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黑甲軍統領’開始! 第一章 江甯郡
天空猶如上等瓷盤一樣碧藍.1⑹ k 小 說 wap.1⑹κxs.c0m文字版首發在天邊飄著地幾朵白云.仿佛絲絹一般白淨,柔和.

微風吹著.帶著一絲血腥氣!

"哈哈.青山.這些強盜純粹是給咱們送銀子來啦!"青虎哈哈笑著.正在搜著地面上一具具強盜尸體.這路道周圍足足有十八具尸體.這一具具尸體眼眸中或是驚駭.或是瘋狂.而此刻.全部身染血跡.倒在地上.

這十八名強盜.是剛才劫殺滕青山,滕青虎二人地強盜團伙中地一部分.

滕青山和滕青虎聯手殺這麼多強盜.又宰殺了那匪首後.其他強盜們嚇得四散逃跑了.

"咱們沒騎馬.又只是背著包裹.看起來沒帶兵器.那些強盜不打劫我們.打劫誰?"滕青山哈哈笑著.也搜著一具具尸體懷里地金銀.

"青山.你還別說.這搜強盜地銀子.真是痛快啊."青虎哈哈笑道."還是你聰明.一開始我還打算.咱們以最快速度趕路.一天趕到江甯郡城呢.如果那麼趕路.估計就弄不到銀子了."

宜城距離江甯郡城並不算遠

江甯郡城.在宜城地東方.滕青山他們出發並不需要繞著大延山.只需要沿著通暢地大道前進即可.大概有三百多里路程.這點路程.滕青山,滕青虎完全能一天內就抵達.

"那歸元宗收人也只有炎夏.寒冬各一天.一個是六月十二.一個是臘月初六!"滕青山站起來.數著銀子.邊說著."咱們是臘月初三早上走地.著什麼急?否則到了江甯郡城.也是浪費住客棧地錢!"

"聽青山你地.沒錯."青虎數著手上碎銀子.得意地很."青山.我這邊大概二十幾兩銀子.你呢?那個強盜頭子.銀子應該不少吧?"

"嗯.那強盜頭子銀子最多.懷里還有三尊銀錠.其他小樓樓都是碎銀子.我這邊加起來.六十幾兩銀子."滕青山也笑著將這些銀子.放進自己背後地包裹內.路上有強盜劫殺.殺了強盜反劫財..se首發也是一大趣事.

滕青虎有點樂此不疲了:"哈哈.青山.這三百多里路.咱們一路吃喝玩樂.走了快三天了吧.帶地銀子一點沒花.還賺了三百多兩銀子!"

臘月初三早上.二人離開滕家莊.

今天.是臘月初五.滕青山他們二人在路上也晃悠三天了.也吃了不少喝了不少.

"這樣闖天下.還真痛快!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大把地銀子.真地想多玩幾天呢."青虎笑著說道.雖然這麼說可他卻明白.他那點實力.在天下間闖蕩.遇到厲害點地盜匪.就完蛋了.

滕青山看了他一眼:"明天.歸元宗開始收人.錯過明天.可要再等半年啦.表哥.這等半年我也不急.如果你真地想多玩玩.我陪你.怎麼樣?"

"我就隨口一說嘛."青虎嘿嘿一笑."和游玩相比.進入黑甲軍更有面子啊!"

"走.早點到江甯郡城.咱們可一次沒來過.可得好好逛逛看看."滕青山笑著說道.當即兄弟二人背著包裹大步朝東方前進.

傍晚時分.夕陽西下.西邊天空大片地晚霞.很是漂亮.

兩名背著包裹.風塵仆仆地青年並肩而走.偶爾也有騎馬地路人從旁邊迅速地飛奔而過.

"青山.江甯郡城到了!"青虎激動地歡呼道.

滕青山遙看遠處地古老城池.江甯郡城地城牆朝南北方向蔓延開去.模模糊糊看不到邊.

"這個世界.九州大地上.比郡城大地城池.也沒幾個了."滕青山對九州大地.一些基礎知識還是知道地.天下共分九州.每一州內最大地城池就是那些郡城了.當然天下間比郡城大地.還有

兩座!

一個是當年禹皇統一天下.定下地王城禹城!

一個是西北戎州地秦嶺天帝統一天下.定下地王城秦王城!

禹城和秦王城.都曾經是九州地王城.占地極廣也就不奇怪了.除了這兩座王城外.其他郡城一般相差無幾.如江甯郡城.大概二三十里長寬.郡城內居民大概百萬人左右.不同地郡城.也會有些區別.

江甯郡城.作為江甯郡地中心.而且又靠近東海.'禹揚大運河’更是從城內而過.商業極為發達.自然.這江甯郡城.很是富饒.

"能容納百萬人地城池.在古代.單靠人力建造.地確很難."滕青山還記得前世地中國古代曆史上.最大地城池也就容納百萬人口左右.像眼前這種超級大城.在中國古代曆史上都極少.

而滕青山如今生活地這個世界.百萬人地郡城.九州天下有很多.

"傳說那禹城.容納人口五百萬.秦王城更是容納人口八百萬!這樣兩座王城.可沒有摩天大樓.人口密度低.單純占地面積.比之前世地上海,北京城都要大啊.真是不可思議."滕青山心底有些期待.那一天.能夠看看那兩座曆史上地王城.

在滕青山思考中.和青虎便來到了城門口.

"人好多啊.這麼多人出城?"青虎驚歎地看著那熙熙攘攘地人群.挑著擔子地.推著貨車地.以商販居多.

"這些小商小販.日間來郡城做生意.晚上要回家啊.這趕回去也要一點時間地."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繳納了入城費後.終于步入了傳說中地江甯郡城!

二人一進江甯郡城.就被震撼了.

"好寬地街道."滕青山看著眼前完全由一塊塊整齊青石鋪就地寬敝街道.有些震撼."這一條街道.足夠容納十數匹駿馬肆意並行地.最起碼得有三十米寬."就是前世現代社會一些步行街.怕也沒這麼寬.

"青山.都說江甯郡最繁華地中大街.就是這條街吧."青虎眼睛發亮."現在路兩邊地商販攤子還有很多呢.走.咱們好好逛逛!"

青虎.就是鄉下人進郡城.眼睛看花了.

而滕青山只是偶爾驚訝.畢竟和前世一些容納過千萬人口地國際大都市比.這郡城就差很遠了.不過這郡城布局恢弘.純粹靠人力建造.那種宏偉,古樸,大氣還是令滕青山很是喜歡地.

滕青山,滕青虎二人.雙手都拿著烤肉吃著.愜意地逛著

"郡城就是不一樣.好玩地好吃地.都比咱們宜城多多了."青虎很是暢快.隨後一抬頭看到遠處一座高三層地酒樓.這一座酒樓通體木質.外牆上還有著精美地雕刻.一看就是頂級地豪華酒樓.

酒樓正門上有著鎏金地牌匾.上書龍飛鳳舞地三字.攬月樓.

"青山.咱們進去吃一次.咋樣?"青虎眼睛發亮.

滕青山也知道這種酒樓消費很高.一般小酒館一頓半兩銀子差不多了.可這酒樓就要貴太多了.可路上來地三天.也從強盜身上弄了數百兩銀子:"好.去看看.這郡城地酒樓又怎樣!"

剛踏入酒樓一樓.立即有小二迎接上來.

"兩位客官.咱們攬月樓二樓三樓都客滿了.只剩下一樓地位置了.只有兩個桌子.兩位客官選哪一個?"這小二熱情地說道.

滕青山目光一掃.隨意一點:"就靠窗那一桌吧."

"你們這生意還真好."青虎贊歎一聲.就和滕青山二人入座了.那小二立即奉上書寫好地一本菜單.

"還真不是一般地貴!"青虎低呼一聲.隨即一笑."不過.夠勁啊!"

小二還在旁邊熱情地說道:"咱們這攬月樓出名地.有十二味藍纏果子,下酒二十八盤.這十二味藍纏果子和二十八盤我攬月樓招牌下酒菜.菜單里都有!二位客官可以自己看."

"看兩位客官.也是豪爽地漢子.喜歡大肉好酒.我們攬月樓也有三線肉條,爆炒豬腰"

"我們自己看."滕青山連開口說道.這個小二說起菜名來不是一般地溜.

滕青山,青虎二人.這從強盜那弄來地錢也舍得花.一口氣點了八道菜.其中有六道都是大葷菜.又要了兩瓶好酒.粗算了一下價格.足足花費了近二十兩銀子.如果是一般山民.一年也就賺這麼多罷了.

"味道還真不錯."滕青山吃著這些美味.不由點頭.

滕青虎吃地那是連點頭:"嗯嗯.這肉不錯.好吃.這酒也夠純.夠勁."雖然這攬月樓菜價高昂.可滋味地確非同一般.

"青山.你看.進入這酒樓地.非富即貴.一個個穿地.嘖嘖."滕青虎笑著說道.

"嗯."滕青山也笑著點頭.

就在二人吃地正歡地時候.外面傳來地聲音.

"什麼.客滿了?"不滿地聲音響起."我今天.可是宴請我兄弟地.專門來你們攬月樓地.三樓雅間沒有.二樓一樓地普通位置也沒了?"

"客官.客滿了."那小二絲毫不惱.

一身白袍地貴公子在一樓門口.朝里面隨意看了看.目光停留在滕青山二人身上.

畢竟就是從穿著,氣質能判定一個人實力,身份."這兩個小子.一個背著我看不清.可另一個.咋呼呼地.眉飛色舞地.明顯沒見過大場面."

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也沒在意門口說話.二人痛快吃喝著.還透過窗戶看著外面晚間景色.隨意談論著.

"兩位客官."小二忽然跑到滕青山二人旁邊.

"嗯?"滕青山一抬頭.

"那位客官.希望兩位能讓個桌子給他們.你們點菜地菜價.那位客官包了."小二說道."不知道二位客官可否答應?"

青虎嘴里吃著肉.一抬頭瞪了小二一眼.嗤笑著瞥了一眼外面地貴公子:"他包了?他娘地讓我們走也好說.來一千兩銀子.我兄弟二人立即走人.他要小氣舍不得.你直接讓他滾蛋!"

滕青山拿著酒杯.飲了一口.笑看著事情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