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五十一章 磕頭
九鼎記 第五篇 第五十一章 磕頭

山崩塌于眼前也可以面不改色的諸葛元洪.(本書轉載拾陸Κxs文學網)此刻面色

"啊!"手中四尺青鋒劍光芒瞬間內斂.劍的速度一瞬間好像慢了下來如夢如幻.如絲如霧的一道劍影閃過.此刻在諸葛元洪身前的趙丹塵.只是看到那如如霧的夢幻劍影.他的反應速度似乎也慢下來.

"不!"趙丹塵立即一咬舌尖.個人一個激靈.

"噗哧!"

趙丹塵持劍的右手膀整個被割下.那夢幻般的劍影劃過一道圓弧.連受到波及的雪鷹教萬長老胸前出現一道大豁口.鮮血流出.

"退!"

在場六人嚇的退下.

僅僅一劍.,了趙丹塵.重傷雪鷹教萬長老!而且這二人可都是先天金丹高手.趙丹塵還排名《天榜》十.在場六人中.先天金丹才四個.一下子一個被廢.一個失去戰力.剩下的連停手.

"找死!"諸葛元洪眼中殺機隱.

古雍眼睛眯起.此刻他才想起……眼前人當年可是被稱之為"劍魔".更是排名《天榜第六.而且已經足有六年從未出手.-天畫畫寫字.他的實力.誰也不.現在看來.這諸葛元洪在《天榜》上的排名應該還要前移.

呼!呼!呼!

之前猶豫的各大宗先天強者'.此刻一個個都趕過來.站在了古雍他們幾人身後.那長眉老僧開口道:"這凶手.偽裝之術.夠然厲害.連我之前也一點沒看出來.諸葛元洪.將凶手滕青山.交出來吧."

……

滕青山此半跪在青姑娘身旁.將青姑娘抱在懷里.在此刻……滕青山根本在意周圍的人"滕.滕大哥……"姑見到滕青山.蒼白臉上浮現了一絲讓人心碎的笑容.

此刻滕青山心如割!

青青就是因為自己來這的也為自己.才會遭到密集箭矢波及…都是因為自己!在看到青青傷勢第一眼.滕青=就判斷出……青青已經無法救治了.== .Se 首.發 ==那一截箭矢如果拔出來.青青死.

就因為箭矢還插在體內.青青多堅持一會兒.

"青青對不起."滕青山低垂下頭顱.內疚令他痛苦的好像萬千螞蟻噬咬著心髒.

"不.不用說."青姑娘始終笑.聲音很微弱."大哥.我一直想著成為你的妻子.不過我知道.滕大哥一心修煉武道.沒想跟我成親……"

"不我想跟你成的.真的."滕青=道.

的確.他已經計好了.這次事情一了.就成親.

"不用安慰我.我知道的."青姑娘輕輕笑著."爹幫我提過親.我都知道……不過我不怪你.真的.因為我知道成親.是兩個人的事.其實我一直夢想著滕大哥能抱著我……現在.就很舒服."

滕青山心中痛苦的怒吼.想嘶嚎……

"滕大哥.你要抱著我.不要放開.一直等我睡了.好嗎?"青輕聲道.

"嗯嗯.青山只是點頭.眼中已經滿是淚.

"別哭."青姑娘輕聲道.她想伸手幫助滕青=擦拭眼淚.可她抬不動手臂."滕.滕大哥我眼睛看不清了."

滕青山聽的心底一顫.

"滕……"剛開口鮮血從青姑娘嘴角溢出來.

"滕大哥."青姑娘聲音更加微弱."能能不能.吻.吻我一下.就像.丈夫.吻.妻.子!"聲音到最後.微弱幾乎聽不到.

"嗯.嗯."

滕青山低下頭.嘴唇吻在青姑娘那染血的嘴唇上.

兩唇相印!

"滴答!"滕青山中的淚水.-也無法控制.滴落下來.落在青姑娘的臉龐上.滑落|來.留下兩道清晰的淚痕.青姑娘那蒼白的臉上卻有著發自內心深處的微笑.那般的純淨.那般恬靜……

就好像了一樣

滕青山這一吻.很.才唇分.

看著那好似睡著了青姑娘.

"滕大哥.你要抱著我.不要放開.一直等我睡著了.好嗎?"聲音依稀在耳邊回繞.那一幕幕場景還晰可見.當初那第一次出現.純淨的恍若仙的少女就令歸元宗眾多男子心動.而滕青山當時付之一笑.根本沒在意.

那個繡衣服.還刺破手指流血的姑娘.那個在運河夜船上.凍的瑟瑟發抖的姑娘.

那個能在大庭廣眾下.高喊"等你"的姑娘.

那個能倔強的連父也說服不了的姑娘.

那個將死亡說成"睡著"的姑娘

……

一切恍若初見!她.依舊如第一次見那般.如仙.

只是這一次.這個仙般的少女睡著了.帶著幸福的笑容.睡著了.

"青青.我不是安慰你.真的…我是真想跟你成親的.跟你有孩子的……真的."滕青山低頭.隨後滕青山輕輕放下青青的身體.抹掉自己的眼淚.猛的轉頭.泛紅的眼盯向遠處的古世友.

聲"放".斷絕了青青的性命.

"古世友……"滕山心中默默念道.

滕青山隨即又轉頭看向那正和數名先天強者對峙的諸葛元洪.

"師傅!對不起……"滕青山輕道.因為自己.令師傅處于危險境的.因為自己.令青青身死.

"諸葛元洪.如果是普通軍士.們歸元宗不至這麼拼命保護他吧.而且烏他很確定……事情很明了.這個滕青山就是秦狼.秦狼就是滕青山.你還是將他交出來.則.後果不是你歸元宗所能承受的."浩江冷聲道.

其他眾多先天者也是盯著諸葛元洪.

古雍臉色沉.喝道:"諸葛元洪.因為這滕青山.導致我青湖島死了名先天高手!我古雍今天在這說了.如果你再頑抗硬要保那滕青山.就是和我青湖島為敵!我誓……不惜一切代價在年祭之前.定將你歸元宗鏟!至于在場其他各位.不勞各位幫忙了."

"這滕青山.將我們玩弄在股掌.後還是他進入禹皇寶藏深處.哼我們當然要殺他泄憤."

"對.他殺我雪教長老.我雪鷹教'能坐視不管?"那位簡單處理了傷口的雪鷹教萬長老也喊道.

"當年我摩寺出一個妖僧項凡塵.令我摩尼寺蒙羞.而這滕青山.天賦不低于項凡塵.為了免除他像項凡塵一樣產生大禍.還我摩尼寺來解決."那長眉老僧也說.大家都知道……

滕青山.牽扯到鼎"北海之靈".

諸葛元洪咬著牙目隱隱發紅.手持四尺青鋒劍.沉默站在那.

他心中滿是怒火.

事情發生一切完全超乎他的控制.滕青山的突然被發現.女兒的慘死.甚至于他都來不及去見女兒一面.因為.他是歸元宗宗主.他必須要應付好眼前這些人……他很清楚.一個不好.就是大災難.

"這就是天下這是亂世!"諸葛元洪在心底怒吼著.

女兒死了!

他想殺人報仇.他忍著!

一旦殺起來.後果……歸元宗將整個被覆滅!歸元宗是有一個虛境強者.可是.歸元宗的虛境強者只是初入虛境.根本無法和青湖島那位瞎子劍聖比擬.瞎子聖.可是整天下都最頂尖的幾號人物之一.

都已是入虛大成.

"哈哈……"一聲怒極而笑的大笑聲.響徹大延山空.

眾人看過去.只見滕青山手持著式長槍一步步走來.目光掃過這一大群先天強者你們爭著想殺我.想控制我不就是因為那兩鼎"北海之靈"嗎?哈哈.看你們一個個偽裝的.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哈哈……"

"滕青山你還張狂?"古雍怒一聲他真的想將滕青山折磨致死.可周圍一大群蠢|欲動的先天強者令他忌憚.

"古雍你個貪生怕死.在天洪水宮也只敢讓手下人闖進去的小人.別在這大吼大叫."滕青山盯著他."告訴你.我是故意的.故意指出那無底洞入口的.還有.那胡老宇文長老本來有機會逃走的.可惜啊.我盯著他們.喊破了他們的計劃.他們死了.還有三個死在我手上.怎麼.你很想,?了我.可就沒知道那兩鼎"北海之靈"到底去哪了!"

呼!

氏家族摩尼寺等各大宗派眾多先天強者們都注意著青湖島一方.在沒查出那兩鼎"海之靈"消息前.殺滕青山可沒一點好處.實際上.摩尼寺他們跟滕青山也沒一點仇.一切都是利益作怪.

"哈哈……"

滕青山不由大笑.

在青湖島歸元宗方千軍萬馬陣前.在數十名先天強者面前.滕青山肆意大笑.

"他.他流眼淚了."

忽然銀蛟軍軍士中人悄聲道.

滕青山的確流淚了.在大笑的時候流淚!

"哈哈.哈哈……"滕青山肆意大著.在千軍萬馬中.大笑著.

他恨啊.這一…原本不該是這樣的.

青青不該死的!

那麼多黑甲軍子不該死的!

"青山."諸葛元洪看向這個弟.心中痛苦.他想救滕青山.可是……他能讓整個歸元宗陷入覆亡境的嗎?

"師傅!"

滕青山轉頭看向諸元洪.

"砰!"滕青山重跪下.抬頭看著師傅諸葛元洪:"師傅.這青湖島的人.青山殺了.不後悔!青山辜負了師傅的教導……青山不配當師傅弟子.

"說著滕青山重重的連磕三個響頭.

額頭重重的撞擊在的面.

"青山……"諸葛洪有所察覺了.臉色大變.

隨即滕青山抬頭.的站起.

"各位見證.我滕青山從此.叛出歸元宗!"滕青山朗聲喊道.聲音好似雷聲轟隆.回響在大延山的上空.滕青山眼神前所未有的冰冷."我滕青山所做一切.也和歸元宗.再無任何關系!"

:三章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