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匹馬行天下 第十九章 地底追殺
第十九章 地底追殺

本客棧所在處,完全化為了一片廢墟.(本書轉載1⑹K .⑴6kXS.cOМ)在客棧後院裂開一道道猙獰的溝壑,好似經曆劇烈地震一般,而那一口深井更是完全崩塌,完全被碎裂地井壁岩石,土壤等給填埋!

"跳井逃了?"

沖來的禹皇門三名先天金丹高手,以及趙丹塵見狀都不由一愣.

誰都沒想到……

滕青山竟然跳井!這井底可不會太大,趙丹塵他們進去會很容易找到滕青山的.

"哈哈,青湖島的雜碎們,憑你們也想抓我滕青山?"那咆哮聲從地底傳遞出.

"找死!"

趙丹塵臉色難看,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道金色模糊人影,躍沖向深井位置.同時手中寶劍更是化作一柄巨劍,刺向那被岩石,泥土掩埋的深井.只聽得"轟!"的一聲,被轟出一條足有三丈方圓,深達井壁底部的通道.

"我們下去!"消瘦銀發老者皺眉喝道.

頓時另外粗壯漢子和俏麗少*婦,同這老者一同沖入井底.

井底!

"嘩嘩~"井水此刻已經變得渾濁.

"嗯.逃哪去了?"趙丹塵全身籠罩在先天真元光罩中.浸沒在井水以下.這井底並不算太深.在井底周圍地井壁已經破裂.在井壁之後.出現地是厚實地泥土.還有一些碎裂地小岩石碎塊.

一些地下水正透過那些有孔隙地岩石,泥土.不斷地滲透傳遞著.

"破!"趙丹塵臉色一冷.手中長劍光芒大漲.化作一道道巨型劍光刺向這井底周圍.在先天金丹強者面前.就是岩石層也要化為碎塊.更別說這些泥土了!一般人挖井.還是在泥土層.

還沒到更深處地岩石層.

"轟!""轟!""轟!"……

劍光瞬間將周圍泥土轟炸開,露出一個驚人的大深坑.趙丹塵立即朝深坑周圍一看,欲要發現一些蛛絲馬跡.但是緊接著"嘩啦啦~~那些被炸到一遍的泥土又倒塌下來,將原本的深坑掩埋大半.地底中地水流也緩緩流動著.

"趙兄,發現那滕青山了?"禹皇門三人也到了趙丹塵身側.

"沒有!"趙丹塵皺眉看向周圍.

"我們比這滕青山只是慢了一個呼吸,怎麼周圍一點看不到他蹤跡?一個呼吸在地底最多沖進十丈二十丈距離,趙兄剛才的劍光已經能發現他的蹤跡才對."那俏麗少*婦皺眉也看著四周,"這井也不夠深!周圍都是泥,動靜大一點,泥土就崩塌.掩蓋了痕跡,如果是岩石……早發現他了."

消瘦老者壓低聲音道:"大家別急!這地底可都是厚實的泥土,滕青山如果要鑽地逃跑,肯定發出聲音.

"

"可地底沒聽到明顯的聲音,只是這些地下水在泥土,岩石縫隙流動的聲音."壯漢老者皺眉道.

"哼!"

趙丹塵低哼一聲,"我們比他僅僅慢了一個呼吸時間.他肯定在地底周圍某一個地方.就怕我們發現他破開泥土逃跑的聲音,辨別出他所在位置……所以,他肯定是一動不動.不發出一絲聲音!"

"趙兄說的有理,如果我們現在離開,就被他蒙騙過去了!"消瘦銀發老者點頭.

井底,四位先天金強者都是豎起耳朵,仔細聽著,不錯過任何一絲聲響.

"要盡快抓住滕青山,得麻煩杜兄三位了."趙丹塵低聲道.

"趙兄盡管說,我們當然幫忙."那消瘦銀發老者'杜軒’低聲道,"而且這一次,我們禹皇門和你青湖島這麼多人馬,重重包圍之下,如果還讓那滕青山逃掉.恐怕,會令天下人嗤笑."

"嗯!"趙丹塵點頭.

一想到滕青山之前喊的一聲'青湖島地雜碎們,憑你們也想抓我滕青山?’,那聲音絕對讓整個鄔城的人都聽到了.

"這滕青山真是!"趙丹塵心中暗恨,"他這麼一喊,整個鄔城人都知道!想瞞都瞞不了!"

趙丹塵立即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首發 .Se **

"我們分散開."趙丹塵低聲道,"我們四人,我朝前方.杜兄你們三人負責後方,左右兩方,四人沿著四個方向慢慢前進,同時也可以用先天真元刺穿泥土,找尋滕青山痕跡!還有,聲音要小!刺穿泥土的先天真元,要收斂!別震蕩產生大聲響."

"行."

禹皇門三大先天金丹高手,非常干脆.

"他肯定在周圍百丈內,我們四人小心一點,四周方向,以及上下都找找.如果他不動,我們肯定能發現他.如果他動了,肯定要發出聲音!一旦發出聲音,以我們的速度,定能抓住他!"

趙丹塵很自信,"我們出發!"

當即,青湖島和禹皇門聯手,四名先天金丹高手都分散開,體表撐著光罩,撐開泥土一步步前進!

他們不敢快,盡量小聲!

"滕青山,你逃不掉的!"趙丹塵心底怒吼,一道

好似箭矢般,朝下方,上方,前側方,正前方等射收斂,每一道劍光只是出現嬰兒手臂粗的深洞,每一道劍光都能射穿二三十丈距離.

四大先天金丹強者,顯然欲要將周圍百丈范圍內搜索一個遍.

這對他們很輕松.

此刻——

在禹皇門高手'杜軒’左方大概三十丈處,滕青山全身籠罩在火紅色光罩中,被泥土完全到那四位低聲對話.

"嗯?"滕青山眉頭一皺.

噗!噗!噗!

很細微地聲音一次次響起.

"他們在搜索地底?應該是用先天真元,射穿泥土!要發現我."滕青山臉色露出一絲笑容,"趙丹塵啊趙丹塵,如果是你一個.我還想跟你多玩一會兒!不過,那三個幫手看速度,也是先天金丹!十有**是禹皇門的人!"

"也對!這開山神斧是禹皇的,禹皇門地人想要得到,人之常情."

噗!噗!

那射穿泥土的聲音,愈來愈近了.

"看來,快要找到我了!"

"不跟你們玩了!"

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原本將滕青山包裹地火紅色光罩,瞬間變為子彈形狀.先天真元隨心意變化,輕易便變為'子彈’形狀.

同時——

這子彈形狀光罩表層,還有著凸起的螺旋結構.

看起來,滕青山體表地光罩,已經化為了'電鑽的鑽頭’.在滕青山雙手雙腳,則是在光罩之外,滕青山手腳可是堪比玄鐵等寶貝,一時間,滕青山好似一頭爬行動物,手腳並用.

蓬!蓬!

滕青山雙腿猛地一蹬土地,立即產生一股強勁沖力.子彈形狀的電鑽,有了這股沖力,立即沖出去.

"咻!"

滕青山就好似一道流光,瞬間穿透泥土,消失不見.

"想追我,做夢去吧!"滕青山在泥土中,速度驚人.

在前世的時候,電鑽鑽頭鑽動起來,可以輕易鑽透鋼板,岩石等.

滕青山這先天真元光罩形成的'電鑽’,要在泥土中鑽.當然更加輕松簡單.

滕青山這巨型電鑽,因為是子彈流線型形狀,阻力降低到極致.

螺紋更是可以借用泥土的力量,迅速前進.

加上腿部力量推動,速度更是驚人!

而最消耗能量地電鑽鑽尖,則是用地輪迴槍槍尖.有萬年寒鐵造成地槍尖破開泥土,當然輕松.

"像穿山甲一類的,能夠在泥土中迅速移動地野獸.或者一些擅長地底逃跑的動物.都是體型占優勢!像穿山甲,本身就好似錐形!不過……在泥土中飛竄,最適合地還是流線型電鑽形狀啊."

滕青山此刻在泥土中,非常地快捷.

甚至于,滕青山都沒感覺到有什麼阻力.

……

"滕青山在這!"那消瘦銀發老者猛地喊起來.

呼!呼!呼!

頓時趙丹塵和禹皇門其他兩位先天金丹強者,也飛速趕過來.而此刻那消瘦銀發老者'杜軒’則是循著聲音,立即追過去.

片刻後,四人彙聚.

"人呢?"趙丹塵三人都看向杜軒.

杜軒搖頭,不敢相信道:"剛才,那聲響很大.我立即以最快速度趕過來.可是……我卻發現,那聲響離我越來越遠.剛才,我都聽不見那聲響了."

"不可能!他的速度怎麼可能那麼快?"趙丹塵臉色大變.

"剛才我也聽到了那聲音,很大!"那俏麗少*婦皺眉道,"可很快就聽不到了."

在陸地上,他們的速度或許能趕超滕青山.

可是在地底,差距就大了.

這些人在泥土中不甘心地找了好一會兒,才選擇放棄.

井底.

趙丹塵四人回到了這,趙丹塵臉色陰沉.

沒抓住滕青山!一旦傳出去,太難堪了.

"哈哈……"忽然井外傳來響亮地大笑聲,笑聲在天地間回蕩,"趙丹塵,另外三位應該是禹皇門的執法長老吧……哈哈,趙丹塵,你想抓我,再回去練上五十年吧."

趙丹塵四人臉色大變.

"是滕青山!"趙丹塵立即沖出井底.

"這滕青山跑到哪去了?"杜軒三人也震驚的很,也都飛速沖出井底.

在四人離開井底後片刻.

原本渾濁的井水中,憑空緩緩出現一道身影,這聲音原本模糊,可很快便凝實.此人,黑色長袍,黑色長發,背負著一柄黑色劍鞘地神劍,白眉之下,一雙眼眸中有著驚奇之色:"這滕青山,隱匿逃命本事,果真厲害.四位先天金丹都沒找到他."

隨即,身影一閃,便憑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