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二十八章 迷宮

顏六色的先天真元在漆黑湖水中顯得淒冷,浮現在各,一起攻擊向天洪水宮的頂部.而未到先天金丹這一層的人類強者們則是在一旁觀看,滕青山注意到了那三位摩尼寺和尚:"佛宗高手的確奇特,那紫紅色鐵棍上都有著淡淡的金色光芒."

轟隆隆~~~

這頂部整個劇烈震動起來,隱隱青綠色光暈迅速地在缺口邊沿流竄.

十二名超級強者轟下的洞口,寬足有一丈半左右.

"各位,洞口在縮小,大家速速進去!"

嬴浩江話音一落,就圍在洞口周圍的十二名超級強者第一波迅速地接連跳下.

"快."

"洞口變小了!"

一個個先天強者嘴里說著,同時飛速地一個個朝下跳.滕青山當然也是隨大流,迅速地進了這頂部洞口.當滕青山跳的時候,洞口已經縮小到只有一丈寬了.

腳一落地,滕青山就立即朝旁邊閃開.而後面跳下的人再度落到他剛才的位置.

"一片漆黑."滕青山環顧周圍.發現自己一群人左右兩側都是青綠色材質地牆壁.眾人都處于一條巷子里.前面還有岔道.不過……不管是牆壁.還是地面.都是一律青綠色材質.

"這地方.怎麼好像前世cs游戲雪地巷道地情形."作為一個絕頂殺手.社會上一些基礎常識當然要知道.甚至于一些社交禮儀等等.都必須知道.這是偽裝必學地.而cs游戲作為滕青山在世時比較流行地游戲.他至少玩過幾遍.對游戲大概有個認知.

這天洪水宮.一片漆黑.別人或許看不清.可滕青山有黑夜實力.卻看地清楚.

青綠色地地面.青綠色地牆壁.青綠色地頂部.筆直地巷道.這一個完全密封地環境.在這里.沒有任何參照物可以辨別方向.

"先天強者.即使方向感再好.在這個地方三繞兩繞.估計無法辨別東南西北了!"滕青山腦海瞬間浮現這些思緒.然而.從滕青山落地到現在.也僅僅兩個呼吸時間.顯然.滕青山思考速度極快.

"人都下來了!"滕青山抬頭朝上看.洞口此刻已經縮小到只剩下三尺寬了.

天洪水宮中,其中一條漆黑的巷道上,足足五十三名人類強者聚集在這.

"這天洪水宮內,竟然沒有水!"射日神山的一名高手驚呼聲響起.

"師兄,這有什麼奇怪的.之前'獸王’烏侯沖進天洪水宮,不是已經說了,天洪水宮內沒有水."

"我當然記得烏,不過師弟,最奇怪的是,上面剛才被我們轟出洞口,為什麼,水沒順著洞口流下來?"

原先因為漆黑一片的天洪水宮,大家都心中警惕,唯恐有什麼妖獸.一個個卻沒發現這一點.

明明有個洞口,為何,水沒流下來?

"還真是這樣."滕青山抬頭一看,此時已經只有西瓜大小的洞口,隱隱有青綠色光暈流動,可就是沒有水流下.

滕青山深吸一口氣.

"好清新的空氣!"滕青山心底愈加覺得怪異,這天洪水宮,明明宮門大開,明明之前被轟出洞口,可就是沒水進來.其次,諾大一個宮殿在水底,完全密封.可是為什麼……空氣也這麼清新?

滕青山皺眉看著周圍,這一切,的確顯得很奇怪.

"這就是禹皇手段!"

那嬴浩江目光掃著周圍,"別說那些廢話了.現在,重要地是找到禹皇寶藏,得到寶藏,離開這地方.三哥,你們幾個分散看看,周圍是什麼情形."

"好."

那嬴氏家族的有六位黑衣執法分散開,一個個憑借體表先天真元光暈照射,才能勉強看到近十丈距離.天洪水宮內沒有水,大家能看的遠些.如果在湖水中,一般只能觀看數丈范圍.

"師弟,你們到前後周圍看看情形."逍遙宮那邊也開始分散.

"師侄,你們四個去周圍看看."青湖島,雙鬢斑白的宇文流風淡然吩咐道.頓時,四名先天實丹都分散開探索周圍.

各方勢力都沒急著亂跑,而是先小心地探索周圍.

"秦狼兄,我們也看看去."那白袍青年'劉秀’也忍不住想探索.

"嗯."

滕青山立即朝前方前進,這條巷道是筆直的,前方二十丈處有個十字岔道,再往前,卻是一條死胡同.滕青山無需走過去,就能一眼看到三十丈外是密封地牆壁.完全堵死了胡同.

站在十字岔道口.

滕青山朝左右一看——

依舊是青綠色牆壁,左邊的巷道內也有一條岔道,岔道再往前就是死胡同.而右邊巷道,卻

四條岔道,如果一直往前,同樣是死胡同.

"迷宮!"

滕青山單單看這一眼,完全猜出來了,"如果我猜的不錯,整個天洪水宮,估計都是這種形式的迷宮.巷道都是三丈寬,有的是死胡同,而有的是有岔道的.牆壁,地面,頂部都是青綠色!"

滕青山倒吸一口涼氣.

這種迷宮,很麻煩!一般,只有一條生路,其他的都是絕路!錯一步,就步步錯!前世時,這種迷宮訓練,滕青山一般休息的時候才練練.

"這天洪水宮,至少方圓十幾里!一般二十丈左右就是一條巷道……如果這麼計算,里面的巷道,至少一萬條!這還是未算小巷道地……"滕青山瞬間算出粗略的數字,不由臉色微變.

即使以他的記憶力,特別訓練過的能力.

如果沒地圖,要想靠排除法,一條條記載路線,一條條排除,找到生路,恐怕一年半載都不一定成,那麼長時間,自己早餓死了.

"如果從入口處,讓我排除,尋找唯一的通道.那十天半月時間或許能成.因為宮門入口處那巷道,肯定是對的.而現在在迷宮內……就麻煩了."

滕青山回頭看了一眼,青湖島的宇文流風,胡長老二人,還在聚集處:"他們要逃,不可能飛速逃引起別人注意."滕青山連跑到了下一個岔口處,觀察了一下,果然——

不管哪,都是這種巷道.

"回去!"

滕青山迅速地趕回去,又回到原先的巷道,此刻宇文流風二人還在.滕青山老遠便聽到那激烈的談論聲:"哪里都一樣!漆黑一片,有的巷道走到頭都是死路!"

"是迷宮!"

"根本不知道,該走那條路."

"剛才我才走了兩條岔道,只是轉身四周看看,就迷失方向了.如果不是聽到這里一群人說話聲音,朝這邊靠.恐怕,我都找不到這了."

"這迷宮,牆壁都一樣,很容易迷路啊.

"

那些先天強者們,有人剛才探索了一下完全被周圍路況給嚇住了.

"我能靠眼睛看地很遠,而且對這種迷宮,我有訣竅.可是,一年半載,我都不一定找到真正的道路.他們?眼睛都看不了多遠……"滕青山思忖著,"這種迷宮,禹皇肯定會留下迷宮地圖!"

滕青山目光掃向青湖島一群人.

"嗯?"滕青山冷笑一下,便朝人群彙合過去.

……

之前宇文流風和胡長老,在吩咐四名先天實丹探索的同時,也秘密吩咐道:"你們散去探索後,之後咱們彙集,不要到這.而是到左前方那岔道口,咱們去那彙合."

其他各宗派高手,還以為青湖島的人在探索.

其實,他們是悄悄地轉移地方.四名先天實丹強者都轉移到左前方的岔道口了.而宇文流風,胡長老二人則是在看情形,准備找機會轉移.

宇文流風,胡長老二人已經站地比較偏遠,距離大量人群,足有七八丈遠,注意他們二人的,也是少數人.

"走!"

宇文流風,胡長老二人幾乎同時,收斂身上先天真元,頓時變得漆黑.

呼!呼!

二人迅疾地朝左邊悄然飛逃,在漆黑環境下,他們體表也沒浮現先天真元,其他人根本看不見.而且這二人,也牢牢記住前方地路線,雖然看不見,也能趕到彙合處.

"青湖島的兩位,你們想去哪啊?"一道洪亮地聲音在宮殿巷道里響起,聲音不斷回蕩著.

"他們逃了!"

"青湖島的逃走了!"一個個先天強者體表撐起光暈,朝四周跑去.

幾乎一個呼吸時間,包括滕青山在內,有三名先天強者跑到左前方這一個岔道.別人是瞎子,一大群人分散跑向一個個岔道.而滕青山則是老遠看到.

而此刻,青湖島地六人,還在巷道里.

"他們在這!"

喊聲響起!一群先天強者迅速聚集到這,滕青山這是淡漠看著那巷道里的青湖島六人,那六人臉上都有著驚怒之色.他們可不知道前面的路了,如果不撐起光暈,瞎子一樣亂跑,很容易撞到牆壁.

而如果撐起光罩,這很容易讓別人發現.

"怎麼反應那麼快?"宇文流風等一群人不敢相信.

"他們逃什麼逃?"

"這迷宮想走出去,難如登天!肯定有迷宮地圖!"一個個議論聲響起,聽到這話,滕青山臉上不由浮現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