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赤虎咆 第二十一章 黑色小鼎
戴人皮面具,改變身高胖瘦,完全煥然一新的滕青山,一路尾隨著.1⑹ k 小 說 wap.1⑹κxs.c0m文字版首發>

即使糟糕被鐵衣門的人現,鐵衣門的人也不會知道他是滕青山……恐怕就是有人直接告訴他們,那人是滕青山.鐵衣門的人都不可能相信!

"一點蹤跡都沒有!"魏蒼龍等鐵衣門的人,不斷尋找著,耗費了一個多時辰,以這些高手的速度,便差不多要到山頂了.

"師兄,前面就是山頂了.如果山頂再沒有,咱們怎麼辦?"魏蒼龍急道.

鄧庚抬頭看向山頂,咬牙道:"自從祖師爺開創我鐵衣門,離開人世後,就傳下遺命,要後輩曆代弟子,尋找這份寶圖!一千多年了,我鐵衣門一代代弟子從未放棄過,大家拼一把,這是咱們鐵衣門最有機會得到寶圖的一次!"

"嗯."

一個個聽了都有些熱血澎湃.

鐵衣門一千多年來,的確從未放棄尋找這寶圖,其實整個天下間,不單單鐵衣門,其他也有宗派高手在尋找著.

"一旦得到那寶圖,我鐵衣門數十年內,必定能壓過歸元宗,青湖島,成為揚州第一宗派.名列天下八大宗派!"鄧庚豪氣道,"我鐵衣門是否能興盛,就看咱們這次了.大家認真找,一定會找到!"

"對,一定找得到!"

這幾人一個個都瞪大眼睛.認真尋找著.

……

"尋找寶圖?超過歸元宗,青湖島?"滕青山聽了大吃一驚."這一個宗派要稱霸一州.需要地是大量地高手.或說.有數十個先天強!這樣.才足以統治一州!可是.聽他們話地意思……"

"單單靠一份寶圖就行了?這寶圖.到底藏有什麼秘密?"滕青山不明白.

一份寶圖.能令鐵衣門數十年時間.就稱霸揚州?

寶圖內.到底有什麼秘密?

"而且好像,這鐵衣門,自那祖師爺創出鐵衣門開始,就一直沒放棄過尋找."滕青山推測出來,這寶圖,最起碼存在了超過千年.而且肯定蘊含驚天秘密.否則不可能令一個宗派千年時間都不放棄尋找.

什麼秘密?

什麼寶圖?

"這次,逮住大魚了."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悄悄尾隨著.

鐵衣門一行五人,一路尋找,可最終還是來到山頂.>他們只剩下山頂沒找了.

"山頂再找不到,就麻煩了.

"魏蒼龍等人也上了山頂.

"給我找,將整個山頂每一處都找一個遍!必須得找到!"鄧庚沉著臉喝道,他顯然有些沉不住氣了.其實他和手下說的,只是這秘密的一部分,這秘密地完整部分,只有鐵衣門的先天強才知道.

正因為知道這秘密,鄧庚才更加想得到那份寶圖!

……

因為長年人跡罕至,這山頂上長滿了雜草荊棘.

"石屋!"

"師兄,看,那石屋."魏蒼龍等人大喜,只見在山頂的靠北位置,正有三棟石屋,不過如今的石屋上爬滿了植物藤曼,牆壁上滿是+等,石頭都隱隱有裂縫了.顯然不知道多少年沒人居住了.

在這三棟石屋前方,就是一寬闊的一面湖水,足有十余丈長寬.

"師伯,這山頂,有著一個個大坑.你看,一條條深溝."鐵衣門的人,現這山頂上一些特殊痕跡.

那些大坑,深溝,好似被巨人用大錘砸下,深溝都很長,一條條,凌亂非常.

鄧庚仔細觀察一下,臉上露出笑容:"這明顯是兩個先天強厮殺留下的痕跡,而且……這二人實力都很強,其中一個用地是大錘或拳頭這種鈍兵器.而另外一人,應該是用劍的!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大坑,應該是魏單前輩的雙拳留下的痕跡.而那些溝壑,是一個用劍強,留下的."

其他人也點頭贊同.

"這些大坑,溝壑,只是兩位前輩逸散的先天真元造成的破壞!"鄧庚自信道,"能令這兩位強,無法完全控制住先天真元.這二人……應該是生死相拼!"鄧庚也是先天強,他很清楚魏單的實力!

先天金丹高手,一招一式,先天真元完全內斂.

除非遇到勁敵,生死相搏,才會控制不住.

"大家快找,將屋子內找一個遍,周圍都認真找,現在別著急找寶圖,先找到骨骸!"鄧庚說著,就沖進石屋內,其他人也沖向山頂各處.

……

滕青山躲在山下數十丈處,只能靠耳朵聽.以他的聽力,能分辨出這些人在干什麼.

過了好一會兒,滕青山耳朵聽著山石,能感覺到那些腳步聲聚集在一起了.

"師兄,找不到."

"師伯

也沒找到."

"周圍都找過了,師兄,現在我們怎麼辦?"

顯然,那鄧庚沉默了,沉默了好一會兒,忽然道:"看,那!"

"湖底?"

"對,這山頂,只剩下這湖底沒找了.現在大家一起進去,認真地找找.人體地骨骸最好找,找到骨骸,就容易找到寶圖了.

"鄧庚吩咐道,"別慢吞吞的,走,下水."聲音還在想著,滕青山便聽到'撲通’一聲.

撲通!撲通!……

接連五道入水聲.

滕青山微笑著:"看來都進入湖底了."他仿佛雪貂般朝上面靈活地飛竄,眨眼功夫就竄到了山頂邊緣,滕青山就躲在邊緣長滿藤曼荊棘處,躲在其中,遙看遠處的湖水,靜靜等待著.

"噗!"一會兒就有人從水面冒出來,呼吸兩口氣,又沉下去.

"憋氣能力太差."滕青山暗自搖頭,"後天強,內勁強罷了,五髒六腑一般般.體表毛孔又無法呼吸.的確熬不了多久.先天強,先天真元可以撐起保護罩,蘊含氧氣,能撐很久."

鐵衣門地五人中,那四名後天高手在湖底熬一會兒,就要上來透氣.而先天強'鄧庚’卻是一直在水底.

"蓬."魏蒼龍從水面冒出來,他正抱著一具骨骸,驚喜喊道,"我找到了,我找到了!"聲音回響在山頂上空.

噗!噗!噗!噗!

另外四人幾乎同時從水面冒頭,鄧庚連道:"大家上岸!"

滕青山低著頭,仔細觀察著.

只見鐵衣門五人一上岸,便圍著那具骨骸,即使隔得老遠,滕青山也一眼看到那骨骸的雙手上帶著紫色拳套.

"五指粗大有力,即使這麼多年過去,除了胸口處斷掉兩根骨頭外,其他位置骨沒絲毫損傷……絕對是先天強.而且,他手上,還戴著地手套,應該是六百年前名氣極大的'天鷹爪’!"鄧庚說道.

旁邊其他人也點頭:"魏單前輩,是用雙手殺人的,兵器'天鷹爪’,的確是他的獨門武器."

"看樣子,是有人殺死魏單前輩的.看他胸口位置,應該是被刺穿要害死去."魏蒼龍說道.

"估計跟周圍那些厮殺痕跡有關."鄧庚搖頭道,"原以為魏單前輩是到了年紀老死,誰想卻是被人殺死!不過……對方沒取這'天鷹爪’,估計也是一個超級強.不在乎這'天鷹爪’.你們將'天鷹爪’收好,到時候帶回我鐵衣門,這可是好兵器."鄧庚吩咐道.

"是."幾人應命.

"師兄,那寶圖呢?"其他人根本沒現這骨骼身上有寶圖.

"數百年過去,泡在水里,這魏單前輩衣服早腐爛,不過寶圖不可能腐爛.不是被那用劍強帶走,就是被湖底暗流給沖擊到湖底其他地方."鄧庚立即起身,"你們兩個在這看著,其他二人跟我下水,繼續找寶圖."

"是."

留在岸上地,是魏蒼龍和他獨臂中年人.其他三人都接連再次下水.

"師叔,你看這魏單前輩胸口戴的小玩意."那獨臂中年人取出那骨胸口戴著地小吊墜,魏蒼龍看了一眼,笑道:"沒想到魏單前輩,還喜歡在胸前佩戴胸墜.估計是傳家寶,或有什麼特殊意義吧.別看那吊墜了,看這'天鷹爪’,這可是了不起的神兵呢."

魏蒼龍說著便將那一對紫色手套'天鷹爪’取出,然後戴在自己手上,猛地朝地面抓去.

嗤!嗤!

山頂地面地山石,好像泥巴一樣輕易被抓住一大塊.

"不愧是先天金丹強的兵器,了不起啊,我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材料打造地."魏蒼龍驚歎道,旁邊獨臂中年人也將那吊墜放到一旁,目光完全放在那神兵'天鷹爪’上.

……

遠處蹲守的滕青山,原本在冷靜的觀察,可當目光落在那吊墜上,他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

依滕青山的視力,清晰看到那吊墜物品,是一個只有一指頭大小的黑色小鼎!

"這小鼎……"滕青山感到心跳加速,腦中仿佛被電擊般,"跟小貓她留給我的小鼎,一模一樣!"自從小貓死去,那小鼎滕青山當成了寶貝,每天都戴在身上.不過,自從死後,來到九州世界.

小鼎,也只是存在記憶中.他沒想到,竟然能看到一模一樣的物品!

"動手!"滕青山眼睛眯起,腳下一點,立即悄無聲息地竄出,雙手各抓著一柄閃爍著寒光的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