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十三章 滕青山的怒火!
夜黑如墨.(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 首發滕家莊.練武場上一根根火把.有數百號人聚集在這.

大門開啟.

黑甲軍親衛隊軍士們都進入練武場內.滕青山第一個跳下馬.青雨跟在他身後.

"外公."滕青山第一個沖到外`"滕云龍"身邊.

"青山.青雨.你'|跟我來."滕云龍拉住滕青=手臂.朝滕青山家走去."你娘她病.在家養身."

"病了?"滕青山在莊時就感覺到氣氛不對.聽到娘病了.更有了不好的預料.一想到那可能.滕山不由心中刺疼.腦袋一陣隱痛.不.這種事情.|對不能發生.也絕對不會發生.

走在回家路道上.

"外公.我爹他沒吧?"滕青山依舊不相信自己的推測.推測是智的.可情感上他不願接受.

"外公."青雨也看著龍.

滕云龍停下.轉頭|著青山和青.略微遲疑.還是說道:"你爹他們被青湖島帶走.想必你們從永雷那知道了.而就在傍晚時.青浩他回來了."

"青浩哥回來了?爹呢?"青連.

"青浩他說.在傍時.青湖島下令殺光所有獵人.當時永湘拼命.將青浩他扔出去.而永湘當時就被殺死.至于你爹永凡.永凡當時是被一群銀蛟軍軍士圍住.青浩沒親眼看到永凡身死."滕云龍說道.

"爹."

青雨臉色刷白.淚一下子就流下來了.

滕青山身體微微一.扶住腦袋.閉上眼睛.許久才睜開眼睛.一雙隱隱發赤的眼睛.

"我爹他.到現在還沒回來?"青山低沉道.

滕青山很清楚銀蛟軍軍士實力父親實力他完全能想象當時情況.父親逃出性命的可能性連一成都沒有.如果父親真的逃出來.青浩傍晚就回莊子.父親再遲現在也應該回莊子了.

"沒回來."滕云龍說道.

"沒回來?"滕青=心髒一陣陣搐.額頭青筋暴突出來.

有那麼一刻——

滕青山頭腦完全是'白的.

"爹他死了?"滕青山痛苦的情不自禁雙拳抵著腦袋.整個人都輕微發顫著.

失去時.才知道珍.

滕青山前世的時候就沒父母.他是一個孤兒.所以.今世他格外的珍惜父母.對爹娘他很聽話.他很享受爹娘關心的溫暖感覺.這是前世他所沒有的.這是他今生最寶貴的財富.

滕青山很小很小就發誓.要保護好爹娘要讓爹娘過上好日子.要讓爹娘以他為傲.

所以.宜城內的幫派就算欺負滕家莊.滕青山再怒也強忍著不動手.就是為了爹娘.也為了這個溫暖的宗族.防止爹娘因為他的魯莽而遭到危險.對那些馬賊們.如若威脅到宗族.便暗中出手.出手.則必殺.絕對不連累宗.

殺洪四爺.

殺那白馬營人馬.

都是如此.

沒人可以害死自己爹娘.沒有.

"我不許.不允許不允許任何一個人傷害我爹娘.不管他是誰."滕青山額頭青筋暴突今生.生到如今.滕山從來沒有如此憤怒過.憤怒的火焰已經侵蝕了滕青山的理智.心底一強烈的殺意——

殺死他們.

殺死'|.

殺死所有

這一道道聲音不斷在腦海中咆哮.掀起一陣陣憤怒的浪潮.

"青湖島.青湖島.."滕青山的目光.好似一頭餓到極致的孤狼前所未有的可怕

旁邊的滕云龍見滕山雙目發赤額頭青筋暴突.眼神中的瘋殺意讓人心驚不由連喊道:"青山.青山."

"外公."滕青山看向外公.經曆過殺手訓練的青山很少有情緒失控.除非真正擊中他的要害.而剛才.他便情緒失控了.當然.滕青山意識到後.很快就將通天的怒完全收斂.壓抑在心底.

憤怒.不是表現給人看的.而是.懲罰在敵人身上的.

"青雨.別哭了."滕云著孫女的手."走.去看看你們娘.記住.別哭.好安慰你們娘.知道嗎?"

"嗯."青雨抽泣著點頭.

滕青山也默默點頭.他很清楚…母親和父親感情之深.父親出事.最痛苦的恐怕就是母親.

.

熟悉的庭院.熟悉的堂屋.

"等會兒.好好安慰'|娘."云龍說一聲.便推開房門.

"吱呀."

房門開啟.偏房內暗的油燈光芒照耀著.一名穿著紅棉襖婦女正坐在床旁.照顧著躺在床上的袁蘭.滕青山和妹妹走入偏房內.

一看到母親的樣

青山便心一疼.

臉色蒼白.嘴唇發白.額頭還有著虛汗.頭發中還能看到不少白發.距離上次看到娘.也就半年時間.可是.娘親一下變老了很多.

"娘."青雨忍不住哭了下來.

躺在床上的袁蘭眉頭一動.微微開眼睛.看到屋內的一雙兒女.不由連伸手.張著干澀的嘴唇:"青山.青雨."滕山和滕青雨立即到床邊.握住母親的手.袁蘭看著己這一雙兒女.看了又看.

"咳.咳."忽然袁蘭咳嗽起.臉色也出現一陣病態的紅豔.

"娘."青雨大驚.

滕青山立即從後包裹內.取出了那酒葫蘆:"外公.拿個酒杯來."

"好."滕云龍然不解.可還是連到堂屋里取出一個酒杯.遞給滕青山.滕青山倒下了半酒杯果酒.

"娘.喝下去."滕青山說道.

袁蘭看著自己的兒子.蒼白的臉上出一絲笑容.而後喝下這半杯朱果酒.朱果酒.藥效並不強對身體沒損害.不過滕青山擔心.母親這般虛弱.如果虛不受補就糟了.所以少喝一點.

只見袁蘭的臉色.很快便變的紅|.連發黃的頭發都變黑.整個人似乎年輕不少.

"嗯.好多了."袁蘭勉強露出一絲容.

"娘."滕青山心底澀.

他發現.母親的色是變好看了的確.喝了朱果酒體質是變好了.可是.心病難醫啊.看到母親那暗淡近乎絕望無力的眼神滕青山就明白這一點.即使一個再厲害的強者.一旦絕望的心力憔悴.都會很快死去.

精氣神.人的"神"其實是最重要的.

神散則死.

朱果酒改變體質.可心中哀傷之極的母親.早已心力憔悴.

"能看到你們.娘很高興."袁露出一絲笑容.勉力說道."不過青山.娘現在別無他求.只希望你爹的尸體.能回來.一想到你爹他暴尸荒野.被野獸吃了娘就心急.可是娘沒辦法."袁蘭淚都流出來.

"嗯.嗯.我一定將爹的尸體帶回來."滕青=連點頭.忍不住淚模糊雙眼.

.

庭院旁.過去滕青=住的房間內

滕青山滕云龍二里面.

"你娘的情況很不妙."滕云龍息道."過去我滕家莊遭馬賊欺負男人死去.有一些感情深的女人也會哀傷.甚至于很快就病死.情傷最是無藥可醫啊."滕云龍見了太多太多.

情傷致死那是心傷.心傷也只有心藥能醫.如傷痛苦到極的袁蘭.除非滕永凡能活著在她面前.她才會好起來.只有心底自己想好起來.才會好起來.

"我懂."滕青山低沉道."外公.准備一下吧.我滕氏宗族.整個搬遷到江甯郡城去."

"什麼."滕云龍大吃一驚.

"在城內.要比這全的多.那里.是歸元宗的."滕青山從懷里取出一羊皮包裹.將包裹打開.取出一疊金票."外公.這是十萬兩黃金金票.就是在城買些店鋪租出去.都足以養活族人們."

滕云龍看著這一疊金票.心底吃驚.十萬兩黃金.那千萬兩白銀.天文數字.

"還有.這是朱果.也是我為莊里准備的."滕青山取出那酒壺."這朱果酒.就是弱女子喝上一.都能增加上千斤力氣.如果是身體強壯的男人.喝下一杯.足增斤力氣."

滕云龍不敢相信.

.

當自己親自喝了一杯.竟然增加三千斤巨力時.滕云龍大吃一驚.立即將這朱果酒當成宗內至寶.其實以滕云龍的體質.以一次性增加六七千斤力氣.只是他喝的比較少.

當夜.滕云龍立即-集宗族不少.隨後.開始讓族人們連夜准備搬遷.

然而——

兩千多人搬遷事情太多.不過在滕云龍的厲要求下.許多鍋碗瓢盆之類的就沒帶.只帶一些衣服.還有祖宗宗祠靈位等.在凌晨時分.兩千多號人.便用親衛隊的戰馬.拉著一些物品.總算全部聚集妥了.

清晨.蒙蒙亮.

族人們都很傷感.要離開住了一代代的祖的.都有些不舍.

"一個個別難過了."滕云龍大聲道."連大宗派都有覆滅的一天.在這鄉下.咱們滕莊終究要擔受怕.等到了城里.就是宗派大戰.也不會動城里平民的.走吧.這大好事."

大家都.進城是大好事.

只是心里不舍罷了.

.

滕家莊人馬熙熙攘攘的朝東方前進.有數百名族內好漢.還有黑甲軍親衛

保護力量.足以任何馬賊驚.在這江甯郡范圍不知道黑甲軍?沒人敢在江'郡范圍內打劫黑甲軍.

就是青湖島也不敢

自從知道歸元宗的底牌後.青湖島不會輕易跟歸元宗惹上的.

三岔口.

"前面就出了大延山范圍.再也沒有青湖島的人了.青雨.路上好好照娘."滕青山說道.

"哥你呢?"青雨連心道.

"我還有事.少伯和爹的尸體.都要收殮."滕青山說道自己怎麼可能就這麼回甯郡.那壓抑心底的怒火.早已經讓滕青山腦袋快爆炸了.這股瘋狂的怒火滕青山不可能忍.

"嗯."青雨點頭.

滕青山之所以將人到大延山范以外.也是以防青湖島的人.不過一路過並沒看到一個銀蛟軍軍士.

兩千多號人緩緩朝東方前進.

"青浩."站在路邊的滕青山喊道.

"青山."滕青浩走過來.滕青山低沉:"你和我爹的尸體.在哪?"

"在大延山西南的葫蘆峽谷谷底部有一無底洞.當年我們上山打獵.還曾從那走過記吧?"滕青浩說道.滕青山點頭.當年滕青山是獵人隊隊長.而且一就是六年.

大延山.他哪都悉.

大延山內有好個無底洞滕青山都沒在意.這些類似"天坑"的無底洞.在前世他就見不少.因為的殼運動.一些泥土塌陷下去.才會出現所謂的無底洞.對無底洞.青山並沒探險過.

"葫蘆峽谷的無底洞."滕青山眉道."青湖島.找無底洞干什麼?"

滕青浩連道:"青湖島那群混蛋.抓一大群獵人去.先是問我們在大延山有沒看過宮殿.我們都說不知道.又問我們.知道不知道.通往的底的一些深洞深潭之類的.我們這些獵人.就帶他們去了."

"的底?宮殿?"青山很容易測出來.

.

滕青山沿著大延山一路往西.直至看到滕家莊.站在山上遙看空蕩蕩的滕家莊滕青山心底一陣酸楚.

六歲那年.自己就是在這練武場舉起一百斤大石的父親興奮的當晚喝的都快醉了.族內一群人都爭執著是否要送自己進歸元宗.

第一次上山打獵.自己打到雪貂狼王.回到莊里.莊里族人們歡呼猶在耳邊.

十四歲那年.鐵山幫二當家殺來.自己出手抵擋.震懾對方.

一幕幕場景.無法忘記.

"這是我滕氏宗族根.而-必須遷移.

就是因為.青湖島..."一切都是因為青湖島.滕青山從來沒想過.青湖島會來抓一個樸素的鄉下漢子."爹死了.我娘她也."滕青山很清楚.

這麼下去.母親心力衰竭.活不了多久.

娘.

今生滕青山最看重的.看的比他性命還重.而這一切.因為青湖島而剝奪了.

"為了爹娘我能忍.忍所有能忍的.這一切沒了."滕青山壓抑在心底的怒火在咆哮.他雙目隱隱發赤.前世妻子"小貓"的死.令滕青山瘋狂之極.一怒殺向red組織.整個組織一舉覆滅.

而今世.這一次滕青山怒火.絲毫不下于前世那一次.

這是要害.

這是.

任何人都有最重要的東西.當這最寶貴的被掠奪.就是再溫和的人都會發狂.更何況.滕青山本來就是一頭收斂了利爪的孤狼.從前世七歲開始就在殺戮,過的狼.

到了此刻.無需再忍.

滕青山唯一的念頭就是——殺...殺...

用前世學會的殺手技能.一切手去殺.

用內家拳賦予他的特殊能力去殺.

不顧.不折段的去殺.

釋放出心底所有怒火.無需任何忍耐.只需要殺...

"青湖島."滕山解下包裹.先戴上人皮面具.刀疤中年男子的人皮面具.隨後戴上那天鷹爪手套.全身筋骨微微發出聲響.原本七尺六寸〈一米九)的青山降低到尺二寸(一米).身體變壯了很多.

滕青山目光幽冷.好似一頭孤狼.看向深山.

就個人.

別無牽掛.

"開始吧."滕青=整個人瞬間一竄.瞬間消失在山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