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四十六章 接連下令
九鼎記 第五篇 第四十六章 接連下令我吃西紅柿

答!滴答!

陰冷的洞穴內.(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ωω.1⑹κxS.Сom(1⑥κxs..文.學網)== .Se 首.發 ==水滴時而滴下.黑暗中.滕青山面孔也顯的模糊.

"天洪水宮.距離湖島駐紮的那無底洞處.比離我這更近."滕青山眉頭一皺."那古雍一到大軍駐紮處.肯定安排大軍四散著搜索.並且在關鍵的段設卡.我這無底洞.他'|估計也會搜到.到時.就麻煩了."

滕=不敢拖延.

當即體表彌漫出先天真元.將輪回槍開山神斧都束縛在背後.手中抓著岩石酒壇.低頭看了一眼那兩空了的鼎.滕青山心中一動:"帶上它."這兩個鼎.也被先天真束縛在背後.

"盡快趕回江甯郡,!"

滕青山矯捷的離開洞.跳進水道.之後沿著無底洞.迅速的躍起來.

幾個騰躍.就出了百丈深的底洞.

滕青山朝周圍看了一.上露出一絲笑容:"我速度快.那古雍就是派大軍.估計都不及攔截我.嗯.趕緊弄一酒壇的木塞.路途上漏掉一點"北海靈".就糟了."這大山里.木頭最多.片刻.滕青山就做了一個契合的木塞.將酒壇壇口塞住.

滕青山四周一看.天色已經完全黑了.

"天助我也!"滕青山不敢拖延.立即快速大山外逃跑.

……

大延山.青湖島駐紮軍營內.無底洞口旁.

世友等一些青湖上層人物.正聚集在那默默待著.大量金鱗衛也圍著周圍.一個握著兵器.時刻准備殺向洞口冒出來的其他宗派高手.

"嗤嗤~~-"一支支火把點燃著.

坐在一旁泥的上的古世友.面孔火光照耀下.顯的隱約模糊.

"師叔.這一次各大宗派和爹他們一起進去.這爭奪禹皇寶藏會不會出事?"古世友拳頭時而握緊.時而放松.眉頭也總是皺著."爹他們進入的底.我就一直心里不安.就怪那秦狼!如果沒他.就沒這麼多麻煩事."

"世友.別急."

旁邊一名穿著戰甲的中年漢子低道."這次高來的太多!我青湖島想獨占那禹皇寶是很難.不過……那寶藏內部.沒人比我們島更清楚.相信島主他們這寶藏我們即使不能全到最起碼也半."

"嗯."古世友點頭.隨即咬牙道."哼.本來寶藏就該全是我們的.現在還要讓其他宗派也分一杯真是不甘心."

"有動靜?"

在無底洞洞口旁邊的青湖島眾多高手.忽然站起.盯著洞口.

"嗖!""嗖!"

一道道人影沖天而都從洞口飛竄出來.

"是島主!"

"趙長老!"

青湖島高手們心中一松.


島主古雍帶著名長老竄出了洞口.在青湖島人之後的.就是氏家族一群人隨後個宗派的高手們一個個接連出來.片刻無底洞周圍站滿了一大群.

"爹.宇文長老他們呢?"古世友和一些師叔等長輩迎上去.

"師兄.其他長老?"

青湖島這些後天高手們.一個個有些驚恐.不敢相信.宇文長老胡長老等人那可都是在天下數上的超級強者啊.還有其他諸多長老.一個個可都是達到先天了.可那人一個沒出現.

"諸位長老.已經身死!"古雍冷著臉說道.

古世友等一群人.臉色大變.

"世友.除了先鋒一萬軍士外.銀蛟軍其他所有軍士.都立即給我分散開搜索整個大延=!"古雍面色陰沉."還有.將大延山外圍的山道.還有各個要道口設卡.(..se)不管如.必須抓住滕青山!"

"滕青山?"古世友以及其他青湖軍士們都大吃一驚.這事情怎麼牽扯到滕青山了?

旁邊的趙丹塵.目冰冷.冷聲道:"那秦狼滕青山.

滕青山就是秦狼!諸位長老的死.滕青山脫不了干系.還有……禹皇寶藏.有部分寶藏就落在了這滕青山手里.記住.不惜一切.也能讓滕青山逃掉!"

"是滕青山?早知道他不是個東西!"古世友雙眼冒火.立即咬牙應命.

"還呆在這干什麼.速速去安排."古雍喝道."是."古世友連應命.

古世友立即飛跑開.去召集人馬.

目光轉向其中一名銀蛟軍高層:"師弟.通信鴿傳訊.傳令下去……在江甯郡周圍三郡.各自調遣六萬大軍.進入江甯郡!"

周圍其他宗派的人聽了有些吃驚.

"這古雍.要發瘋?"

"恐怕是這次損失大.哼哼.了八個長老.連一個鼎都沒達到.而且這一切.真正源頭都算要在滕青山頭上.他會不怒?"

"嬴浩江.你這就小看了古雍.古雍

做……是誓要威逼歸元宗.奪那兩鼎.如果能的那些普通軍士.就是死上幾萬人.又算的了什麼?"其他宗派的高手們一個個冷漠的很.

對一個宗派而言.隊.一般銀蛟軍這種性質軍隊屬于精英軍隊.而普通城衛軍.數量就了.

如歸元宗.江甯郡城城衛軍足足有八萬.如果加上,延江城等八城的城衛隊.將有十余萬人.一個就有十余萬人……青湖島如今可是控制整整十二郡!除了楚郡是慘遭屠戮.軍隊稀少外.其他各郡.人馬都極多.

江甯郡周邊三郡.青湖島一聲令下.便能輕易派出大量軍隊.

"是.島主."一位身穿戰甲黝男子連道.

"趙長老.你親自寫一密信.傳訊給島內.將這里發生一切.告知太上長老!"古雍說道.

"我這就去."

趙長老也冰冷著臉飛速離.看都不看其他宗派高手一眼."嘖嘖.都要請天眼劍聖了.下玩大了啊."

"損失這麼大.滕山手中那兩個鼎.這雍是勢在必的啊.不過那歸元宗也不好惹…據傳.歸元宗也有一位虛境強者."

各大宗派高手們樂看好戲.


"呦~~尖銳響聲響起.

五道龐大影子從天而降.正是雪教的五頭雪鷹.

"老兄."古雍一拱手.看向雪鷹教一名鷹鉤老者."現在已經是晚上.天黑!雖然有月色.可是在這大山里月色並不明顯.我也知道你雪鷹教的'鷹能在高空十余里看清下面人影.也能黑夜視物……煩請萬老兄.在天空上好好找找那滕青山."

"當然沒問題."那鷹鉤鼻老者一手."那滕青山殺死我的師鐵鷲我們也不會放過他."

""

鷹鉤鼻老者一揮手.當即幸存的三名雪鷹教高手都立即上了鷹背.隨著幾聲名叫頭雪鷹都迅速的飛了黑夜高空中.

"師兄."在古雍身側的女子眉頭皺著看向古雍.顯然對雪鷹教一行人不放心.

"沒法子那滕青山速度極快.如果靠我們銀蛟軍軍士……恐怕還沒將整個大延山包圍.滕青山就逃去了.而有五頭雪鷹在高空.滕青山一旦進入空處.'鷹一眼就能看到!他逃不掉!至于那兩鼎……哼.一旦發現.那兩鼎.他們雪鷹教也不是那麼好帶走的."古雍低聲道.而此刻.其他宗派手們也都一個個告辭散去了.

"島主.現在在我們軍營北邊.那諸葛元洪帶著黑甲軍正駐紮在那.

傍晚他還讓我們退出大延山.稱這是歸元宗的域."一名老者低聲道."不過.我們以不惜一戰的架勢.令他們駐紮在了北邊."

"諸葛元洪?"

古雍目光眯起.幽幽寒爍."他還敢來!我還找他麻煩!"古雍吩咐道."走.到陣前找找諸葛元洪!"當即.古雍帶著大批人馬朝陣前去.

……

滕青山此刻抓著岩石酒壇.用藤曼當腰帶.將輪回槍開山神斧別在腰間.至于那兩個鼎.被滕青山埋在了大山里某處.現在是黑夜……滕青山不敢外放天真元.火紅色先天真元.太顯眼了.

呼!呼!

滕青山極速在大山飛竄.

"沒想到.師傅他竟然帶著大軍來到了這大延山."滕青山心底也有些感動.黑甲軍駐紮.還有那高飄蕩的軍旗.滕青山早逃竄途中.偶爾發現.不…滕青山並沒立即回到軍隊中.

"最保險的方法.獨自一人先潛回去.雖然混師傅大軍中.也比較安全.可依舊有可能出岔子."滕青山明白這一點.

就在滕青山趕了數十里路後.

"嗯?"

滕青山目光掠過夜空.臉色不由一變.

"是鷹!糟糕!"滕青山看著高空那渺小的幾個點.卻不敢有絲毫大意.須知.就是在前世靈氣稀的世界中.鷹眼銳利都是出了名的.而雪鷹.作為一種極為厲害的妖獸.雪鷹的鷹眼.更是可怕之極.

雪鷹:妖獸.速度極快.能日行萬里.鷹眼能在十余里高空看清的面人影.是最可怕追蹤妖獸.唯有雪鷹教能馴養.

人的速度.一般不厲害的的面妖獸.而的面獸的速度.又不如空中妖獸.一些特別訓練的信鴿速度都能超過三大龍馬.更別說本就擅長飛行的雪鷹了.

"大延山內有山林.我還能小心避讓.可是一旦出了山.周圍一片空.雪鷹一眼就能看到我!"滕山皺起眉頭.停止了步伐.

: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