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二十五章 觸手怪物

湖島十二名先天強者,表情都難看,一個個心底都將來的'秦狼’恨的要命.可再恨也沒辦法……這個'秦狼’身後可是有足足四十八名先天強者.那些先天強者們當然會幫'秦狼’.

"古雍,請吧."四十九名先天強者,都看向青湖島一群人.

到這份上,如果再撒謊狡辯,那就是侮辱在場所有人的腦袋瓜.

"既然各位想去,也好."古雍當即朝無底洞走來,當走到滕青山身側的時候卻停下,鄭重看著滕青山,"秦狼?"

"我一個無名小卒,名字就不勞古島主記了."滕青山淡笑道.

"你很不錯!"古雍這四個字,聲音很重,同時眼眸中也掠過一絲寒光.

"各位,隨我等下去吧."古雍說著,直接朝無底洞內一跳.

呼!

趙丹塵,宇文流風等一個個先天強者接連跳下,這無底洞內可是有一根很結實的繩子,一直垂到洞底.

"我們下去."'獸王’烏侯也第一個跳下,隨後在場眾多先天強者們也是一個個跳下,在下落過程中,大家也是經常借助繩子來卸去沖擊力,片刻,六十一名先天強者盡數到了這無底洞最底部.

……

"這鬼地方.漆黑一片."六十一名先天強者.浩浩蕩蕩行進在水道中.水道中可沒任何其他光源.完全漆黑環境下.令不少先天強者不適應.不少人體表撐起了先天真元光罩.靠先天真元地光暈.也能勉強看到近十丈距離.

青湖島一群人走在最前面.

"這古雍.心底肯定難受地很.原本屬于他們青湖島地禹皇寶藏.怕是難得到了."滕青山當然不可能.眼看著青湖島地人得到禹皇寶藏."等到了天洪水宮.各方爭奪.更容易讓青湖島地人死上一堆!"

如果像一開始.獨自一人偷襲.要找到適合機會太難了.特別是先天金.單靠自己.恐怕沒機會殺死先天金丹.

可現在……

滕青山混在大群先天強者中,渾水摸魚,或者讓對立形式激化等,很容易讓青湖島大量高手死掉!

"前面就是地底湖水,這湖水范圍可大的很."古雍淡漠說道,同時體表也撐起先天真元光罩,隨後入水.

******

六十一個'燈籠’在浩瀚漆黑一片的湖底前進著,為了不顯露自己的絕技,滕青山也同樣撐起了先天真元光罩……不過和其他人比,滕青山撐得光罩小了點.

嘩嘩~~~

寂靜水底,那些魚兒發現六十一個'燈籠’靠近都嚇得遠離,不過一些厲害的妖獸卻一次次來偷襲,滕青山他們這一方就有先天強者措手不及受傷.待得大家小心,倒是沒有出過什麼大的問題.

一般妖獸膽敢阻撓,根本是送死.

"古雍這群人,也沒說這湖水有多大.我還以為有個幾里長寬就不得了了."那白袍青年'劉秀’低聲咒罵道.

"我也一樣,先天真元光罩攜帶地空氣少了些."滕青山也說道.

劉秀冷笑一聲:"咱們只能省著點,盡量少動手了."

劇烈厮殺的時候,消耗氧氣會更多.

當然,九州大地的先天強者們,還不懂得'氧氣’,可是他們知道……窒息是能令人死亡地.人是需要呼吸空氣的.

"嗯?"滕青山一眼發現,在遠處大概六十丈處,隱隱約約就有一龐然大物,周圍還有大量好似蟒蛇一樣的影子,"什麼東西?"滕青山仔細看去,認真辨析,隨著靠近,終于看清楚了,那是一頭藍色龐然大物盤在湖底,竟然占據了周圍三十丈范圍,好似一座小山壓在那,最駭人的,還是那一根根懸浮在湖水中,足有大水缸粗的觸手.


每一根觸手,都堪比一條三十丈長的大蟒蛇!

滕青山倒吸一口涼氣.

"這妖獸,這麼大的妖獸?樣子挺像深海章魚地,不過,比章魚觸手要驚人多了."滕青山目光一瞥在最前面帶路的青湖島一群人,眼眸中掠過一絲寒光,"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要死,肯定是他們先死!"

漆黑幽暗的湖水中,其他先天強者們,只能勉強看清周圍七八丈距離,這還是人多緣故.

"什麼味道?好難聞."一名先天強者開口道.

滕青山卻是時刻注意著那頭水底妖獸.

"大家小心點."在最前面的古雍目光掃過周圍,低聲道,"味道這麼難聞……上一次我們可沒聞——"話還沒說完.

"啊!"

淒厲的慘叫聲猛地響起.

古雍猛地轉頭,只見他青湖島的一名頭發雪白的'溫長老’被一條水缸粗怪物卷住,此刻的溫長老竟然被活活勒死,身體都扭曲成麻花,眼眸爆裂,七孔流血,慘不忍睹!

"蟒蛇!"有人喊起來.

"孽畜!"一聲暴喝.

"咻!"一道璀璨光華從趙丹塵手中亮起,劍光劃過那水缸粗的'蟒蛇’,只聽得'噗哧’一聲,那水缸粗的'蟒蛇’就一分為二了,斷裂的一截身軀還在抽搐著,另

極長地身軀猛地收縮.

"哇~~~"

一道刺耳的,好似嬰兒地聲音響起.這刺耳的聲音就連先天強者們都想要捂住耳朵.

"大家小心!"古雍一聲大喊.

"轟!""轟!"……

水流猛然湧動,一條條粗長地巨大觸手,好似一條條巨蟒瘋狂地纏繞向一個個先天強者.

"好多巨蟒!"先天強者們一個個都動手了,化作一道道幻影,攻擊那些'蟒蛇’.

"蟒蛇?"滕青山暗自搖頭,因為先天強者們直線范圍太小,只能看到一條條觸手……卻看不到,在二十余丈外,所有觸手都是那個怪物的身體一部分.

咻!咻!咻!

劍影刀光閃爍,如古雍,趙丹塵等一些先天金丹強者出手,那些觸手都是直接斷裂,而如果是先天實丹強者,只能傷那觸手,卻根本無法完全斷裂開.不過……在場地高手太多了,先天金丹就有十大幾位!

瞬間,那些觸手全部斷裂.

"那蟒蛇要逃."看到斷裂的'蟒蛇’身軀迅速回縮,大家都知道,'蟒蛇’沒死,一個個追過去.

可這一追,卻駭然發現……

所有被他們切斷地'蟒蛇’,竟然是一條條觸手.而且看樣子……每一條觸手都足有三十丈長,他們切斷的部分才數丈罷了.

"哇~~~"嬰兒般的刺耳叫聲再度響起.


所有斷裂或者完好的觸手,猛地一震水面.

"咻!"那龐然大物瞬間就沖到遠處,消失在所有先天強者視野范圍內.

湖水,依舊幽暗漆黑!

可是此刻,在場的先天強者們都有些心底發寒.

那長眉老僧眉頭一皺,看向古雍:"古島主,這是什麼湖?怎麼這麼多妖獸?而且這一頭妖獸……就是老僧我,如果單獨遇到,老僧都怕要喪命."這頭怪物,足有二三十條觸手,一旦厮殺起來.

二三十條觸手一擁而上,就是先天金丹,也要殞命.

不過,那怪物也倒黴,遇到這麼多先天強者,所以瞬間就斷裂了大量觸手.

"這是天洪湖."古雍臉色難看,"對這天洪湖,我青湖島,也只是知道……這里妖獸有不少.我青湖島上一次來,就死了一位執法長老.現在,又死了一位.這帶路……還是請各位帶路吧!我們指方向.我青湖島,不帶路了."

兩次,死兩位長老,古雍當然心疼.

他卻不知道……

在這群人中,是有一人早早就發現那頭妖獸了,如果那人說出來,他們就用死人了.

"可惜,死的僅僅是一個先天實丹.以那妖獸實力,如果大量觸手圍攻一人,絕對能殺死一名先天金強者."滕青山對青湖島的人可沒一點憐憫.最好,島主古雍,還有其他幾位先天金丹全部死光.那樣才好!

"你們指路,我們帶路?"各大宗派先天強者們,都看著青湖島地人.

"古雍,這里,可是你們青湖島的人最熟悉!"'獸王’烏侯低沉道,"我們怎麼知道,你們是不是會故意指一條險路,將我們送到危險的地方去?"

"我們各退一步."古雍低沉道,"我青湖島人馬,跟你們地人,混在一起."

各大宗派高手相視,大家明白,現在還要讓青湖島的人帶路,也不能壓榨地太過分.

"也好."眾人同意.

……

一路前行,六十名先天強者,這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沿途橫沖直撞,一直來到天洪水宮宮門前.

不少強者看著那青綠色材質的碑,上書四字——天洪水宮!

"這天洪水宮,方圓最起碼有十幾里."古雍說道,"我們上次也只是大概看了下,並不清楚,天洪水宮真正的大小."

"呼!在水底建造如此大的宮殿,唯有禹皇,秦嶺天帝他們,才能做到吧."不少先天強者驚歎.

"嗯,禹皇寶藏,一定在里面."

不少強者都很肯定.

滕青山目光卻掃過古雍:"不知道,這古雍,是否將金色龍龜的事情說出來!如果冒然進入天洪水宮,很容易遭到金色龍龜地攻擊.以金色龍龜的實力……先天金丹也擋不住."

"古島主,前面帶路吧."

不少先天強者又看向古雍一群人.

"哼."古雍臉色一沉,"各位,上次我們進入天洪水宮,可剛進入沒多久,就碰到了一頭妖獸,我們發現,宮殿中妖獸有不少.所以暫時就退回來了.即使如此,我們還是損失了一位長老,想要在天洪水宮中得到禹皇寶藏,太難了!至于這天洪水宮,我們只知道,禹皇寶藏在里面,至于在哪,我們也不知道……不知道路,自然,也無從帶路."

"金色龍龜的存在,看來這古雍要隱瞞了."滕青山冷笑,可惜……在場除了青湖島的人,滕青山對這的事情,也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