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虛境之路 第五十六章 一夢百年
滕青山之前去火焰領的時候,已經是夜晚.當如今滕青山從火焰嶺趕回牛頭山的時候,天已經漸漸有了一絲蒙蒙亮,畢竟這來回都是數百里,加上在岩漿湖中滕青山就找了大半天.

牛頭山上,那座無名山上.

一道土黃色人影僅僅兩步,就從山腳走了到山巔之上.

"小珺,阿獸,小萍,阿冬,快起來,我們馬上趕路."滕青山一沖進庭院就是連急切喊道.

"老師."滕獸是第一個沖出屋的,楊冬是第二個.

李珺和傅雨萍也是便跑出屋子邊扣紐扣,這一大清早,天上還能看到星辰,滕青山這麼早喊他們起床干什麼?

"滕大哥,怎麼了?"李珺問道.

"快整理東西,我們馬上就走."滕青山連說道,同時沖進自己屋子,一進入屋子,滕青山先將輪回槍背負在肩上,而後將開山神斧,石刻等放進鐵箱里,這鐵箱里還有云夢白果等重要物品.

呼!扛起這大鐵箱,滕青山轉頭就走出屋子來到庭院中.

"快,快點."滕青山連催促道.

背著一包裹的李珺,面有憂色:滕大哥,到底出什麼事了?"

"小珺."滕青山著重道,"我昨晚趕去火焰嶺,將九葉紅蓮采摘到手.不過……這消息已經弄的千萬人知曉.九葉紅蓮牽太大.我們還是立即離開這,乘坐青鸞,狂風鷹,到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比如云夢澤,比如某一荒蕪海島."

滕青山很清楚,在鐵劍武聖"赫連昊延"的那一聲大吼,令情勢惡化.

他沒得選擇,只能尋其他隱秘處.

"九葉紅蓮?"李珺立即明白事情的嚴重程序.

"小珺姐姐."傅雨萍從庭院外沖進來,焦急連道,"狂風鷹在這,不過青鸞,不知道去哪了."

"青鸞?"李珺一驚.

平時對狂風鷹和青鸞,滕青山他們並不太約束,只要離周圍不遠就行.

"快,快讓青鸞回來,我們要趕緊趕路."滕青山說道.

"嗯"李珺點頭,立即仰頭發出響亮的鳴叫聲,"呦~~~"

滕青山看向旁邊的滕獸,楊冬吩咐道:"阿獸,你和阿冬,還有小萍都到狂風鷹背上去.等會兒,你要照顧好阿冬和小萍,千萬別讓她們從鷹背上掉下去."狂風鷹極速飛行,迎面的風極大.

一不小心就會被吹下去,而練出罡勁的滕獸,比一般先天虛丹武聖還有強,有他照顧,當然沒問題.

"是,老師."

"快,我們上去."

滕獸,楊冬,傅雨萍三人連跳上狂風鷹背上,傅雨萍身體瘦小,雖然略顯擁擠,可還是能在鷹背上坐好.

就在這時候——

"滕兄."清朗聲音響起,一道電光落在庭院院牆上,正是旭日商行大長老穆妄,穆妄看著滕青山,"滕兄,這九葉紅蓮,難道……你想一人獨吞?"此刻穆妄心里還是有些不高興.

"穆老哥,你我等會兒再談."滕青山安慰道.

嗖!嗖!

兩道人影幾乎同時落在庭院城牆上,分別是鐵劍武聖'赫連昊延’以及女武聖'江雁’

"女武聖."李珺不由看了一眼女武聖江雁,彼此酷似的容貌,自然令她注意女武聖.

"滕先生"鐵劍武聖'赫連昊延’笑道,"這九葉紅蓮,我看,你還是拿出來,我等一起分了吧."

"怎麼分?"滕青山反問道.

"你拿出九葉紅蓮,我等在商量如何分."赫連昊延說道.

就在這時候,一道火焰殘影迅疾破空而來,正是青鸞.

"小珺,上青鸞背上去."滕青山連吩咐道,他自己則是小心注意著眼前幾人,為空鐵劍武聖等人偷襲李珺,滕獸他們.

……

刺客枉風鷹早就在半空盤旋,滕獸,楊冬,傅雨萍三人在枉風鷹背上.至于李珺,則是一躍而起,躍向青鸞背上.

"不能怪我了."鐵劍武聖'合練昊延’心中一動,一絲先天真元進入胸口口袋內,請一次傳了他口袋中的玉瓶.

呼~~

液體華為氣體,無色無味,迅速彌漫開去.

滕青山戒備著,當發現李珺已經跳上青鸞背上,這才放心,扛起大鐵箱就要跳向青鸞背上.忽然——

"嗯?"

滕青山感覺到體內有意思不對勁,而且還能感覺隱隱一絲頭暈,不由大驚失色,"不好!小珺他們……"瞬間控制血液逆轉,將吸入的毒給逼出體外,同時連大喝道:"有毒,閉住呼吸!"

"有毒?"

旭日武聖等人比滕青山反應略慢,可也立即察覺到了.

"有毒!"

"有人下毒."

旭日武聖穆妄,鐵劍武聖赫連昊延,女武聖江雁幾乎同時厲聲喊道.這一刻包括滕青山在內的四大武聖,一時間,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誰在下毒.

"小珺."滕青山抬頭看去.是,她沒騰青山逼出毒氣的能力.

"有毒,閉住呼吸!"當騰青山的喝聲傳來時,李珺已經感到腦袋眩暈:"有毒?我中毒了."

當青鸞背上晃了晃,就好像喝醉酒一樣,雖然沒有完全失去意識,可是根本沒辦法控制身體,直接身體一歪,從青鸞背上跌下.

李珺只感到暈忽忽的......

"中毒?我,我要死了嗎?"

腦海中一幕幕影響浮現.

小時候在富足的家庭里,有爹疼,有娘愛,過著一個富家小姐無憂無慮的日子.

還有那噩夢般的一夜,僅僅一夜,家族被屠戮,她和她娘親慌忙逃竄,她那時候只能依靠她母親......

親娘被強盜一箭射殺時,她覺得一切都完了,天都塌了,就在她最絕望的時候,滕青山出現了,一柄戰刀閃電般殺光了所有強盜.那一刻,她覺得她有了依靠.或與為了感恩,或許為了其他心思,她當時就想跟隨滕青山,即使當意侍女....

她有師傅了,而且成為高高在上天神宮核心弟子,更是學會獸語,一時間,從可憐的孤兒變成天神宮內重要成員,地位堪比先天金丹強者.不過她並不開心,因為她一直牽掛著滕青山.....

滕青山的一條條消息,令她緊張擔憂.

終于,在大草原上,她碰到了滕青山!她很開心,前所未有的開心.

滕青山要走了,要出海.她最後決定....不管去哪,就算是茫茫大海荒無人煙,她也要跟著滕青山,刀山火海,她也願跟著.就算....只能默默地伺候他,當一個侍女.

......

不論是富家小姐的日子,還是天神山神女的日子,她從未伺候過

可是跟著滕青山她願意.

為滕青山洗乾淨衣服

為滕青山准備好可口的飯菜

看滕青山練拳

看滕青山和其他強者大戰

滕青山教她鞭法

小珺"一道焦急的聲音傳入李珺耳中.

滕大哥在喊我是滕大哥."李珺已經近乎無意識她想要開

口可根本沒辦法開口眼睛甚至于都沒辦法再睜開.

小珺你沒事的沒事的."

外面焦急的聲音還有一陣陣溫暖令李珺心中開心起來滕大哥

在為我擔心呢滕大哥應該是在抱著找吧."

啪!

一滴眼淚滴落在李珺臉上.

"下雨了?還是……滕大哥的眼淚……"

"滕大哥,為,為我……流淚了?"

"流淚了……"

李珺再也沒有意識了.

……

李珺從青鸞背上跌落下時,滕青山感到心底一疼,潛意識里就沖出去,抱住了跌落下的李珺.

這個一直陪著自己風里來雨里去的姑娘……

"小珺的呼吸在減弱!心跳在減弱!"

滕青山慌了.

他感到腦袋要爆炸了.

出海時,滕青山硬起心腸說道:"好吧,從今天起我是你大哥!"

滕青山也一直以為……

自己對李珺,就是大哥對妹妹的感情,是關心憐憫之情.至于對李珺隱隱有著的特殊感情……有時候想擁抱李珺,有時候隱隱想親吻……滕青山都認為,那是自己將李珺當成了前世妻子小貓.

但凡有那種感覺,滕青山都以為,那是李珺和小貓容貌一樣的緣故!

可是--

此刻滕青山卻感到了撕心裂肺,腦海中有的都是那個默默為自己奉獻的少女.自己要去神斧山,她跟著去神斧山,自己要在牛頭山苦修,她一個花季少女,也在這荒涼牛頭山內呆著.

為自己織衣……看自己穿上她織的衣服.,

為自己做出美味菜肴……笑著看自己吃.

一幕幕溫馨的場面,閃過腦海.

家,是家,和李珺在一起,自己有了家的感覺!

"為什麼,為什麼我心這樣疼!"

"我對她有特殊感情,不是因為小貓嗎?"

滕青山身體微微發顫,目光不由掠過前方女武聖'江雁’,那同樣和自己妻子相似的面容.

"江雁和小貓容貌也是一模一樣,為什麼,為什麼我對江雁,從來沒有過那種想要抱著憐惜的感情?為什麼,我對她沒有產生那特殊的感情?"

"不!"

滕青山身體猛地顫栗起來,眼睛瞪得滾圓.

這一刻,滕青山意識到……

"我,我,我愛上小珺了?"

愛,說不清道不明.

李珺,這個看似手段狠辣,實則心思極為單純的少女,甚至于沒有一個小女孩傅雨萍有心計,她不懂得如何抓住男人的心,她只知道默默的奉獻,默默的守候.滕青山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愛上對方,然而……他一次次催眠自己,那不是對小珺的愛,而是對小貓的.

一次次催眠,令滕青山一直如此認為!

自己不愛小珺,愛,都是對小貓的!

甚至于還對李珺說:"從今天起,我是你大哥!"讓李珺只能默默等待著……

可此刻,滕青山驚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