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三十章 縮骨!
九鼎記 第五篇 第三十章 縮骨!

五篇第三十章縮骨!

"迷宮的圖!"

滕青山立即蹲下來.(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ωω.1⑹κxS.Сom(1⑥κxs..文.學網)"嘩"一把撕裂這尸體身上的青色袍子.將這名青湖島執法長老懷里的物品都取了出來.滕青山目一掃.就抓住了獸皮包著的小包裹:"青湖島先天強者進入湖底.肯定擔心水將的圖給泡爛了……"

肯定在獸皮包裹內.

揭開獸皮包裹.里面除了些銀票.還有一張疊的較厚的紙張.

"嘩!"這紙張被完展開.

"果然是迷宮圖."滕青山眼睛一亮.立即仔觀看."這迷宮.比我想的還要複雜的……如果沒的圖.胡亂的走.不知道走到哪一年才能走出去!真——不對!"滕青山臉色陡然變的很難看!

"糟糕!"

滕青山猛的轉身.朝外沖去.同時一把將這迷宮的圖迅速的放進懷里.

沖到岔道口.滕青山一眼就看到遠處三十多丈處.諸多先天金丹強者圍殺著那名宇文流風.宇文流風身的袍子上滿是血跡.他披頭散發.狀若瘋狂:"哈哈…想殺老夫.們也陪老夫一起死吧!"

存有必死信念宇文流風.也令圍殺他的人小心翼翼.

作為能名《天榜的先天金丹強者.雖然不如古雍趙丹塵.可他實力還是極強的.一旦拼命.完全夠拖一兩個先天金丹為其陪葬.

"秦狼兄!那邊巷道里.剛才那麼轟然一聲巨響.是你殺一名青湖島長老?"這巷道里此刻有不少先天強者.其中不少人和滕青山打招呼.

"這一個!"滕青山卻沒理會他們.

的跑到前方又一岔道口處.

岔道口側邊的一條巷道里.三名|者正圍殺著一名青湖島執法長老.那名執法長老很是狼狽.身上有少傷口.鮮血直流.連右腿都斷了.只能依靠著牆壁.拼死一搏.

"別掙紮了."

三名先天強者.甯願多耗費些時間也不願和這湖島執法長老拼命.

"哈哈.逍遙宮.雪鷹教.你們這三個雜種老子死也不會讓你好過."那斷腿長老咆哮著手中長刀表面流轉著冰的黑色光芒.一刀刀都帶起強烈的空氣呼形成道氣刃撞擊在周圍牆壁上.

奈何.雙拳難敵四手隨著詭異的一刀.那名青湖島長老另外一條腿也被斬斷!

噗!

雙腿皆斷.那位長老整個人不由一屁股坐在的上.可他卻紅著眼.手持著那柄流轉著色光芒的戰刀.不放棄攻擊.

"住手!"滕青山沖進巷道里一聲大喝.手中刀一甩——

寒光劃過長空!

"鏘!"飛刀撞擊逍遙宮高手的長劍上.將這一劍撞偏.

圍攻那青湖島長老的三人.不由都退下.皺眉不滿的看向跑來的滕青山.其中那逍遙宮紫袍男子.皺眉道:"秦狼.你干什麼!這青湖島的人一個個不要命的亂跑難的攔住一個.你還救他?"

"留活口."滕青山急切道迷宮的圖上.沒點出寶藏在哪!"

"什麼?"

那三人一怔.

"秦狼你說什麼?"三人有些疑惑.

"哈哈……"那名了雙腿的青島長老.聽了.不由|狂大笑."你們以為.殺了我們.就能找到禹皇寶藏了?哈哈.做夢.做夢去吧!"

就在這時候.在不遠處傳來咆哮聲.

"死.都給我死!!!"那是宇流風的聲音.

"啊!"

""

接連慘叫聲響起.慘叫聲甚至于響徹到岔道口了.滕青山他們都轉頭看去.只見一道人影正飛速朝滕青山他們這邊過來.

"宇文流風!"

滕青山臉色大變.立即飛速後退.而逍遙宮雪教的三位先天強者因為視線范圍較小.宇文流風剛現在岔道時.他們三人根本沒看見.待距離縮進到十丈時.這三人才慌了.

"快逃!"三人不敢反抗.掉頭就逃.

"哈哈.死吧."臉色猙獰.披頭散發.全身都是血跡.左臂都斷掉了.臉上都有一道痕.一只眼睛瞎了.這就是在的宇文流風!

閃電般的三劍!

快到極

"啊!""啊!"續的慘叫聲."噗哧!"宇文流風身上也留下一道傷口.

二死.一傷!

宇文流風劍是快.可也沒快到能輕松同時殺三人.同時殺兩個.已經是極限.

"宇文流風!"

三名先天金丹強者也從後面追上來.可宇文流風根本不管這三人.剛殺死兩名先天實丹後.他繼續追殺滕青山.

眼里——



狼.必定要殺!

"秦狼?"那宇文流風那獨眼盯著前面飛逃的滕青山."受死吧!"

滕青山全身力量迸.-一步都起的面震顫.配合"天涯行".滕青山速度的確驚人.奈何……先天金丹的"宇文流".在此刻拼命情況下速度更是驚人.

"三個先天金丹強者.圍殺一個宇文流風.還讓他跑掉?"滕青山拼命逃竄."太快了.他的速度太快了!"自己再狠.也就一先天虛丹.配合"天涯行"以身體力量..,上才能跟先天實丹一比.最多略微快些.

可和先天金丹一比.就差遠了.

三丈.兩丈……二人離縮小.,.令滕青山都快屏息了.

"不."滕青山翻就是一記飛刀.

"鏘!"宇文流風手中利劍易擋住.飛刀便蓬的一聲化為粉末.根本沒傷宇文流風絲毫.

"秦狼.去死吧."那宇文風對這個叫"秦狼的人.是心存恨意的."若非他.我青湖島怎麼會死這麼多人!"手中的長劍很隨意很普通的一刺.好似刺破一塊豆腐一樣.沒有呼嘯聲.

很普通的一劍!

可就這一劍.卻滕青山頭皮發麻.如芒刺在背.

速度之快.滕青山都來不及閃躲!

"啊!!!"滕青咆哮一聲.體骨骼竟然瞬間縮小一號.

"噗哧!"

原本刺向滕青山後背心髒要害的一劍.因為滕青山整個人瞬間縮小.刺入肩部位置.

利劍迅疾刺穿滕青山穿的玄鐵重甲.而後.刺入肩部內.同時.利劍上天真元迸發.

"蓬!"

滕青山卻借力飛逃.肩部鮮血流.

"嗯?他的肩部.怎麼這麼硬?"宇文流風那獨眼中露出一絲震驚迷惑……按照慣例.刺破護身重甲後.一般刺入肌肉內會很輕松.可是.剛才那一劍刺入滕青山的肩部肌肉.卻和刺入玄鐵一般.

那迸發的先天真元.都僅僅令傷口略微變大罷了.而沒有達到——爆炸掉半邊身體的效果.

"肌肉.堪比玄鐵?"宇文流風不敢相信.

突然——

無聲無息的一箭.從遠處射來.的宇文流風發現.利箭已到十丈內.他來不及躲避.

瞬間.利箭貫穿宇文流風的頭部"轟!"隨著一聲爆炸.宇文流風無頭尸體轟然倒塌.

"呼."滕青山這才委頓倒在的上.

"你們三個殺一個宇文流風.竟然讓他跑到這?"從滕青山前方巷道里.走過來幾道人影.是前去追殺逃跑的胡長老的幾名先天金丹高手.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手持神弓紮著四根辮子的壯漢.

"別說了.差一點.剛才逍遙宮的史長老.就被這宇文流風拖下去陪葬了."浩江搖頭說道.

"這宇文流風.劍的確厲害.如果我們真的跟他拼命.我們三個.最起碼死掉一個."那逍遙宮的紫袍儒雅男子.胸口染紅."現在還好.只是輕傷."

"我們幾個人'"

"死了先天實丹的.個雪鷹教的.一個逍遙宮的.一個我嬴氏家族的.一個洪天城的.都是死在這文流風手上!"嬴浩江歎息一聲.他看了一眼滕青山."狼兄弟.你沒事吧?"

滕青山坐在的上.依靠著牆壁:"還好.幸好剛那一箭來的快.殺了宇文流風."到了此刻.滕山都是一陣後.

先天金丹先天實丹先天虛丹.這個層次之間.差距真的很大!

"宇文流風的劍法就和師傅一樣.都能不引起'氣阻力.使劍法速度.比先天實丹.快了估計整整一倍!老天.整整一倍.根本連防禦都來不及."滕青山苦笑.自己對那一劍.根本沒法擋.

劍快到極限.空氣阻力是很驚人的.

一旦沒有空氣阻力.可以令劍一下子快上一大截.加上先天金丹真元本就強.所以.這劍法近乎快了整整一倍.

一倍差

來不及阻擋!

身體也來不及移動.只能瞬間縮骨.令身體憑空縮小一號.這才保住性命.

"要殺先天金丹!如果讓先天實丹動手.只能用群攻了.以他的劍法速度.如果同時讓五六名先天丹圍殺.還是有希望成功的."滕青山明白.單打獨斗.先天實丹高手.碰到先天金丹.必死無疑!

"迷宮的圖'快取出來!"嬴浩江吩咐的聲音響起.巷道里已經聚集了一大群先天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