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五十二章 猜石頭?
九鼎記 第五篇 第五十二章 猜石頭?

黑大延山上.1⑹ k 小 說 wap.1⑹κxs.c0m文字版首發火"嗤嗤"燃燒著.成千上萬的軍||著那個年僅十七歲的青年.

"我滕青山從此叛出歸元宗!"

看似大逆不道.可是在場的眾多先天強者們卻很楚.滕青山做了怎樣的選擇!如果滕青山要保住自.三千黑甲軍足以牽制不少先天強者.諸葛元洪絕對有可能帶著滕青=逃離此處.

可那樣.也將令歸宗陷入危險的.

而現在……一句叛出歸元宗".一句"再無任何關系".令別人沒借口對付歸元宗.可是.滕青山人卻陷入了絕危機當中.他一個人.面對周圍一大先天強者.就是陷入狼群的小綿羊.

"青山……師傅.不你."諸葛元洪心中默道.他痛苦的閉上眼睛.沒說話.

"真是有膽色啊."氏家族為的嬴浩江贊歎一聲.

"是個漢子..讓他死的痛快點.不能讓青湖島的人慢慢折磨他."粗狂蠻氣十足的聲音從射日山高手那邊傳來.

青山目光掃過眼前一大群先天強者.嘴角泛絲詭異笑容.

"你們青湖島.想殺我."滕青山指向青湖五.古雍幾人沉著臉.若非在場先天強者太多.他們人早就動手了."古雍.別一副苦瓜臉.不就才死了八個執法長老?我想.你們會死更多長老的."

古雍臉色一冷:"哼.死到臨頭囂張."

滕青山搖頭一笑.

"摩尼寺的各位.想的到那兩鼎吧."青山又走到了摩尼寺一群羅漢面前.那些人是平著.並沒說話."不說話.看來都承認了.想到兩鼎"北海之靈"這不是什麼羞恥的事."

"氏家族.射日山.雪鷹教洪天城."

滕青山一步步走.一直走到最洪天城高手面前.

"你們都想的到那兩鼎"北海之靈".(..se)你們說說.我該給誰呢?這的確很讓人頭疼."滕青山環顧周圍一群人.此刻周圍成千山萬人卻詭異的沒有一個人說話.十分的靜.一個個都看著滕青山.偶爾看向那一群先天強者.

"要不.你們來猜猜石頭吧."青山蹲下來.從的上撿起三塊石頭.

眾多先天強者們一.

石頭?

"我雙手里.一共有三塊小石頭.你們每一個宗各有一次機會.猜猜我左手有幾個石頭右手又有幾個石頭?猜對的.就能到兩個鼎."滕青山嘴角泛起一絲戲笑容.可這笑容卻讓人心里發寒.

"胡鬧."那雪鷹教萬長老眉頭一皺.

"滕青山別鬧騰了."長眉老僧淡漠道.奪兩鼎.可不是猜石頭能決定的.他摩尼寺實力最強豈會願意靠憑運氣猜石頭?

"真沒意思.都不肯猜."滕青山站起身."宣布答案吧……"

滕青山笑容燦爛.左手和右手.幾乎一瞬間同時揮出.

三道幻影破空!

咻!咻!咻!


三顆小石頭帶著刺的銳嘯聲.以及肉眼可見的空間波紋.留下三道模的幻影.瞬間劃三十余丈距離籠罩向那個手不及處于驚愕中的"古世友".

古雍臉色大變.

可是他在滕青山左十余丈.而世友在滕青山右前方三十余丈.古雍等人根本沒有辦法攔住那三顆石頭.以滕青山手部力量三顆石頭就好似三發炮彈.轟穿空間.在一聲驚恐的慘叫聲中——

"不!"古世友根本來不及逃.周圍又沒一個先天高手.

噗!噗!噗!

三顆石頭分別射穿世友的左胸.部大腿.留下三個駭人的血窟窿.鮮血汩汩流出.因為射頭顱.以古世友的生命力.也沒有立就死去.

"為.為什麼?"古世友盯著滕青山.

滕=眼眸中掠過一絲寒光.

當初父親他們就是被古世友強行帶走的.加上這青青的死……滕青山心中早判了古世死刑!

隨著"轟"的聲.世友尸體倒的.滕青山依舊輕笑著.撇撇嘴:"猜石頭的答案.大家想必知道了.答案就是——"滕青山舉起左右手."我左手零個石頭.右手.也是零個頭!"

"滕青山.你找死"

面色猙獰的古雍在咆哮的同時.人影已經飛竄而出.

"住手!"一聲大喝.

呼!呼!呼!

數十個身影幾乎同時竄出.橫在滕青山前方.正是嬴氏家族射日神山等各方高手們.

"各位.滕青山殺了我兒世友.此仇不共戴天!"古雍低吼道."滕青山.不能殺."冷喝道.

"古島主.稍安勿躁."長眉老'淡漠道.

古雍盯著

高手人群後的滕山.滕青山正對著他笑.可|笑古雍一陣'冷:"剛才.他故意的一直走到最邊緣的洪天城高手面前.使.危機來臨之時.這一群人有足夠時間阻攔我青湖島.猜石頭?根本就是拿來殺我兒的借口!可我.竟然沒想到!這滕青山手段果然厲害.竟然有秘法將先天真元灌入石頭.而不令石頭碎裂."

只見一道人影幻動.

那長眉老僧瞬間出現在滕青山身側.盯著滕青山:"滕青山.你應該知道.你不交出兩鼎.怕是生不如.你也算一個有擔當的漢子.交出兩鼎.我摩尼寺能讓你痛快的死去.沒什麼痛苦."

"那就謝了."滕青山一拱手."老和尚.你的功.是我見過人中最好的."

"不值一提."長眉老僧說道."馬上我就帶各.去取那兩鼎"滕青山環顧眾多先天強者."在這之前.我的取回我的貼身兵器.我死.也的拿著它."滕青山聲音陡然高亢起來.遙|東北方黑甲軍位置."田單兄.可否為我取來輪回槍!"

聲音在夜空.

"好!"一聲大.從黑甲軍人中.田單直接沖向軍營.很快.他就拿著兩截輪回槍跑來了.

有人目光都聚集滕青山和田單身上.


"青山兄弟."田單站在滕青山面前.一兩輪回槍遞出.鄭重道."小心."

"若我死了.來年.在我身死之.獻上一炷香.灑下一杯酒.便夠了."滕青山微笑著.接過這輪回槍.將兩截輪接好.隨即朗聲道."各位……是想的到兩鼎"北海之靈"嗎.跟我來吧!"

滕青山大步的朝前方走去.各大宗眾多先天強者們立即跟著.有眾多先天金丹在.根本怕滕青山跑掉.

"跟上去!"古雍一手.

整個銀蛟軍所有軍都浩浩蕩蕩的跟著.

此刻.在最前面領頭的滕青山.好似一個將軍.帶著他的大軍在前進.

……

諸葛元洪正半跪在青青身體前.

"青青!"諸葛元輕聲道."是爹對不住你.沒保護好你.也沒保護好青山!你是個好孩子.青山他也是個好孩子……怪爹.爹沒有足夠的力量保護好你們"淚水剛流出.就被先天真元蒸干了.

燕莫天默默站在他身側.

"宗主."燕莫天聲音沙啞."我年幼時.跟青山一樣是出身鄉下.馬賊強盜肆虐.每年莊子里的族人都要死去不少.我六歲爹死了.娘是我十一歲那年病死的.那個時候.我就明白.在這個亂世中.沒足夠的力量.只眼睜睜看著親人死去.所以.我認真苦修.之後加入歸元宗……各宗派之間也一樣!八大宗派之間不敢輕啟戰端.因為都顧及對方.是.對我們歸元宗.他們卻根本瞧不起.如果……如果青山是嬴氏家族的.是禹皇門弟子.或者是摩尼寺的.誰敢這樣對他?怪.只怪我'|還不夠強."

諸葛元洪站了起來.遙看青湖島銀蛟軍軍士遠處的朦朧影子."我懂."

"因為實力不夠.只能讓青山獨自一人面對這一切."諸葛元洪搖頭苦澀一笑."我這個做師傅的真不配當師傅.不配當爹.女兒死了.我這個做爹的忍.面對危境……我這個做師傅的.只能讓徒弟宣叛出師門獨自一去擔當."

諸葛元洪臉色有些-白.

"宗主."燕莫天皺眉.低喝道."元洪!清醒,.你做的夠好了.你是我歸元宗的宗主!你所做一.必須為元宗的千年基業.為我歸元宗十數萬人負責.這不你."

諸葛元洪點.隨即轉頭看向身後.大量黑甲軍士正在搬著同伴的尸體.還有一些軍士則是重傷.

諸葛元洪低歎道:"從古到今.下至山民平民.上至各大宗派諸多武者.勝者為王.敗者寇!山民平民.要保護好宗族.馬賊強盜們也要強大自己山寨人馬.而武者宗派.也要讓自己的位高.最好能名列八大宗派之一!"

"有人隱忍數十年.只為一朝名傳天下."

"有人獨自一人闖天下.生死磨練.殺戮無數.只為追求巔峰.

"

"有人拉幫結派.領人馬搶劫掠.呼嘯山林.一方土皇帝."

"也有人野心甚大.欲要建立強的武者宗派.制數千萬子民.建立千年基業."

諸葛元洪看著殘留的箭矢.的面上暗紅的血跡.

"這就是亂世!"葛輕聲.

: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