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二十六章 人獸交談

黑幽暗的地底湖水深處,六十個發著微弱光暈的燈籠在他們前方,就是陷入湖底,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天洪水宮.

青湖島的人,死活不肯再帶路.

其他各方人馬這時候,也有了各自想法.之前讓青湖島帶路尋找禹皇宮殿,四十九名先天強者想法是一致的,還算團結.可是……當天洪水宮出現在面前,一想到,禹皇寶藏就在宮殿里面.

大家就都起了心思.

"秦狼兄,等會兒咱們可得那些大宗派分開.否則……即使一同找到禹皇寶藏.以那些大宗派的實力,鐵定沒咱們的份,分開來,說不定我們還能先找到,拿到就走!"那白袍青年'劉秀’低聲和滕青山說道.

滕青山輕輕點頭.

同時滕青山也發現,此刻周圍各大宗派等都在壓低聲音悄聲議論.只是一個個談話靠的近,聲音壓低,又是在水中.滕青山也聽得模糊.

"在大延山,這些先天強者們還能團結.可到了天洪水宮……"滕青山暗自搖頭,"等會兒找到禹皇寶藏,怕是要厮殺起來.不過,那頭金色龍龜,不知道這麼多人有沒有辦法解決."

"哈哈……古島主."獸王'烏侯’爽聲笑道,"這天洪水宮,你們也進去過一次,不知道有什麼危險!"

不管心底打得什麼主意,此刻其他各方人馬,都看向青湖島'古雍’,提前知道天洪水宮中的危險,要好很多.

古雍目光掃過眾人:"之前說了.天洪水宮中有不少妖獸!而且.一些妖獸實力還很強.所以.我青湖島就吃過虧.而且.我們剛進天洪水宮.就遭到了妖獸.至于天洪水宮深處.我們就不知道了."

"不過按照地圖.天洪水宮就是禹皇寶藏所在."古雍又說道.

"哼.看到這天洪水宮.誰猜不到?"那嬴氏家族地九位黑衣執法領頭人'嬴浩江’看向天洪水宮."能在水底.造出如此建築.除了我家族先輩'秦嶺天帝’外.也就禹皇,釋迦祖師,李太白幾人罷了.這宮殿.就算不是禹皇宮殿.也是其他三位地宮殿."

所有人很清楚.

四大至強者.不管是誰.建造了如此浩大地宮殿.都值得一探.

"各位若不進去.我們先行一步了."

嬴浩江冷聲道.

隨即,嬴氏家族地九位黑衣執法便一同朝宮殿大門處走去,十余丈距離,十丈,八丈……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咱們也跟上.

"洪天城的六人也跟上.

進去奪禹皇寶藏,誰先進去,當然占優勢.當然……先進去危險程度也要大一些.福禍並存.

"島主?"趙丹塵看向古雍,古雍也皺眉,忖道:"怎麼那頭金色龍龜還沒出現?對了……這宮殿占地最起碼方圓十幾里.那金色龍龜此刻估計在宮殿其他位置,要趕到這宮門口.要一段時間!糟糕,讓這群人先走一步了."

滕青山默默看著這一幕.

"吼~~~"忽然那道震撼人靈魂地吼聲從前方漆黑一片的天洪水宮內傳出來,聲音低沉,令人心都發顫.這天洪水宮完全漆黑,加上對'禹皇’的敬畏,以及這突兀的吼聲,讓眾多先天強者嚇得一大跳.

"退!"

一聲暴喝,嬴氏家族九位黑衣執法,前進時緩慢,可後退時卻好似九道利箭迅速暴退.後面跟著的洪天城六位先天強者,同樣暴退!

瞬間,和宮門拉開十余丈距離.

"嗡~~"原本漆黑一片的天洪水宮宮門,陡然發出道道金光,至少在宮門近處二十丈范圍內都能清晰可見.

六十位先天強者們都警戒看著這一幕.

"好神奇."在滕青山身旁的劉秀贊道,滕青山雖然是第二次見到這一幕,心底也驚歎:"這地底宮殿數千年沒絲毫損壞,而且宮門還能射出金光……禹皇地手段,真不是常人所能想象."

就在此時——

那龐大的宮門口,出現了那頭大概三丈長(七米五)的金色龍龜,龜殼上的花紋斑駁,那龍龜伸出的腦袋上卻好似蛟龍般的龍首,那一嘴交錯的鋒利牙齒好似鋸子一樣,那雙泛綠的瞳孔,當注意到青湖島的一群人後,顯得格外森冷.

顯然,青湖島的人上一次受到警告,竟然還敢來,令它惱怒了!

"吼~"金色龍龜低吼一聲.

"金色龍龜!"

在宮門外十余丈遠處地六十名先天強者中,響起數聲驚呼聲,不少人眼眸中都泛起難以置信的光芒.

"這里怎麼會有金色龍龜?"

"他在,我們怎麼可能進得去?"

這群人類強者,已經算是在九州大地上站在巔峰的人物了,整個九州大地,比他們還要厲害的人物,

境強者罷了.那完全可以稱作'屈指可數’!這群在九州大地上影響力驚人.

可他們看到金色龍龜,也傻眼了.

即使看到一座小山般大小的妖獸,這群人類強者,也不可能如此驚恐.

"可惜,金色龍龜出來早了."古雍看到這一幕,"如果等嬴氏家族的九人進去了,金色龍龜再突然出來!哼,他們九個人,最起碼死掉幾個.特別那個嬴浩江……最好被金色龍龜一爪子給拍成爛泥!"

人類強者,各自還有著不同心思.

"古雍,有金色龍龜,你竟然也不說,存的什麼心思?"嬴氏家族九位黑衣執法大怒.

"上次來,我們可沒碰到金色龍龜.估計,這宮殿內就這麼一頭堪比虛境的妖獸.這麼巧,一開始你們就碰上.運氣也算不錯了.如果在里面碰上,逃都來不及."古雍淡笑著說道.

摩尼寺的長眉老僧洪聲道:"各位,別說這些,現在,金色龍龜堵在宮門口,我們怎麼進去?"

"龍龜!而且已經蛻變成金色.力大無窮,那龜殼更是堅不可摧.在那,任憑我們攻擊,我們恐怕都無法傷這金色龍龜.就是虛境強者來,面對這金色龍龜都要頭疼."

"說這些干什麼,誰有辦法的?"

一個個先天強者們都有些焦急.

而那頭金色龍龜吼過兩聲後,就趴下來,諾大一個身軀就趴在宮門口眯起了眼睛,偶爾,一道綠光從它地眼皮中射出,掃過渺小的一群人類強者.

"我來試試吧."一道渾厚聲音響起.

眾人看過去,只見披頭散發的'獸王’烏侯朝宮門口前進,一群人頓時看著'獸王’烏侯,滕青山也有些驚訝:"這烏侯,名列《天榜》第一,可再厲害,也僅僅是先天金丹強者吧.怎麼敵得過金色龍龜?"

不過滕青山也明白,能名列《天榜》第一,怕是跟虛境強者,很接近了.

就比《地榜》第一,連在《地榜》末尾的人物,爆發的攻擊力都能達到十萬斤.而能名列《地榜》前十,如'雷神刀’吳越,那一刀威力,就要比排列《地榜》末尾地'血月刀’孟田強大的多.

至于《地榜》第一,估計攻擊力,比之先天虛丹,也差不了太多.

同樣道理,能名列《天榜》第一,能一人同時應付幾名先天金丹.這'烏侯’,就算不如虛境強者,可和初入虛境地強者比,估計也很接近了.

……

只見,烏侯在宮門口七八丈處停下.

"吼~~烏侯口中發出輕輕低吼聲.

金色龍龜原本眯起的眼睛,不由睜開,一雙泛綠瞳孔盯著'烏侯’.

"吼~~~"烏侯又發出吼聲.

"吼~~金色龍龜竟然也發出了吼聲.

頓時,一個人類,一個妖獸,就這麼輕聲對吼起來.其他五十九名先天強者們都目瞪口呆.

"哇,傳言是真地!獸王'烏侯’還真能跟妖獸交流啊."白袍'劉秀’驚呼道.

滕青山也是目瞪口呆.

還真是什麼人都有,竟然能跟妖獸交流!在人類看來,那些吼聲,或許只是發音略微有變化,長短高低略有變化,其他,大家根本聽不出來區別.可是……獸王'烏侯’跟金色龍龜卻就這麼交流著.

"或許,我們還真有可能進去."在場的先天強者們,一個個心中升起希望.

在金色龍龜面前,根本無法硬來,用軟地,可能比較有效.

就在湖底,天洪水宮,一個在宮門內,一個在宮門之外,一人一妖獸就這麼交流著.而其他五十九名根本聽不懂的先天強者只能傻傻等著.

"吼~~"烏侯發出低沉的輕吼聲.

而原本趴著的金色龍龜竟然站了起來,昂首發出一道吼聲.

"怎麼回事?"其他人一個個都聽不懂,可都感覺,不太對勁.

獸王'烏侯’連又吼了幾聲.

這一次,金色龍龜沒有吼叫,而是——

"轟!"一道氣團從它口中猛地射出,獸王'烏侯’右臂一橫,那氣團撞擊在烏侯的右臂上,烏侯整個人被轟地直接往後拋飛十丈,剛好落到人群當中.

"烏侯兄,怎麼樣了?"

一個個都看向'獸王’烏侯.

"我不說,大家都應該猜出來了."'獸王’烏侯搖頭無奈道,"沒辦法,我說那麼多,這頭老龍龜,就是死活不讓我們進去!不過有一個好消息……這里的確是禹皇寶藏所在處.而且,這頭老龍龜,就是遵循禹皇命令,守護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