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北海大陸 第十四章 謝前輩指點
九鼎記 第七篇 北海大陸 第十四章 謝前輩指點

一千紫珠!"滕青山直接'|.(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Xs.(1⑹κxS.СOM.文.學網)

一千紫珠相當于九州大地的一千兩黃金.滕青山可不是那上官泉.一個沒多大見識的漁民.滕青山很清……這種從未有過的寶貝.價值萬金.都不過分.不過再多的紫珠滕青山也沒意.

畢竟逗留一圈.滕青山和李就要離開了.一千珠.足夠讓滕青山和李肆意地購買了.

"好.就一千紫珠!"這老者笑著應道.根本不壓價.

他心里則是暗笑:"這個大胡子青年.看穿著就並非大富大貴.估計根本不懂這些珍寶行情."他卻不……滕青山來明月島.購買一些物資也就准備走了."這是一千紫珠."老者捧著一子遞給滕青山.

滕青山打開一看.面一顆紫色珠子.漂亮的很.不過能當貨幣.很顯然……明月島上這種紫珠數量肯定也多.

滕青山掂量了下.估摸著差多一顆的樣子.便起身道:"嗯.我們兩清了."

"敢問.這綠色'珠.兩位是從哪里的到的?"這老者連問道.

滕青山一笑.便帶著李直接離去.只留下一——"運氣罷了."

那上官泉非常聽話的跟著滕青山李二人.在這鎮上.滕青山購買了一袋糧食.一些做菜用的調味品等.不少水果.有一些能夠長期擺放的食物.又購買大量的衣服鞋等等.

套乾淨的青色勁裝.黑色長發披散著.一臉胡渣.

所有東西購買好太陽都老高了.

滕青山和李便決.在這鎮上好好吃一頓.漂海上吃的食物怎麼比了這酒樓食物?

"大俠這金劍酒是我們北顏鎮最好的酒樓了."上官泉在滕青山一聲吩咐"去這最好的酒樓.不用為我們省錢"之後就帶滕青山他們來到了金劍酒樓.

金劍酒樓二樓.現在還未到中午.人不算多.

.喜歡什麼選吧."

"你.也坐下."滕青山看向上官泉."和我們一起吃跟我們跑一天.我們是不會虧待你的."

上官泉驚喜地坐下.連道:謝謝大俠."

"看看這邊口味怎麼樣."李笑道.她和滕青=足足點了十樣菜三個人吃十八樣確是奢侈.不過滕青山他們是抱著嘗鮮的想法來的.

片刻後——

酒桌上已經擺滿了一盤菜肴.滕青山一次次用筷子夾來吃:"嗯.不錯.不錯.味道的確不錯!"任誰在海上漂泊三個多月.突然吃這麼一頓豐富盛宴.都要贊歎不已.李是姑娘.謹些.吃的慢些.不像滕青山那麼狼吞虎咽.

"噠!噠!噠!"

兩名一身白色勁裝背負著青色劍鞘利劍的青年從樓梯處上了二樓.

"大俠.看!"上官泉有些激動."那兩個上來的就是劍樓弟子!"

滕青山轉頭看了一.那兩名青年身上白色勁裝左胸處都有著劍形的紋飾:"看眼神看步伐.嗯像個劍術高手."滕青山暗道.當然……即使心中贊歎.滕青山也沒將們放在心里.

整個明月島才千萬.按照比例.怕是連虛境強者都沒有!

按照禹皇說的.天地靈脈九大源都在九州大地上.是他用九鼎鎮壓!九州大地.才是整個天地核心那里的天地靈氣才最充足!像北海大陸.北海一些普島嶼.靈氣是不及九州大地.

想誕生虛境強者.其他地方.估計要比九州大地更難!

……

兩名劍樓弟子一上來.就引起二樓不少人注意.這兩名劍樓弟子也沒在意.他們早已習慣

這兩名劍樓弟子選擇了靠窗的位置.離滕青山一桌倒是不遠.

"嗯?師弟.你看那邊.那紫衣少女似乎看著我們這邊."

就這麼大.她若是北顏的.我們應認識才對."

這兩名劍樓弟子也笑著向李一舉杯示好."姑娘.我們這桌兩人.何不到我們這邊?一同飲酒相談一番?豈不是沒事?"其中一個略白些的青年微笑道.

劍樓弟子.無一不是明月島上天才人物.一個個心中都存著傲氣.

滕青山桌上.

滕青山和李相視一.不由笑了.滕青山笑呵|開口:"你們兩個就喝你們的酒.可別打我妹子主意!"

兩名劍樓弟子臉色一沉.

明月島上.敢對劍弟子這麼說話的可沒'人.

"報上名來?小家伙.乖乖喝你'|的酒吧."滕青山說著一仰頭.便舉杯喝盡.回味地嘖嘖幾聲."這酒.滋味還不錯.

"

呼!

兩名劍-子站起.目光凌厲

滕青山.那偏黑精瘦青年冷聲道:"這位兄弟.話……應該算做是對我們劍樓弟挑釁吧!"

整個酒樓二層都安下來.都朝這邊看著.

"挑釁?"

滕青山轉頭看向這二人."挑釁你們?"不由一聲低笑.隨即繼續喝酒.根本不理會那二人.

"囂張!"那偏黑精瘦青年怒哼一聲."就看你有沒有囂張的本錢!"只聽的"鏘"的一聲.他便拔出了背後的利劍.

一言不和.向!

"看招!"精瘦青年厲聲喝道.一凌厲的寒光瞬間劃過半空刺向滕青山喉嚨.

滕青山右手端著酒.看也看.左手就是直接揮去!

"啪!"滕青山手掌|抓住了那利劍劍身.

瘦青年臉色大變努力想要拔劍可是滕青山手掌抓著劍身後.任憑他用多大力氣.都法令這利劍動一下:怎麼可能.手掌怎麼能抓住劍?他的手.難道堪比神兵利器'"

"師!"那偏白的青年大驚.欲要拔劍.

青山左手猛地一震.

"咔嚓!"精瘦青年只感覺手腕間震的裂開.劍柄直接砸在自己腹部.一陣劇痛中.他整個人都拋飛起來同時也將身後的師弟給撞飛到一旁.只聽桌椅板凳撞滾落開他們二人也狼狽跌倒在地."這是什麼實力?"

"他抓住劍身.我可是抓著劍柄.他卻能震裂我手腕.這是什麼運勁方法?"這一對天子驕子跌倒在地板上都驚呆了.

滕青山一扔那柄劍.哐當!"砸在地板上.發出清脆響聲.

"兩個小家伙."滕青山起身.|了這二人一眼.笑道."挑釁?你們說我挑釁你們?你們有什麼資格.讓我挑釁?"兩名劍樓弟子彼此相視.

的確.在這個高手面前.他們二人的行為的確很可笑.挑釁他們?他們二人有這資格讓對方挑釁嗎?

"能當劍樓弟子說明你們二人天賦不錯."滕山看了二人一眼.淡笑道.不過想為真正的高手天賦悟性是其次.毅力和心性才更重要!別整天在酒樓上擺譜有時間.認真靜修苦修否則.便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滕青山這一番話.說的這兩個劍樓弟子臉色不斷變幻.

羞愧?難耐?

"謝前輩指點!"其中一個連起身恭敬道.另外一個也起身.也恭敬感激.

"小.我們走吧"滕青山也是酒足飯飽.

著.在注意到酒樓二,都以一副看著世外高人超級強者的目光看向滕青山時.這上官泉立即挺了挺胸膛.大步跟著滕青山二人下樓了.

此刻.上官泉覺的特有臉面!

午時分.明月島南部海灘上.

大量的背負著利劍.著簡單鎧的軍士們都站在海灘邊上.簇擁著一名將領.而此刻在洶湧海浪中.正有一艘快船鎢木船連接在一起.

傳過來."兄弟們.沒辦法將鐵錨弄來."

滕青山拋錨.可並非簡單拋錨.而是整個人潛入海底.用鐵錨卡在石內.任憑別人如何起錨.都起不上來.

"給我砍掉鐵索.砍掉它!"這將領在沙灘上吼道.

"是.大人!"遠處傳來聲音.

"操他娘!"將領咒罵道."竟然停那麼遠!費了好大力氣才過去.鐵錨竟然卡在石里!"這將領的確一肚子火.從早上就開始忙了.到現在還沒完全搞定.都快兩個辰了.其實也不怪他.

九曲鬼蜮.雖然是海灘最近的第一鬼蜮.不至于讓他們束手無策.可還是很麻煩.

沒多久——

被拆卸了鐵錨的鎢木船.順著海水迅速地朝海灘流過來.很快便停在海灘上.

"大人.這可是好*.船底不少凹痕.可就是沒壞!肯定跟石撞了不少次.一點都沒壞."那|船的軍士們一個個興奮的很."絕對的好船啊.咱們軍營都沒這麼好的船."

"大人.艙內有不少寶貝.都是一顆顆拳頭大的寶石啊.從沒見過."

整個海灘上數百軍士一下子沸騰了起來.

木船甲板"哇.這麼大的寶石!"那將領捧著拳頭大的鐵葉果.在陽光照射下.有些半透明.似乎了他的眼.他一臉的激動之色."哈哈.兄弟們.我們發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