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匹馬行天下 第十七章 重重包圍
鄔城城主府內.

"趙兄,好久不見."穿著金色裘衣的方臉男子,笑著迎接剛剛抵達鄔城的趙丹塵.

在這方臉男子身後,還跟著那位鄔城城主.不過在這種層次的交流中,一城的城主根本就沒資格插足.

"趙兄,黑魘馬就讓下人照看吧,來,隨我來."頓時有人去幫忙牽走黑魘馬.

趙丹塵笑道:"王老弟,不知道我青湖島的人馬,有多少到這了?"他和這位金衣男子並肩朝里走.

金衣男子說道:"你們青湖島的人馬,已有一百五十人剛剛趕到.此刻,全部都在後院中歇息,等待趙兄前去命令."趙丹塵聽了眉頭一皺,這一次青湖島傳訊是命令鄔城周圍最近的六個郡城各大駐點都派人來.

每個駐點都要派遣五十人.

現在看來,才到了三個郡城人馬,都不足一半.

"嗯,現在天色還早."趙丹塵抬頭看天,"上一次我們就現,那滕青山在天色黑暗環境下,非常狡猾."趙丹塵可記得清清楚楚,天洪水宮中,他和'獸王’烏侯在金色龍龜面前的時候,滕青山就躲在拐角處,二人硬是沒現.

這份黑暗中隱匿本事.趙丹塵也有些忌憚.

所以

動手.必須是在白天!

當即.趙丹塵和那金色男子一同趕往後院.

******

因為六大郡城.和這鄔城距離不等.到來次序也就不完全一樣.

"駕!""駕!"

二十余匹通體燦爛黃色,四蹄本書轉載ㄧбkwαр.1⑥κ.сΝ 卻是為血紅色地戰馬飛奔在官道上,好似二十余道利箭破空前進.這正是來自于西域戎州的'踏火戎馬’,算是西域戎州中極為上等的好馬了.能日行近兩千里.

這日行距離,一般指的都是一個白天五六個時辰所能趕路距離.

畢竟馬也得休息.這每匹都價值過萬兩白銀地戰馬,一下子出現二十余匹.天下間能如此奢侈的勢力很少很少.

"大人,前面就是鄔城了."

"嗯."騎在最前面的是一身黑衣的俊秀少年,臉色如冰霜,正是那位被調到禹州來當護法,管理一郡城駐點的閻丹辰.閻丹辰是昨夜得到消息,帶領五十人以最快速度趕往禹州鄔城.

所以,閻丹辰立即揮青湖島所擁有的最大能量,弄來了二十六匹踏火戎馬.

他獨自騎著一匹,駐點副護法,也騎著一匹.其他人都是兩人合乘一匹踏火戎馬.

"島內這麼著急,到底是什麼事?"閻丹辰心底惑.

可是他速度不減,帶領麾下人馬很快入城.今天地城門兵衛顯然得到交代,根本不阻攔,同時還指引城主府方向.

"停!"閻丹辰一聲令下.

"律律~"二十余匹踏火戎馬興奮地撩起前蹄,齊聲嘶鳴.五十人都跳下馬來.

"各位,速速隨我到後院,戰馬交給我們就行了.!"那城主府兵衛們早就將大門打開,立即有人去牽馬,閻丹辰則是率人迅速在兵衛帶領下,進入了城主府.

閻丹辰看向帶路的兵衛:"現在來了多少人?"

"你們青湖島,來了兩百號人了.你們這批到了,還差最後一批人."那兵衛笑道,"最早的一批,天還沒亮就到了."

"哦."閻丹辰暗驚,"島內,看來命令了不少駐點人趕過來."

片刻,抵達後院.

後院中中滿滿地都是人,可還本書轉載ㄧбkwαр.1⑥κ.сΝ 是比較安靜的,只有著一些低聲議論聲,沒人敢大聲說話.因為在不遠亭子中,趙丹塵正和金色男子對坐在一起.

"禹州吳南郡駐點護法閻丹辰,拜見長老!"閻丹辰立即走去,恭敬行禮.

"哦,丹辰,你外放出來了?"趙丹塵驚訝看一眼眼前少年.

對于閻丹辰這個少年,趙丹塵還是記得很清楚的.一是閻丹辰最近一年表現驚人,二是因為閻丹辰的名字和他地名字太像了.除了姓不同,名字至少音是一樣的.一個是'丹塵’,一個是'丹辰’.

趙丹塵也就記住了這個少年.

"是的,長老."閻丹辰恭敬道.

"嗯,你帶你的人在一旁先歇息,等最後一批人到,再說."趙丹塵吩咐道,當即閻丹辰退離開去.

閻丹辰尋了一個凳子坐下,因為後院中人太多,一些地位高的人才有凳子坐.大部分人都是站在邊上.

"大師兄,這次這麼急著召集六個郡城駐點人馬干什麼?而且每城都召集五十個!"

"肯定是大事.連禹皇門人都在!估計和禹皇門有關,也可能跟滕青山事情有關.誰知道呢……這種秘密,肯定是到最後要行動了,才會告訴我們的."

閻丹辰聽到旁邊說話聲,眉頭微微一皺:"估計,真地和'滕青山’滕大哥有關了!"

對于滕青山,閻丹辰是心存感激的.

畢竟滕

了他地性命,不過對于青湖島,閻丹辰同樣也很忠誠功都是青湖島教地,他的師傅也對他極好.所以,他也不可能背叛青湖島,做出令青湖島損失慘重地事.

"有恩報恩,如果此事真的牽扯到滕青山,我得……"閻丹辰心中也有些焦急.

就在這時,密集腳步聲響起,從院門口又進來了一大群人.

"趙兄,你們青湖島的人齊了!"後院亭子中的金衣男子站起笑著說道,趙丹塵也起身看向後院中三百號人,最後到達的一批人為地護法也恭敬行禮:"禹州華陽郡駐點護法應行正,拜見長老."

"嗯."

趙丹塵左手中抱著一堆紙張走到中央,起身環顧周圍,"所有人都圍過來,六位護法到我身邊."

頓時,閻丹辰,應行正,白波等六位護法都站到趙丹塵身側,其他眾人都圍著.

"這一次,我青湖島來這鄔城,目的就是活捉滕青山!"趙丹塵環顧周圍眾人,之前根本不知道這消息,只是略有所猜測的青湖島眾人都有些吃驚找到滕青山了?閻丹辰心底更是一顫.

麻煩大了!

"滕青山活著,就是我青湖島的奇恥大辱!我青湖島銀蛟軍上萬軍士,就因為這卑鄙之人而慘死.連少島主也被他擊殺!"趙丹塵環顧眾人,"從現在開始,每一個人都給我聽清楚了."

趙丹塵一放手,'蓬’地一聲,一堆紙張跌在地上.趙丹塵拿起最表面一張紙張,說道:"這一張地圖,是整個鄔城的詳細地圖,其中也點出滕青山所在客棧位置."

"你們三百人,要做的就是!在客棧周圍三里內每一條街道,每一條巷子都布下人馬.不管那滕青山逃到哪一個地方,我們的人都能立即現.我要讓他無處可逃!"趙丹塵從那一疊紙張中,連取出六張地圖分別交給周圍六位護法.

"你們六個,這地圖上街道區域我都分畫好了."

趙丹塵之前在亭子中,早就計劃好一切.而這些地圖等自然是禹皇門提供.

"白波護法,你的人馬,負責客棧南邊第一區域.五十人看好三個巷子,一條街道.

"

"是."那白波護法立即躬身應命.

"居延風護法,你的人馬,負責客棧東邊第二區域,所畫地方都給我看地緊緊地."

"是."

"閻丹辰護法,你的人馬,負責可知那北邊第三區域."

……

很快六大護法都得到任務,很顯然,以客棧為中心,方圓三里內被三百人盯得死死的.趙丹塵繼續說道:"滕青山如今偽裝成商人'秦巍’,這是'秦巍’地畫像,每個護法都拿三張.你們麾下每一個人必須記住'秦巍’樣子."

六大護法立即各領三張畫像,看著畫像,各自心中也驚歎這滕青山偽裝也太驚人了.

"抓滕青山,不需要你們做,我親自解決."趙丹塵冷漠說道,"一旦滕青山逃竄,你們必須現他所在位置.當然,他能逃到你們那可能性不高."

"記住,你們任何一隊人馬,不能進入客棧,不得靠近客棧."

趙丹塵環顧周圍,冷漠道:"以滕青山的能力,只要看到你們其中幾個,估計很容易就能現不對勁."鄔城本地人和遙遠揚州人,不管是氣質,說話等等,都是有細微的不同的.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以滕青山眼力,如果真有陌生人偽裝成店小二,或監視等,他地確能現.

"如果有人違抗,其他人可以直接將其處死."趙丹塵冷漠道,"現在,出!"

"是."

六大護法躬身應命,即使是閻丹辰心中焦急,可是因為趙長老的布置,他也一時間想不到辦法去幫助滕青山.

……

趙丹塵和金衣男子並肩離開城主府,朝客棧所在走去.二人速度看似不快,可是卻飄忽間行走在人群中,一會兒就到了遠處.他們並沒完全沿著大街道走,而是從巷子走,越過河道等,以最快速度悄然趕往客棧所在.

"趙兄,我看你是小題大做了.這一次,那滕青山是插翅難飛."金衣男子笑道.

趙丹塵冷漠道:"小心無大錯,此次,如果再讓滕青山跑掉,我都沒臉回去見島主他們."

"放心,在客棧對面,就有我禹皇門三位先天金丹長老."金衣男子笑道,"在整個鄔城中,我禹皇門連夜安排一千多號人,遍布鄔城各處.就是那滕青山現你們.他想逃!以他的速度,在我禹皇門三位金丹長老下,怎麼可能逃出鄔城?"

"若非考慮你青湖島,好讓你青湖島專門出手殺死滕青山.我禹皇門早就下手了."金衣男子自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