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匹馬行天下 第七章 虎躍郡,逍遙宮

州境內,大雪過後,天地間一片銀裝.

在官道旁邊的某處荒地上,滕青山他們所在的商隊正在這歇息,因為周圍也沒荒野客棧,只能喝著水啃著大餅饅頭.

"喝!""哈!"一名男童正握著一截木棍,不停地朝前方揮劈.

滕青山,老張等幾人就在旁邊,依靠著板車吃著饅頭,同時笑看著這孩童練習.

"小賀這孩子,還真夠認真的."老張感歎道.

滕青山笑著喊道:"小賀,別練了.先歇會兒.來,吃點饅頭,我這還有咸菜.

"

"師傅讓我要練一千下,現在不練,晚上就沒時間睡覺了."那男童一吸凍得通紅的鼻子,根本不聽滕青山他們的.旁邊他的母親,在一旁看著卻沒說話.待得過了許久,實在無法揮動木棍了,這才停下.

"來,賀兒,坐下."他母親連幫忙揉著兒子的雙臂.

就在這時,在不遠處的那已經換了一身勁裝的野人走了過來.

"師傅."男童連站起來.

"嗯.吃掉這雞腿.剛烤好地.還熱著."那野人將一大雞腿遞給男童.

"謝師傅."男童驚喜地連道.連接過雞腿.大口連咬兩口.

"娘.你吃."男童吃了小半.便遞給他母親.

滕青山微笑看著這一幕.這野人和那婦人,孩子.加入這商隊也有十天了.在十天里.滕青山他們也知道了這三人地關系.男童.名叫'譚賀’.而那婦人.滕青山等人都稱呼一聲'譚夫人’.

至于那野人.則是名叫'馬錦嘯’.

叫'譚賀’的孩童跟他娘,是逃命出來的.幸好遇到高手'馬錦嘯’,保住了性命.

"馬兄弟,過來喝幾口酒,熱熱身子."老張喊道.

那馬錦嘯也笑著走過來,接過老張扔來的酒囊,喝了兩口:"嗯,酒不錯,舒坦."

"馬兄弟,我到現在都不懂……前幾天,小賀這孩子想拜你為師,你硬是不肯.昨天,這孩子大冬天跪了一夜,而且一夜的大雪啊,我看的都心疼.到那份上,你才答應.不是我說啊,你這太折磨這孩子了."老張唏噓感歎道.

旁邊的大胡子青年'黑子’說道:"老張,你這就不懂了!高手收徒,當然要好好考驗徒弟!"

馬錦嘯搖頭道:"不是,其實我本不想收徒的."

"哦?"滕青山也看著這馬錦嘯.

"不過我想通了.而且我地卻喜歡小賀這孩子."馬錦嘯看了一眼和母親呆在一起的男童,"小賀也孝敬她娘……其實,一個七八歲的孩子.家破人亡.面對強盜劫匪還能擋在他娘身前.被我救下後,要拜師竟然能那麼堅持……單單這份毅力,足夠做我弟子."

馬錦嘯看著那譚賀的眼神,有些飄渺,似乎在想著其他的事.

"這是一個有故事的人."滕青山經過十天接觸,對這馬錦嘯也有了一些認識.

至少,在滕青山看來,馬錦嘯實力名列《地榜》前十,絕對沒問題!

滕青山明白……

凡是能名列《地榜》前十的,每一個都是毅力,天賦都極高的.他們之所以無法踏入先天境界.就是在'養神’一道上根本不懂.像整天練劍練道,對'神’沒什麼好處,反而會消耗人體地'神’.

'神’要強大到先天的門檻,是很不容易地.

……

在青州內,時而一路向北,時而朝西北方向,又過了幾天.

天空湛藍,好似瓷盤般潔淨,宛如一體.

在漫長的官道上,一支商隊正前進著.

赤火馬正輕松地溜達著.

滕青山面帶笑意,坐在馬上,顯得很悠閑.可誰也不知道……滕青山這種狀態,其實是在馬上修煉.正因為沉浸在那渾然一體的境界中,使得滕青山心生喜悅,臉上就會自然浮現一絲笑容.

"秦大叔!秦大叔!"忽然旁邊傳來稚嫩的喊聲.

滕青山轉頭一看,正是坐在板車上的譚賀.

"小賀,有事?"滕青山笑道.

"大叔,你怎麼一路上都不說話呢?馬上就到虎躍郡郡城了,大家都很高興呢."譚賀說道.

"這趕路是很累地,你秦叔我少說話,是歇息."滕青山笑著遙看北方,只見遙遠處,已經能模模糊糊看到那連接南北城牆了,足有數十里寬的一面城牆,讓人一眼都看不到盡頭.

好似一可怕怪獸盤踞在那.

"哦."譚賀恍然點頭.

"秦哥."旁邊地大胡子青年'黑子’喊道,"前面就是虎躍郡郡城了.也是我們商隊這一次的最後一站.到了郡城,我們所有人都要分開!秦哥……我們這一路也有一個月了.以後,和秦哥怕也再難見面."

"嗯,秦巍要回燕州老家.我們在青州……秦巍,今天正午,我們這幾個兄弟

好喝一通."老張喊道.

"行,今天,我們不醉不歸!"滕青山這一個月時間,也跟這幾個商人有了聽深的交情.

而以後,怕真的再難相見.

原本滕青山他們這一伙一共有五名商人,其中兩名商人,在青州境內其他城池就脫離了隊伍.老張和黑子,如今都是在虎躍郡郡城居住.這才抵達最後一站.整個商隊,最起碼少了近一半商人.

沒多久,滕青山他們就來到虎躍郡城南城門口.

滕青山其實在老遠就發現,那虎躍郡郡城的城牆上站滿了大量兵衛,一眼看不到盡頭.就是在城門口,也聚集了過百名兵衛,查看每一個進城的人.

"查地這麼嚴,是干什麼的?"滕青山心中惑,"總不會,是為了找我吧?"就是在揚州境內,青湖島地地盤.滕青山都沒有發現,城門口會查的這麼嚴.須知,先天強者們可以輕易地越過城牆逃.

所以,城門口查探,根本沒用.

"城門口,怎麼這麼多兵衛?"黑子嘀咕道.

"一路上其他城,也沒這樣.怕是出事了."老張皺眉道.

滕青山他們排著隊,一個個朝城門內前進.

"咦,何老."

"閻兄,這些都是一起出去做生意地閑散商人,大家從揚州一路趕過來,來回都兩三個月了.累的要命.就不必深查了吧."那商隊組織者非常隨意地說道,那位兵衛軍官也對著兵衛一揮手,"兄弟們,快點."

頓時,進城速度加快.

到了滕青山他們這,那兵衛們也只是看幾眼,便讓滕青山他們都進去了.

"各位,我們何氏商行,這一次去揚州,來回也有數千里.大家也都好好地回來了,這是喜事啊.哈哈……相信,今天不少人要好好慶賀.我們就在這散了吧."那位組織者朗聲喊道.

頓時一片爽朗笑聲,許多人也就在這一一分開.

"馬兄弟."老張熱情地喊道,"你帶著他們娘倆,估計也要找地方歇息.別急,這郡城我熟悉地很,現在不急著去找.走,我們先去吃午飯,吃過飯後,睡覺的地方,我給你們安排的好好的."

"那就麻煩老張你了."那馬錦嘯也笑道.

老張看向滕青山:"秦巍,走,你這趕到家鄉燕州去.不會今天就走吧?隨我們一起去吃午飯……好好歇息一天,明天再談其他事."

"行."滕青山也哈哈笑著.

當即幾人在老張,黑子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座環境挺不錯的酒樓中,老張請客,直接在二樓選了一個雅間包廂.

加上孩童'譚賀’,六人圍坐開來.

老張熟悉地點了一些菜式,嘴里還誇贊著這是他們虎躍郡的著名菜式:"嗯,好了……這酒,一壺壺太慢,直接來一壇!我們幾人今天可得痛快喝."

"好勒,張老爺,你等一會兒,菜馬上送上來."那小二顯然和老張很熟悉.

沒多久,酒菜送上來.

大家吃的舒服,也喝地開心!

能夠來回數千里安全回來,當然得開心.那黑子還興奮地談著他妻子,談著他的兒子.老張也顯得自豪,談論自己地子女.

滕青山透過旁邊窗戶,看著外面街道上車水馬龍.

"已經是臘月了,再過些日子,就是年祭.不知道爹娘,他們現在怎麼樣!"滕青山在這種氣氛下,卻有些想爹娘了,暗自搖頭,"現在的我,在爹娘身邊,只會給爹娘帶來災難.而沒好處!安靜修煉吧,以我如今速度,十年之內,定能達到先天金丹."

滕青山很自信.

悟透養神強神的秘密,加上日間在馬上修煉,晚上練習三體式.滕青山的'神’正以驚人速度不間斷地提高著.

僅僅悟透後的半個月功夫,滕青山就明顯感覺'神’變強了不少.

"兩年內,能達到先天實丹.十年內,達到先天金丹!以我身體強度,配合內勁.至少能做到虛境之下無敵手."滕青山很有信心,如果被其他人知道,恐怕會被嚇呆.諸葛元洪那是到三十才達到先天.

而滕青山,卻說自己,三十歲之前,達到先天金丹!

"秦巍,傻想什麼呢?來,咱哥倆來一杯."老張搭著滕青山肩膀說道.

話音剛落——

"轟~~"一股強烈地爆炸聲從遙遠處傳來.

滕青山甚至于清晰感覺到,整個酒樓都是輕微的一顫.

"這爆炸,很遠,應該是數十里外!可傳遞到這,都有如此威勢……"滕青山驚得不由站起來.

"出什麼事了?"

酒桌旁其他人也都跑到窗口,朝外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