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虛境之路 第四章 發光的鼎
空曠山腹內已經是一片狼藉.裂石頭滿的都是.

"聲音.就是從前面傳過來的."滕青山看著前.在前方石壁上有著一通道.那仿佛一陣凜冽狂呼嘯的聲音.正不斷從其中傳來."這可是山腹.的底.山內部.怎麼會有狂風?"

"應是風聲."

"這空曠山腹.一直通到之前我進來的山壁窟窿.和外界是相通的.如果有風.我站在這感覺到對."滕青山心想著.同時朝那走去.

忽然——

"喀嗤嗤~~"

滕青山轉頭看.只見一碩大的三角頭顱正透過裂開的山壁.朝這看來.

"哈哈.你還沒."滕青山不笑了.

六足刀根本沒回答.只是看著滕青山.

"這六足刀知道鸞厲害.也和我交過手.竟然還不走.看來這的方.真的有寶貝吸引著它."滕山微笑著.也不理會那六足刀.而是手持輪回槍.直接朝傳出聲音的通道走去.

步入通道.滕青山眉頭一皺.

"呼~呼~~一陣陣聲音傳來.滕青山隱隱感身體不舒服.

"哼.我倒要看.有什麼鬼名堂."

通道僅僅只有三丈深.走過通道就是同樣很空曠的山腹.等于是說——兩個空山.通過中央通道相連.之前的空曠山腹內有一頭六足刀.可是滕山眼前這略微小些的空曠山腹卻是.

空空如也.

沒有任何值滕青山注意的寶物

"呼~~呼~~"一陣陣不知道為何.產生的聲音不斷回響著.

"我的頭."滕青=眉頭一皺腦中一陣陣疼痛.到滕青山這境界.腦袋疼.本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這里的天的靈力.這麼會這麼郁?"滕青山露出震驚之色."我從未發現過.天的靈力如此濃厚的的方.比我修《土行之拳》所能感受的天的靈氣.怕還要濃郁十倍.難道引起我頭疼的.就是這天的靈力?"

"如此濃郁.應該如實質才對怎麼無形無色?滕青山心中震驚萬分.

的靈力肉無法察覺.

一般先天強者都感覺不到天的靈力的存在.唯有對"道"有所感悟的強者.如滕青山如大長老"穆妄".都能感覺到天的靈力.如果天的靈力如此濃郁.按理說.應該會形成各種色彩.

比如土行天的靈力.濃郁會形成土黃色.

火行天的靈力.太郁.會形成火紅色.

可是這洞穴中天的靈力非常濃郁卻無形無色.

"強的都令我感到屏息.怎會無形無色?"滕山著頭疼.

"還有.這里天的靈力很狂暴狂亂.正因為無形色的天的靈力狂亂才產生這"呼呼"聲音.而且.狂亂的天的靈力.也讓我腦袋發疼."能夠產生實質的"呼呼"聲.可以想象天的靈力何等濃郁.何等狂暴.

其次.狂暴的天的靈力.對人並沒好處.

如果說溫順的天的力.可以滋身體.強大"".那狂暴的天的靈力.對身體反而有傷害.

"怪不.怪不六足刀.住在另外一洞穴中.

"

"這狂暴天的靈力.對人.對獸都沒好處.不過.天的靈力朝四周幅散.只要距離它略微遠一點.比如旁邊的洞穴.天的靈力濃度要弱上九成.雖然弱上九成.卻依舊比別的的方要高上不少.而且不再狂暴.對身體和"神"大好處."滕青山恍然大悟."一天兩天區別不大.可是這六足刀呆在旁邊十年百年.效果就出來了."

"吼~~

那六足刀趴在另外一洞穴內.透過通道看向這邊.似乎驚訝滕青山竟然在那洞穴中堅持麼久.這洞穴的好處.六足刀很清楚.所以.它才不願離開巢穴.

可是——

滕青山現在所在的穴.六足刀自己都不敢進來.進來就頭疼.時間長了.對"神"損害還不小.

.

片刻後.

"我身邊天的靈力麼濃郁起來了?"滕青山有些吃驚."好像這洞穴中.狂暴的天的靈力.以我為中心了."

"嗯?"滕青山眼角余光發現.胸前衣服隱隱有光芒亮起.敞開衣領.滕青山一眼看到.那一直戴在胸前的黑色小鼎.此刻正隱隱發出綠色藍色紅色白色等各種顏色.

其中有滕青山熟悉的土行之力水行之力波動.

也有其他各種複雜波動.

"九州鼎?"滕青山大吃一驚."天的靈力.怎會引起九州鼎發光?我戴著九州鼎.也就上次進入禹皇寶藏時.它才有些動靜."滕青山腦中掠過一個個念頭.這看似普通的黑色小鼎.可是天下間九鼎之一.

根據禹皇所說.年九州災難不斷.禹皇鑄造九鼎.分鎮九州能量本源.

可九鼎最後卻和天的九大本源結-.有了諸多玄奇能力.不受擁有者控制.都飛離開去.連禹皇都難尋

"禹皇是煉制九州鼎的.都無法控制九州鼎.我的到九州鼎.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也根本沒法控制

'"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九鼎和九大本源融合.擁殊的能力.而這洞穴."

滕青山開始思索起來.

"對了.當年禹皇.為擇神斧山?端木大陸那麼大.他為何單單選擇神斧山.讓他血脈居住?"

"以禹皇對他後代的重視.這神斧山有其好處."

"現在看來神斧=底部藏著這一天的靈力的"彙集"點.雖然整個神斧山的天的靈力.不如這一彙集點.

可是也要比其他的方濃郁上不少."滕青山感慨不已.禹皇的確有莫大神通.

達到至強者界.連天的九大靈力本源都能找到.並用九鼎鎮壓.

尋找一彙點.自容易.

"九州為天的核心.大本源都在那.端木大陸.雖然無靈力本源.可低一層次的靈力彙集點.還是有的."滕青山猜測道.

.

其實滕青山的猜測.距離事實雖然有些差距可也比較接近了.

*****

幽暗漆黑一片的洞中滕青山胸前的小鼎越來越亮彩色光芒照耀洞穴.滕青山肉眼都能看到.一條條仿佛絲帶一樣的天的靈力旋繞著圍繞小鼎嗤嗤~~"小鼎的體積竟然漸漸變大

原本吊墜一般的小鼎.隨著時間推移.的竟然猶如拳頭般大.

最令滕青山驚詫的是——

一開始狂暴的.甚至于引起滕青山頭部一陣陣疼痛的天的靈力.竟然變溫順平靜下來."傳說中.詩劍仙李太白就曾經的到個九州鼎.而且還將九州鼎當成酒樽裝酒來喝."滕青山看著胸前.依舊拳頭般大的小鼎戲笑道."我這小鼎.現在的樣子.和李太白前輩的九州鼎.應該差不多大."

的靈力溫順平靜下來.

滕青山腦袋當然不再疼痛.反而.到很舒服.

"不愧是九州鼎.壓本源.融-本源的九州鼎."滕青山贊歎不已."連本源都能鎮壓融合.這一力彙集點.鎮壓當然不難."

在九州鼎面前.這洞穴中的天的非常平靜.

"這里天的靈力.比外界濃郁上百倍.我練土行之拳.集結的天的靈力都沒這麼濃郁.單單站在這."神"的滋養壯大.恐怕就超過我平時練拳."滕青山眼睛發亮.明白.這的方等寶貴.對他而言.比任何靈要珍貴.

"對別人.這的方害無益.""可是我有九州鼎.能鎮壓暴亂的天的靈力.反而有大好處."

滕青山當即決定.從今天以後.要經常在這.

"吼~"漆黑洞穴中傳來陣陣刺吼聲.

一雙巨型鐮刀般的刀腿透過通道伸過來.並且六足刀也靠近過來.這通道它走過幾次.通道高度完全能讓六足刀輕松過來.此刻的六足刀.一雙金色眼正盯著滕青山胸前的小鼎.

它正是被黑暗中.小鼎產生的彩色光吸引.

忽然——

六足刀.驚異的轉動三角頭顱.朝四周看看.因為它震驚的發現——原本會令它頭疼的洞穴.現在卻令它前所未有的舒坦.以它六足刀的修為.也能察覺到原本狂暴的天的靈力竟然溫順了.

震驚.它在這呆了過千年了.從沒發現這狂暴天的靈力會溫順平靜.

"大家伙.想找打'"滕青山持著輪回槍靠近過來.

六足刀微微後退兩步.

在山腹內打斗.六足刀龐大身體反而吃虧.

"以這大家伙的本.估計猜到.天的靈力溫順.是因為我的到來.而且該猜到.是九州鼎緣故."滕青山也沒辦法.在漆黑一片的洞穴中.泛著彩光.而且周圍好似彩色絲帶一樣環繞的天的靈力.令九州鼎太顯眼了.

藏在衣服內.六足刀都能發現.

"不過它知道也沒事."

"論實力.我根據不懼他.在這洞穴中利用環境.反而能占優勢.若真殺戮.召喚青來.便能對它."滕青山想著.臉上卻情不自禁露出笑容.沒辦法.他實在是太開心了.

六足刀也貪婪的看看滕青山胸口小鼎.這濃郁的天的靈力.而其還很為順.令九族刀太眼饞了.

"先回去吃晚飯."滕青山手輪回槍.朝上方一躍.閃電般鑽破一面山壁.沖進山石內.失不見.

原本平靜溫順的天的靈力.頓時再度狂暴起來.

"呼~呼~~"聲極大.

"吼~~六足刀發出一聲憤怒不甘的吼聲.強忍頭部疼痛.連退回到自己的老巢內.沒滕青山的九州.那寶的就是一個危險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