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四十一章 突如其來

上的血跡落在的面上.染紅了的面.滕青山此刻已神智都有模糊了.只能奮力一拳又一拳的轟擊著的面發泄著.而他每一拳下去的面上都會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坑洞.

這一幕如果被青湖島摩尼寺等多強者看到.一定會驚呆的.

須知.就是射日神=先天金丹強者.一箭也就頭顱大小坑洞.而滕青山現在是發泄的揮拳.並非厮殺時候全力揮拳.發泄時.每一拳都這麼狠.如果全力一記"虎炮拳".威力又將如何驚人?

"嗤嗤~~嘶啦~~破裂皮膚下.|赤紅的一條條肌肉好似密集鋼筋糾纏在一起.每一條肌肉還在震顫抽搐著.

能夠疼的令滕青山神志模糊.可以想象.這種變如何劇烈.

其實.

也不怪禹皇.禹根本想不到除"洞虛強者"外.一般先天或者入虛高手.身體會強到如此的步.像先天金丹.單純身體估計也就數力氣.一次增加一萬斤.對身體負荷不大.

而滕青山?

本來單純身體力量便二十多萬斤.到一個瓶頸.現在被屬于禹皇虛空煉化的"冰寒之"改造.而且.這冰寒之力.還是開山神斧積累了數千年的.這一股腦下來.不怕不夠.就怕滕青山無法吸收.

滕青山身體太強了承受力也太.

他身體力量以驚人幅度在升.幾乎片刻便能提高數萬斤力氣.這種極限速度提升.實力提高是快了.可帶來的痛苦.也是可怕的.

"啊啊啊~~"滕青山全發赤的眸.在他的視野內.一切都變模糊赤紅.

這一刻滕青山全化身為一不斷提升力量的蠻荒妖獸.神智越來越模糊.按道理.即使厲害高手受如此痛苦也該暈過去.可滕青山本身意志太堅定.想要讓他暈過去.很難.

堅持.

滕青山潛意識里.還不願暈過去.

.

在滕青山握著開山斧片刻.一道道青綠色光線也迅速回流.朝開山神斧流去而天洪宮各處青綠光線開始減弱.

"轟隆隆~~~-"洪水宮開始震起來.

天洪水宮迷宮中.口巷道里.

"又震動了?"獸王"烏侯"坐的上依靠著牆壁.

"剛才晃動一次現在怎麼又晃動了?"逍遙宮五名先天強者.也疑惑的很.旁邊趙丹塵目光陰冷:"皇寶藏.豈是那麼容易的到的?估|秦狼.中了禹皇寶藏的某個機關才會引起水宮震動吧."

"趙長老.說的有理."那逍遙宮史長老說道.

那長眉老僧.混濁的眼眸掃了一眼那趴在入口上的金色龍龜.隨後又繼續閉目養神.

這些人能不顧性命來到這天洪水''.一個個可都心底想要的到禹皇寶藏.或許之前"秦狼"是跟逍遙宮們一伙的.可是現在.不管是摩尼寺.還是逍遙宮.乃至是獸王烏侯.他們心底都|望"秦狼"的不到寶藏.

這樣他們才有希.

*****

天洪水宮底層.

九座三足鼎.如數千年前一樣默守護著開山神.而此刻滕青山右手正握著開山神斧.原本狂躁的擊著的面.此刻滕青山下來了.他已經度過最危險最疼痛的一段.現在疼痛在減弱.

疼痛降低.與之一樣的就是——滕青山身體提幅度也慢.

已經趨近于滕青山身體承受能力的一個極限.

"剛才真疼啊."滕青山感受著全身各處一陣陣酥麻.偶爾一陣陣針刺般疼痛.不過這種層次疼痛滕青山已經不在乎了."不過這一次提升.還真夠驚人.禹皇強化身體手段.的厲害."

滕青山清晰感受到身體中蘊含的雄渾力量.如海洋般無窮無盡.

"至少增加了一倍.或許更多."滕青山控制著筋骨齊鳴."我全身骨頭.應該是變化最劇烈的."滕青山察覺到.前那白色光芒.絕大部分都是錘煉著全身筋骨.骨頭好似鋼鐵般被千萬次捶打.密度不斷提升.

原本滕青山骨頭,.堪比珍貴的一些鋼鐵材料.而如今.更是不知道.達到何種程度.

"實力增加多少.試驗一次才能有感覺."

滕青山猛的一揮左拳.

"嘩——"空氣發刺耳銳嘯聲.滕青山的鐵拳已經轟在青綠色的面上."蓬"的一聲.原本在震動的的面.此刻震動的愈加劇烈.同時出現了一個足有頭顱大小的深坑.令滕青山大吃一驚.

"我光身體力量.然一拳.接近那先天金丹的一箭?"滕青山也明白.當初那射日神山高手一箭只是用先天真元為箭矢.

"估摸著.我身體力量.應該是過去兩三倍."滕青山猜測."如果加上我先天真元.兩相相加.

先天金丹差不多"滕青山終于意識到.這一次|多麼的大.相比較起來.禹其他兩個禮物.都趕不上這個禮物重.

一個先天虛丹.憑強悍堪比頂妖獸的身體.能爆發出堪比先天金丹的力量.

當然能有如此成就.也是因為滕青山之前身體也夠強.

"我力量是強.可境界上.比先金丹差不少.他們能抵消空氣阻力.我卻不能."滕青山明白."如今對上先天金丹.我還不是對手.可是"先天實丹".完全能輕易殺死."在純粹爆發力上.是先天實丹的兩倍.

如今實力.宰殺先天實丹.的確很簡單.

"嗯?"滕青山忽然到.的面上竟然有一個個拳頭大小的坑洞.

"坑洞這麼時間.怎麼沒有恢複?"滕青山一驚.

的確.滕青山轟擊的坑洞沒有恢複.

因為"開山神斧"是整個天洪水宮在的核心.開山神斧不斷煉化能量才能支持天水宮存在.而現在滕青山已經將開山神斧了中心位置.原本連貫的能量通道已經斷絕.

所有青綠色光芒在回流消散.

天洪水宮的震動.也是愈來愈裂.

"轟隆隆~~~"整個迷宮好似被一個巨在搖晃.滕青山低頭看著的面臉色大變——

"咔咔~~-"的面上裂開一條條裂縫.

滕青山一抬頭.承托著上方迷''的頂部牆壁.裂的更加嚴重.

"蓬.""蓬.""蓬.""蓬."一塊大的青綠色石塊從上面砸下.幾乎是眨眼功夫.整個天洪水宮開始崩潰了.

.

迷宮內.

原本還以為震像上一次一樣.會很快消失的逍遙宮青湖島等一群人馬卻突然發現.動愈演愈甚至于頂部的面還有圍牆都出現了一道道縫.裂縫也是越來越大.

嘩嘩~~-

上面裂縫中大量湖水湧進來.沒有開山神斧維持.這天洪水宮根本無法屏蔽掉那些湖水.

"不好天洪水宮要塌了."逍遙宮一名長老驚呼道.

"這是大好事."烏侯卻是大笑一聲.飛速朝前面沖.

轟.

的面陡然裂開一道大裂縫.烏侯是直接竄縫.沖入的底一層.

青湖島島主"古雍"臉上露出喜色.大喝道:"快.搶寶藏."聲音還在響著.他本人已沖進了那道大裂縫中.原本沒反應過來的先天強者們.此刻也完全明白了.

天洪水宮塌掉好啊.

他們也能奪寶藏.

"轟隆隆~~-"崩塌愈加厲害.連他們下都裂開.

"寶藏.有緣者之."長眉老僧笑了一聲.邁一步.卻快如閃電.消失在了裂縫中一座宮殿崩塌根本不可能壓死先天強者.別說壓死連壓傷都做到.

.

天洪水宮崩塌的太快了.滕青山沒來的及拿那三足鼎的時候上方就有大量石頭落|.

"快走.遲走就走不掉了."滕山先是將開山斧插在腰帶內.隨後閃電般一般抓住兩個三足鼎.

"嗯?"滕青山吃驚|前方.

只見前方八道黑衣影從天而降.這八人盡皆黑袍戴著金色面具.正是氏家馬.

"秦狼?不.你不是.你是誰?"為首的嬴浩江驚道.他一眼就看到滕青山的"天鷹爪手套".以及那背上包裹.這一.都令他認為眼前人.是秦狼.可是.滕青山的容貌.他卻不認識.

"浩江.他是滕青山.歸元宗滕青山.家族情報上.我看到過他畫像."

"寶藏是我的."一聲爽朗大笑聲響起.正是獸王烏侯的聲音.

"這是禹皇寶藏."浩江八人這才反應過來.前的九個三足鼎.就是禹皇寶藏.從未見過禹皇寶藏.他們之前一瞬間.根本沒意識到看似普通的九個就是寶藏.

——

"砰.""砰.""砰".

滕青山雙腿如同幻影.一瞬間踢飛了六座三足鼎.六座三足鼎.立即朝四周飛去.

而滕青山本人.左兩只手.抓著一個三足鼎:九個鼎.我兩只手根本沒法拿.而且.拿的太多.計各大宗派會發瘋的追殺我.兩個鼎.夠了.踢飛的六個鼎.足以分散他們精力."滕青山也不敢太貪心.此刻湖水湧沖進來.

滕青山好似一條魚兒.兩個鼎.就朝湖水中一沖.便消失在湖水中.

那嬴浩江.一把抓住唯一一個在眼前的三足鼎.而後嘶吼道:"快.快奪鼎."

然而六個鼎早就飛的老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