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北海大陸 第六十一章 一物降一物
"滕兄弟,幫一把!"大長老高叫著,同時化作一道青光直接撲在一塊山石上,而後身體接連閃動兩次,就趕到滕青山身側,一身破爛,衣服上還有著絲絲血跡的大長老,連道:"滕兄弟,這孽畜非常厲害."

滕青山則是觀察著那山壁石坑中冒出的三角形頭顱.

嗤嗤~

隨著三角形頭顱完全出了石坑,那頭顱上兩根細長的觸角也顯露出來.

"嗯,它的眼睛?"滕山仔細一看.

那兩碎金色巨眼中央,還著極小的黑色瞳孔,這黑色瞳孔就和普通人類瞳孔差不多大小.

"咔嚓~~"山壁岩裂開,一雙巨型金色鋒利刀鋒從這怪獸下方冒出,緊接著——嗡的一聲!這一頭怪獸就直接竄出了山石,懸浮在了半空當中,"嗡嗡~~~"那展開的隱隱有些透明的金色翅膀扇動著.

懸浮在半空,這頭怪獸就這麼審著前方山石上兩個人類.

"這是——"大長老大吃一.

"嗯?"

滕青山也瞪大眼睛.

他從未見過如此模樣地妖獸.可是……頭妖獸怪物地樣子.讓滕青山聯想到前世地一種普通動物——螳螂!這頭妖獸地模樣.很螳螂地非常像!不過這妖獸卻比螳螂體積要大地多.氣息也可怕地多!

三角形地頭顱!一雙巨大眼.以及兩個極小地黑色瞳孔.

前胸細長.仿佛金色鋼甲鑄就.

後腹則是略微寬大.那鱗甲上泛著耀眼金光.這怪獸地身軀長度大概在七丈有余(十八米).

當然,最駭人的還是這妖獸的六足!前中後一共三對.

一雙巨型鐮刀般的前腿,泛著淡淡金色腿腿節上還有著一根根尖刺,每一根尖刺都有近四尺(一米)長,好似一柄柄尖錐長在腿上,而在前腿關節上還有著倒刺,這倒刺更是足有八尺長(兩米).

而前腿本身長度,卻是達到駭人的五丈有余(近十三米),前腿粗壯有力且鋒利如刀!

一雙中足和後足,略微纖細些,可這纖細也是相對而言滕青山眼里……中足和後足,依舊是有近四尺(一米)粗,腿上的一根根尖刺倒刺,反射著冰冷金色光澤.

"這是什麼妖獸?"滕青山感到一陣屏息.

"這是……六足刀!"大長老不由驚呼起來.

"六足刀"滕青山一邊警惕著上方半空中的妖獸,同時聽著大長老敘說,知己知彼方才百戰百勝青山並不知道這妖獸的厲害.

大長老連道:"這六足刀,一千多年前曾經出現在北寒域.當時是兩個家族軍隊厮殺,其中一個武聖高手,無意中在地底中弄出了六足刀.這六足刀一出來,就大怒,開始了一場血腥屠戮."

"據傳它全身刀槍不入!"

"快的好似鬼影,特別是那六足!宛如巨型鐮刀的六足利無匹.那一根根尖刺,還有倒鉤同樣輕易將人刺穿,將人勾成兩半."

"那一次萬兩千軍士只有數百人僥幸逃脫,其他人全部被殺,包括其中兩位武聖."

"不過從那次後,六足刀再也沒有出現過,一千多年來,也沒聽過它從哪里出現過.沒想到……今天,能在這碰到它."大長老握緊手中飲血刀,人的名樹的影,能屠戮過萬軍士,只逃脫數百人.

就算是滕青山,過萬人要逃,滕青山也不可能殺那麼多.

只說明一點——這六足刀的速度很快,殺人速度也很快!想逃很難!

"吼~~"

在高空中,六足刀三角形頭顱上,一雙眸子盯著下方,喉嚨中出刺耳的吼聲.猛然俯沖而下!巨大的身體化作一道金色幻影,掀起一陣狂風,迅疾地沖過來,同時一雙巨型鐮刀前腿揮劈而來!

"滾開!"

滕青山和大長老二聯手,一人用槍,一人用刀!

"哐當~~~~"

一陣狂亂爆響,山石滾落,煙塵彌漫間.

"走!"滕青山一聲大吼.

嗖!嗖!

滕青山和大長老二人立即朝兩個方向逃竄.

"這個怪物不可力敵."滕青山的衣服第一次出現了破損,而旭日商行大長老身上的衣服愈加破爛,腹部甚至于有一道傷口,鮮血染紅了衣服.

僅僅短暫交手!

滕青山終于知道這六足刀的可怕!

"沒想到,以我的槍法,都沒辦法完全防住這六足刀的刀法!"滕青山腦海中清晰記得剛才可怕的一幕,對,六足刀的一雙前腿揮劈的確可以被稱之為'刀法’,而且非常的精妙!

在滕青山抵擋一瞬間,滕青山驚愕地現——那刀腿上長著的一根根尖刺,竟然會略微改變方向,一道刺向滕青山!

也是說——

六足刀的一個揮劈,不單單是足刀鋒攻擊,還有足刀鋒周圍一根根鋒利尖刺一起攻擊!同時面臨十余道攻擊,而且快如閃電!即使是滕青山的'混元一氣’槍法,也依舊漏掉一根尖刺.

"幸好,尖刺蘊含穿透力,只有前足刀鋒的一成.尖刺即使刺在我身上,也最多破我衣服,可是……卻還傷不了我."

刀擊力大的,只是前腿刀鋒,尖刺,倒刺之類的,威力要弱上不少.

"不過,這六足刀,可是有六足.現在僅僅一足,我都麻煩了.一旦六條刀腿一起攻擊,那可就……"滕青山也感到了這六足刀可怕!一旦六條腿一起攻擊,滕青山根本沒把握.

"吼~~又是一陣刺耳地,好似玻璃劃在鐵片上出的刺耳聲音.

六足刀從高空閃電般撲向滕青山!

很顯然,滕青山逃命的速度,要比大長老慢!

二來,剛剛短暫交手足刀現,滕青山更難纏,所以,先解決難纏的.再去解決那大長老!

"滕兄弟,小心."遠處大長老連高喊道.

"滾開!"滕青山在竄跳在一棵大樹上的時候,猛地一個回馬槍,輪迴槍化作銀色閃電向六足刀的三角頭顱.可是六足刀的翅膀,足足有兩對.薄如蟬翼地兩

,輕輕一震輕易躲開.

緊接著就是一雙刀腿攻擊滕青山!

"啊吼~~六足刀難聽的吼聲再度響起,鋒利的一雙前足劈來,顯然要將滕青山撕裂成兩半.

"孽畜!"

滕青山一聲暴喝回槍一瞬間化為一個圓形槍影,這一次,滕青山主要抵擋那兩條前腿刀鋒.至于一根根尖刺……滕青山完全放棄抵擋.畢竟滕青山的槍法,根本不容許他同時抵擋這麼多攻擊!

若是普通人的矢萬箭齊,滕青山都能輕易擋住.

可是六足刀,僅僅十余尖刺,就讓滕青山無法完全抵擋.

"嗤!""嗤!"……

一聲聲脆響,~|的尖刺刺破滕青山的衣服,可是當刺到滕青山皮膚時好似刺在堅韌的鱗片上一樣,出嗤嗤的聲響多在滕青山皮膚下留下一點紅印,連破開皮膚都做不到!

滕青山落在地面上.

見沒能殺死眼前人類足刀外四條也極長的刀腿也劈來.

六條腿要同時攻擊!

"兩條腿沖擊力,都讓雙手麻條腿?"滕青山立即施展開'游魚身法’,或許直線距離逃跑,滕青山無法比擬那大長老.可是閃轉騰挪,滕青山結合《開山三十六式》蘊含的身法以及《水行之道》創出的'游魚身法’,卻很厲害.

只見滕青山,好似水中泥鰍,很滑溜:閃躲著.

六條刀腿,根本無法同時擊滕青山.

"這頭畜生,腿這麼長,我根本無法靠近,攻擊它身體.而且腿這麼長,一伸,就將我弄在包圍圈內."滕青山忽然眼中閃過一絲亮色,只見遠處一道人影從大樹上撲下,一道凌厲刀光劈下!

正是大長老!

"鏘!"薄如蟬翼的翅膀,卻好似兵器,翅膀邊緣和刀光碰撞,大長老拋飛開,而六足刀絲毫無傷.

"吼~~"

六足刀怒了,竟然不顧滕青山,四翅一閃,竟然返身撲向大長老.

"呦~~~"

一道高亢的飛禽鳴叫聲響徹天際,一道火光殘影劃過天際,而後懸浮在六足刀前方,全身火焰騰騰,宛如夢幻中才能出現的神鳥'青鸞’正高高在上俯視著六足刀,六足刀立即仰頭,盯著眼前這頭飛禽.

"青鸞!"滕青山仰頭看著.《手機訪問 》

"呼!"

青鸞的口中噴出了黑色的火焰,在黑色當中隱隱還有著絲絲紫色,可怕的火焰焚燒了空間,令空氣都震蕩扭曲.火焰瞬間覆蓋欲要閃躲的六足刀,論在空中躲避能力.青鸞可不比六足刀差!

在這青鸞火焰之下,六足刀那連大長老攻擊,都傷害不了的可怕身體,此刻那些塊塊金色鱗甲上卻出'嗤嗤’的聲音.

"吼~~~"尖銳憤怒地吼聲響起.

六足刀竟然直接朝地面撲擊,六條刀腿瞬間撕裂開大地,諾大已經有些焦的身軀竄進了土地中,逃竄不見.

"呦~~"青鸞落在滕青山面前,得意地揮著翅膀.

"青鸞……"滕青山有些喜悅,也有著吃驚,"不愧是九州大地上,被認為虛境以下無敵的妖獸——神鳥'青鸞’.青鸞和我兩次比試,都只是比試,並沒使用絕招,生死相搏.青鸞不愧是火行神鳥,這吐出的火焰……威力真夠可怕的."

滕青山終于明白,青鸞的絕招何等可怕.

"滕兄弟,這,這飛禽妖獸和你似乎挺親密的?"大長老驚愕地走過來.

"嗯."滕青山笑著點頭.

"看到那六祖刀,我還以為已經是戰神下最強妖獸了.沒想到它……"大長老雙目放光看著青鸞,青鸞卻是驕傲地扭頭過去,根本不看大長老,大長老驚歎贊道,"如此妖獸,天下間,恐怕也就我老師,還有天風戰神所能對付了.而且還是飛禽妖獸……一旦要逃,就是戰神強,也根本沒辦法追啊."

青鸞,是滕青山見過飛行最快的飛禽類妖獸.

的確……

虛境強,唯有虛境大成,才能飛行.一般虛境強即使能對付青鸞,可青鸞要逃,虛境強也只能仰頭看著它逃.

即使能飛行,也是控制天地之力飛行罷了,速度和青鸞比,誰快,還不一定.

"滕兄弟,你真夠厲害啊,我都羨慕你了."大長老贊道.

"大長老,你剛才說,你老師?"滕青山驚訝道.

"哈哈……天下間一些頂級大家族,是知道這事的."大長老笑道,"我們端木大陸上,達到戰神級的,一共是兩個.一個是天風家族的,被稱之為'天風戰神’.而另一個,就是我們旭日商行的,也就是我老師,被稱之為'云夢戰神’."

滕青山大吃一驚.

端木大陸到底有多少戰神級別(虛境)強,之前滕青山也只是猜測,並不知道.

九州大地上的揚州,就有兩個虛境!

這端木大陸也有兩個虛境!

"天風戰神,云夢戰神……"滕青山記住了這兩個名字.

"我們這次從六足刀下保住性命,可真是僥幸啊."大長老贊道,忽然他看向滕青山,"滕兄帶,到現在,你還不知道我名字吧?"

"我只知道大長老姓穆!"滕青山笑道.

"我叫穆妄!"大長老笑道,"如果看得起我,叫我一聲穆老哥即可,我今年可已經一百三十多歲,應該比你大吧."

經此一戰,加上滕青山能和六足刀厮殺那麼久,都令這大長老'穆妄’另眼相看.

特別是——

青鸞!

"嘖嘖."大長老看看青鸞,贊歎兩聲,隨即道,"滕兄弟,你我一戰,我也痛快了.我就不逗留了!如果有時間,前往西湯域去找我."

"行."滕青山笑著點頭.

大長老則是背負著飲血巨刀,化作一道青光迅速流去.

"青鸞,走,我們也回去."滕青山和青鸞一道,迅速朝月牙湖趕去.

……

第七篇結束,明天不歇息,從明天起,開始第八篇'虛境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