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虛境之路 第一章 好為人師

青山每一步都有七八丈,在山石間如履平地,邊走的青鸞.BEn

"我早該猜到了."

"傳說中青鸞就是沐浴在火焰中的神鳥,而鳳凰更是火焰神獸……青鸞吐出的火焰,作為飛禽類妖獸的王,它吐出的火焰,威力肯定比其他先天金丹妖獸吐出的火焰,更高更可怕!這點很容易就該推測到."

滕青山心中提醒著自己,"不能因為能擊敗日雷穆,皇甫玉江,就驕狂!"

自從在明月島能夠輕易擊敗皇甫玉江,滕青山當時自認為自己實力,就是和先天金丹強者比,也是一等一的.特別是鳳凰島嶼上,和青鸞又一次比試!那次比試,滕青山傷了青鸞.

因為在九州大:上,青鸞是號稱虛境下無敵的.

滕青山認為自己能擊敗鸞,那自然是虛境下無敵!來到端木大陸,滕青山更是每戰必勝!這令滕青山心中滋生出一股自信……虛境下無敵的自信!他目空一切,心中只想達到虛境!

如果滕青山,的能比青鸞要更強.那就罷了.

可是滕青山忘記了……他青鸞只是比試,並非生死決戰.青鸞的絕招並沒用來對付他!

"那黑.中含著紫色的火焰,竟然能夠令六足刀表鱗甲被燒得'嗤嗤’作響,瞬間受傷.論身體防禦能力,我和這六足刀比,還是略差一些的."滕青山忖道,"除非,我內家罡勁達到後期!到那時,內家罡勁能夠在體表形成護罩內家罡勁和身體輔助……爆發力更是能達到極限——一百六十萬斤!那時,恐怕我就能擊敗六足刀了."

滕青雖然有先天真元.

可如今.他地精力都花費'內家罡勁’上.並沒浪費'神’去練先天真元!先天虛丹層次地真元.形成地護罩.在六足刀地刀鋒面前.或是在青鸞地火焰面前是不堪一擊.

而達到後期地'內家罡勁’.威力可不比先天金丹地真元差!

"我太過驕狂了!日雷穆僅僅是被稱為能名列《天榜》前三.

"

"當初師傅.在大延山地時候.一劍逼退古雍.重傷趙丹塵和雪鷹教萬長老.那一劍……就已經蘊含了'道’!"

"師傅的實力,都蘊含了'道’那獸王呢?"

"《天榜》第一的獸王,坐在第一的位置上數十年人可撼動.我如今的實力,和獸王比,誰強誰弱?"滕青山搖頭,或許在遇到六足刀,和青鸞發威之前,他認為他能擊敗獸王.

可此刻青山不確定了.

"我未到虛境!獸王也未到虛境!而他卻《天榜》第一那麼多年……"

"修煉之道,強者如云天才無數."

"從今天起,我就靜下心好潛修吧.待得我內家罡勁也達到後期時,怕才有資格宣稱境下無敵."滕青山經此打擊,重新認清自己

……

滕青山和青鸞如同幻影,快速行進在樹林中,眨眼功夫就來到月牙湖畔.

"滕大哥!"早焦急等待著李,看到滕青山和青鸞,連和小萍一道迎過來.

"滕大哥,你,你沒事吧?"李擔心焦急地仔細看著滕青山的身體,和六足刀一戰,滕青山身上衣服滿是破爛,看起來好似很慘的樣子.

"哈哈,我沒事!不過如果不是青鸞及時出現,這一次我就算不死,也傷."滕青山笑著看向一側青鸞,李立即感激地看向青鸞,發出一聲聲鳴叫,同時伸手寵溺地撫摸著青鸞的羽毛.

青鸞立即驕傲地揚起頭顱,鳴叫幾聲.

"滕大哥,我和小萍他們,在這等滕大哥你回來時,聽到那邊有吼聲.我聽到那吼聲,就知道,有一頭妖獸要殺滕大哥你們,才急沖沖讓青鸞過去的."李仔細看看滕青山衣服傷口,也長松了一口氣,

天下間妖獸眾多,不過有一些妖獸數量極少.

如六足刀,恐怕整個端木大陸才一兩頭,自然不可能形成獨有的獸語.六足刀的獸語,是屬于常用獸語.

天地間妖獸眾多,可獸語種類並不多,也就那麼幾種.

這也是為何,李能聽懂許多妖獸的語言.

滕青山恍然,不由感激道:"小,謝謝."

李臉上不自禁露出一絲喜色.

"一聲謝謝就高興成這樣."小萍見狀,心底暗道,"小姐姐啊!"

"滕大哥,那到底是妖獸?"李詢問道.

"這一頭妖獸,在端木大陸被稱之為'六足刀’."滕青山驚歎道,"這六足刀,三角頭顱,身體宛如鋼甲鑄就,有六足,每一條腿都怕都有五丈長

腿,卻如刀鋒般鋒利,而且腿節上還長著一根根尖錐還有兩對翅膀,翅膀同樣極為鋒利,而且飛行速度極快."

李聽得腦海中勾勒出形象,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這妖獸,好可怕."李驚道.

"嗯,這妖獸不單單天賦可怕,而且……我感覺,這六足刀,也對'道’有所理解.它的前足揮劈,根本就是一套非常精妙的刀法."滕青山驚歎,一般妖獸撲殺,只是迅速,靈活,最多狡猾些罷了.

"刀法?"李一瞪眼.

"嗯."

滕青山鄭重點,"我估計,這一頭六足刀和我一樣,都是在感悟天地之道.或許,它以後的某一年,就能成為虛境妖獸!"一頭先天金丹妖獸不可能強成這樣,這是一頭已經對'道’有領悟的妖獸!

"而且這頭妖獸,最起碼活千多年."滕青山又道.

"一千多年?我人,就連禹皇,秦嶺天帝,也沒辦法活一千多歲."李不由感歎.

"活的久,這老怪物對'道’點領悟不奇怪."

滕青隨即一笑,"不過也不必擔心,妖獸對'道’領悟,比人類要難.我達到虛境時,恐怕它還未到!"

"小,從今天開始,我准備一心潛修."滕青山看向李,"估計我長期呆在這月牙湖周圍,如果小你嫌這太寂寞無聊,你可以讓青鸞帶你出去,坐在青鸞背上,你可以輕易到許多地方."

"呵呵,不無聊的."李笑著連搖頭.

旁邊的小萍見狀,只能暗自搖頭:"小姐姐啊……真是……"

*******

和六足刀一戰後,滕青山心思完全沉浸在修煉中,那三十六塊禿石石板,也被一字形排開,插在土壤中.每天滕青山對著這石板,都有四五個時辰!而且……李他們驚訝發現——

滕青山多了一個愛好!

教導徒弟!

不單單教導'滕獸’,還教導起李來.

……

清晨,月牙湖上再度凝結出厚冰,厚冰上就是一層積雪.

滕獸就站在冰上,一招一式,練著滕青山已創出的《土行之拳》.可是緩慢如推磨,厚重如山的《土行之拳》,到了滕獸手上,一招一式卻好似動物撲殺,非常地凶猛.看得一旁的滕青山連連搖頭!

"阿獸,不要那般凶狠,我讓你練拳,不是讓你殺人!"滕青山猛地喝斥道.

滕獸被訓地站在那.

李在一旁解說著滕青山的意思.

"你仔細體會我的意境!"滕青山冷然說了一聲,就在一旁演練了一遍《土行之拳》,滕青山的拳影緩慢,可恍惚間,滕青山的雙手就好似成了兩塊巨型磨盤,滕青山整個身影成了一座巍巍高山!

"轟隆隆~~"

隱隱都有土行天地之力,環繞滕青山,令周圍空間震蕩,滕青山體表也是土黃色光芒閃爍.

"看清楚了嗎?"滕青山看向滕獸.

滕獸連點頭.

"練,練到吃午飯再停."滕青山喝斥道.

"是."滕獸連高聲應道.

滕獸就在一旁繼續練拳了,而李則是走到滕青山身側,安慰道:"滕大哥,這阿獸已經很厲害了,你交給他的其他拳法,還有什麼五行拳,他都練得不錯.滕大哥,你應該寬松點."

"嚴師出高徒."滕青山板著臉,"不能得過且過!"

"滕獸練武天賦是高."滕青山看了看那練武的少年身影,"可是,單單靠著天賦高,以後成就有限.真正的強者,不但天賦高,還要刻苦,還有有悟性.性格決定了是否能成為絕頂強者."

滕青山看向李:"小,將我昨天傳你的鞭法,施展一遍給我看看!"

李苦著臉:"是."

達到滕青山如今境界,所謂萬法相通,以滕青山在《水行之拳》上的成就,創出一套柔韌狠厲結合的鞭法,並不難!滕青山也發現……教導弟子的過程中,可以領自己再度思考,反省.

在教導人的時候,自己對土行之道和水行之道,也更加透徹.

"身體便僵硬."看著李練著鞭法,滕青山喝斥一聲,"身體也要柔和,要感覺,身體就是長鞭,長鞭好似身體一部分."

……

甯靜的日子緩緩流逝,滕青山時而教導滕獸和李,部分時間是在參悟《開天三十六式》,對'道’的理解,滕青山也愈加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