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黑甲軍統領’開始! 第三篇 第四十一章 千軍萬馬
別聽那些馬賊吹噓,大家快點將他們甩掉!"那朱崇)+[道.(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ωω.1⑹κxS.Сom(1⑥κxs..文.學網)(千^載^中^文->

頓時馬夫們狠狠抽著馬匹,催促加速.

貨車劇烈顛簸了起來,幸好那些箱子早就被牢牢用繩子固定在貨車上,無論是貨車,還是馬車,此刻都飛速沖起來.這是逃命的時候,沒有人遲疑.而黑甲軍軍士們則是殿後,在最後面,阻止馬賊追擊.

"十里地外,有兩千馬賊?"杜洪倒吸一口氣,"青山……"

"是真是假,還難說."滕青山看著貨車,馬車的速度,暗自歎息.

貨車就是拼命跑,那速度還是滿的讓滕青山無奈,如果這里只有黑甲軍的人,早就一陣風呼嘯離去了.可有貨車,就麻煩了.

"哈哈,你們還不信?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好,我現在就慢慢追你們.讓你們親眼看看是真是假!"那聲音轟隆隆地在天地間回響著,能將聲音傳這麼遠,毫無疑問,那人絕對是內勁渾厚的高手.

滕青山回頭一看——

的確,馬賊們竟然也慢慢跑著.以貨車可憐的速度,馬賊們要追可以很快追上的.

"看來,還真有埋伏."滕青山眉頭皺起.

"這下麻煩了."杜洪也擔心起來.

……

"哼.殺你們.死地兄弟越少越好."那大當家騎著戰馬上.慢吞吞在後面追著.他這邊帶領地三千兄弟.只有一千馬賊是有著戰馬地.而現在因為追趕地緩慢.所以.兩名馬賊共乘一匹馬.

這就令兩千馬賊可以跟上.還有一千馬賊在後面跑著.

"等兩邊合攏.他們是插翅難飛!"大當家笑得愈加得意.

……

車隊瘋狂逃命.可過了一會兒.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轟隆隆~

那劇烈的地面震動聲,從前方傳來.

"果真有埋伏,而且人還很多!"朱崇石遙遙看著遠處,遠處密密麻麻的影子正急速朝這靠近,離這麼遠,都能察覺那個方向的地面震動.由此能想象馬賊數量何等驚人.

朱崇石看看前方,又回頭看過去.

後面,那位大當家正帶領著大軍,悠閑地跟隨著.

"這徐陽郡的馬賊,竟然敢真的動有黑甲軍保護的貨物."朱崇石暗恨不已,他這批貨物對他而言,非常的重要.他想了許久還是請黑甲軍的人馬.在朱崇石看來……弱小的馬賊團伙,根本就是被黑甲軍屠戮的.

而強大的馬賊團伙,應該知道黑甲軍!

明白,一旦動黑甲軍保護的貨物,那將面臨黑甲軍的報複!朱崇石認為,強大的馬賊團伙應該有顧忌,不會動手.

可是……

朱崇石忘記了!

馬賊做的就是將腦袋別在腰帶上的事,一個個都敢于冒險.或許強大馬賊團伙中,有的團伙顧忌黑甲軍,不動手.可是……徐陽郡是整個揚州十三郡中最亂的兩郡之一,馬賊勢力最為猖獗.

瘋狂的馬賊團伙,出現一個,也是正常的.

……

"全都殺乾淨了.歸元宗怎麼知道,是誰殺的他們?"大當家冷笑看著這一幕,遠處,車隊停下來了.

因為官道的兩端,都有馬賊.

至于官道邊上,那是農田,田地泥濘的很,人一腳踩進去都要陷進去.不管是戰馬,還是貨車,一旦進去將很難前進.馬賊們成千上萬人湧上來,那將無處可逃.

……

"哈哈……我是非常講規矩的!只要你們將所有的貨物,還有金銀都留下來!我放你們活命."那大當家的聲音回蕩在上空.

"這位好漢,這貨物給你,你也用不了."朱崇石朗聲笑道,"這樣,我奉上十萬兩白銀!好漢你放我們帶著貨物離開……這樣,大家都不傷和氣.畢竟一旦厮殺起來,這死人太多就不值得了.現在好漢你們一人不死,就得十萬兩白銀,不更好?"

馬賊這一邊.

"大哥,那人說的也對啊,咱們多要點銀子,也不用死人了."旁邊有人看向大當家,大當家瞥了他一眼,喝斥道:"老三,你腦子里裝的都是大便啊!"

大當家隨即朗聲道:"我說了,貨物和所有金銀,我放你們活命!"

就在這時候——

"這位應該是幫派的大當家吧."騎在赤血馬上的滕青山冷聲道,"你就別在這蠱惑人了!讓我們留下貨物,金銀?我們恐怕就是答應了,你們到時候也會趁收取貨物的時候,來殺我們個措手不及吧."

那大當家臉色一變,他的確就是這麼想的.

因為……

膽敢搶劫黑甲軍押的貨物,金銀,就不可能放黑甲軍的人活路,必須全部殺光.否則黑甲軍來報複,就慘了.

"你給我聽著!"

騎著赤血馬上,滕青山冷聲喝斥道,"凡是我黑甲軍保護的貨物,任何人都沒資格搶掠!你們也是被豬油蒙住了心,膽敢來搶我黑甲軍保護的貨物!我,歸元宗黑甲軍第一領第三營都統!今天就在這說了,你們今天敢搶掠貨物,那……你們幫派半月之內,將灰飛煙滅!"

那大當家一窒.

滕青山冷笑道:"別想著滅口,我如果想逃,你這些人,根本攔不住我!識相的,乖乖讓路,讓我等離開,否則……哼,我黑甲軍大軍壓來,將踏平你們幫派."滕青山每一句話都蘊含內勁爆.

聲音回響在上空,在場數千馬賊聽得清清楚楚.

所有馬賊都有些心慌.

包括那位大當家,心底都有些忌憚.

"兄弟們,咱們就是刀口上舔血,怕什麼?頭掉了,碗大個疤!"大當家嘶吼著,面容猙獰,"他娘地,咱們這有五千兄弟,如果還讓他們這點人活著離開,咱們還有個屁臉面?干脆自殺死去算了!"

"對,咱們五千好漢,怕個屁啊!"一個個嚎叫起來.

"他娘地,敢退的,那都是沒卵子的孬種!!!"

一聲聲嚎叫,讓馬賊們都眼紅起來,馬賊本來就是刀口上舔血,最忌諱別人說他們沒膽.更何況他們有五千人,怕什麼?

"弓箭手,射!"大當家猛然喝道.

……

滕青山他們臉色大變.

朱崇石喝道:"保護好馬車!"頓時,周圍那些護衛們,有大半人都持著巨型方形盾牌

在馬車周圍.用盾牌,將馬車完全保護好.

"咻!""咻!""咻!"……

馬賊兩邊,各有數十名弓箭手一字排開,有部分弓箭手都已經排到農田里去了.兩邊弓箭手狂射箭矢,箭矢猶如雨下,瘋狂的襲擊過來,黑甲軍軍士們都將頭盔的面罩合上,一個個低著頭.

箭矢射在身上,根本沒事.

而滕青山就辛苦了一點,騎著馬到馬車旁,用馬車將身後箭矢擋住.用長槍將前方箭矢擋住.

其實…… 箭矢射在滕青山身上也沒事,恐怕,連滕青山臉皮都射不穿.只是,滕青山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

"殺!"滕青山一聲令下.

"殺!"兩支十人隊再一次沖鋒起來,即使面對千軍萬馬,黑甲軍也不會有絲毫畏懼.

"蓬!""蓬!""蓬!"……

只聽得一陣重響,在馬賊陣營前,竟然出現了一個個鐵鑄的玩意,足有半米高,那鋒利的尖刺,對著奔跑過來的戰馬.

"拒馬樁!"滕青山臉色一變.

那大量的拒馬樁,而且前後一層層,黑甲軍即使沖破第一層,也會被後面阻攔.根本無法沖鋒.結局只會是被對方一擁而上,將馬上騎士給弄下來,到時候,就完了.

"停!"滕青山喝道.

"哈哈……玩戰馬?哈哈,有了這拒馬樁,我看你們怎麼沖鋒!"大當家大笑著,"兄弟們,給我殺!"頓時,眾多馬賊跳下馬,朝前面沖去.拒馬樁讓戰馬無法沖鋒,可是人類奔跑,卻影響不大.

"青山兄弟,現在怎麼辦?"那朱崇石見狀急了.

他不甘心!

他幾年漂流海外,所謂何?他不甘心這些貨物被搶走.

"所有人,退後,保護好朱九爺."滕青山冷聲道.

"是!"黑甲軍軍士應聲,可是他們卻疑惑看向滕青山,滕青山要干什麼?

"轟隆隆~"

這時候,大量的馬賊仿佛潮水一樣湧過來,後面同樣有大量馬賊湧過來.

"呼!"滕青山從戰馬上一躍而起,整個人仿佛利箭彈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後,便大步朝馬賊方向沖去.

"哈哈……一人和我千軍萬馬斗?他以為他是先天強,兄弟們,給我殺,殺死他!"大當家大笑著.

面對潮水般湧來的馬賊,滕青山一人迎上去.

"殺!"馬賊們猙獰地揮舞著刀槍,殺向滕青山.

滕青山目光冷厲,盯著那位大當家,手中長槍終于動了.

十歲時,眾多野狼都傷不了滕青山一絲,如今,這些馬賊還想殺滕青山?

槍法——混元一氣!

"噗!""噗!""噗!"

只見滕青山前方的馬賊,一個個盡數染血拋飛開去.眾多的馬賊,好像潮水海浪.而滕青山就好像破浪前進的戰船!

無可阻擋!

"殺了他,快,上,殺了他!"大當家大驚,"鐵鏈,鐵鏈,困住他!"

"轟!"

滕青山沖殺起來,好像全身長著槍尖的刺猬,凡是被他撞到的,盡數身上出現窟窿拋飛開去,沒人能阻擋滕青山的步伐.

"快,攔住他,殺了他!"大當家此刻已經想要後退,同時他身側的幾名精英高手已經揮舞起鐵鏈.

"受死!"

滕青山猛地一聲暴喝,仿佛平地一聲春雷,整個人速度猛地激增,竟然躍起.

"躍起來?"那幾名馬賊精英眼睛一亮,手中鐵鏈立即扔出.

"咻!""咻!""咻!"

三柄飛刀,射殺四名馬賊精英,其中有一柄飛刀同時貫穿兩個人.那幾個馬賊眼眸中都有著驚恐,可是,他們已經死了.

滕青山在一名馬賊頭頂上一踩,整個人如狂風,俯沖向那名大當家.

"死去吧."大當家手中長刀,直接劈向在半空中的滕青山.

"哼!"

滕青山猛地一抖手中長槍,長槍仿佛一個風火輪,猛地將周圍兩丈范圍內的十余名馬賊盡數砸飛.其中就包括那位大當家!那位大當家拋飛起來的時候,還不敢相信:"我,我也是後天巔峰高手啊,這,這……"他的虎口已經被震裂開來.

他重重跌倒在地,心里還不敢相信.

"呼!"滕青山身體一動,仿佛幻影!

滕青山一伸手就抓住了大當家的喉嚨,將大當家懸提起來.

"住手!"

滕青山一聲暴喝,在天地間回蕩,冷厲的目光掃向周圍,那些馬賊們完全被驚呆了.連黑甲軍軍士,車隊的護衛們,朱崇石他們都震驚得看著這一幕.

所有馬賊都停下了手中刀槍,傻傻看著這一幕.

滕青山盯著被他懸提起來的大當家,冷漠道:"我說過,你的人根本擋不住我."

"啊,我!"大當家想要說話,可抓著喉嚨卻說不清.

在滕青山前世世界的曆史上,在千軍萬馬中,奪上將級的例子比比皆是.

而今天,滕青山就展露了這一手.以他如今的槍法,這些馬賊連阻攔他的腳步都不能.不過為了保護朱崇石等人……

滕青山才決定,以雷霆手段,先抓住敵軍領.

擒賊先擒王!

"哼!"滕青山將這大當家朝旁邊一扔,那大當家連退兩三步才站穩.

大當家驚恐地看著滕青山,他不明白……為何和對方差距這麼大.歸元宗的高手,就這麼厲害?

"都統大人,都統大人!"大當家咽了咽喉嚨,連說道,"是我們不自量力!我立即讓我的人走,絕對不阻攔都統大人!"無論是滕青山的槍法,還是那瞬間殺死他麾下四名精英的飛刀手段都令他恐懼.

"對,我們退,我們現在就走."不遠處的二當家等人也驚恐連道.

"所有人,都讓開,讓都統大人他們走!"大當家嘶吼道.

頓時馬賊們立即讓開一條寬闊的道路.

滕青山盯著大當家,目光冰冷:"哦,就這麼的,打我們走了?搶掠我們黑甲軍保護的貨物……這是死罪,你就想這麼揭過去?"

ps:嘎嘎,爆第三天三章完畢~(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