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十一章 噩耗
大延山.(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K文學網)二十余名銀蛟軍軍士一個個惱羞成怒.圍攻著滕永凡!

"喝."

滕永凡眼睛瞪的滾圓.就好像打鐵一般.手中的鐵槍直接就是一個橫掃.仿佛一柄大|刀刮過.

呼.

那些軍士們見狀早就後退閃避了.頓時令周圍出現大的空擋.此刻.滕永凡也只能靠這一招.避免被一群人同時刀劈

而滕永凡瘋狂一揮.絕對有數千斤力道.

挨上了.即有重甲.身體也有震的受傷.

"這個蠻漢有內勁.力道大.兄弟們小'點.耗死他."獨眼龍軍士連大吼道.二十余名銀蛟軍軍士圍殺滕永凡.就好像群狼圍殺老虎.你一口我一口.-當滕永凡發狂攻擊.個個就立即閃躲避讓.

這要命的是.這一群人都穿著重.若非刺在面罩這等防禦偏弱.根本殺不死這些軍.

"噗."滕永凡左臂上又多了一道傷.如今.他身上刀傷超過十余處.幸而虎拳修煉算是小成.能略微控制肌肉.加上內勁控制.流血不厲害.

"休逃."

滕永凡在被砍一刀的同時.立即暴喝一聲.身體猛的竄出.左手猶如鐵爪.一把抓住對方手腕."好."滕永凡眼睛一亮.將這軍士身體當作武器.瘋狂的一甩——

咔.

誰想用力過猛.軍士柔弱的手腕竟然斷裂.那一只帶著鋼鐵手套的斷手在滕永凡手上.那軍士卻嚎著拋飛起來.畢竟重甲護臂和手套並不相連.數千斤力道作用在柔弱的腕部.斷掉並不奇怪.

那軍士整個人被甩飛了.重重砸了三名軍士.

"啊啊~~一只手生生斷裂.那軍士疼痛的哀嚎起來.

握著一只斷手.滕凡卻張狂嚎叫起來:"你們這群***來吧.老子今天殺一個夠本.多殺一個賺一個.來吧***."雙眼通紅.已經瘋狂的滕永凡.根本不顧自己受傷.他要抓住任何一次機會——

能殺一個是一個.

那些軍士們彼此視.

"兄弟們.別怕受傷.一口氣活刮了他."獨眼軍士憤怒嘶吼一聲.這二十余名軍士立不顧一切殺來.

本來大家想不受傷.殺死滕永凡.

可現在看來怕是不可能了.

"***."全身被鮮血染紅的滕永凡.雙目通紅死死盯著那為首的獨眼軍士.在這一刻.他根本不其他軍士砍來的利刀.低吼一聲.雙腿猛的一蹬好似一頭老虎的躍出.

這不顧一切猛的一.竟然躲避了不少刀.

常年累月打鐵早就的粗壯雙臂肌肉墳起.強勁力量灌入手中的槍."死吧."滕永凡眼角欲要爆裂

一道黑色閃電.

滕家莊唯一的攻擊招——中平刺...

獨眼軍士也嘶吼著一劈出.

"鏘."

只聽的一聲脆響.鐵槍擦著戰刀.槍尖竟然直接刺穿面罩.將獨眼軍士的另外一個眼睛瞬間刺穿.

噗.

長槍貫穿腦袋.

"啊."滕永凡身體猛的一抽搐.身後一柄戰刀重重劈過他的背噗——"鮮血瘋狂噴濺.淒豔的很.

厮殺到如今.雖然了不少刀可是沒有一個是致命傷.可是這一刀.卻讓滕永凡瞬間整個下半身完全軟下來.沒知了.不由自主的.滕永凡便要上倒下.

"啊啊啊..."滕永凡喉嚨中發出最後的低吼.轉身就猛的一扔手中長槍.

"咻."

長槍在半空帶著一殘影.直接戳在一名銀蛟軍軍士胸口將胸口的重甲都撞擊的略微凹陷.而那軍士個人更是被那股沖擊力震的拋飛開去.

"殺死他."看著已經倒在的上的滕永凡其他軍士們立即圍上來.

"吼~~-"

一道低沉渾厚.顫人靈魂的可怕吼然從旁邊數丈外的洞穴中傳出來.單單聽到那吼聲就令二十余名銀蛟軍軍驚悸的連轉頭看去.只見那無底洞洞穴口.一道人影飛速竄出.

"快.快逃."沖來的人眼眸中滿是驚恐.

"大人."二十名軍士大吃一驚.沖出來的人.正是進入無底洞二十人中的首領.他'|的百夫長.

"呼."

一道黑影從洞穴中竄出來.飛竄的那名銀蛟軍百夫長瞬間被撲倒."啊."的慘叫聲噶然而止.濃烈的腥風彌漫開來.這股腥氣味.就好像那死魚腐爛的腥氣.看著這沖來的怪物.所軍士呆滯住了.

這是一頭好似蜈蚣的怪物.身體足有兩丈.高度卻只有三尺.那一根根好似利刃一樣的爪子閃爍著冰冷的光澤.它身上則是漆黑的鱗甲.

巨大一雙眼眸.只有中央一點黑色.眼睛其他的方都是慘白.

他的嘴

根伸出來的獠牙.好似一雙大剪子.

"妖獸."

這妖獸殺死那百夫長後.立即再度撲向其他軍士.而此刻倒在的上的滕永凡卻是一咬牙:"沒其他的方逃."雖然下身感覺了.可是他雙臂猛的一用力.整個人直接朝洞穴口撲去.那妖獸立即咬向滕永凡.

"噗哧."滕永凡的一條腿被妖獸撕扯下.鮮血直流而滕永凡立即雙手一撐的.沒絲毫減速.整個人直|竄進了無底洞.

"吼~~

在這妖獸的嘶中.銀蛟軍軍士一始還抵抗.刻連死十余人後.便一個個瘋狂逃竄.

傍晚時分.延山邊緣.

滕青浩遙遙看著山下的滕家莊.仔辨別:"沒青湖島的軍士."隨即.他立即飛竄向滕家莊.謹慎起見.他沒有從正大門進去.而是從滕家莊的西邊直接翻進入滕家莊.

其實.青湖島軍士都|了.

即使巡邏也不可能讓軍士駐守莊子內.

滕家莊練武場上.多族人都集在這.一個個心中都不安.

"族長大師傅.青浩哥.他們怎麼還沒回來."

"阿蘭.別急.族長很快回來的."

已經四十多的袁蘭.發也略有發黃隱隱可幾根白發她眼睛紅腫著正盯著武場大門.遙遙看著遠處.期盼著.期盼著她的男人.能在視野內出現.

"青浩哥回來了."忽然一聲驚喜歡呼聲響起.

所有人立即轉頭朝聲音源處看去.只見西邊一道全身髒兮兮的人影正和數名族人一同跑過來.正是滕家莊獵人隊隊長"滕青浩".

"青浩."

"爹."

滕青浩的妻子和一雙兒女.立即狂喜沖過去.其族人們也興奮過去.

"青浩回來了.凡哥他們也該回來了."袁蘭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也連沖過去.

滕青浩抱著自己的一雙兒女.忍不住眼淚直流.

差一點.

他就再也看不到他的一雙兒女.看不到他的妻子了.

"青浩.你爹呢.有你永凡叔呢?"老族長滕云龍連問道.

滕青浩一怔.抬頭看向眾人.特別看到眼睛紅腫期待看著他的袁蘭.不由咬著牙.低沉道:"青湖那群雜種.下令殺死我們所有獵人.我了救我.死.永凡叔也被那些軍士圍住…就我一個逃出來."

"你說你說什?"袁蘭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永凡叔被一銀蛟軍軍士圍住.我沒看到永凡叔死.不過."滕青浩聲音低|去.

所有人都安靜了.

沒穿重甲的滕永凡.一群軍士圍住.大家都能猜到結果.

"不.不."袁蘭連搖頭.

不相信.和她了大半輩子的男人就這麼死了.從記事起.他們就在一起.青梅竹馬.隨後成親.成親過了很久.才有了兒子——滕青山.過了三年.又有了女兒——滕青雨.

這麼多年來.夫妻二人幾乎沒紅過眼.

他們沒有驚天動的愛戀.他們也不懂.她只知早早為男人做好飯菜.為男人做好衣.那種關心相互扶持.已經深入骨子里.|年下來.兩人就好比翼鳥早就成了一體.誰也離不開誰.

"不.不."袁蘭臉色刷白.沒一絲血

"阿蘭.阿蘭."滕云龍連喊道

"噗."一絲殷紅鮮血從袁蘭嘴角流出.袁蘭腦袋一暈.整個人便無力倒在了的上.

滕云龍一把抱住女兒.連朝莊內的大夫家跑去.

"快."滕青浩卻是急道."找一匹馬來.我要去江甯."之所以回滕家莊.滕青浩就是為了騎馬去甯.如果靠兩條腿.那要跑到何時?

"青浩.別急."他的妻子連道.今天你和族長他們被帶走.老族長.他就立即安排永雷叔帶人去江甯找青山了.估計這個時候.已經到江甯了."

傍晚時天色昏暗.江甯郡.滕府門口.

獨臂的滕永雷和其三名滕家莊男人.在一名黑甲軍軍士帶領下來到這.

"這就是統領大人的住處."那甲軍軍士說道.

"謝了."滕永雷感激道.便立朝大門口走去.門口的護衛剛要阻攔.滕永雷便連大聲喊道:"青雨."

正從前院走過的青雨.一看.便大喜:"叔"隨後立即歡快的沖出來.

"叔.青陽哥.你們怎麼來了?"雨顯的很興奮.

"快.帶我去見你."滕永雷卻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