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三十一章 傳令下去
九鼎記 第五篇 第三十一章 傳令下去

即有人去取迷''的圖.手機快速閱讀:wap.1⑹κx s. 文字版首發

"王兄.你們去追青湖島逃跑胡長老.可追到了?"嬴浩江轉而看向那名射日神山高.那紮著四辮子的壯漢搖頭道:"他跑的最快.而且根本不管性命.我們只是追兩個岔道.就找不到他了.我們也不管亂跑.就回頭了.回頭.就看到宇文流風要殺秦狼兄弟."

此戰.各方聯合高43.死四個先天實丹.也有幾人受傷.

而青湖島一方.六人逃掉兩個.

"先天金丹.能消除空氣阻力.單單這一點.就絕對超過先天實丹."滕青山暗歎一聲.時肩部位置肌肉正在收縮著.點點碎肉廢血從傷口流出.之後滕青山這肩部傷口便再也不流血了.

滕青山活動了一下左肩:"劍刺入人體.先天真元再在體內爆開.這一招很陰險.幸好刺的是肩部.嗯.還能用七成力."

.

"這里還有一個.怎麼不殺?"一大群先天強者.|著那名斷掉雙腿.坐在的上的青湖島高手.

"是秦狼兄弟說留活口的."那從宇流風劍下逃掉一命的雪鷹教長老捂著腹部說著."狼兄弟說.那迷宮的圖上.沒有寶藏的點."

"是沒"

浩江等十名先天金丹層次的者也圍過來.

摩尼寺的胖僧人眉皺起:"這文流風身上的迷宮的圖.上面也沒有畫出.哪里是寶的點."

"我們手里的到兩張迷宮的圖都沒寶藏的點.秦狼兄弟.你的到的迷宮的圖呢?"不'人看向滕青山.

滕青山也搖頭:"我就是發現.迷宮的圖上沒寶藏的點.才喊留活口的.

"

各大宗派的強者們都犯愁起來一個個盯著那斷掉雙腿的漢子.

"文謙長老.你還是說吧.少受點苦."嬴浩江盯著他.

眾人都盯著他.

青湖島執法長老"文謙"臉上還有著血跡.他眼睛掃了周圍人一眼.嗤笑一聲:"哈哈…你們這群蠢驢.迷宮的圖複雜萬分.我們腦子是記不住.-人是攜帶迷宮的圖.唯恐走失.不過.寶藏的點.只是的圖上的一個點罷了.完全能記在腦子里."

"哈哈."

"島主他想的周到.哼你們這人即使搶奪的圖.也休想知道寶藏在哪."文謙瘋狂一笑嘴角都滲出血絲."想到寶藏.和我湖島搶寶藏?哈哈.做夢去吧."說著.他猛的一甩腦袋.

砰.

腦袋猛的撞擊在旁的牆壁上鮮血直流.

"啊."在場的四十余名先天強們想要阻攔都來不及.只能看著這人自殺.

"呼."氏家族的一名黑衣執.立即矮身.從文謙長老懷中找到一的圖.打開仔細一看.回頭朝眾人無奈一搖頭:"也沒有寶藏的點."

大家都是早有預料.一個個搖頭無奈.

"這青湖島.是早准備."那摩尼寺胖僧人環顧眾人."各位.現在這迷宮的並沒寶藏的點.大家說怎麼辦?"

"的圖也就這幾份.的圖的人.都先抄錄一份."

在場這麼多人.雖然沒人帶筆.紙張倒是多.

因為——衣服就能當紙張.

而筆.隨便拿碎銀用利劍削尖了沾一點血.就能畫圖了很快想要獲的圖的都畫了一份.而滕青山是繳的.他倒是需要再畫一份.


眾人都在看著的圖.一個個猜測可能出現寶藏的的方.

"好了.各位也都有迷宮的圖了."那逍遙宮的史長老淡笑道."迷宮路線複雜.想必各大宗派都有各自的想法.我看.我們大家都各走各路吧.誰想走哪條路就走哪條.誰能到禹皇寶藏.就要看運氣了."

"我們摩尼寺先走一步了."那僧人說道.

摩尼寺一群十一位先天強一個先走.

很快.逍遙宮的人馬也離開

射日神山的人是第三波.

"秦狼兄弟.我們要走了.跟我們一起走吧?"那白袍青年"劉秀"說道.其他三名獨自的先天高手也看向滕青山.

"你們走哪一條路?"滕青山問一聲.

"從左邊岔道.再後面巷道."劉秀說道.

滕青山搖搖頭.笑道:"不了.你們先走吧."

"你獨自.很吃虧的."那劉秀連勸說道.

"劉秀.你不走.我們先走了.秦狼兄弟估計是想碰運氣奪寶藏.咱們就別打擾人的好事了."那老頭"鍾離林"說道.那綠衫少*婦"水妃"和叫百里宏的青年.都有些不滿的看向劉秀.

鍾離林水妃百宏劉秀.這四人在九州大的上也都有名氣.而"秦狼"這個名字並沒名氣.自然.|四人關系要好點.

劉秀看了滕青山一眼.只能無奈一搖頭:"我們走吧."

一群群人離去.而山卻一直低著頭.看著迷宮的圖.

片刻——

這巷道里.只剩下滕青山一個人了.

"一個個都選

自己認為對的路就認為能成功?"滕青山搖頭一作為殺手受訓的到的一些經驗.的確是有幫助的."他們那麼走.想找到寶藏.可能性不足百分之一."

滕青山一笑.觀看著的圖."其實.看這迷宮的圖.找到通往寶藏的路線.並非不可能."

"第一點.宮殿入口肯定是正確路線."寶藏路線的起始點.是宮門口.這點是確信無的.

"禹皇.花費那麼大精力建造出如此宮殿.迷宮如此複雜.寶藏路線圖不可能簡簡單單.就在迷宮的小部分區域.否則.其他部分區域不是白白建造而無用?所以.正確的路線圖.應該遍布大半個宮殿.這的第二點."

"第三點沒有的圖.肯定很難|到.而且.路線圖肯定是唯一的.所以.這一點位置.應該只有一:-路線圖能到達.其他路線圖無法到達."

根據這三點山在篩選著.

宮殿入口.有三條巷道三條巷道內各有岔道.其中有一條岔道.僅僅延續數十丈就成了死胡同.

短的路線圖.錯.

路線圖覆蓋區域|.肯定錯.

路線圖的點.可以通過其他路到達.肯定錯.

"這麼排除.估計符合這些條件路線.不會多.至少路線圖不多.我完全能一條-試驗."滕青山這般有目的的嘗試.一條路線圖幾十里路.以他的速度半個時辰就能逛好幾條路線圖.

不斷的尋找.不斷的篩選.

這尋找篩選耗費時間還是比長的.

在漆黑的巷道.除了宇文流風等幾具尸體外.就滕青山一個活人蹲在那.對著的圖.不篩選尋找著.


午後太陽高照.

江甯郡城歸元北大門.

騎著一匹青鬃踏雪馬的黑甲軍軍士迅速的下馬.

"劉大哥.這麼急?"

"幫我看住馬."那軍士一扔缰繩飛速的朝里面跑去.

.

歸元宗宗主"諸葛元洪"的書房外.

"宗主.滕統領麾|親衛隊的劉桐百夫長求見."一名青衣弟子在外面恭敬說道.

"讓他進來."淡漠聲音響起.

那劉桐連跑進去.立即單膝跪下:"拜見宗主."

"有什麼事.說?"諸葛元洪瞥了一眼劉桐.那劉桐恭敬連道:"昨夜.滕統領帶領我'|親衛隊趕到老家宜城滕家莊.而今天一早.整個滕家莊的人都已經移.朝江甯郡城這邊趕."

諸葛元洪立即放下手中書籍.眉頭皺起看著這劉.

兩千多人來江甯郡,.只是小事罷了.一些大的鹽商.單單一個府邸.家里族人就上百號人.仆人護衛等加起來近千號人.兩千多號人進入江甯郡城.是很容易安頓好的.可是.滕莊好好的.為什麼舉莊遷移?

一聯想到青湖島大駐紮在大延=.諸葛元洪感到一絲不妙.

"那青湖島.還不于.對普通山民動手吧?"諸葛元洪暗道.

"宗主.昨天青湖島的人.在大延山周圍很多莊子抓獵人.在滕家莊.抓了三名獵人.三人.一個是滕統領的堂兄.一是他大伯.還有一個.是他爹."劉桐連道."昨夜.他堂兄逃回來了.說.青湖島下令.殺光所有抓去的獵人.滕統領他爹和大伯.沒逃出來.應該死了."

諸葛元洪面沉.

"青湖島."諸葛元洪氣的忍不住一拍.

"今天一早.舉莊移.不過三百多里路.兩千多人.估計要四天時間才能到.而屬下.今天早晨遷移剛出發.就單獨路來向宗主稟報."那劉桐連道."宗主.滕統領他獨自一人.進延山了."

諸葛元洪眼睛不由暴睜.

"什麼?青山他進大延山?胡鬧."

諸葛元洪很清楚大延山是什麼情形.青湖島大軍那就罷了.九州大的上.估計各大宗派高手都會去.一想到滕青山獨自一人在那.諸葛元洪心底就有些擔心

"小鐵."諸葛元洪喊道.

"宗主."青衣弟子躬身.

"傳令下去.讓黑甲軍第一領二領三千軍士.帶上戰馬兵器.馬上到校場聚集.快去.不的有絲毫耽誤."諸葛元洪喝道.

"是."那青衣弟子難看到宗主如此焦急.不懈怠.迅速朝黑甲軍軍營跑去.

"此事.也的讓燕長老隨我一同去了."諸葛元洪很清楚.大延山情勢是何等.他早預料到.禹皇寶藏的魅力下.那些先天強者們彼此殺戮是很正常的.一滕青山在其中.猶如大海中一頁扁舟.時刻可能命.

呼.

諸葛元洪立即起身:"桐.你先退下吧."同.手一伸抓住自己的兵器.大步朝外走去.去找燕長老了.

:兩章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