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匹馬行天下 第一章 瞎子劍聖
九鼎記 第六篇 匹馬行天下 第一章 瞎子劍聖

陽升起.(本書轉載拾陸Κxs文學網)

官道上.滕青山所在的這支數百人的商隊正緩緩前進著.商人護衛們也是一路聊著.

"離開江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滕青山心中暗歎.

此處.已經出了江甯郡的界.距離大延山足足六百余里.昨夜滕青山悄然通過的底之湖.逃出圍堵.也將埋葬的開山神斧挖掘出來.之後離開大延山.一路飛奔.朝北方趕路.以滕青山的速度.半夜就抵達華豐城.

躍入華豐城內.城池內東西可多的很.

滕青山改頭面.全換了個模樣.同時也在華城內偷盜了一匹老黃鬃馬.滕青山是直接扛著黃鬃馬.連夜躍過華豐城城牆.之後直接扛著黃鬃馬.施展功.飛奔兩百里.最後才悠騎著黃鬃馬.行了三十幾里的.抵達江甯郡邊界的一:客棧.

在客棧內了頓豐盛的早飯.天就亮了.

商人們太多.待的他'都起床.客棧的桌子不多.幾人跟滕青山擠在一桌.滕青山也豪爽的請人家吃了一頓.一來二去.幾人也就熟悉了.

"秦巍老兄.看你樣子.今年有三十了吧?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咱們哪一個大."那騎著青鬃馬的粗獷漢子說道.

"三十六."滕青山笑."老張.你呢?"

"秦巍老兄你比我大一歲.我今年三五."這粗獷漢子笑道."不過這十幾年風里來雨里去.風吹日曬.就顯老.看秦巍老兄你.雖然一看是北方人可乍一看也就三十.比我顯年輕."

旁邊一名大胡子青年騎馬靠過來:"老張.這秦哥可是內勁高手.當然顯的年輕."

"黑子."老張笑道."你看你才二十二.看起來跟老張我差不多大.可我家大子都二十了.所以黑子.你將你那大胡子給刮掉."

"這可不行.我家阿花.可最喜歡我這大胡子."這叫"黑子"的青年連瞪眼道.

滕青山笑哈哈道:"張別說.這走天下.年易讓人負.黑子這"大胡子".有好處的."

"聽聽.秦哥多明事理."黑的意笑道.

"不過秦哥."黑子壓低聲音道."這走單幫.從揚州趕回燕州.一路上近萬里路程.危險的很吶你有武功在身可這上萬里路程這可是拿命賺錢.哥.我看.你找個短程的生意做做."

滕青山感歎一聲:"世道不命.難混.這次我拼一把.如果成了.下半輩子一大家有著落了."

"走單幫.近萬里路程.如果能.一次可抵的上我們跑幾十趟."老張唏噓道."不過我沒秦巍老兄你的本事.能揚州青州兩邊跑.這條路熟悉.我們也有把握.如果年輕.無無掛.我恐怕也能像秦巍老兄你一樣跑個上萬里狠賺一筆呢.這個世道.不拼命.難賺銀子."

"嗯.難混."黑子也感歎道.

做生意.也不是那麼好做的.

如果是揚州境內.個郡城之間的生意.能賺個兩三成利潤就算不錯了.而在青州揚州之跑.選對貨物.一次能賺六七成利潤.

像從最南邊的揚州.抵達最北邊燕州.上萬里路程.那的確是拿命賺錢.不過路途遙遠.比如私鹽茶磚等貨物.的價格.更是會有十倍差距.如果是州跟最北邊的大草原.價格;更要達到幾十倍.

因為草原各大部戰等.太混亂.商人很容易搶掠.這種利潤極的生意.一般能做成一筆.以後半輩子就有著落了.

在這世道.只要能賺大錢.就有人敢拼命.

滕青山如今扮演的角色.就是一個會些內勁.跑單幫的商人.(..se)敢跑單的.一般都有些手.否則是找死.

"這次運氣好.能跟老張你們一起走到青州.至少這一段路.要安全些."滕青山笑道.

揚州最湖.便是青湖.

青湖浩浩蕩蕩數十里方圓.在青湖中央.還有著一個方圓近四五十里的島嶼"青湖島".九州八大宗派一"青湖島"便坐落在這.在這青湖上.經常能看到量的船只.因為每天往來湖岸島內的人很多.

所以.船只也極多.

"船家.撐船.到島上."

一對青年男了只.

"好嘞."夫搖起了船槳.

"師哥.聽說了嗎.天晚上銀蛟軍都回島上了."那英氣|的少女說道."不知道這次銀蛟軍出征.什麼結果.之前滿天下的傳.說我青湖島大軍駐紮在那宜城大延山.為的就是禹皇寶藏.不知道.是否真有寶藏.結果怎樣."

"這我倒是知道.我

銀蛟軍的統領.晚我剛到息."

那藍袍青年搖頭歎息道."這次青湖島死了不少人.銀蛟軍軍士據說死了過萬人.至于禹皇寶藏.說真的.好像是存有"北海之靈"的鼎.不過好像沒人到鼎."

"上萬人?怎麼可能?"那少女大驚."就是讓幾十個先天高手去殺.也不會死這麼多吧."

"是一頭厲害妖獸.非常厲害的妖獸.連執法長老.都死了不少."藍袍青年低聲道.

.

如今的青湖島.關大延山一役的議論有很多.因為大量銀蛟軍軍軍士都回來了.傳遞起來當然快.

青湖島.鎖龍閣.

一身土灰色長的雍.盤膝坐著.在他面前.也盤膝坐著八人.其中也有趙丹塵.

青湖島之前一共21位先天強者.可是此次死了足足12.只剩下鎖龍閣上的9位.這九位中.趙丹塵還是獨.

"退位?島主.繼島主之位.沒多久.現在就退位.不行.這絕對不行."一名金黃色頭發的漢子說道.此次青湖島出征.留守青湖島內部的一共有七位天高手.其中有兩位先天金丹.以及五位先天虛丹.

這些都是年紀.正因為潛力大.才留守.

"島主.這次損失.也不能怪島你.島主.這退位.還是別說了."說話的是另外一名先天金丹.名矮胖中年人.

"師弟.大師兄.你們就不必說了.此次我青湖島元氣大傷.我作為島主.難辭其咎."古雍淡漠."如今我青湖島先天強者數量損失大半.是需要休養生息.而非再征戰.而我的脾性.也不適合再帶領青湖島."

"而新任島主.不是師弟.就是大師兄繼.當然.我會稟報太上長老.由他決斷.

"古雍說道.在青湖島的先天金強者中.在百歲以下的有四人.除了古雍師妹死去外.其余三個都還著.這三人.一個是古雍.另外兩就是眼前二人.

古雍下了決定.別人違逆不的.

隨後.古雍便離開鎖龍閣.獨自一人前往"劍刃山".

青湖島.山.

是青湖島內的一大禁的.即使是核心弟子也不允許踏上劍刃山.凡有違抗者.一律廢除武功驅逐出青島.能有資格進入劍刃山的.也就執法長老和島主.

穿著土黃色長袍.古雍一步步走在山道上.

他的面容上沒一絲表情.

許久——

古雍來到了劍刃山山巔.在山巔上.除了一座石屋外.便無其他建築.不過這座石屋早就已經長滿了蜘蛛網等.明顯很久沒人居住了.在石屋前方.正有著一座人形石雕.雕刻如生.

古雍來到石雕旁.即"砰"的一聲跪下來了.低頭道:"師祖.雍兒有罪."

"咔咔~~

那座石雕表層忽然開一條條裂.隨即.化為碎末.隨著一道清風.這些石頭碎末盡數被卷飛.露出那盤膝而坐的一個黑衣人影.他的眼睛閉著.頭發完是銀白色.面容好似石頭雕刻般沒一絲表情.

"打擾師祖靜修了."古雍跪著道.

古雍知道.這位"眼劍聖"也就是"瞎子劍聖".長期靜修.不喝過一滴水.也不需吃任何東西.

一身黑衣子劍聖坐在那.整個天空好似都黑暗下來一般.

面對瞎子劍聖.古雍有一種面對整個天的的感覺.

"雍兒.是大延山的事?"瞎子劍聖閉著眼睛淡漠道.

"是."古雍低沉道."之前.弟他應該將消息告訴師祖.不過前幾天那次.師祖並沒有回話.雍兒道.師祖的意思是.不想滅掉歸元宗."在大延山的時候.古雍曾經命令人傳消息青湖島.告訴太上長老.

可那次.劍聖並沒理會.古雍就明白.太上長老.不願再損耗青湖島元氣了.畢竟.這青湖不是他古雍的青湖島.而是一代代無數弟子耗盡心血鑄就的青湖島.

"死了多少執法長老?"瞎子劍聖淡漠道.

"十二位."古雍心底忐忑.

"將過程全部說一遍.詳細."瞎子劍聖聲音好似利劍刺在古雍心頭.古雍心頭一顫.他雖說是宗主.可上.整個青湖島做主的還是這位幾乎不離開劍刃山的太上長.

古雍當即恭恭敬的.從頭到尾事情完全敘說個遍.

"事情這樣."古雍恭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