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黑甲軍統領’開始! 第四十八章 兩大密典
在這紅石幫.手機快速閱讀:wap.1⑹κx s. 文字版首發滕青山他們一群人的到了熱情的接待.

當天晚上.大家暢快地吃了一頓.那朱崇石安全抵達目的地.顯然也極為開心.一直喝到大醉.這才醉地和滕青山他們分開.

"青山兄弟!你可的在我這多呆幾天!"朱崇石滿身酒氣.走路都有一些打晃.摟著滕青山肩膀熱情道."我也知道.你們黑甲軍平時沒事.你也別著急.就當在路上耽擱的.:玩幾天!哦……對了.你那些兄弟住處可都有水靈的姑娘呆著.你的地方.我特地安排了兩個漂亮的雙胞姑娘.今天晚上好好開心開心.哈哈……"

朱崇石說完便笑著.在手下人扶持下.晃悠著離開了.

"女人?"

滕青山搖頭.便朝自己住處走去了.

別的黑甲軍士兵.是否享用那些女人不清楚.可毫無疑問.當夜.滕青山是修煉了形意三體式.並且盤膝在庭院內坐了一夜.沒碰那兩姑娘一下.

……

一間堂屋內.朱崇石坐在主位上.酒意已經散去不少.

"老爺!"

在堂屋中央.兩名高大漢子躬身喊道.

朱崇石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辛苦你們倆了.這一路上.貨物沒損失吧?"

"幸不辱命."其中一人說的鏗有力."咱們和其他商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個大商隊.護衛近千人.一路上雖然有些波折.不過咱們的貨物一點都沒少.四箱子貨物都帶到了這."

商人遠行.一般會和其他諸多商人集結起來.

商人多了.形成一個大團體.大家就能請很多護衛.這樣也更安全.

"嗯."朱崇石點點頭."很好.在不早了.你們倆退下休息吧."

"是.老爺."二人都退下.

朱崇石捧起旁邊的茶杯.喝了兩口茶.目光中神光內斂.哪還有一絲醉意:"爹說的對.不能將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如果這次沒有青山兄弟.我這批貨物.怕真的難保全.我的實力.還不足以對付那孟田!如果這筆貨物被搶奪……也只剩下范氏兄弟這筆貨了!"

辛苦數年.從海外積累的貨物.朱崇石是分成兩批.

其中范氏兄弟.扮作普通行腳商人.帶著四箱貨物趕往楚郡.

而朱崇石本人.則是帶著十貨車的貨物.趕往楚郡.

即使十貨車這筆貨物被搶奪了.他依舊還有四箱貨物.在朱崇石看來.即使有四箱貨物.他也有兩成奪的家主寶座的把握.

"青山兄弟.年紀輕輕!我自問勤奮天賦奇遇都有.年輕一輩比我強的應該不多.可這青山兄弟……"朱崇石在海外闖蕩數年.也有過生死經曆.有過奇遇.他從來沒放松武道磨練.

原以為.自己實力夠強.

可誰想.滕青山竟然能殺死孟田.

朱崇石雖然很自信.可還沒認為自己能敵過孟田.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朱崇石感歎道."爹說的對.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的意.當的意時.離失敗也就不遠了."剛從海外歸來.心中的豪情.就被滕青山的實力給狠狠打擊了一下.

朱崇石也愈加懂的他父親平常偶爾說的一些話的深刻含義.

夜!

一只信鴿落入了江甯郡城歸元宗內.

信鴿傳信.在九州大地上是很普遍的.當然.一般是宗派.或者一些大富商大家族才有資本專門去訓練信鴿.並且在各地有情報點.

道路曲折.比如滕青山他們從江甯郡趕到楚郡.近兩千里路.

實際上.這路彎彎曲曲.大部分都是繞路.

而直線距離.就要短的多.

這信鴿飛行.根本不需要管下方有江河阻攔大山阻攔.加上.在這九州大地上.天地靈氣孕育下.這信鴿飛行速度同樣極快.一些絕頂的信鴿.可以一天就貫穿一州之境.

而比如三大龍馬中的"黑魘馬".能日行五千里.可是因為道路曲折.要貫穿整個揚州.也需要一天時間.

歸元宗.宗主"諸葛元洪"門外.一名中年灰袍男子急切跑過來.此刻書房里面沒有一點燈光.黑暗一片..灰袍男子卻知道……宗主一個月大部分夜里.都是在這書房呆著.反而那專屬宗主的練武場.卻很少再去.

"砰!""砰!""砰!"

"進來!"

吱呀一聲.書房房門推開.諸葛元洪此刻已經起身.點燃了蠟燭.

"宗主.徐陽郡那邊的緊急密信."灰袍男子連遞過去卷成一小圈的密信.

諸葛元洪眉毛一掀.能稱之為緊急信件.絕非一般.諸葛元洪皺眉接過.展開信紙.一閱

即便笑了起來:"哈哈……真是一個驚喜.青陽師弟看看."

"驚喜?"那灰袍男子一怔.有些疑惑.便接了過來.

"我黑甲軍軍士死去兩個.重傷一個.滕青山殺死了孟田?"灰袍男子震驚看向諸葛元洪."宗主.這.這怎麼可能?"

"青陽師弟.這消息上只是說.青山他重傷孟田.而後一路追殺.後來帶著一柄血月刀回來..于是否死孟田..沒人看到."諸葛元洪淡笑道."沒人看到.這事情可說不清了."

灰袍男子點頭急切道:"可孟田是《地榜》高手啊.他怎麼被滕青山擊敗.還奪了兵器?兵器被奪.十有**被殺了啊!"

不論孟田是否真死.可兵器被奪.這是事實.

對一個超級高手.兵器被奪.那可是完敗!

"徐陽郡那邊也說了.現在正在盛傳.滕青山重傷孟田.令孟田斷掉一手臂.並一路追殺.可沒說殺死!"諸葛元洪說道.

"嗯."灰袍男子點頭.

其實消息.就是當初看到滕青山重傷孟田的二十幾人的人馬傳出來的.

石客棧經受那一場厮殺.那二十幾人當然很快就離開.他們並不知道.滕青山是否殺死孟田..些-子在徐陽郡行走.這種消息.當然是大肆談論.

這越傳越快.也就傳到了歸元宗的情報人員耳朵里.

"哈哈……青山.他必定能名列《潛龍榜》."諸葛元洪爽聲笑道."至于是否能名列《地榜》.難說……因為想要名列《地榜》.萬象門審核也是非常苛刻..山是否靠ii己奪的對方兵器.也難說..為沒人看到!"

灰袍人點頭.

名列《地榜》的確很難.看看那些名列《地榜》的高手.哪一個沒有一系列震撼人的戰績.

名列《地榜》.最快的方法.一是直接殺死對方.當然這一條必須有人看到.否則誰知道是不是你殺的..二個.對方被打的正式認輸.這也需要有人看到.

諸葛元洪笑著說道:"不管如何.我歸元宗.也總算有一後輩子弟.能名列《潛龍榜》.不會再有人敢說我歸元宗.後輩子弟無能了!"

歸元宗年輕一代.高手是不少.

臧鋒關綠兩大年輕統領.諸葛云等人.可是.外界依舊認為歸元宗後輩子弟不行.

外界可不知道你宗派內有哪些天才.他們只看《潛龍榜》.

"宗主……"那灰袍男子忽然有些忐忑.也有些激動地說道."滕青山他不足二十歲.現在能擊敗孟田!絕對是《地榜》實力.你說.他能不能達到先天?"

"先天?"諸葛元洪眼睛亮了起來.

一個先天強者.對一個宗派的意義.那無需多說.

"你先退下."諸葛元洪說道.

"是.宗主."灰袍男子立即恭退下.

而諸葛元洪一揮手便熄滅了蠟燭.在黑暗的書房中.諸葛元洪靜靜坐了許久:"滕青山.身世清白.絕不可能是其他宗派棋子..且估計也沒宗派.舍的將這樣的天才弄來當棋子!這絕對是我歸元宗.千年來第一天才人物!如果滕青山還能以這般速度提升下去.數十年百年後.我歸元宗.在這滕青山帶領下.或許……有一天.能超越青湖島!成為揚州第一宗派!滕青山.我就全力培養你.看你能達到哪一般地步.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有時候.必須果決!

雖然說滕青山的父母.不是歸元宗弟子.不能算最信任的那種.

可滕青山也算身世清白.這樣的絕世天才.不培養.難的讓其他宗派搶奪走?

該決斷的時候.必須決斷!

在心底.諸葛元洪已經有意.將滕青山當成下一代的宗主來培養!這歸元宗宗主.並非是父親傳兒子.而是選最優秀的弟子!

過去.諸葛元洪是將臧鋒關綠以及兒子諸葛云三人.當成宗主候選人.

這三人雖然厲害.可是……

和能夠擊敗孟田的滕青山比.就差遠了..:重要的是.滕青山才十七歲!十七歲擊敗《地榜》高手.歸元宗千年來沒有過一人..:重要的是.滕青山過去都是自己修煉.沒有真正經受過歸元宗的培養.

"《歸元心典》和《幽月槍典》.該傳他什麼呢?"諸葛元洪思考起來."一個是我歸元宗鎮宗寶典.天級密典.而另外一個只是地級密典.不過.卻是槍法的!嗯……"諸元洪也認真思考.該怎麼培養滕青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