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虛境之路 第二十六章 六幅石刻
蛇山洞穴中,現在是白天,這幽深洞穴中雖然昏暗,可以穆妄和云夢戰神視力,自然看的清清楚楚.

"前輩,穆老哥,你們看."騰青山走到角落旁,連接拿開表層兩塊雜石,露出下面被遮擋的云夢果樹,整個小果樹好似翡翠玉石雕琢而成,通體隱隱有著綠色光暈,那掛著的果實完全是嬰兒模樣.

云夢戰神和穆妄,眼睛都亮了起來!

這青色果皮,這是端木大陸三大靈寶之一——云夢白果!

"果真是它!"云夢戰神臉上露出喜色.

穆妄也驚歎道:"傳說云夢白果是嬰兒模樣,我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云夢白果,還真是神奇!"

"嗯,"云夢戰神一臉笑容,"看這云夢白果大小,估摸著短則兩三個月,長則一年半載就能完全成熟了,嘖嘖……了不起,竟然生長在這山石裂縫中.那紫環蛇,竟然還用石頭遮擋住,藏的真夠嚴密."

云夢戰神戰神轉頭看向騰青山,"青山啊,你運氣的確很好,深夜時候,這洞穴中肯定一片漆黑,這果實還被完全遮擋住,那種情況下,就是我,也難以發現."

"運氣."騰青山一笑.

"哈哈."云夢戰神開心笑道,"青山,我說話算話,你幫我找到了這云夢白果…嗯,等治好云冀那小家伙.剩下云夢白果,我會給你,讓你去治你爹雙腿.現在…穆妄,你就留在這守上一天,之後你就不需要在這,我會長期在這靜守."

"老師,就讓我一直留在這守著吧."穆妄連道.

"過幾天,我還有事安排你去做."

云夢戰神轉頭看向滕青山,"青山,我們走,回古城."

滕青山不由一喜,想到即將到手的六塊石刻,心境再好也忍不住滿心狂喜.六塊石刻....足以讓他的實力躍升一大步!說不定就踏入虛境!在遙遠的九州,那里有他牽掛著的父母親人.

做夢,滕青山都想達到虛境,好回九州!

唯有達到虛境,回到九州才能有用.

********

滕青山和云夢戰神合乘狂風鷹,又飛回云夢古城.

云夢古城,一座幽靜的客廳內,滿滿一桌各種菜肴美食等,還有著大盆大盆的烤肉.

"青山,你先在這待一會兒,我去取那石刻,等你差不多吃完,東西我就差不多取來了."云夢戰神笑著,背負著他那柄狼頭巨刀離開了客廳,留下滕青山和狂風鷹.

滕青山和狂風鷹,這十九天在云夢澤,可都是一些簡單的烤肉度日罷了.

"嘖嘖."

滕青山喝酒,吃菜,旁邊的狂風鷹也吞下一塊又一塊烤肉,這些烤肉可是旭日城的大廚精心弄出來的,味道可比滕青山隨意烤出,要好吃的多.

過了近乎半個時辰,滕青山才聽到腳步聲.

只見云夢戰神,單臂扛著一個黝黑大鐵箱,走了進來,看了一眼桌面,一個個餐盤幾乎都空了大半,不由笑道"哈哈,青山,你還真是能夠吃的.你這飛禽妖獸也一樣,這十多盆烤肉都吃光了."

"前輩."滕青山連起身,目光卻停留在那黝黑大鐵箱上.

這鐵箱本身表面有些花紋,還有著一把大紅褐色的鎖,鎖上隱隱有著髒兮兮的痕跡,顯然這鐵箱已經擺放很久很久了.

這就是你要的《開山三十六式》的石刻,這里面,一共六塊."云夢戰神說著,隨手朝地上一扔.

哐當!

鐵箱砸在客廳地面上,震動兩下,鐵箱內部都發出撞擊聲.

"喀!"云夢戰神伸手抓著鐵索,一用力,鐵索就裂開,而後掀開箱蓋,露出鐵箱內物品.

滕青山眼睛發亮,仔細看去.

只見一塊塊石刻疊放在箱子內,每一塊石刻都是長方形,左邊為斧法圖,右邊則是'道’字.這開山三十六式石刻,通體晶瑩,好似翡翠玉石.通體隱隱有著青綠色光暈流轉,不似凡物.

"有了這六塊.我又能在進一大步!"滕青山心中發熱.

云夢戰神笑看著滕青山,觀察著此刻滕青山表情.

"青山…………你是修煉槍法的,怎麼這麼看重這《開山三十六式》石刻?這石刻,雖是神斧天神'大禹’親手所刻,可是想從中悟道,並且達到虛境.可不是簡單的事情."云夢戰神說道.

固往今來,天下間得到石刻的人很多,可是靠石刻達到虛境的,卻極少極少.

當初神斧山,擁有三十六幅雕刻,可最後呢?還不是分崩離析,石刻都被天下人搶奪了.

"前輩,這《開山三十六式》石刻,對我還是很有益處的."滕青山沒多做解釋.

"嗯,從今天起,這六幅石刻,就借給你滕青山了."云夢戰神看著騰青山,"青山,這六福石刻珍貴度不用多說借給你看幾年沒有問題,不過幾年以後,你可得將這六福石刻好好的歸還給我穆加,如果遺失....."

"前輩盡管放心."

騰青山看著云夢戰神,"這六福石刻,絕不會有閃失."

"好有你這句話就好."云夢戰神笑著點頭,開玩笑道,"如果真的遺失,到時候讓你殺到一個個大家族去,硬搶那些家族的石刻.

如果你不願搶,就拿你來抵債.哈哈.....那我們穆家可就賺了.:

騰青山笑著將鐵箱箱蓋合上,一捏鎖扣,將箱蓋卡住.

"前輩,事情已了,我就不再逗留了."騰青山將鐵箱抗在身上.

"恩 等哪云夢白果成熟,我會命人傳你過來.到時候,治療云冀那小家伙,我會讓你在一旁觀看的,"云夢戰神說道.

滕青山不由暗自欽佩云夢戰神.

讓自己在旁邊觀看………如此一來,云夢戰神絕對不會貪下云夢白果.

"那我就等候前輩召喚了."滕青山笑道.

和云夢戰神告別後,滕青山便乘著狂風鷹,離開;軛云夢古城,朝南山域神斧山飛去.

當狂風鷹飛到神斧山山脈區域時,太陽已經到了西邊,映照的西方天際紅通通的.

坐在狂風鷹背上,飛在高空,而身前放著那鐵箱.

摸著鐵箱,滕青山心中思緒飄飛.

"六幅石刻!"

"有了這六幅石刻,短短三年,長則四五年,達到虛境,絕對沒問題."滕青山信心十足,啟事隨著修煉,對"道"的領悟的提升.滕青山也隱隱感覺到······要溝通天地,真元無盡,離自己不遠了.

"爹,娘,等著我吧."

滕青山滿心喜悅.

枉風鷹依然飛到神斧山北邊樹林上空,滕青山一眼,就看到月牙湖畔得蹲坐著的柔弱身影.

······

"第十九天了,滕大哥去西湯域已經第十九天了."李珺蹲坐在湖畔,她身前的湖面厚冰已經被打出一個窟窿,清晰看到下面的冰水.

"也不知道滕大哥,到底什麼時候才回來."

李珺心里牽掛的很.

雖然當初在明月島,滕青山第一次閉關苦修就是數月,可那時候,她 是在旁邊的.

而現在……騰青山去西湯域,也沒給一個准確的時間.這令李珺每天都在湖畔邊,時而遙看天空,她等待著……騰青山乘著狂風鷹飛來.

沒有准確時間,一天天等……

一天天默默回屋里.

……

騰青山輕輕抓住狂風鷹頸部,略一用力,狂風鷹立即明白騰青山的意思……暫且別俯沖下去.這段日子和騰青山在一起,騰青山動作的一些簡單意思,他還是懂得.

"小珺 她……"

在高空看著下面那柔弱身影,令騰青山心中泛起道道波瀾.

"我這樣,對她,是不是殘忍了."騰青山默默看著下方..

滕青山不是一個愣頭青,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不管是前世經曆還是今生經曆,滕青山對別人心思揣摩是很准確的……早在當初第一次救下李珺

,滕青山就感覺這柔弱姑娘對自己的依戀.

特別是這次,李珺君跟著自己,義無反顧的橫渡北海,來到這端木大陸,其心意更是不用多說.

人的心,是在緩慢變化的.李珺這一年多陪著自己,在大海上,為自己准備飯菜照顧自己.和自己偶爾談談笑話,讓海上旅程不太寂寞.

一路過來……

一個高高在上的天神山神女,被一大群侍女服侍的她,如今卻是甘心為自己洗衣做飯.

自己想閉關修煉,李珺不會有怨言.

自己想在月牙湖畔居住下,李君也聽滕青山的.

自己去西湯域,李珺就默默等候著.....

"小珺...."滕青山感覺到對方的關心,其實因為李珺模樣和前世妻子小貓一模一樣,氣質很像,令滕青山面對李珺,時而會心動,時而就產生特殊感情.兩人一年多再一起,都已經習慣成自然了.

"我如果這麼下去,對她太殘忍了."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爹和娘,當年也想我娶妻了."

"等我達到虛境,回去後,如果她還堅持,我就和她成親吧."滕青山做出決定.

隨即,滕青山輕輕一拍狂風鷹.

"呦~"狂風鷹高亢鳴叫一聲,俯沖而下.

下方在湖畔傻傻胡思亂想的李珺,聽到聲音,驚喜的猛的抬頭.

"滕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