.才是大罪惡"

胡二.那是三公子的貼身跟班.對三公子事情了如指掌.

"看我的."胡二起身.

.

滕青山和李正相笑談著.心情很不錯.

"幾位."一聲音突兀響起.

滕青山和李同時頭看去.滕青山皺眉看著眼前的男子.這男子氣質和眼神.令滕青山心中自然而然厭惡此人."幾位.我家公子有心結交朋友.要不.幾位和我家公子一喝幾杯.哦.你們這飯前.我們包了."

這胡二笑滿面.同時手指指向王洪方向.

滕青山和李都轉看過去.

那王洪微笑著.彬有禮的舉杯示意一下.

"我們吃完還有事"李對這胡二說道."沒時間陪你們公子."

"要辦什麼事.盡管說?我們幫忙辦就是."胡二笑道."我們公子那是非常樂于交朋友.不管如何.你們可給我們公子這個面子."此刻酒樓二樓其他客人們.大多一看到王洪.就明白了——

這王三公子.又要禍害人了.

不過這些客人沒人說話.王家南山城.那絕對是一霸主.在南山城能和王家比擬的家族.也只有兩個.

"怎麼.不給."胡二不滿的說道.

"滾."滕青山臉色一沉.眼眸中寒光一閃.

胡二立即眼睛一翻.的凶狠冷厲起來.冷笑幾聲:"沒想到在這南山城.也有人敢對我家說滾的.小子.咱們到一邊說說去."說著這胡就伸出那精瘦的.一根青筋起的-.抓向滕青山.

咻.

一道青光.瞬間從二的袖子中射出.直接竄向滕青山.正是一條青色的足有一尺長的手指粗的小蛇.這青色小蛇的背上.還有著一條金線.這條毒蛇.乃是端木大陸上頗有名氣的"五步金線蛇".一旦中毒.走五步時間內.毒發就會令人死去.

胡二用這一招可是死過不少人了.

滕青山嘴巴一張.一口氣息噴出.宛如利箭——

"咻."

滕青山強大的力量.這一口氣噴出.比一般士兵射出的利箭都要強的多.氣劍直接將那頭毒蛇給射成了兩截.同時還射穿了那胡二的肩膀.一聲脆響.胡二的肩膀部位血肉模糊.出現了一個小洞.

血窟窿直接貫穿到後背.兩邊通透.

"啊..."胡二不由慘叫一聲.面色煞白.

"吼~~"

的一聲低沉怒吼.一直坐在旁邊的凶獸少年"獸".見到這個胡二膽敢傷害他老師.直接是一爪揮出.

"不好."這胡二顯是個高手.滕青山噴出的氣劍.一來打的這胡二措手不及.二來.二人距離太近.他根本反應不過來.

可是滕獸這一胡二卻來的及抵抗.

"蓬."胡二勉強用右手擋住.可是滕獸這一爪力量太大.而且還有著抓扣的力道.

噗哧.

胡二右臂上一塊肉被抓了下來.胡二整個人被砸的撞擊在一旁牆壁上.口中噴出血霧.

一旁觀看的三公臉色一沉.

"敢在城內傷人."一聲怒喝響起.王三公子帶著另外三名仆從直接走過來.臉色難看的著滕青山."我好心好意.請你們去喝幾杯酒.交個朋友.而你呢.竟然傷我手下.下如此毒手."

王三公子身後的一名仆從冷然開口道:"城內不允許厮斗.走.跟我們走一趟."

如今的南山城.根本就是三大家族聯手管理.

所謂的"法".根本就是他們三大家族定的.

"我不管你是什麼屁三公子."滕青山坐在位上.臉色不太好看冷冷瞥了一眼那三公子."別打擾我吃飯.如果再廢話.明年今天.讓你家人准備為你紙錢吧."

",滾."滕青=冷漠喝道.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