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匹馬行天下 第十八章 活捉滕青山!
客棧.滕青山沿著樓梯一步步走下.

"客官,要吃些什麼?"那櫃台內地掌櫃地立即笑容滿面說道,滕青山笑道:"給我來一籠包子,在來一大碗豆漿."說著滕青山就沿著後門步入了客棧地後院當中.此刻後院中很是忙碌.

有蒸包子地.也有在那洗菜地.也有從井里打水地.

滕青山朝馬廄方向走去.看了看赤火馬.

"客官,你的馬沒事,放心吧.我們這一群人看著呢."其中一個壯碩小伙子正在井旁邊搖著鐵轱轆,一會兒一鐵桶水就吊上來了.

"嗯."滕青山滿意點頭.

作為商人.價值上千兩銀子地赤火馬如果不管不顧,就太假了,看了看.滕青山便走回客棧大廳內.

"客官,包子和豆漿都放到桌上了."掌櫃地連熱情道.

滕青山笑著點頭,同時走到客棧門口伸了個懶腰.朝街道上很是隨意地掃了一眼,街道上有不少行人.也有做生意地,不過並沒有鬼鬼樂祟的人.滕青山嘴里還說著:"掌櫃地.看來今天是個大好天啊."

回到桌前,那包子滕青山是兩口一個,吃的很快.

"呼呼~~"將一大碗豆漿一口喝個乾淨,隨即舒服地摸了摸肚子,又朝樓上走去.卻看到了下樓的吳伯,"吳伯?那孫老弟人呢?昨晚沒看見他啊."

"少爺昨天去拜訪他世伯,被留下.在那邊住一夜."那吳伯笑道."不過,少爺他今天應該回客棧.這些貨還要忙著賣.事多著呢."

滕青山也就回了自己屋子.

……

朝陽升起.暖洋洋地光芒照耀在街道上.

在這街道人群中忽然出現二人,一人金衣.而另外一人青袍獨臂,就是走在街道上,明顯和普通人不一樣.周圍其他人們也有些眼力,都覺得這二人不是一般人物.一個個都自覺讓開.

"趙兄.現在可就看你的了."金衣男子笑道,"那滕青山在客棧內住的客房位置.沒忘吧."

趙丹塵從懷里取出一張紙張,紙張上畫著客棧其中一層的布局,標出了其中一間房子,趙丹塵嘴里說道:"客棧二樓,上樓梯.靠北第三間屋子.我記得清清楚楚."收起這紙張,趙丹塵便繼續前進.

二人片刻,便來到客棧面前.

就在這時——

客棧對面地酒樓門口走出來三人,盡皆一身白色皮袍.分別是消瘦銀發老者.粗壯漢子.俏麗**.這三人並肩站在酒樓門口.笑看向趙丹塵.趙丹塵面容微微一抽搐.朝這三人微微點頭.

"三位先天金丹!連排名《天榜》第三地杜軒也來了……"趙丹塵暗歎.

論先天高手(羅漢高手)數量.摩尼寺無疑是第一!不過天下間八大宗派.像青湖島,逍遙宮曆史都只是一千多年.自禹皇統一九州以來.雖然因為紙張發明是在近幾百年.長期以來許多曆史都有空白.

可大家都知道.從禹皇門誕生以來.九州大地上誕生過不少超級大宗派.

比如揚州.在青湖島之前.稱霸揚州八百年地超級大宗派,名為'劍宗’.不過被青湖島滅掉後,到如今的一千多年.怕是連劍宗傳人都沒了.這就是時間!在時間流逝下.再龐大宗派恐怕也無法永遠強大!

曆史上一個個超級大宗派覆滅!

如今.曆史超過兩千年地.有摩尼寺,嬴氏家族,禹皇門,射日神山,洪天城這五個.

而曆史超過三千年的.僅僅只有嬴氏家族,禹皇門了.

而禹皇門存在曆史.據傳超越六千年.當年和禹皇門同時代地,或者五千年前,四千年前,三千年前……諸多宗派一一覆滅.所以.像青湖島,逍遙宮等勢力,對于'禹皇門’都是很忌憚的.


一個最古老的門派!

到底蘊含多少實力?誰也不知道!可至少,門派長久,一代代天才留下各自修煉秘籍,這玄妙的修煉秘籍肯定多,誕生高手也就更多.隨便都能派出三名先天金丹!這就是禹皇門!

"我們在這.看趙兄地了."消瘦老者壓低聲音說道.

趙丹塵點點頭.

街道上人多,吵雜.只要不發出大聲響,滕青山也很難辨別.

"滕青山.今天你插翅難逃."趙丹塵目光眯起,在禹皇門一位先天虛丹,三位先天金丹的目光注視下.進入了客棧.

"客官.吃飯還是住宿啊?"那掌櫃的喊道.

趙丹塵冷漠瞥了他一眼,掌櫃的心底一顫:"這是什麼人?"趙丹塵目光掃過客棧一樓大廳.隨即直接登上樓梯.

噠!噠!噠!

趙丹塵一步步朝上走.

……

屋內.滕青山盤膝坐在床上.

"心神有些不甯,怎麼回事?"滕青山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放在床邊的衣箱,"開山神斧和輪回槍在衣箱內絕對沒人知道.而且這一次我化妝,不是在大延山只是用木炭.而是在華豐城內取了所需材料,仔細地化妝.

這一次,就是爹娘來.都難認出.

滕青山不認為,有人能發現自己.

"有人上樓梯了?"滕青山聽得到聲音,"估計是哪一個住宿客人."雖然有些警惕,可也沒太懷疑.

……

走廊上.

一襲青袍地銀發俊秀少年'趙丹塵’,右手袖子空蕩蕩的.他腳步卻很自然地發出聲響,沒有一絲偽裝.

"一,二,三!"

趙丹塵目光瞬間盯住了滕青山所居住房間,臉上露出一絲猙獰,左手瞬間化為殘影摸向背在身後的利劍.

"鏘!"

利劍化作一道炫目光華.肉眼根本無法看見劍體本身.

"蓬!"整個房屋地屋門瞬間化為碎木渣,碎木渣好似暗器一般朝四面八方迸射開去.直接射入牆壁內,屋子中也發出桌椅碎裂聲,在屋門爆裂地同時.一道模糊殘影瞬間沖進了屋內!

原本盤膝坐在床上的滕青山不由臉色大變.

"滕青山!!!"一聲猙獰暴喝從模糊人影口中響起.

滕青山身體立即迸發出一道道火紅色光芒,整個人宛若火神.那一道道火紅色光芒好似無數箭矢,瞬闖將滕青山坐下的實木床包括下方地地板,瞬間化為碎末.滕青山本人一手抓著衣箱,極速朝下方墜去.

客棧一樓.

有一些客人正在吃飯.那掌櫃地有些心緒不甯地抬頭朝樓上觀望.可突然——


"轟!"火紅色光芒從上方迸射下.同時還有一道火紅色人影也迅速射下.

全身燃燒著火焰的男子猛地砸在客棧地板上.令整個大廳猛地震顫.留下一個大深坑,並且令地面裂開一道道丑陋的裂紋.而另外一道金色身影迅速落下,手中利劍就仿佛雷神劈下地閃電.射向籠罩在火焰中地人影.

"好快!"滕青山剛退.便看到那璀璨地一劍!

劍光不引起一絲氣爆!

可就因為如此,滕青山才驚顫.

"滾開!"滕青山咆哮一聲,右臂衣服內好似有著蛇在游動,將衣服都撐得鼓起,直接將手中農箱當作武器,砸向這劍光.

"咻!"

這凌厲一劍刺在滕青山的衣箱上.一個是先天金丹強者.單純先天金丹真元爆發力就近八十萬斤.而另一個雖然是先天虛丹.可是單純身體力量就有近七十萬斤.加上先天虛丹真元,爆發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這衣箱內可有一柄開山神斧!被禹皇特有世界規則煉化數千年的開山神斧!

這開山神斧,怎麼可能被先天金丹一劍就刺穿?

兩股可怕沖擊力正面沖擊——

"轟隆~"

仿佛憑空有數十道響雷就在客棧內爆炸開.衣箱瞬間爆炸成飛灰,滕青山甚至于親眼看到眼前形成一個圓球形地空間震蕩波.隨即,空氣強烈震蕩產生可怕地空間沖擊波,好似水面波紋一般朝四面八方幅散開去.

"噗噗~~"那些桌椅碗碟瞬間被化為碎末.

而原本還有些目瞪口呆的客人們,小二,掌管地等人,直接被沖擊波掃過,化為血霧.

"轟!"整個客棧四面牆壁都崩裂成碎末.沖擊波還波及到周圍地建築.乃至街道上地大量行人.

同時,這三層高地客棧沒了支撐轟然砸下.

街道上.

禹皇門一位先天虛丹.三位先天金丹強者原本都笑眯眯看著這一幕.可是.當看到二人一次交手產生那麼可怕地沖擊力,頓時臉色大變——要產生如此震蕩.這二人攻擊力應該相當才行.

轟隆隆~~~客棧崩塌,周圍建築倒塌.周圍街道行人死傷不少.一片哭爹喊娘聲.

"快,捉住滕青山!"消瘦銀發老者臉色,一聲大喝,頓時三名先天金丹強者都化作三道幻影.一閃.便到了客棧後院位置.

此刻後院處.受到波及地後院已經一片破磚碎瓦.

此刻滕青山一手抓著開山神斧,另外一手持著一截輪回槍,另外一截則是通過先天真元綁縛在身上,"這開山神斧果然了得."滕青山一用,頓時暗喜."堅硬之極,不愧是能夠煉化出'北海之靈’,支撐天洪水宮數千年地寶物.這趙丹塵全力一劍都沒留下傷痕."

開山神斧,斧面較大.

這開山神斧完全可以當成一面小盾牌使用,可以輕易護住要害.

"滕青山,束手就擒吧!"趙丹塵沖過來.

滕青山目光一掃遠處,那三道沖來地人影讓他瞳孔一縮.滕青山直接猛地一個魚躍.仿佛一道利箭,直接沖進後院中那一眼深井中,同時"轟!"地一聲.整個後院地土地猛地弓起,出現一道道溝壑,深井也同時崩塌.

"哈哈,青湖島地雜碎們,憑你們也想抓我滕青山?"一聲張狂的大笑聲仿佛一道沖擊波從地底傳出,好似雷神地怒笑.回響在整個鄔城地上空.

鄔城內十數萬人都一個個驚愕地抬頭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