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黑甲軍統領’開始! 第三篇 第七章 只剩一個
九鼎記第三篇黑甲軍統領第七章只剩一個

歸元宗少宗主諸葛云眼睛亮了起來,鎖定在擂台上的滕青山.手機輕松閱讀:wαр.⑴⑹kxs.整理

"哥,這個滕青山和你比怎麼樣?"在他身側的少女諸葛青輕聲詢問道,諸葛云搖著頭,臉上卻有著莫名的笑容:"不知道……不比比,不清楚.不過他的實力,真的很強.至少達到人槍合一境界!"

諸葛青驚異的看了看擂台上的滕青山.

從小到大,她的哥哥諸葛云都是整個歸元宗最天才的,諸葛青也有些崇拜自己哥哥.可此刻……出現一個和自己哥哥同年齡的.而且實力似乎不比自己哥哥低的.

"滕青山……"諸葛青這才認真打量著擂台上的滕青山.

騷動!

整個校場上都騷動了起來!

跌在的上的牛展,一開始仿佛都懵了,原本還說打磨打磨對方,誰想,被人家一槍給震飛到台下去.如果是生死之戰,對方剛才完全能一槍在他身上戳一個窟窿.

牛展起身遙看擂台上的滕青山,大聲喊道:"好槍法!滕青山,你的槍法,比我老牛強上十倍,我輸得不冤."

擂台上的滕青山,也是微笑著略微拱手.

"牛兄,你槍法勁道上控制還略微欠些火候,如果能再進一步,今天你我誰輸誰贏還絲毫不驕傲,其實在滕青山心中,這點成績,也根本不值得驕傲.

這時候,遠處的灰袍中年人朗聲道:"滕青山為第一擂台的擂主.其他人也可以選擇挑戰他.這百夫長爭奪,台下的九位,還請繼續!"

挑戰滕青山?

"十六歲的怪物!才十六歲,一招就擊敗了大蠢牛,挑戰他?嫌挑戰機會多麼,嫌不夠丟臉?"伍曼嘴里嘀咕著,她已經失敗了一次,只剩下一次挑戰機會.

牛展的實力,伍曼很清楚.實力不比她差.經驗比她深厚.

一招擊敗牛展百夫長?

何等實力?

"怪物!"

"天才!"

其他一流武者們心中都有了如此念頭,雖然他們看不透滕青山簡單一槍,為何能擊敗牛展.可是正因為看不透……就代表,你和對方差距太大.

"我來!"一聲大喝.一名披散著長發的男子背負著一柄長刀就躍上了擂台,向另外一名百夫長挑戰了.

百夫長爭奪繼續進行!

隨著爭奪的進行,原百夫長們接連有人被擊敗.十七人任何一人都有兩次挑戰機會,這令爭奪愈加的激烈.

而在正前方看台上,四大統領和宗主高高坐著上方.觀看著."這一次的九名一流武者,實力還真不錯.能夠和八位原百夫長斗的旗鼓相當."諸葛元洪微笑著說道.在他身側的四大統領,臉上卻沒有笑容.那位銀發黑袍老者哼聲道:"宗主,這次是我們黑甲軍的八位百夫長處于下風,我們看得出來!"

因為,九位一流武者中,還有人沒出手.

"這次九位一流武者中,實力強的有三個!"坐在椅子上.身材最是龐大,整個人宛如鋼鐵鑄就的大漢低沉道,"那個公羊慶,在徐陽郡能創下那般名聲,絕對是個高手.而那滕青山,雖然年僅十六歲……可是他實力,真的很強.至于第三人岳松,那可是滄江一劍前輩的嫡傳弟子.實力當然不用多說!"

"滄江一劍老前輩的嫡傳弟子,而且被視為衣缽傳人,這個岳松.在《滄江劍訣》上.絕對達到極高境界."另外一名年輕男子說道.

"師傅,你怎麼看?"四大統領中.唯一的女統領看向諸葛元洪.

諸葛元洪笑吟吟看著擂台上:"現在,這三人中,滕青山已經出手.而公羊慶和岳松,都沒出手."

"不過,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滕青山,真的讓我很驚喜,他的境界很高.你看他,在他上擂台,和牛展交戰,到擊敗牛展,周圍數千人驚歎.這滕青山情緒沒一點變化.單單這份定力……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諸葛元洪,顯然很欣賞滕青山.

其他四人也不由沉默了.

的確……

數千人的圍觀,驚歎,即使是高手,心底都會自然產生一絲自得.

平常戰斗,心如止水不罕見!

可被數千人贊歎,羨慕,還是心如止水,那心性磨練可真正達到極高的步了.

"他的槍法境界也極高."諸葛元洪贊歎道,"他沒有使用絢麗,玄奧的槍法.可是就是那簡單一槍,至少,他已經達到人槍合一,化繁為簡的招式境界!"

"人槍合一?化繁為簡?"四大統領都暗自震驚.

他們都很清楚,宗主諸葛元洪的實力,那可是名列天榜的超級強者!他的評價,絕對不會有假.

"師兄,這滕青山,和岳松,如果交手,誰會贏?"那身高九尺的壯漢開口道.

"滕青山境界高,可那他的內勁秘籍,我不知道怎麼樣.畢竟,一個高手,內勁是根本,一本絕頂秘籍作用是很大的.而這滕青山,據說就是宜城本的的.我看……他修煉的內勁秘籍,估計是一般的秘籍.他能有如此深厚勁,估計是得到什麼靈果靈藥吧!"諸葛元洪說道,"如果跟云兒比,滕青山如果說有缺點,那可能就是內勁秘籍方面

厲害的秘籍,效果會很可怕.

如《天涯行》,可以讓速度激增一大截.

而厲害的內勁秘法,槍法秘籍.可以讓攻擊力瞬間暴增!

諸葛元洪的眼睛的確很毒,推測也很正確.滕青山根本沒有修煉過內勁秘籍,他對內勁的運用方法,只是最簡單的……將內勁灌入武器內.最簡單,最原始!

"這岳松,能得到滄江一劍魏老兄的贊歎,境界上,也絕對達到極高層次.他和滕青山,誰勝誰敗……不戰上一場.我也不敢直接說."諸葛元洪淡笑道.

"峰兒!"諸葛元洪看向身側,四大統領中唯一的年輕男子."這岳松和滕青山二人,即使比你差,也差不了太多.你可得警惕了."

四大統領中臧鋒!

歸元宗年輕一代,無可爭議的第一高手!雖說少宗主諸葛云是天才.可諸葛云畢竟太年輕.而臧鋒已經年過三十,不過內勁高手壽命都很長,三十幾歲依舊算是年輕人.

"是,師傅."臧鋒統領應道.

"嗯,那公羊慶上擂台老者開口道.頓時這幾人都看過去.

這次百夫長爭奪戰中,公羊慶,滕青山,岳松三人的戰斗.才值得一看.

"能接我三刀不敗,我自己下台!"公羊慶冷漠說道.

"就你,三招贏我老夏?做夢去吧."夏朔一伸手.抄起旁邊的黑色長槍,右腳一踢槍杆,左手順勢抓住槍杆,右手握著槍端,很是簡單的往前一推——

嗖!

長槍槍尖瞬間劃過數丈距離,直刺公羊慶腦袋.

公羊慶陡然一聲低喝,他雙手握著那柄戰刀就猛然一個豎劈!空氣猛的發出劇烈爆裂聲!

"鏘!""鏘!""鏘!"

下方的黑甲軍軍士們幾乎只看到了模糊三道血紅色刀影,隨即一杆長槍直接脫離了夏朔的手,飛了起來.而夏朔本人更是被戰刀刀面重重拍擊在胸口上.

"噗!"夏朔整個人口中噴出鮮血,整個人直接被拍飛出擂台.

"好!"

"干的好."

下面立即傳來一片叫好聲.其中叫的最歡的.就是公羊慶的七名兄弟,同時其他入宗考核的武者們也興奮大聲叫好起來."各位.誰想挑戰我,盡管來."公羊慶在擂台上,看向台下冷漠說道.

夏朔努力從的面上站起,看看自己的手掌,已然裂開血心有余悸.

"充滿殺意的刀,又快又狠!"在擂台上的滕青山也看了這一戰,那公羊慶的連續三刀,滕青山看得一清二楚,"招式簡單且迅速,剛好攻擊在對方弱點上.最難得的是那一股一往無前,充滿殺意的氣勢!"

滕青山肯定,對方的刀法絕對是在殺戮中創出.

那出刀一瞬間,殺意太濃啊."滕青山對這公羊慶,起了興趣.

這個公羊慶,已經值得他略微認真一下了.

隨著公羊慶出手之後,百夫長爭奪十七人中只剩下一人還沒有動手,那就是一直默默觀戰的青衫男子——岳松!

"岳兄,你准備挑戰誰?"此刻少宗主諸葛云正在這岳松身旁,岳松身形高大,雙肩極為的寬,臉型剛毅宛如刀刻.整個人站在那,宛如一座山橫在那.

那諸葛青也看著這岳松,這個被她父親諸葛元洪高度誇贊的年輕高手.

"公羊慶是個高手,不所了解,要贏他,我有八分把握.而這滕青山,我對他不了解,可我感覺……他應該比公羊慶更可怕!"岳松目光盯著擂台上的滕青山.

諸葛云,諸葛青兄妹一驚.

"你要挑戰……"諸葛云猜測到了.

"滕青山!"岳松臉上露出了笑容,隨即一蹬的.外的擂台上.

"滄江,岳松!"岳松背負著一柄黑色重劍,看著擂台上的滕青山.

滕青山眼睛一亮,也微笑著應道:"宜城,滕青山!"

:第一章到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錄,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泡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