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二十七章 兩條路

遵循禹皇命令.守護在這?"眾多先天強者們都不

"這頭老龍龜.到活了多少年了."

人類壽命有大限.先天強者大限是兩百歲.虛境強者大限是五百歲.就是傳說中的禹皇.嶺天帝那層次.雖然書籍沒記載他們能活多長.可很顯然.他們沒有一個是活到如今的.

再厲害.在時間的長河中都消逝了.

作為四大至強者中的"禹皇".這龍龜跟禹皇一個年代.而九州大的.已經經曆了禹皇四位至強者的時代.到如今近兩千年都從未誕生過至強者.

可這龍龜.還活.

至少.它比位至強者加起來都活的長.

"妖獸中.雖然沒有能達到禹皇這一,次的.可是.這壽命.是我們人不能比"個個人類強者們暗歎.

"這老天爺也是公平的."滕青山暗感歎.妖獸雖然無法像人類一樣成為九州大的的|人.

可這壽命.卻足以許多人類慕.

"各位.大家還是想.怎麼進入這天洪水宮吧."青湖島島主"古雍"開口道."這老龍龜堵在宮殿殿門口.我們怎麼進?"

"想進去.有兩條."說話的是"獸王"烏.

先天強者們都看向烏侯.滕青山也驚訝.這烏侯還有辦法?

"據我所知."烏侯淡笑說道."龍龜這種妖獸.速度是弱點."

"烏侯兄.這可不是數十丈大小的青色龍龜.而堪比虛境強者的金色龍龜.小了很多.速度可也變快了."那洪天城的"巫馬"開口說道.

烏侯自信笑道:"我知道.它的速度.比青色龍龜是快了很多.可是青色龍龜速度太慢.使速度增多.也並不驚人.而且.管任何一種妖獸都不能每一樣都厲害到極點."

"這金色龍龜.力大無窮.防禦無敵.這注定了.它速度上.就算提高了.也不會驚人."烏侯顯很自信.

在場眾人都暗自點.

的確.沒有一個妖獸各項都完美的.

"這第一條路就以超越金色龜的速度.進入天洪水宮.只要你的速度比它快.它再厲害又怎麼樣.根本追不到你."烏侯微笑說道."當然.金色龍龜的速度.雖然不是快到極限.可也不會多慢.我估計應該能比擬一般的先天金丹強者."烏侯道.

大家愕然.

第一條路.竟然是靠,闖進去.

"天洪水宮宮門足有三十丈寬.龍龜才三丈長.諾大一個宮門.只要速度快.完全能進去."烏侯笑道."不過硬闖.也有危險.誰也不知道.天洪水宮內部有什麼."

"第二條路呢?"

眾人看向烏侯.在場強者中估計絕大多數都無法按照"第一條路"進去.

烏侯指向天洪水宮:"看這宮殿的牆壁和頂部.方圓十數里的一個宮殿.我就不信.連壁和頂部會有多硬.這第二條路.就是選牆壁或者宮殿頂部某一:.直接轟出一個洞.然後從洞口進入天洪水宮內."

在場的人一個個皺,.

滕青山也有些猶豫.這天洪水宮的牆壁材質.他是看到過的.忖道:"那宮牆頂部怕是不容易打.湖底那麼多妖獸.妖獸間殺什麼的很容易波及宮殿.可是這天洪水宮.牆上卻沒一絲傷痕."

"好了.各位.兩條路.自己選吧.""獸王"侯一笑.便再度朝宮門口走去.

"吼~~烏侯再度向那金色龍出吼聲.

金色龍龜盯著烏

呼.

烏侯在鄰近宮門口的時候.速度陡然激增.劃過一道烏黑流光竄進宮門內.在進入天洪水''後.速度竟然再次增加.

"吼~~-"金色龍龜憤怒的咆哮起來.猛的竄向烏侯.

"哈哈.這天洪水宮內.竟然沒有水."大笑聲從宮內傳來.而烏侯本人卻是消失在所有人視線范圍內.

"好快的,."滕青山暗歎."《天榜》第一.果然了."

穩坐《天榜》第一寶座三十余年.那肯定要在速度攻擊手段防禦許多方面都達到先天金丹的一個極致.滕青山一判斷出來:"這烏侯的速度.比我太多了.那金色龍龜.比他慢上一大截."

"烏侯進去了."

在場各大宗派不少人開始心焦起來.頓時各大宗派內部都商議起來.而滕青山注意力則是落在那青湖島身上.

"島主.我青湖島這天洪水宮內.不能損失人手."趙丹塵低聲道."島主.你年紀還小.潛力比我可大多了.你在外面等消息."

"趙師兄說的有道理."那雙斑白的宇文流風開口道."我們十一人中.五個先天金丹.進入這洪水宮的.還是選年紀大的."青湖島如果損失太多人手.對湖島以後不利

古雍思忖一下

道:"也好."

很快.便決定了人選.

這十一人中.島主雍.和他的妹.兩名先天金丹.外加一名先天實丹以及唯一的一名先天虛丹.都留下來.而其他人.則是趙丹塵宇文流風胡長老三名先天金丹.帶著四名先天實丹強者.准備進入天洪水宮.

畢竟.五名先天金丹中.趙丹塵宇文流風年紀最大.而胡長老雖然小一點.也年紀過百.

而古雍才五十多歲.他那位師妹比他還小兩歲.

這二人如今已是天金丹.可以說.是如今青湖島眾多高手中.最有希望達到虛境|者的.

"宇文師弟.帶其他人按照第二條路.我獨自一人.以我的速度.是能沖進去的."趙丹塵說道

.

此刻.在場的各大宗派眾多強者'|一個個都有了選擇有三名強者直接沖進了天洪水宮.'別是獸王"烏侯".趙丹塵及摩尼寺的長眉老僧.其他人都選擇這一條路.畢竟速度要超過金色龍龜是挺難的.

"這金色龍龜.追不上烏侯趙丹塵們三人.竟然就不追了.依舊堵在門口?"滕青山見金色龍龜一點不急.不由猜到."很有可能這天洪水宮除了這金色龜外.還有其他危險."

這個時候——

大量先天強者們離了宮門.

"青湖島的人馬然分開."滕青山也發現.雍等四人留原的.趙丹塵闖了進去.而宇文流風等六位先天高手則是隨大隊人馬一同朝天洪水宮其他的趕去.

"看來.他們也不所有人進去.可惜了.他們不進去.以我實力.要殺古雍.難了."滕青山沒有猶豫.也是跟隨大隊人馬一起走."這宇文流風率領六人.個個是精英.兩個先天金丹四個先天實丹.

如果我能令他們都掉.對青湖是個打擊."

除了古雍四人外.其他五十余人都一同按照第二個辦法.

畢竟.選擇來大延=.大家都有了准備.

在幽暗的湖底.五十余個燈籠一游蕩著大概進到距離宮門兩里處.

"各位這牆壁應比頂部.要更堅硬些.破頂入吧."

眾人也附和大家都來到了天洪水宮那一望無際的頂部.選擇一點.停下.

"嗤."

那嬴浩江一揮手.一道冰藍色的先天真元轟擊在頂部.頂部的爛泥水草都被轟擊開去.露出了青綠色材質的頂部.

"先天真元.竟然不留|絲傷痕."

五十余名先天強者'|不由驚歎.

"這青綠色材質.從未見過."一個意識到.破開這頂部並不容易.

"我來."一聲低喝.

那穿著鱗甲的射日神山一名精瘦尊者.取下背後神弓.猛的拉成滿月.左手彌漫出天藍色先天真元.沿著弓體彌漫開.隨後沿著弓弦凝聚向中央.在右手食指上彙聚出一顆天藍色光球.

"嗯?"滕青山有些驚訝.這名射日神山高手射箭竟然沒用箭矢.

松手.

圓球光暈斜射向下的水宮頂部.

"砰."頂部猛的一震.站在頂部的眾人都感覺到腳下傳來劇烈震動聲.所有人都仔細看去.只見那青綠色材質的頂部.出現了一個人頭大小的坑洞.同時在坑洞底卻是穿了.

"嗯?"那名射日山尊者眉頭一皺.沙啞聲音響起."這天洪水宮頂部.硬度堪比玄鐵.不過頂部厚,.大概也就一尺厚."

"大家看.那坑洞在縮小."

所有人都震驚發現.原本人頭顱大小的坑洞.正不斷的縮小.兩句話時間.就變的只有拳頭大小了.

"自動恢複?"滕山終于明白.為何.漫長的時間.這天洪水宮上沒一絲傷痕了.

"按照剛才試驗的.要想轟開足一人進入|口.估計需要三名先天金丹同時攻擊這頂部."那精漢子繼續說道."當然.我們所有先天金丹一起轟擊頂部.足以瞬間轟出一個能讓四五人同時進入的洞口."

眾人剛才也見識到這頂部的堅硬程度了.

"好."那氏家族的浩江冷聲道."以剛才坑洞為中心.周圍一丈范圍內.等會兒.所有先天金強者.一起攻擊那塊的方."說著.他持起手中的黑長槍.

頓時——

一位位先天金丹.甚至于|尼寺和尚中都走出三人.足足十二人圍在一起.

"攻."浩江一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