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四十八章 視覺錯位
九鼎記 第五篇 第四十八章 視覺錯位

`開袋子.(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嘩嘩重甲撞擊聲響

滕青山一把抓出來.仔細看了看.

"軍中一般後備重帶的都很少.畢竟厮殺時重損壞而軍士還有戰斗力才用到.其中有一件太大.這一套應該是貼近統領你身形的.不過.依舊小了些."田單無奈說道.要找到適合的比較難.

滕青山一笑.全身便發出輕微噼里啪啦聲音.

"這.這……"田大吃一驚."是什麼絕技?"

"田單.你見識少吧."青虎笑起來.

滕青山改變形後.便立即穿上這一套重甲.剛剛好.不大不小.

"田老哥.你再幫我找一制式長槍."滕青山說道."等會兒.將我輪迴槍放進馬匹的掛袋內."

"|.簡單."田單點.

"還有.最好能找一鏡子來."滕青山說道.

"鏡子?"單有些不解.

"對.鏡子."滕青山說道.

田單無奈道:"統.這行兵打仗.果長期作戰.或許一些軍官帶鏡子等累贅……可是這一次.我們趕到大延山非常緊急.而且很顯然.在大延山應該也就一兩天就回去了.我不知道.誰帶了鏡子.

對了.青姑娘或許帶吧.她是個姑娘."

"她沒帶."青虎歎息道."姑娘一心牽掛著青山的生死.哪還顧了鏡子."

"青姑娘都沒帶…軍中.怕是沒人帶鏡子.統領.你要鏡子干什麼?"田單看向滕青山.

滕青山搖頭無奈道:"如果沒鏡.找一個能鏡子的……比如鋒利的戰刀.找刀亮的足以當鏡子的如果找不到好的.就找一盆水吧."在晚上.用一盆水當鏡子.效果很差.即使滕青山視力好.可水面反射效果畢竟不好.

"戰刀……嗯我起一個兄弟是二營的一百夫長.他的戰刀很亮.而且殺人不沾血.是他當初加黑甲軍時帶來.那把刀.完全能鏡子.統領你不說.我還想不這戰刀呢."田單連道."我去借一下不過.不能太久.等會兒肯定要還."

"一會兒就行了."滕青山笑道

在田單離開軍帳後.滕青山則是將軍帳內小火堆內的一些木炭.還在石頭上畫了畫.最後選了六根木炭.

很快.田單借來了那柄戰刀.

的確這戰刀刀面然不如上鏡子好.可也趕一般的銅鏡了.隨即.拿著這戰刀滕青山便用這六根顏色深淺不一木炭給自己"化妝"條件雖然簡陋.可是也要看誰的手段.

化妝高手.照樣化腐朽為神奇.

以滕青山前世專門被訓練的化妝手段.連一些科學儀器都能欺騙.如果給他充足時間尋找一些化妝材料.即使效果不如人皮面具可也相差不大.

片刻功夫.

滕青虎田單二人.只看到滕青山用那很普通的木炭棍在臉上輕輕塗抹.時而用手指調和.僅僅片刻.他們眼前的滕青山面孔已經換了一個樣."怎麼.怎麼會這樣?"滕青虎.單二人瞪大眼睛.

"青山."滕青虎也不敢相信."親眼看著你的啊麼……你的兩個眼睛怎麼之間縮小了?還有不對啊……眼睛還是眼睛.鼻子還是鼻子嘴是嘴.你也就變略微黑些了.可怎麼眼睛鼻子嘴巴整個在一.就變了樣呢?"滕青虎不懂.

田單也瞪大眼睛.驚呆了:"眼睛鼻子嘴巴都沒變?怎麼在一起.就變了?"

他們完全不懂.如過去的滕青山笑起來還算清秀.

而此刻的滕青山. 首發即使笑起來.都顯的陰狠.兩眼距離似乎很近.整個人連氣質都變了.

"這易容化妝.實際上就是一個原理——欺騙別人的眼睛."滕青山淡笑道."一幅畫在你們面前.其實這幅畫是一個平面.可是你看來.好像活的一樣.這就是對眼睛的欺騙.明白嗎?"

二人搖

滕青山笑笑.也沒多說.在前世社會.有一些公園等的方.建造"怪屋"類的.乍一看.這屋子好像很詭異.其實也就顏色深淺等等對眼睛的欺騙.使的人產生視覺錯位.達到設者的效果.而滕青山化妝就是這個原理.在臉上顏色深淺等等略微調整.

產生視覺錯位!

令整個面孔.眼睛鼻子嘴都沒變.可整體效果卻不一樣.說來簡單.可靠幾根木炭棒.在簡單時間達到如此效果.前世也只有化妝大師才能做到.

"可惜材料不夠多如果是對我認識深的人.仔細看.還是有可能看出來的."滕青山搖頭.條件不允許.否則……全能換個樣.男人化妝成女人.也是小菜一碟.

"夠了.我就不信.有人能看出來."滕青虎笑了."我剛才都嚇一大

滕青虎隨即想到什麼.連道:"青山.宗主他現在正在陣前.跟青湖島的島主古雍在交談呢.好像.都談了好一會兒"

"哦?"滕青山目光眯起.化妝後的滕青山.眼睛一眯起.就好似一條毒蛇.

……

黑甲軍以及銀蛟軍方陣前.歸元宗宗主.青湖島島主二人正並肩站在一起談話.

而最前方的黑甲軍銀蛟軍軍士們都是警惕著.時准備聽令厮殺.而在黑甲軍軍士中.穿著普通軍重甲的滕青山.跟著田單.站在不少軍士後面.透過人群.滕青山已經遙遙看到遠:兩道人影.

正是諸葛元洪和古雍.而在不遠處.氏家族摩尼寺射日神山洪天城等各方先天手們竟然聚集在那.一個個彼此笑聲談論.

距算太遠.細聆聽.以滕青山聽力.也能勉強聽到對話.

滕青山冷笑:"氏家族摩尼寺射日神山雖然的到了兩鼎.可是沒人嫌棄北海之靈多……至于洪天城雪鷹教更是沒的到北海之靈.更加想到.這群人就是想要坐收漁翁之利."

就在這時.諸葛元聲忽然大了起來.

"古雍你心里一肚火.你青湖島欲要殺那秦狼而後快這我懂.可是……你憑什麼認定.就一定是我徒兒青山干的?我都說了.青山他不在這.他正在我歸元宗安心修煉."諸葛元正容道.

"不是你徒兒?不是徒兒.就這麼厲害.能在那麼多軍帳中找到無底洞入口?"古雍怒而笑而且.氏家族雪鷹教等諸多高手都親眼看到了."

"的確此事."在不遠處的浩江朗聲說道."那秦狼.是滕青山戴著人皮面具偽裝的."

"哈哈……"

諸葛元洪大笑道."人皮面具?下間會做人皮面具的雖然很少.可也有幾個!比如遙宮.逍遙宮當年的祖師爺可就是以逍遙行天下.分身萬千而出名.那鬼狐司馬慶.也是擅長制作人皮面具的.聽聞氏家族也有一奇才"贏浩研".對這些奇詭之道.很是擅長.這凶手.既然能戴一個秦狼的人面具.為何.不能再戴一個"滕青山"的人皮面具?故意栽贓陷害呢?"

不少人聽的暗自點頭.

"實則虛之虛則之."諸葛元洪淡笑道."當你看到一張人皮面具掉落.顯出真容的時候.卻不道.已經中了人招數.還有……浩江.我問你.這人皮面具.可是你們從那狼臉上剝掉的?"

"這倒不是."浩江搖頭.

"這就對了.不是人剝掉人皮面具豈會掉?以是他故意掉落的."諸葛元洪淡笑道."一切簡單了他故意露出所謂的"真容".待有人看到之後.他才跑.其險惡用心.不言而喻!"

諸葛元洪這番話.在場不少人聽的點頭.

"這是一點.第二點.我徒兒滕青山十七歲!雖然說.他天賦了.達到了先天.為千年來僅次于那項凡塵的天是……那秦狼.可是能殺死先天丹的.據你們說.那雪鷹教鐵.更是一招就被殺.烏更是不戰而逃!你們認為.滕青山能有這番實力?一個月內.從後天達到先天虛丹.又達到先天實丹.如今更能一招殺死先天實丹高手?"

"嗯."那長眉老僧點頭道."理."

"最重要的第三"

諸葛元洪看向古雍."古雍.據我所知……這禹皇寶藏的圖.應該是你青湖島有的.別人沒有.可是……為什麼.你們剛來大延山.就有人傳開.你們在這是挖掘禹皇寶藏!消息泄露如此快.為什麼?"

"顯然是有陰謀!"諸葛元洪環顧眾人.淡笑道."如果不是這消息傳開.我根本想不到古島主率領大軍在.為了的到禹皇寶藏.其實這次挖掘寶藏.一開始……就被人下了套!古雍.你們青湖島這次損失大.真正的凶手.是|設計陰謀的幕後人物.也是偽裝秦狼.也偽裝滕青山的人物!"

"之前傳開消息.是一陰招.派偽裝進來.又是一陰招.最後故意露出滕青山面容.更是一陰招!其目的不言而喻.輕則你青湖島殺死我徒兒青山.過程中.我雙方都會損失不少人馬.第二.就是雙方火拼.令我歸元宗覆滅.令你青湖在現在基礎上.-次元氣大傷.恐怕到時……"諸葛元洪侃侃而談.說的古雍一直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