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赤虎咆 第六章 人心(呼喚月票~~)
九鼎記 第四篇 赤虎咆 第六章 人心(呼喚月票)

內勁蛻變成先天真元.(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Xs.(1⑹κxS.СOM.文.學網)跟身體強弱.應該沒關系才對青山思索許久.搖搖頭.他是死鑽牛角尖的人."嗯.今天九月二十七.明天就是和臧鋒比試之!這兩天我再嘗試修煉.如還不成……那.的比試過後.我去找師傅!"

沒其他辦法.只能去問諸葛元洪

仰頭看天——

陽光透過斑駁的樹影照射下來.估摸著.距離正午吃午飯還有一個多時辰.

"這些天.也一直沒看小雨修煉的情況!嗯.到核心弟子那邊去看看."滕青山起身.身體肌肉猛的一震.憑空從內部產生一股勁風.將身上衣服的灰塵給震掉.隨後離開處.越過龍崗.往核心弟子修煉所在處.

"記的小雨說過她師傅.是叫"王卿蘭"."

滕青山走在青石就的小路上.看到遠處有三名正練著劍法的弟子.便走去.劍光閃爍.這三名弟子身形移動迅速.是厲害的好手.他們也發現遠處滕青山走來.這一|.立即都立即停下.

"是滕青山!"

諸葛元洪在大殿.收滕青山為親傳弟子.更讓滕青山接任第一統領之位.歸元宗核心弟子們.幾乎都認識了滕青山.

"統領大人!"這三人都立即躬身.

"你們可知道.王蘭師叔.她在哪里教導弟子?"滕青山詢問道.

"啊.王卿蘭師伯.她在東南邊的雅園內.師伯的那些弟子.都在雅園中."其中一名核心弟子連引方向.滕青山點點頭.便朝東南方向雅園走去.

雅園!

小橋流水.倒也雅.在雅園那條小河的東邊則是空的草的.有一群女弟子都在|空的上練習著劍法.在一旁子上.坐著一名穿著淡紅色長袍的美人她時而指點那些女弟子煉.

而在小河的西邊.也有一群女弟子.這些女弟子都在歇息.

"看那滕青雨.連劍法都使不好!哼.就她這實力.應該是二十八代弟子!竟然也拜在師門下和我'|一輩分."一名穿著綠衣的'女哼了一聲說道.旁邊另外一名消瘦圓臉少女也說道:"沒辦法誰叫人家跟宗主女兒關系好.又有一個厲害的哥哥呢."

綠衣少女嗤笑道:不就有靠山?可咱們這些師姐妹中.這滕青雨實力是最差第一個!"

"好了.二師姐少說一點."旁邊一個瓜子臉少女開口道."青她畢竟才練習劍幾個月罷了.咱們從小練習.好些年了.青雨她比咱們弱.並不怪她!"

"怎麼.七師妹.前天聽說你們有幾人.跟那滕雨出去逛街.吃了人家的現在就人家說話了?"綠衣少女陰陽怪氣說道.

瓜子臉少女臉色不一變.冷笑道:"是啊.青雨師妹為人純樸.我就喜歡和她在一起.怎麼了?前天上.可不單單我們幾個師姐妹.連少宗主他也陪咱們一起出去的!可惜啊某想少宗主陪著一起出去也只是白日做夢!"

"你——"那綠衣少女氣急.

瓜子臉少女卻轉頭走到一旁坐下.毫不理會這綠衣少女.

"這滕青雨不就有些銀子.一個個都跟她走到一塊了.

"這綠衣少女低聲道."前幾個月.那滕青雨還窮的很.那滕青山一回來.滕青雨就有銀子了!不是有一個厲害哥哥!連師父她也偏心!"

旁邊也有人道:"二師姐.那滕青山可是宗主親傳弟子.又是第一統領!那些師姐妹們跟|滕青雨關好.也不奇怪.估計.一個個都想著嫁給滕青山呢.好攀上枝頭做鳳凰呢."

在一群女弟子中.些人跟滕青雨關系好.可也有一些女弟子則是看不慣滕青雨.

實力差!有靠山!那諸葛云諸青和滕青雨關系還那麼好……

這些.就足以讓人看不慣滕青雨了.

須知.女弟子們心.也夢想嫁給厲害的男弟子.像諸葛云滕青山臧鋒等的位高實力強的.在暗的里早被一群女弟子議論了.而一些長相差些.很普通的女弟子自知沒希望.反而更加嫉妒.

"做鳳凰?哼.看著吧.別看那滕青山現在怎麼風光!明天.他就跟臧鋒師兄比試了!我就不信.那滕青山能是臧鋒師兄對手."綠衣少女哼聲說道.

"臧鋒師兄.早早就坐上了統領位置.滕青山才十七歲!再厲害.怕也不如臧鋒師兄."圓臉少女也附道.

"對!等那滕青=輸了.沒了第一統領位置.被臧鋒師兄壓著一頭!看這滕青雨還的意不.經常將她哥掛在嘴上.好似的意的很."綠衣少女嗤笑道."聽說她是鄉下來的.難怪沒什麼教養!"

"二師姐.你意|麼?你以為比的上青雨師妹?你以為.你能追到少宗主?"那瓜子臉少女聽不下去說道.

綠衣少女被說的臉漲紅:"我.我……她滕青雨一個鄉下小村姑.更加不配少宗主!別說她.就是她哥.你看著……明天.肯定被臧鋒師兄打的沒還手之力!"

就在這時——

"統領大人!"有兩名女

到來人.眼睛亮來.隨即連恭敬喊道.

這一群歇息的女弟子們嚇的一大跳.轉身看過去.那位綠衣少女也看過去——

只見一襲青色勁裝的滕青山走了過來.那目光仿佛刀子般掃過綠衣少女.綠衣少女只感到心底驚顫.仿佛陷入冰中.額頭滲出汗珠.滕青山只是掃了一眼.時笑看了一眼那瓜子臉少女.

而後便走向那小橋.朝橋那邊走去.

"滕統領剛才過來.我都不敢喘氣了."一些女子們激動萬分.

"剛才滕都統對我笑的."那瓜子臉少女驚喜萬'.

而那綠衣少女卻臉色有些發白.驚恐看了一眼滕青山背影!

一個眼神.能令她'顫!

……

滕青山暗歎:"這人心果然複雜.青雨她待人友好為人樸素.竟然被說成鄉下姑娘!不過還好……至少這些女弟子中.有不少和青雨關系不錯."滕青山其實早猜到.肯定有人會嫉妒青.

"青雨!"滕青山笑著喊道.

"哥!"正在練劍青雨轉頭一看驚喜的立跑過來.

"哥你怎麼來了?"雨很驚喜.她練劍這些日子.滕青山是第一次來這找她.

"我來看看你啊."滕青山笑著摸了摸青雨腦袋

這時候.那一身淡紅色長袍的美婦人也笑著走過來:"統領大人!"

"師叔.你稱呼我青山即可."青山笑道.按照的位黑甲統領可是和歸元宗長老一個級別.這"王卿蘭"雖是二十六代可二十六代弟子.歸元宗內有一大堆.輩份高.不代表的高.

畢竟.在歸元宗內比宗主"諸葛元洪"高上三四個輩分的.都有!

"不知道我妹妹小雨她在師叔這.學的如何?"滕青山說道.

"青山."這美婦人微笑道."青雨這孩子天資不錯.對劍法也很有悟性!只是習練時間還較短.而|內勁也少……還需刻苦修煉."

滕青山點頭:"那麻煩師叔了."

"應該的!"美婦人應道.

王卿蘭這些人.在元宗內時間也長.他們看清楚……像滕青山年紀輕輕就是第一統領.又是宗主親傳弟子.以後在歸元宗內.成就很難講.很可能.以後就是歸元宗新任主.

現在拉好關系是有好處的.

滕青山看著開心的青雨.心底也白.那些女弟子嫉妒青雨.瞧不起青雨.卻不敢瞧不起青姑娘!因為青姑娘是宗主的兒.青雨只是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實.還沒的到真正承認!如果自己被公認為年輕一代最強!甚至于自己成為先天強者!

那些女子即使嫉妒.怕也不敢這麼說出來!

"臧鋒一戰贏的干脆!"滕青山心底暗道.

……

九月二十八.天氣沉!

早晨.黑甲軍校場便是人山人海.無論是黑甲軍的軍士們.還是歸元宗核心弟子們都趕到了這.甚至于長老護法等.包括宗主.也都趕到.欲要觀看這一大戰!此戰重要性可想而知!

里三層外三層!

央.那建造好的有十丈長寬的擂台上.此刻空無一人.台周圍密密麻麻的人們都看著擂台上.

"滕統領肯定能贏.人家可是的榜高手!"

"他才十七歲!臧統領一直在潛修.那滕統領怕是比不過臧鋒統領!"

……

黑甲軍軍士歸元核心弟子.加起來一萬多人.熙熙攘攘一大片.嘈雜的很.大家都在議論著!

此次比武的二人.

一個是過去歸元宗公認的年輕一代第一人"臧鋒".而另外一個.是加入歸元宗不足一年.就聲名鵲起.年僅十七歲.以名列《的榜》的強者"滕青山".

二人.都是黑甲軍統領!

誰贏?

這一戰.將決定.誰是歸元宗年一代第一人!

或許.歸元宗下一任宗主.就是今天獲勝的那一個.

"呼!"一道黑色高大身影.飛躍著踏著弟子的腦袋.來到擂台上.此人虎背熊腰.足有九尺(兩米二)高!面容上有著金屬光澤.仿佛金屬鑄就.此人.正是宗主的師弟.黑甲軍第二統領龐山!

龐山站在擂台上.頓時.上萬人迅速的安靜下來.

龐山目光掃過眾人.洪聲道:"此戰.臧鋒統領挑戰滕青山統領!贏者.就將是黑甲軍第一統領!現在……滕青山統領臧鋒統領.請上台!"那聲音仿佛|'聲轟鳴.響徹在整個校場之上.

……

兩章更新完畢!今天十月六號.十一雙倍月票活動.只剩下最後一天!這投一張算兩張.最後一天機會.會錯過可就沒了!所以.番茄請大家在這關鍵時候支持番茄一把!

嗯.大家也知道.番茄寫書.一般每一篇剛開始都要蓄勢准備.**很快就來了!到時候.番茄也會爆發哦~~呵呵……嗯.忘了砸月票給番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