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北海大陸 第六十章 《雷刀九卷》
這位被稱之為"戰下第一"的大長老.站在雪的上滕青山.雙眸中有著毫不掩飾的戰意.

"滾!"一聲凶厲聲音響起,手持著黑焱棍的凶獸少年'滕獸’虎視眈眈,盯著來人.滕獸腦子簡單,可是他分辨得出對方是否有威脅.像之前旭日商行二長老,六長老,那都是善意而來.

而這大長老,戰意高昂.滕獸覺得……眼前人很危險!

可為了滕青山,他也不後退半步!

"阿獸."滕青山連喝斥一番.

"這個少年是?"大老目光掃過來,眉頭皺起.這時候從屋里出來的李也連跑過來,一把就拉住滕獸的衣服,連發出一聲聲低吼.警告滕獸不得對來人無禮.同時抬頭道:"大長老,阿獸他不懂人言,性子很野,還請見諒."

滕青山也說道:"阿獸他從在野獸中長大,現在,也只會說簡單一些話,腦子就跟小孩子一樣."

大長老恍然.

大長老看在青山面子上,也不會為難這凶獸少年.

"哈哈,廢話不多說!我今天來,就是;和滕青山你一戰!"大長老目光如電,氣勢凌厲.

"滕青山.你可接戰?"大長聲音響亮.

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在這木大陸這麼久.滕青山還未曾遇到一個能讓他感到興奮地對手.看著眼前地大長老.想起對方地戰績.心中暗道:"戰神下第一嗎?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能和大長老一戰.求之不得啊!"滕山豪爽一笑.

"小.拿我輪迴槍來!"滕青山朗聲道.

李立即從屋內.從槍套中取出那兩截輪迴槍.過百斤重地輪迴槍達到後天巔峰地李而言並不重.

"給!"李遞過去.咬咬嘴唇.輕聲道."小心點!"

滕青山向李露出一個笑臉,便接過兩截輪迴槍.

李遠遠跑開,和小萍,滕獸,馬夫老汪都在遠處看著.而月牙湖畔也只剩下滕青山和大長老二人.

"果然痛快!"大長老也笑了,"滕青山,我的刀法乃是學自當年端木天神留下的《雷刀九卷》雖然只是學得皮毛……可也令我縱橫天下了."說著大長老伸出右手,抓在背上巨型砍刀的刀柄上.

鏘!

戰刀出鞘!

這是一柄豎起來近乎達到人頸部高的駭人砍刀,表面反射出令人膽寒的冷光.

"此刀,也是取云夢澤中才有的'銀雪金’,耗費無盡人力財力收集大量一顆顆銀雪金,最終才練就這柄戰刀'飲血’."大長老右手持刀,左手撫摸著刀面佛撫摸著情人的肌膚.

"滋滋~~"

滕青山正將兩截輪迴槍旋轉著,按照螺紋連接起來,口中則是道:"大長老,我的槍法乃是我幼年時起開始琢磨苦練,練出的《五行槍》,雖然這槍法如今還未大成.可是戰神之下,我也未曾遇到一個能和我不想上下的對手!"

大長老眸中精芒一閃!

自創?

"此槍,名為輪迴!材料為萬年寒鐵和星紋鋼,乃是我少年時九死一生,從紫光蛟龍的寒潭中得到.而這輪迴槍是我爹,我外公不眠不休合力打造而成!"滕青山握著輪迴槍目光如!

在滕青山心中,黑焱棍或許材料比輪迴槍好點重要性卻遠不如輪迴槍.因為這是他爹和外公打造的!

大長老隱隱都察覺到從滕青山處撲面而來的戰意,不由打叫一聲:"好!那就讓我見識一下你自創的槍法吧!"

"我也看看,端木天神所創刀法,又如何!"

聲音還在半空回蕩.

大長老直接消失在原地,一縷青色電光劃過一道飄渺痕跡,那飲血刀就當頭朝滕青山劈去!

"嗖!"

滕青山則是站穩,同時目光如劍,這一刻在滕青山眼界當中,天地間只剩下揮劈著飲血刀的大長老.

"破!"滕青山一聲怒喝,輪迴槍瞬間化為一道銀色流星,滕青山體表隱隱內家罡勁起伏.

力量爆發到極限!

身體力量,內家罡勁爆發力,兩者結合,超一百二十萬斤!

"咻~~"

槍尖帶著一股螺旋勁道,撕裂空氣,和飲血刀交擊!

轟隆~~~

強大的震蕩波朝四面八方迅疾波蕩開,積雪飄灑,咔嚓擦~~~原本冰封的月牙湖仿佛被一個巨人給攪動一樣,大量的厚冰震得裂成粉末,仿佛水波傳遞,不斷朝遠處波及開,整個月牙湖表面厚冰完全裂成碎塊.

大量積雪被震蕩地漫天飛舞.

一些余波都震蕩到遠處的禿石版,幸而距離遠,禿石被撞飛兩塊,不過能保持五六千年不損壞掉的禿石,並不是如此容

破壞掉的.

見到這一幕,接連暴退五六步的滕青山眉頭一皺:"如果在這厮殺,說不定就會損壞掉禿石,甚至于波及到小他們."

"嗖!"

同樣被震飛的大長老,卻以更快速度朝遠處飛竄而去,只是在參天大樹樹干上腳下踩一下,便破空而去,滾滾聲音傳遞而來:"滕青山,你我還是到空曠大山之中,盡情一戰吧!"大長老也意識到在這戰不好.

"好!"滕青山也大笑一聲,身形兩次閃爍就到了百丈外.

樹林中參天大處處可見,滕青山借著大樹,同樣踩了幾棵樹,就破空朝那高高聳立的神斧山飛去.

……

月牙湖畔,李他們一群人卻是驚歎不已.

"好厲害!速度快的眼睛都看不清."老汪搖頭贊歎,"旭日武聖啊,那可是號稱'戰神下第一’的強者,和東家一戰,不知道……誰強誰弱."雖然在贊歎,可老汪眼眸中也掠過一絲怪異之色.

李和小萍牽著手,還有滕獸,都仰頭看著神斧山方向.

"轟隆隆~

神斧山方向,陡然傳來崩山裂般的巨響,仿佛天神震怒.

******

神斧山並非單單一座聳立山,而是一連綿的山脈,只是這連綿山脈中以神斧山為最高,這個時候,在神斧山西方的一座山頭上,樹木斷裂倒塌,山頭上有一個凹陷的大石坑,周圍山壁都龜裂開.

"呼!"滕青山猛地呼出一口氣,從石中走出,遙看對面站在一塊岩石上的大長老.

大長老此刻也是臉色微微泛紅.

"哈哈,這一招果然夠厲害!"滕青山朗聲笑著,如果說在月牙湖畔的一刀,是一個'快’字,那剛才那一刀,就是天崩地裂般的一個'猛’字.連滕青山如此身體力量,都被反震地砸進山里.

可是山石跟滕青山身體比.

就像豆腐和鋼鐵比,撞擊,根本損壞不了滕青山身體.

"我縱橫天下也這麼多年,沒想到,能有人接我《雷刀九卷》'崩雷刀’,而毫發無傷的."大長老心中也是佩服滕青山,因為施展出這一刀,對大長老自身身體負荷也非常的大.他根本不可能接連施展這一刀.

"接我第三刀!"

大長老大笑一聲.

"啪!"

一道電光劈下滕青山!

"這,這是真的雷電?"滕青山心中吃驚,不管是之前大長老用的兩招,還是當初那位雷刀武聖'傅刀’,看似雷光,實際上都是先天真元有著雷電特質.不過……現在劈來的這一道電光.

卻是大自然中,真正的電光!

大長老竟然就裹在這一道電光中,一閃就到滕青山面前,當頭劈來!

"好快!"

滕青山大驚.

"五行槍之第三槍——"

滕青山不敢保留,右臂墳起,一股強勁的外旋力道灌輸在輪迴槍上,一瞬間,輪迴槍槍尖就好似出水的蛟龍,又好似鑽破天地的尖錐,帶著刺耳的銳嘯聲,好似璀璨銀色流星,撞在那道電光上.

"毒龍鑽!!!"

"轟~~"

尖嘯狂暴聲中.

那道受到震蕩,威力減弱的的電光竟然順延著輪迴槍,沖擊在滕青山身上,滕青山感到全身一麻,再一次被震得暴退,狠狠撞擊在身後山壁上,連山壁上再度出現一個駭人的大石坑,四周也龜裂出一條條深溝.

滕青山慘,那位大長老更慘!

滕青山身體力道本身比他強!輪迴槍瞬間力道更是強到極限!

那柄飲血刀竟然被輪迴槍反震地砸在大長老身體上,大長老口中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卻好似隕石一般,激射向後方的一座高山,將高山山壁上砸出一個駭人的大石坑,整個人完全陷進去了.

"好可怕的一招."滕青山再次走出石坑,遙看遠處山壁的石坑,"這大長老,已經觸摸到'道’的邊緣,那一招,已經蘊含雷電之道!"

滕青山知道……

不對雷電之道有所領悟,不可能操控一絲真正雷電,雖然這一點雷電威力不強,真正強的是那一刀……那幾乎擋住滕青山'毒龍鑽’的一刀.可是,這一點雷電卻表明了對方的實力.

"孽畜!"一聲怒吼從前方山壁的石坑中傳出來.

只見衣服破爛,狼狽的大長老從石坑中飛竄而出,同時——

"吼~~~"一頭巨大的三角形金色頭顱,從石坑中猛地竄出,猙獰地,好似車輪般大的碎金色巨眼正盯著逃竄出的大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