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三十四章 一山還有一山高

-黑巷道里.發現殺過來的是秦狼.心中暴怒的柳長老斷:"這秦狼.速度比我還快.我現在受傷.如果逃.他肯定會用飛刀繼續攻擊我.這麼拖下去.我必死無.還不如拼一把."

瞬間.柳長老變平靜.目光收斂.完好的左後持著戰刀.

"受死."低沉喝在巷道里回蕩.

轟.

空氣爆炸.一只鋼鐵之爪撕裂長空.帶著震蕩的空間波紋.瞬間便到了柳長老眼前.

"鏘."戰刀絕妙擋了滕青山這一抓.

"破."滕青山身一個升騰.右拳好似出水之蛟龍.帶著一股刺耳的尖嘯聲轟來.乍一看——就好似一柄鋒利的長槍.這一拳迅猛如狂雷.快似閃電.帶著一股紅色殘影.在柳長老身前時候.威力陡然激增.

嗡~~

空間宛如電鑽刺.

"蓬."如砸在大鼓上.滕山不由退了一步.而那柳長老則是飄移的後退三丈距離.滕青山這一拳再一次無功而返.

"真我之境?"滕青山面色微變.

只見柳長老面色平靜.一雙眸好似平靜的深潭.精光盡皆收斂.左手中那一柄戰刀.斜向的面.戰刀刀鋒上隱隱冰綠色刀芒閃爍.

"秦狼.想殺我?"柳長冷聲道."你這點手段.也配殺我?"

"哦?"

滕青山咧嘴一笑."那你就好好看看我手段吧."

漆黑的巷道里一籠罩在火光中強者.和一冰綠色光芒中的強者對峙著.

"轟."滕青山的長褲竟然被撐緊.強勁的腿一蹬的面.引起大的震顫他本人則是借著反力及《天涯行》功法.化作一道火紅色殘影.彼此數丈距離.瞬間便逾越.

處于"真我之境的柳長老.面對滕青山狂猛襲來.卻面不改色.

"咻."又是看似隨意的一刀.

刀鋒砍在滕青山手掌上戴著"天鷹爪"拳套的右手絲毫無損.

"鏘."發出金屬撞擊聲.那柳長老迅速撤刀.

滕青山的左手.快似閃抓向柳長老的戰刀.

"哼."柳長老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手中戰刀很意的和滕青山左手碰了一下.輕易抵禦了滕青山這一抓.同時柳長老整個人便借力後退.可就在他剛要後退一瞬間——

"龍型.虎撲."滕青山目光一凝.

左右雙臂瞬間化為一條蟒蛇.迅速的纏繞過去.雙腳更是猛的一蹬.直接一個虎撲過去.

近距離.

雙臂纏繞.

如今獨臂的柳長老怎麼躲?"找死."柳長老面色一冷手中戰刀爆發出刺眼的冰綠色冷芒劈向滕青山雙臂.滕青山|角泛起一絲冷笑——

"咔嚓——"骨頭裂聲響起.

滕青山雙手好似兩條蛇纏繞住柳長老的獨臂.令柳長老的獨臂彎曲成一個詭異的弧度.

"怎麼可能?"柳老驚呆了.

真我之境就是根據所知道的訊.做出最完美的控制.令戰斗處于控制中.可是.現在事情出乎意料了.

"蓬."滕青山的膝蓋一個高位膝撞.砸在柳長老腹部.

單論力量.滕青山部力量是超越手臂的.

膝蓋瞬間刺天真元氣罩.一股強勁的力量透過腹部.瞬間毀掉了柳長老的丹田要害.

丹田一毀掉.柳長老連一個後天高手都不如.

"柳長老.你可看到我的手段了?"滕青山一松手.柳長老便無力坐在的上.他捂住腹部.死死盯著滕青山:"你.你的手臂剛才怎麼會?不可能的.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的."即使丹田被毀.柳長老依舊不敢相信.

"你們其他人做不.不代表我做不到."滕青=淡漠道.

剛才.柳長老那一刀.按常理不會讓滕青山有可趁之機.可是.滕青山的兩支手臂好似無骨頭一樣.彎曲出一個詭異的弧度.化不可能為可能.硬是繞過戰刀.纏繞住柳長老的手臂.將其絞斷.

"死前.告訴個秘密."滕山咧嘴一笑.

"嗯?"柳長老一眼.

因為.滕青山的人面具揭開了.

"滕——"柳長老恐的還沒說出來.一道火光便射穿了他的喉嚨.丹田被毀的先天強者.也就一普通人罷了.

柳長老.身死.

"轟."柳長老無力轟然倒下.可他眼眸中依舊有著驚恐難以置信.似乎見到不敢相信的事.

他是信.

不相信.對青湖島手段這麼狠辣.能殺死他的.然是年僅十七歲的滕青山.

對.青山.

在死前.他看到了.秦狼就是滕青山.可惜.沒辦法告訴其他人.

滕青山又戴上人皮面具:"手臂纏繞彎曲?哼.如果論對身體的控制.你們這些先天強者.就是再

百年.也無法與我相比."修煉道路不同.決定成就煉內勁.追求先天.

這條道路.看重的是內勁先天真元.

而內家拳這一路.看重的卻是對身體的控制.不管是內在五髒六.氣血流動.還是骨頭肌肉皮膚.論對身體的控制.那些先天強者的確差的太遠太遠.

前世.和滕青山厮的神國三大巨頭"濕奴".將"古瑜伽術"修煉到極致的一代宗師.就能令手臂如無骨般纏繞.

而今生.在身體控制上.堪稱達到一個前所未有巔峰的滕青山.柔韌性上.比之濕奴還要強上一.

"我這內家拳絕.特別身體上的優勢.在貼身的時候.才能發揮更大功用.可是.厲害的先天強者豈能讓我輕易身?"滕青山暗歎殺一個獨臂的柳長老.都這麼|煩.我在境界上.的確差不少."

身體力量先真元.加起來.青山堪比先天丹強者.

可在境界滕青=依舊只是"入微"境界.而天實丹強者們不是"真我之境"就"忘我之境·…除非像這一次.施展出令對方無法想象的奇招.這樣才能殺死對方.否則.境界上差別令滕青山極難殺死對方.

"以我如今實力.要正個先天實丹強者.的確會很艱難."滕青山暗道.

雖然他親手殺死青湖島數長老.

一個是在天洪水''門外.被滕青=悄然偷襲.很冤枉的死去.一個是因為面臨大量追殺.不顧一起的亂跑.卻一頭撞在禹皇鑄就的硬牆上.一頭撞死.而胡長老.准確說是滕青山借刀殺人.至于這柳長老也是獨臂.

當然能有這麼多戰績.也是滕青山利自己的優點不折手段將對方殺死.

殺人.能成功就好

在實力強的時候.可以正面浩浩蕩蕩掃平對手.而實力弱時.還傻乎乎正面挑戰.那就是子.

.

漆黑巷道里.銀發秀男子"趙丹塵"正悄然前進.不發出一絲聲響.

"再轉三個岔道.就到藏寶處了."趙丹塵心底激動萬分."這次進來這麼多長老.其他長老們怕多數都遭了不測.我青湖島.犧牲這麼多.都是值的.只要.的到禹皇寶藏."

回頭瞥了一眼.趙丹塵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那禿驢.修煉的該是摩尼寺中.極為神秘的《釋迦心經》.而且.六大神通.怕是已練成了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這四種.羅漢果業大成.比野狗還難甩掉"趙丹塵回憶這一路.暗歎不已.

獸王"烏侯"是第一個進入天洪宮的.

丹塵和長眉老僧是後面進來.

一開始.趙丹塵還故意走錯的路線.因為他猜到.長眉老僧估計在跟蹤他.以修煉《釋心經》有所成就的長眉老僧本領.悄無聲息跟蹤並不難.趙丹塵繞了許久.而且想盡方法擺脫.

終于.他認為擺脫了.

于是.回到正確路線前進.奈何.一無意中.他震驚發現.那長眉老僧還跟著他.

這第二次.趙丹塵耗費無數心力.最後將長眉老僧繞進一個錯誤的岔道.最後趙丹塵意大笑三聲.才意離去.

"摩尼寺.不愧是第一大宗派.《釋心經》《摩[》等諸多天級密典.無一不玄奇難."趙丹塵暗歎一聲.天下論各種秘籍之多.沒有宗派可以和摩尼寺相比.因.四大至強者中.

唯有釋迦祖師.是將都花費在宗派上.創出一種種神奇功法.而禹皇秦嶺天帝.對宗派上耗費精力都太少.秘籍數量上差了不少.

當然.禹皇門氏家族.依不是其他五大宗所能比擬的.

"不過.等有了禹寶藏.我青湖島.定會變更強."

趙丹塵心中熾熱.

隨著走到最個拐角.趙丹塵朝"寶藏處"看去——

在這一條巷道中央的牆壁上鑲嵌著兩顆明珠.明珠散發著幽幽碧綠光芒.竟然照亮周圍十余丈范圍.而牆壁旁邊.就一條階梯通道.通往的底.

"禹皇寶藏就在里面."趙丹塵大喜.

"哈哈.趙丹塵.一路辛苦了."一聲爽朗大笑聲響起.趙丹塵驚恐的轉頭——

只見從黑暗中冒一個人影.

正是"獸王"烏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