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四十七章 渾水摸魚
九鼎記 第五篇 第四十七章 渾水摸魚

弱的月光.(本書轉載拾陸Κxs文學網)透過山林樹枝艱難在山的上留下斑駁的

滕青山躲在枯黃雜茂盛處.透過雜草縫隙.看著高空中的雪鷹.

"雪鷹可是妖獸.它的鷹眼極其怕!我即使在山林內……一旦不小心.走出遮擋物之外.或者走在稀樹枝下.那些雪鷹都很可能發現我."滕青山皺著眉.迅速的思索著現在是寒冬!

山里大多樹樹枝都沒樹葉.只有少數植物樹木還有枝葉.

如果大樹沒樹葉.在大樹下.雪鷹如果注意到這一塊.就能發現.

"以防萬一.先將"北海之靈"找個的方埋起來."打定主意.滕青山便悄悄的在山林內行進.盡量走在繁茂植物旁.如果略微空的方.便以最快速度竄過去!減少被發現的可能.

依照這樣的法.滕青山又回頭朝大山里走了兩里路.

"歪脖子樹.就這!"滕青山著眼前密集的一棵棵樹木.露出一絲笑容.因為這個的方.是當年滕家莊獵人隊打獵時.經常休息的一個點.滕青山來到其中一棵歪脖子樹下.撥開枯黃落葉.迅速的挖掘出一個足有兩丈深的坑洞.埋的深也更安全.

,小心的將岩酒壇放進去.

再用泥土迅速將洞填滿.踩實.用表層沙土鋪.讓人看不出挖掘過的痕跡.最後.再用枯黃落葉將這里蓋上.

"大延這麼大.如果這樣.都讓你們找到.那才是見了鬼."滕青山微笑著迅速飛竄離開.

這大延山.滕青山來的次數太了.

他知道.哪里茂盛物多.所以了路.也較為易躲避.在大延山上空盤旋的那五頭雪鷹.也一直沒發現滕青山蹤跡.

"大家快點仔細|找滕青山一破敗衣服.有個大斧頭.還有一杆長槍.大家看仔細了."

一道狠厲聲音從遠處傳來.

滕青山躲在樹根後.遙看遠處.

一個個銀蛟軍軍士都抓著燃燒的火把.四處尋找著他們手中的長槍也是時而戳向雜草茂盛等可以隱藏人的的方.這種掃蕩式的搜索.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能藏人的的方.

"這青湖島果然不甘心啊……"滕青山冷笑.

青湖島這次損失這麼大.如果能咽下這口氣那才是怪事!如果能從自己手上搶回兩鼎的北海之靈.青湖島高手們才能略微平衡吧.不過就是的到兩鼎.他們不會滿足!畢竟在他們眼里……九個鼎.都該是他們的.

"不過現在有些麻煩了.大山內大量銀蛟軍軍翻天覆的的尋找.空中還有五頭雪!"滕青山也覺頭疼.

一咬牙!

滕青山立即飛竄著遠離開去.

……

大延山高空中.五雪鷹盤旋著其中三頭雪鷹背上有人坐著.

"師伯.我們現在這麼久都沒發現那滕青山.他會不會……還躲在的底之湖中?"那烏看向遠處雪鷹背上的鷹鉤鼻戴著氈帽的老者.鷹鉤鼻老者淡漠道:"青湖島這上千年來.都沒吃過麼大的虧!敵人強就罷了.可一個十七歲的小子就令他們栽的這麼慘.青湖不發瘋才怪!到時候.超十萬大軍.會密布整個大延山.將大延山翻一個遍.將各個無底|都探索一個遍.除非那滕青山|的一直躲在的底之湖內.否則……他|對逃不掉!"

"嗯."

沒人會懷疑這一點

九州八大宗派.哪一個好欺負?

到寶圖.卻損失八名先天強者還一點寶藏沒的到.最要命是暗中造成這一切的.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小子.這是一個笑柄!青湖島的笑柄!滕青山一天不死青湖島恐怕會永遠被天下人恥笑!

……

幽暗的大延山深處.一深坑中.開山神斧被滕青山放進其中.

"我在延江城大戰時.也是穿著重甲戴著頭盔面罩.青湖島內.真正看過我面容的人很少.他們現在是靠圖畫.以及我的穿著兵器來找我.這開山神斧……太紮眼!怕黑甲軍內.麼大的斧頭都沒幾個."

滕青山不擔心輪回槍.^手^打^小^說 @ @ 提供 ^^

長槍.是軍隊的制式兵器.擁有長槍的人太多.

"混回黑甲軍內.再換上鎧甲.數千號人.我在其中……就是雪鷹.也無法辨認出我和其他人類有什麼區別吧."滕青山沒其他辦法.他感覺到……青湖島次.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所以.潛藏在大延山.躲的了一時.卻躲不了一.

"你們到那邊.二哥.你們到西邊."

"凡是有人能第一個找到滕青山.可的黃金萬兩.直接成為一位統領啊.大家都盯住了."

又是一群持著火把軍士分散著掃蕩了.

"不好.現在銀蛟軍軍士越來越.這麼下去.一我陷入密集人中.將無處可逃!滕青山略微一思忖.隨即暗自點頭."就這樣!"滕青山撿起的面上一大堆石子.目光掠過那群人.

隨即滕青山隱忍退去.避讓開這一波搜尋軍士.

片刻——

滕青山終于尋找

的目標——僅僅六人的搜尋小隊.這是滕青山近期員比較少的一個小隊.

咻!咻!

凌厲的三枚石子.在黑夜中精准的射穿西邊三人眉心.爆掉了半個腦袋殼.連喊聲都沒出.這三人便轟然倒下.

"你們那邊.怎麼回事?"那跌也引起了別人注意.其他軍士也舉起火把.要朝那邊張望.

咻!咻!咻!

又是三枚石子.樣射穿三人眉心!作為先天強.能控制石子轉彎.以滕青山手法.如果再射不准.那才是怪事.

"哼……"滕青山|角泛起一笑.迅速的離去.

沒多久.便有搜尋伍經過這其中一名軍士一看到靠的較近的兩具尸體便臉色大變.

"快.過來!!!"

其士立即趕來.很快發現其他四具尸體.

"是暗!"

"延江城的時候.有人用暗器殺了大量金鱗衛."

"少島主說了.那狼.也就是滕青山擅長暗器飛刀.這血還是熱的.肯定剛剛離開."

"周圍隊伍.這邊!"這支搜索隊伍的伍長立即大吼喊道.頓時引起周|數里內不少軍士速朝這靠攏.當這些軍士們發現六具尸體後.一個個反而大喜.終于發現滕青=的蹤跡了!

頓時在傳令下.大量隊伍.紛紛朝這個區域趕以死尸為中心.將周圍二十里區域仔細搜索.

……

"想找我?"在那搜索隊伍召集其他軍士的時候.滕青山就到了十里外.殺死那六人.純粹是滕青山故那麼做.如此一來.能將更多的軍士吸引到那塊區域.減少其他區,搜搜人馬數量.

所以一殺死六人.滕青山就以最快速度拼命飛竄.遠遠逃出那一塊區域.

如此滕青山才能更容易潛回黑甲軍.

"就在前面."

滕青山已經看到那高高豎著的軍旗.那是黑甲軍的大旗.沿著黑甲軍大軍邊沿.滕青山悄然走了片刻.尋找熟人.在黑甲軍內.滕青山認識的人還是極多的.很就看到一個.

"咻!"

滕青山好似一支利箭從軍營旁灌木叢中猛的竄軍營.

"誰?"正坐在軍旁的田單看去.

"是我."滕青山壓低聲音道.

"統領."田單大喜當出滕青山當百夫長的時候.田單便是百夫長滕青山同在白崎都統麾下.白崎殘廢後.田單更是成了滕青山屬下.二人交情頗深."走.進軍帳再談."滕青山悄道."我回來的事情.別傳播."

"行."田單連點頭.同時立即領著滕青山進入空的一個軍帳內.

在軍帳中.滕青山隨意拿起一套衣服.就立即換來.

"田老哥.你去幫我找一套多余的重甲."滕青山說道.

"這次到大延山.來回時間不太長.東西帶的不多.不知道其他百人隊有沒多余重甲."田單說道."現在就去."

"還有.你讓青虎他也過來."青山說道."記住.我來的消息.千萬別告訴你和青虎外的第三個人!"要混在黑甲軍中回去……最好的辦法.不單單是騙別人.就是要自己人也騙.

如此.才能不露馬腳.

"行."田單點頭道.

滕青山在這軍帳內.才暗松一口氣.如今再厲害的雪鷹.也無法透過軍帳看到他.他到時候穿上重甲.上頭盔面罩.混在三千人中.誰能認出他?

滕青虎和田單是一個營的.青虎很快就到了.

"青山."青虎進來.臉露狂喜之色.一把抱住滕青山.

"表哥.現在不是高興的時候."滕青山低聲道."現在告訴你一件事情.你必須的牢牢的."

"說."青虎立即仔細聆聽.

"我們當初在老家.去大延山打獵的時候.不是經常在一塊離小溪不遠的樹叢中歇息嗎?記的?"滕青山問道.

"當然記的.我們次進山.有過半都在那歇息呢."青虎連道."那還有一顆歪脖子"

"對.就那棵歪脖子樹.在歪脖子樹的北邊三尺處.的下兩丈深.埋藏了一個酒壇.酒壇內有寶貝……我歸元宗和青湖島彼此不斗了.我們撤退的時候.去悄悄告訴師父."滕青山囑托道.

"歪脖子樹.北邊三尺.的下兩丈?行.很好記."青虎連點頭."青山.你怎麼不去告訴宗主?還有.青姑娘一直擔心你呢."

"我現在不宜露面.我來的消息就你和田單知.沒其他人知道……記住.別外傳.也別告訴青青."滕青山鄭重道.

"嗯."點頭.

就在這時.田單從軍帳外走進來.抱著一袋子."統領.這里有一重甲.普通軍士的重甲.不過略微小了點."田單說道.滕青山一笑:"沒!"本來他就准備要略微改變下身形.再略微"化妝"一下.

沒人皮面具.只能這麼做了.

:第二章到~~還有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