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匹馬行天下 第四十八章 三大

神那溫和的聲音在大殿中回蕩.可是八位神將都是愕的看向天神.根本不敢相信天神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第九神將?"

滕青山也有些驚的看向天神.神那一雙小眼睛好似黑色晶玉.讓人根本猜不透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天神見滕青山疑.便接著道:"呼和.你無門無派.入我天神山.對你有好處沒處."

旁邊李此刻也露一絲笑容.

她是天神山神女.心中也希望滕青山能和她一個門派.李看著身側的滕青山.

"天神."滕青山道."我雖無門無派.卻有師承."

在心底滕山是不想加入天神山的.雖然當初叛了歸元宗.可是在心中.對于師傅諸元洪.諸葛云滕青虎等人.滕青山不可能忘記.他早就將自己烙上了歸元宗的印記.

"師承?"天神絲毫不驚訝.依舊微笑著道."你能有如此成就.沒有師承才會讓人奇怪.你放心.我讓你加入天神山.並沒有讓你拜師.如今我天神山八神將.雖然都是我弟子.可是你若加入.我不會強迫你拜我為師.修煉的乃是密宗.而你修煉之法明顯和同.而且你也達到先天丹.修煉到了這的步.不可能再更改.我不可能讓你再改修密宗."

天神看了一眼第一神將"'日雷".

'日雷穆跟隨天神久.立即會天神意思.也看向滕青山.開口豪氣笑道:"呼和兄弟.師傅他沒讓你拜師.僅僅讓你擔任神將之職.這成了神將.對呼和兄弟你以後行走天下也是有很多好處的.你我以後.也可以經常切磋切磋了."

"哈哈第九神將."第五神將"俄日齊爾"也笑道."呼和兄弟.你若真成了第九神將.那我們天神山便是九大將而你.則是其中最強神將."

'日雷穆一聽.故意苦笑道:"師弟你說的對.呼和兄弟成了第九神將.最強神將就是他了."

天神山諸多神將.是按照加入時間長短來定和實力並沒關系.

"呼和."天神看滕青山.

整個大殿內安靜下來.不管是八神將還是天.亦或是李都看著滕青山.

大家都希望他能加入天神山.

"辜負天神前輩的望了."

滕青山一躬身.誠道."不瞞神我呼和馬就要出海.在大海上闖蕩一番.好好煉.根本不會呆在天神山."

"成為神將.沒人攔著你.不許你出海."天神微笑道.

滕青山搖頭.目飄渺:"出海修煉.只是苦練的過程.這一生.我追求著.想要踏入虛境.待我踏入虛境.之後我會開宗立派將我體會領悟的.傳我的弟子們.這是我一直想著的.所以我不可能加入其他宗派."

"開宗?"

八大神將錯愕.隨後看向天神.

天神是何等的位?

那可是虛境強者.大草原上無敵的存在.而今天天神一而再再而三.笑臉向滕青山發出邀請.可是滕青山卻一而再再三的拒絕.他們擔心.他們的師傅"天神"會不會惱羞成怒?

不為己用.便為敵人.有這種觀念的人不再少數.

"呼和大哥."李急著壓低聲催促道.


滕青山抬頭看神.

天神臉上的微笑似乎凝固了.那一雙小眼睛盯著滕青山好似靜.

"呼和."天神的聲音變低沉回蕩在大殿中.

"天神."滕青山態度很謙遜.

天神緩緩開口道:"達到虛境?以你的悟性資,.只要不懈怠相信終有一天你會達虛境.既然你想要開宗立派…我身為天神山的"天神".也幫你一把.想必以你和李姑娘的關系.應該知道我天神山背後的勢力."

滕青山一怔.

李雖然沒明說.是滕青山依舊知道.天神山.不過是那一股強大可怕暗勢力的一個脈.

"我的這些弟子.還有李姑娘.都知道."天神緩慢道."在這片九州大的上.有一座神宮.名為"天神宮".天神宮除了宮主外.的位最高的就是天神.我是其中之一."

滕青山聽的心底一顫.

天神?虛境強者?之一?

"難怪小當初跟我說.她所在的宗派勢力.足和摩尼寺一比."滕青山立即明白.這一股強大勢力虛境強者恐怕不止一個.

"除了天神.天神宮內.還有客卿."

天神看著滕青山."天神宮的客卿.的位僅次于天神.不過.客卿和我天神宮只是相互幫助.並不算完全受我天神宮控制.客卿完全可以

|宗派的宗主.正因為既能到天神宮幫助.又能神宮之外.所以.能成為客卿的人.很難."

"如今我天神宮.一共有兩位客卿."

天神的話讓滕青山一陣驚顫.

其實滕青山早明白.一個世界有光明就有黑暗.有高高在上的八大宗派.那在黑暗中隱藏一股強大勢力也並非不可能.只是這股勢力的強大.讓滕青山心驚.

"這兩位客卿.一位是東海的一位老祖.為虛境強者.另外一客卿.則是西域諸多王國的第一強者.暗中控制幾大王國.

他雖然僅僅是,天金丹層次.論力.卻絕對能名列《天榜》前三."天神絲毫不隱瞞.

滕青山聽倒吸一涼氣.

兩大客卿.一個是東海虛境強者.一是西域第一強者.無論是東海.還是西域.都不州.自然統計在《天榜》上過.

"客卿和天神宮的關系.就好像盟.並非上下關系.彼此相互扶助."

"我為天神.有唯一的機會.選出位客卿."天神看向滕青山."呼和.你可願為我天神宮客卿."

滕青山聽的屏.

這天神的確很起他.天神宮一共才兩大客卿.-一個客卿都絕對是梟雄似的人物.東老祖.西域王者.而第三個.就是他滕青山?

"呼和大哥."李立即壓低聲音連道."客卿之職.權力僅僅比天神小.比我們核心弟子.比神將'|的位還高呢.這個.可以答應的."旁邊八大神將.也有些羨慕的看向滕青山.


不過他們並不嫉妒.

因為滕青山的實力服了他們.且滕青山年紀顯不大.雖然先天強者大多容貌不顯.可是從頭發氣質中大家都能判斷.如趙丹塵'日雷穆.雖然容貌看起來不顯老.可趙丹塵發銀白.'日雷穆角也白了.其次.

這些接近大限的人.都隱隱有著一股暮氣.而不是年輕人那種朝氣.說來虛幻.可是先天強者們一般判斷.

"謝天神瞧的起我."滕青山躬說道."這客卿.如若我以後開宗立派.或者加入其'宗派等.天神宮都不會阻攔吧?"

"不會."

天神微笑點頭."客卿客卿.顧名思義.是為客人."

滕青山很清楚.一如此強大的力潛藏在九州大的上.卻沒有讓天下人知道.是何等可怕.和這樣勢力結交.將來以後行動有好處沒壞處.

"承蒙天神看起.客卿之職.我答應了."青山點頭道.

天神笑容愈加燦爛

天神.一個活了超過四百年的老家伙.一手建立天神山.眼力何等驚人?他早判斷眼前青年的潛力.將來.又會是一個虛境強者.對于天神宮而言.多一個虛境強者客卿盟友.只會有好處.

.

天神塔大殿內.笑聲一片.大家都恭賀滕青山.

貴為客卿.

由此可見天神對滕山的看重.連天神本人.也僅僅只有唯一的一次選客卿權力罷了.

"呼和."天神從懷里翻出一塊通綠的令牌.

"這是客卿的令牌.代表你的身份"天神說著將這令牌朝滕青山一扔.令牌輕飄飄的飛過來.仿佛一只無形的手在托著它.最後.這令牌懸浮在山身前.

滕青山伸手接過.

仔細一觀看.這客卿令牌通體泛綠.有點類似于翡翠材質.握在手中隱隱有一股溫熱傳遞到體內.令滕青山一陣舒爽.

"客卿令牌.材質取自于東海一座小島上玉山的玉髓中孕養出的一大塊"玉心".這是其中部分玉心雕刻而成的令牌.長期佩戴.能通經脈.溫養神."天神微道."即使是普通資質.戴上它.打通所有經脈也非難事."

滕青山驚詫看著手令牌?

玉山?中孕養的玉心?

"萬年玉髓.喝一,.就能讓人全身經脈通暢.這由玉髓孕養出的"玉心".功效恐怕更人.這天神宮果然是財大粗."滕青山暗自驚歎.和天神宮比.自己原先呆的元宗.差了十倍百倍了.

旁邊的李也朝滕青山眨眨眼.

滕青山微微一笑.

成為天神宮客卿.等自己從北海大來.天神宮黑暗勢力的輔助.對自己幫助歸元宗.有大益處.

"呼和他已成我天神宮客卿.這事已了.各位.上次我出關就談過"天石島"的事.現在.該行動了."天神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