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北海大陸 第四十二章 怎麼敢攔他?

絕不能繞!"

李的怒斥聲還在平野上回蕩,而騎上踏云金線的方黎心中卻滿是慌亂:"怎麼會這樣?那個女人怎麼會說獸語?這天下間會獸語的也就是北寒域天風家族,天下間可是有億萬子民,怎麼就這麼巧,讓一個懂得語的人出現在這!"

滕青山眼眸中好似電光閃爍,殺機顯現:"這方黎果然夠狠,讓凶獸殺死穿白色衣服的.怪不得,他昨天穿的是白袍,今天就換了金色戰袍.存心是要殺死我還有小她們!這種人……該死!"對于這種人,滕青山沒有一點憐憫之心.

"方黎,是你自己找死!!!"

一聲怒吼,猶如雷聲滾滾,傳遞向四面八方.

這一聲怒吼,嚇方黎心都一顫,臉色發白,連高聲喊道:"這人要行刺,攔住他!快,攔住他!!!"方黎的嘶喊聲聲嘶力竭,五百騎兵盡皆聽得一清二楚.軍士要服從命令,所有騎兵都立即去保護方黎.

"公子!"

"怎麼回事?"

五百名騎士中只有少部分人聽到李的話,絕大多數人根本沒聽到,不少人有些惑不懂.

"方黎,你以為逃得掉!"

猶如戰神怒吼.回蕩天地間.

滕青山抓住身側凶獸少年身上那一輛馬車相連地鐵鏈.一用力."嗤"地一聲仿佛捏碎豆腐.鐵鏈就斷開.滕青山抓著鐵鏈.猛地一抖.即使斷掉綁縛在凶獸少年身上部分.這鐵鏈依舊還有近十三丈長!

轟隆~~~鏈震蕩力道:到馬車上.馬車都是一晃!

"盾陣!"騎兵首領吼五百名騎兵立即有序地排列起來.最前面一排長槍如林.靜候著.

"哼!"

滕青山仿佛從遠古時代過來地一戰神.每一步都引起地面震蕩.僅僅兩步第三步就一腳踹在那足有六萬斤重地黑色金屬鑄就地馬車上.一道土黃色電光從滕青山腳上飛上亮起.完全迸射在整個馬車上.

"轟!"整個馬車爆炸開來跟鐵鏈完全斷開.

滕青山手持著十三丈長鐵鏈,閃電般接連兩腳,狂暴的內家罡勁作用在馬車碎片上.

"轟隆隆~~~"

咻!咻!咻!

馬車的萬千金屬碎片,一個個仿佛流星飆射向前方正整齊地排成一排排准備防守的騎兵人群中.

"不!"

"快逃!!!"

特別是最前面一排騎兵,瞬間驚恐地臉上沒一絲血色,一個個嘶喊著,再也不顧陣型了.

噗哧!噗哧!噗哧!

一個個金屬碎片,或是刺入人胸口,或是貫穿腹部是直接貫穿腦袋!特別是第一排的,有些騎兵直接被射成了篩子!"嗷~~~嗷~~"原本聽話的一頭頭坐騎駝獸大量碎片穿射下,也嘶吼著亂跑了.

僅僅第一波雖然僅僅死了數十人.

可是傷的人更多.最重要的是——

駝獸的驚恐亂逃,令騎兵陣型完全潰散.

"哈哈~~滕青山大笑著一步邁出都足有五六丈,每一步都引起大地震顫裂開,好似大地之神.同時,他還揮舞著足有十三丈長的黝黑鐵鏈!

呼~~~~

鐵舞成了風輪!

十三丈長的鐵鏈一旦舞動起來,那可是以滕青山為中心,前後左右十三丈(三十二米五)范圍,盡皆成為死亡區域!這麼大的區域,令許多騎兵驚恐地連嘶喊,瘋狂地要逃跑,躲過死亡區域.

眼看躲不過,一個個連跳下駝獸趴在地上.

"呼呼~~"

鐵風輪掃蕩而過,沒來得及逃反應又慢的人,直接被鐵鏈風輪給絞成了碎肉.一眨眼,舞著那鐵鏈風輪的滕青山就沖過了騎兵阻攔陣型.

"好可怕!"

"他,他是人嗎?"

幸存的眾多騎兵軍士看著滕青山追殺向公子方黎的背影,雙腿依舊發軟,心髒也噗通噗通狂跳!對這些軍士而言……那舞著鐵鏈風輪的可怕人物,簡直就是死神!跟他斗,就是去送死!

……

小萍和馬夫老汪,都驚駭地看著這一幕.

"東家他,太太……"老汪是知道滕青山厲害,可看著眼前這一幕,還是趕到心發顫.

"大叔,太厲害了!"小萍的拳頭捏的緊緊的,隨即低頭看向那被鐵鏈捆成一捆的凶獸少年,"你啊,竟然也想來殺大叔,來殺我們?現在看看傻眼了吧.大叔要殺你,就跟殺一條魚一樣!"小萍顯然為跟著滕青山而自豪.

凶獸少年卻根本聽不懂小萍說的話,他只是驚駭盯著遠處發生的一幕.他長期被那鐵鏈束縛著很清楚,那鐵鏈何等的結實何等的沉重!他可是有近十萬斤巨力,卻無法弄斷那鐵鏈.

可以猜到,鐵鏈的不

這鐵鏈,可是方家花費大代價請厲害的匠師,專門打造而成.十五丈的鐵鏈,單單重量便近一萬斤!滕青山能舞動近萬斤的鐵鏈,而且揮舞地那般迅猛,還能跑的那麼快!的確可怕!

凶獸少年簡單的智慧,令他明白一點——

那個人類,比他強很多很多!

……

"快,攔住他,攔住他!"方黎仿佛瘋了一樣,嘶吼著.

他瘋狂飛奔著,奈何,這頭踏云金線速度是快,可是滕青山速度一旦爆發起來,比它還快!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黎完全亂了.

後面滕青山引起大地震動的腳步聲,還有那舞動的鐵鏈風輪聲音,都迅速靠近.

"我,我將來可是方家家主!"

"我還要率領大軍,征服一個個主!"

"我可是要統一天下的,所有人奉我為主的,怎麼能今天就死!!!"

方黎不願相信.

他還有宏圖偉業完成!

"怎麼會這樣?一切我都計算的好好,即使凶獸失敗,這人也不可能知道是我安排的手腳!可是,可是他身邊怎麼會冒出一個懂得獸語的?還有,那人怎麼那麼強,五百騎兵啊,阻攔盞茶功夫都做不到!"

方黎心中不甘.

"是老天,絕我啊!"方黎嘶吼.

"方黎,你還想逃?"一聲雄渾的聲音響起,舞動的鐵鏈,仿佛一條可怕的大蟒蛇直接掃蕩過方黎周圍,頓時在方黎周圍貼身保護的數人,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硬抗這一根宛如大蟒蛇的鐵鏈.

呼!呼!

所有人包括方黎,都是一躍撲到地面上.

方黎跌倒地上,剛要逃.

"方黎!"那聲音,令方黎差點魂飛魄散.他抬頭看向前方,滕青山手持著沾滿血跡的粗長鐵鏈,站在他的面前.

"完了!"在方黎旁邊不遠處的方宏,心中歎息.

滕青山低頭看著這個失魂落魄的方黎,根本不複之前的瀟灑.

"你,你不能殺我!"方黎猛地抬頭,連道,"這,你這樣,對你沒好處的!我方家——"

"方黎,我看你之前挺聰明的,現在卻糊塗了."滕青山聲音平淡,目光好似看著一條尸體,"我不想殺人,可是你卻惹了我.至于你說的方家……哈哈,在我眼里,你方家有算什麼東西!"

滕青山直接一腳踢出.

噗!

方黎根本來不及閃躲,滕青山腳尖直接踢在方黎喉嚨處.

"嗬嗬~~"方黎眼睛瞪得滾圓,鮮血從其嘴角流出.在死亡來臨之前,他腦海中浮現一幅幅場景,小時候的勤奮,在方家同輩子弟的脫穎而出.

從此,他就是天之驕子,提到公子黎,誰人不知?

他有宏圖要去繪畫,他有夢想要去實現.可惜……

隨著滕青山這一腳!

盡皆成空!

方黎眼神完全暗淡下去,身體軟倒在地,不再動彈.

"哐當!"滕青山手一松,鐵鏈掉在地上.

隨後滕青山又朝回走,只留下方黎的一些貼身門客們彼此面面相覷.

"哦,對了."滕青山回頭看向方宏,"之前我看過你幾次,你好像叫方宏.你回去跟方家家主說……如果要找我報仇,我不介意!不過……現在僅僅是我和方黎的仇怨,如果方家摻合進來.就是我和你方家仇怨."

"報複我之前,准備好……"

"你們方家,從此從端木大陸上除名!"

滕青山說的很平淡,可這話卻是讓周圍聽到的那些人不寒而栗.

滕青山走過騎兵人群的時候,那些騎兵們遠遠和滕青山拉開距離,足有二十余丈距離.

"好可怕!"

"隊長,這人怎麼這麼厲害?"

騎兵們心完全亂了,那個被詢問的隊長,臉上有著一絲血跡,他心顫地看著遠處滕青山的背影,又看了看周圍的一片狼藉,喃喃道:"我們怎麼惹上了他,我們,怎麼敢去攔他?找死啊!"

如果知道後果,騎兵們怎麼敢去攔!

現在想想,的確是找死!

"方宏大哥,我們現在怎麼辦?"那些人看著方黎的尸體,一個個都看向方宏.

方宏一把抱起方黎的尸體,沉著臉:"公子死的消息,暫時別外傳,現在一切由家主做決定!"

……

"大叔!"小萍歡呼道.

"東家,我老汪是開眼界了."

滕青山笑笑,看向那被捆成粽子樣的凶獸少年:"小,你幫我問問,問他,可願拜我為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