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北海大陸 第四十七章 南山城
南山城.又被稱為大禹城神斧城.當年端木羽一天下.也立南山城為帝都.為端木大陸第一大城.

第二天接中午時'.滕青山他們一行人來到了南山城.

南山城的主街道上.頭赤風戰拉著這輛豪奢馬車.緩緩前進.

"哇.這南山城真大啊."李透過車門簾朝外看.嘖嘖贊道.

駕馭著馬車的王笑呵呵道:"南山城分內城外城.當年雷刀天神統一天下.還將南山城擴建了一番.原本內城相當于普通主城.可加上外城.可容納人口.足有四五百萬.是天下間最大城池."

"夠大."滕青山贊歎.

如此大城.是放九州去.也可以和禹王城一比.

"人好多."小萍也透門簾朝看.眼睛放光

"不愧是大陸上第一大城.游俠也是無."滕青山贊歎道.路上一個個穿著棉襖背負著戰刀.或是背負著巨斧的武者.隨處可見.

噠.噠.噠.

迅疾的馬聲.接連好幾頭駝獸飛奔從街道中央飛奔而過.令街道上行人連避讓.

"騎這麼快.也不怕撞了人."李哼道.

"不管什麼的方.總有一些有著權勢.囂的人."老汪笑呵呵道."還好.這街道足有十丈寬.我們靠著旁邊.只要不是有大批隊伍.就波及不到我'|."

"神斧山是在南山城西北邊."滕青山仰頭看看天色."嗯天色也不早了.這樣.我們就去旭日酒樓先吃午飯.了午飯後.我們再去神斧山."

"是.東家."老汪恭敬應道.

旭日酒樓的飯菜.從在丹殃城吃過一次後.滕青山必須的承認.那水准很不錯.所以只要不著急.滕青山一般都會去日酒樓吃.

.

街道上人多.滕青他們也不願街道中央橫沖直撞.所以前進速度比較慢.

"駕.駕.駕."

忽然一連竄喊聲響起連街道的面都微微震起來.只見一隊人馬坐下幾乎都是一頭青毛獨角戰.為首的的一人.坐下更是云金線.這隊伍在整個街道中央飛速前進三四頭戰並排飛奔.足足數十人.

一下子幾乎占據了街道四五丈范圍.

"快."

"小心."街道上都是一陣雞飛狗跳.一個個游俠武者年輕姑娘等都是朝兩旁閃開.

"這麼快速度.一不小心就會撞死人."滕青山眉.

"隊伍騎的都是戰.這可不是一般人馬."老汪說道.

在二人談話間.

因為街道上一大群都在朝兩旁躲閃.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在人群中一不小心就被刮倒了.甚至于還著急躲閃的其他人一腳踩在身上.

"駕.駕."

戰騎兵隊伍飛奔前方躲閃一'.只剩下被踩在的上的丫鬟少女.而這戰騎兵隊卻根本沒停丫少女眼眸中露出驚駭之色.

"滕大哥."在路見到這一幕的李急切道.

嗖.

滕青山身影憑空消失在馬車前.在半空中留下一抹幻影.就直接出現在了街道中央.滕青山右手一伸就托住丫少女的腰.一個轉身.就將丫鬟少女給迅速的抱起.同時用身體護住.

同時空閑的左臂一橫.仿佛欄杆一擋在那頭為首的踏云金線面前.

"蓬."踏云金線撞在滕青山手臂上.滕青山的手臂橫著動都沒動.只是隱隱有一股強大氣勁迸發.

"嗷~~"踏云金線發出一聲低吼.被撞擊反震之力震連退數下."停."踏云金線上的戰袍男子伸手一喝.一連竄低吼.數十戰立即停|.一個個騎兵都盯著保護好丫鬟少女的白袍身影.

"好樣的."

"是條漢子."

在街道兩旁.立即不少人叫喊起來.這令騎在云金線上的戰袍男子臉色難看起來.他的位高.是.在路上縱著戰飛奔撞人.特別還被攔下.他也感到自己很丟臉.

"那人不是慕容家的慕容二公子嗎?"

"對.就是慕容二公子."

"那個青年漢子倒黴了.竟然惹到慕容二公子.在這南山城.慕容二公子那可就是一霸王啊."

.

高坐在踏云金線上的慕容二公子一聽.目光立即朝周圍一掃.街旁路人們立即安靜下來.

"你是誰?"慕容二公子居高臨下喝道.

"路人罷了."滕青山看了他一眼."你是慕容二`子?"

"是."慕容二公子心里卻對眼人有些忌憚."

云金線.那可一等一的戰.那般飛奔之下.|對超過萬斤.可是.這個神秘人竟然單就擋住我的踏云線.而且令我坐下戰無法前進一步.這份實力."

慕容二公子推測的出來.

單臂就能做一步.說明單臂力最起碼過十萬斤才行.

"絕對是武聖級強者."慕容二公子有些惱怒."真他娘的.竟然碰到一武聖."

"慕容二公子.街上行人很多.撞死人就不好了."滕青山說完.松開被他護住的丫鬟少女.直到此刻滕青山才有機會仔細看看這丫少女.這丫少女形瘦弱.穿著綠色小棉襖.一雙眼睛清澈的很.

緊緊的棉襖.也這少女身材勾勒出來.小胸脯也是鼓鼓的.此刻看向滕青山的目光中有著一絲特殊光芒.她的眼眸還有著一絲淚花."以後路上小'點.去吧."滕青山說完.轉就朝街旁走去.

丫鬟少女|了看滕青山背影.

"",上的慕容二公子喝道.雖然惱怒.可慕容二公子卻沒敢就這麼撞上去.罪一個武聖.可是很不明智的.

丫鬟少女這才驚醒.連避讓到路旁.

蹄聲不斷.慕容二公子的戰隊伍迅速離去.

"剛才."丫'女看著滕青山身影上了一輛車."他.真的很像.很像.我爹."丫鬟少女還清晰記的剛才那一幕.在她絕望驚慌的時候.被一個高大身影給托摟起來.並且用身體護著.

那種安全感.令她憶起小時候那一.她爹救她的一幕.

"啊.義父一定會發現我偷出來了.趕快回去.真是倒黴.竟然差點被戰撞了."丫少女看看天色.連沖進一旁巷子里.飛竄離去.

.

馬車上.

"滕大哥.英雄救美啊."李打趣道.

"你也開我玩笑."滕青山笑看了她一眼.

李笑著看向對面道巷子一眼:"我剛才可是|的清清楚楚.那個小姑娘可一直盯著你呢.一直盯到你上了馬車."滕青山搖搖頭.沒有再和李多說滕青山也發現了李的脾氣.

對于一些強盜土匪一流.李的想法就是一個——殺.比滕青山都狠.

而對這些軟弱的小姑娘.孤兒之類的.李的心卻比誰都軟.

不…

如果哪個小姑娘對滕青山有意思.李就有點吃味了.

"老汪.快點.我'|去旭日酒樓快吃午飯."滕青山連吩咐道.

"是.東家."

*****

南山城作為天下第一城.到如.也沒有任何一個家族能夠將其占領.

不過.最有希望占領南山城的有家族.

這三大家族.都是在南山域有根基的大家族.所以才敢對這南山城動起念頭來.三大家族之一的王家.

南山城.內城.王府邸.

那丫鬟少女正飛奔到王家府邸大門口.正要從側門偷偷進去.

"咦.曉雁."一輕佻聲音響起.(1*6*k手機站wa^p.1^6^k.cN)

丫鬟少女看去.只見一名穿著青色華貴裘衣的貴公子.帶著數名仆人走了過來:"曉雁.你怎麼出府了?"

"見過三公子."丫少女微微躬身.

"曉雁.跟我客氣."說著.這貴公子就直接伸手去摸向丫少女的小手.叫"曉雁"的丫鬟少女連閃躲開.貴公子卻是眉頭一皺驚詫道:"曉雁.你身上怎麼有腳印?怎麼回事?告訴我.我給你出氣."

"不了.我要回去.我的給義父燒飯."丫少女微微一躬身.連飛速跑開.

貴公子看著少女背.一聞自己的手:"嘖嘖.香."

"三公子."在這貴公子身後.一名眼眶凹陷.好似毒蛇的青年低聲道:"三公子.這曉雁姑娘.如三公子想.小的可以幫忙?"

"別."

貴公子連搖頭."別亂來.惹惱了她那個義父.我爹知道.肯定大怒.會打斷我腿的."

就在這時候.貴公子看到了幾道影.不由一個靈.

"爹."貴公子連行禮.

來的幾人中.為首的一人穿著華貴的黑色裘衣.面容白皙而無須.這中年人眉頭一皺喝斥道:"洪兒.你在這干什麼?"

"孩兒只出去逛逛."貴公子不敢多說.

"哼.被給我惹事.知道嗎?"中年人眉頭皺著說道."好了.爹還要去招呼傅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