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二十四章 力拔楊柳
延山上,荊棘雜草叢生,各種各樣的植物,樹木隨~

不過,因為青湖島三萬大軍駐紮在無底洞周圍數里區域,所以,那一塊區域的樹木植被就倒黴了.愛..書..者/首/發大量的樹木被砍伐,雜草被鏟除.一個個軍帳就這麼坐落下來,好似大延山上的一點點綴.

當然,這數里區域,樹木太多,一些不礙事的樹木都保留了下來.

一名名穿著重甲的軍士都分散在軍營內,還有不少銀蛟軍軍士巡邏著.

"讓開!"

隨著喝斥聲,銀蛟軍軍士們惶恐避讓開.只見一群數十人,在青湖島十二位先天強者相陪下,大步地朝東南方向前進.

"那些人,是什麼人物?島主,執法長老他們都在旁邊跟著?"

"不知道,不過應該都是先天強者.我二哥的長槍隊,就在軍營最前面准備迎敵.估計就是為了應付這群人,他娘的,老子哪一天,也能這麼囂張,死也值了."

"你說,這群人都是先天?"

一些軍士們避讓在旁邊,遙看一群人離去,不由驚歎議論.

"差不多五十個先天強者.整個九州大地.才多少先天.竟然這麼多來到大延山……嘖嘖.難怪島主他們這麼小心."這些銀蛟軍軍士.對普通平民自然是高高在上.可是跟先天強者相比.卻是兩個世界地人.

就這一群先天強者.就能屠戮他們!

畢竟整個九州大地.最起碼有兩三成地先天強者聚集在這!單單《天榜》三十六人中.今天在大延山地.就超過十個!甚至于《天榜》第一人也在這.

******

從宴席處到現在.滕青山他們一群人大概走了兩里路了.

"秦狼兄.你知道那入口在哪?"在他身側地劉秀悄聲說道.

"看著就是了."滕青山淡笑道.

滕青山的步伐,很穩,沿著曲折的道路,不斷朝東南方向走.

"秦狼兄弟."在後面跟著的古雍,終于開口了,"要搜索大帳,還是搜索大延山,秦狼兄弟可以開始搜了.可秦狼兄弟你這麼閉著眼睛一路朝東南方向走,不是浪費在場各位的時間?"

"我們不急."'獸王’烏侯咧嘴笑道.

"古雍島主如果走了兩三里路,就嫌累,可以在一旁歇歇腳."洪天城的那位壯漢'巫馬’揶揄笑道,一名先天金丹強者怎麼可能走兩三里路就累?話語中的譏諷很明顯.

"古雍,害怕秦狼兄弟找到入口?"冷漠聲音響起,說話的是嬴氏家族'嬴浩江’,九名盡皆帶著金色面具的黑衣執法,也是速度不減,一直跟隨著滕青山身後.

古雍淡然一笑:"我怕什麼?我自己根本都不知道這大延山,是否有禹皇寶藏.如果真有寶藏,秦狼兄弟能找到,那也是好事.我青湖島,也能見識見識禹皇宮殿是什麼樣."這古雍臉皮之厚,也讓滕青山驚歎.

一路前行.

"島主."趙丹塵有些焦急,看向古雍.

古雍微微搖頭,卻沒說話.

的確,滕青山此刻距離那無底洞位置已經很近了,只有不足五十丈距離,能從宴席處一路趕到這,已經讓青湖島地十二位先天強者們心底忌憚.

"各位,前面就是通往地底宮殿的入口!"

清朗的聲音劃破軍營的寂靜.

"壞了!"古雍心底一顫,表情卻無變化.


嬴氏家族,摩尼寺,射日神山等各路人馬高手,竟然有不少人同時轉頭看向身後地青湖島十二人……除了古雍,趙丹塵等少數幾人表情還正常外,青湖島的其他先天強者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

"哈哈……"披頭散發地烏侯大笑起來,"秦狼兄弟,那入口在哪,你找出來,讓青湖島這群死不承認的家伙看看吧."

"烏侯大哥放心."

在滕青山前方三十丈內,有五個軍帳,而軍帳周圍也有近百名銀蛟軍軍士歇息.

滕青山目光一看周圍起伏的山脈,須知,滕青山作為滕家莊獵人隊隊長,可是干了六年多,六年多時間.這大延山,滕青山簡直是了如指掌."周圍大樹砍伐了不少,不過,起伏的山脈卻沒變."

滕青山輕易判斷出,那個無底洞所在位置.

"前面有五個軍帳."滕青山朗聲道,"地底入口,就在其中一個大帳內."

古雍臉色真地變了!

"秦狼兄,看你的了."射日神山的那位精瘦鱗甲漢子也大吼一聲,不管是摩尼寺,還是嬴氏家族,亦或是在場其他先天強者們,一個個都看著滕青山.

"這人是誰?"旁邊不少銀蛟軍軍士也驚訝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大步走到旁邊一棵粗壯楊柳樹旁,雙手一伸環抱住這棵大樹,"起!"滕青山一聲低喝,雙臂一用力,這粗壯地楊柳樹轟然就被拔了起來,深入地底的一根根樹根也脫土而出,令地面都震動起來.

沙沙~~~土滾落.

"先天

"那些銀蛟軍軍士一個個目瞪口呆,那粗壯地楊柳林內長了很久,最起碼得有數萬斤重,要這般舉重若輕地拔出楊柳樹,沒先天強者實力還真的做不到.

"古島主,看好了!"

滕青山一聲大喝,手中粗壯地楊柳樹猛地舞動.

呼!

"趴下!"不少銀蛟軍軍士嚇得連趴下,只見粗壯的楊柳樹從周圍劃過,最後重重砸在其中一座軍帳上,下面還有鋼鐵穩固地軍帳,被這數萬斤的大樹轟然撞擊地倒塌,撕裂開,露出了軍帳內地地鋪,一些桌椅,盆子之類地生活用具.

滕青山隨手將楊柳樹朝旁邊一扔.

"轟~~"大地震顫,在地面上留下凹坑.

"秦狼."古雍沉著臉,喝斥道,"你尋找地底入口,破壞我青湖島的軍帳干什麼?"

"古島主,一個軍帳就值得你生氣了,還是你怕了?"各大宗派的先天強者們一個個看向古雍,那嬴氏家族領頭人冷聲道:"等秦狼兄弟找到那入口,我們可要古雍古島主你給我們一個交代!"

"哼."古雍只是盯著滕青山.

"毀掉這軍帳,讓大家看的清楚些."滕青山微笑著,走到那破爛軍帳旁,蹲下來伸手抓住地鋪,猛地一掀!

呼!

地被掀飛.

古雍等十二名青湖島先天強者,個個默默看著這一幕,只是不少人看向滕青山的目光,都好似想要吃掉滕青山.

"就是這個秦狼!!!"古雍心中怒極.

"這位大人,這是我們睡的地鋪."在後面的古世友喊道,"你掀掉地干什麼?"


"小家伙,給我閉嘴."滕青山回頭掃視了他一眼,"這里,沒你說話的份!"在場的嬴氏家族,摩尼寺等不少先天強者目光都掃向古世友,此刻彼此說話的可都是先天強者,甚至于幾乎都是先天實丹,先天金.

一個後天小家伙,也敢插嘴!

"世友,退下!"古雍低喝一聲.

古世友咬牙,只能恨恨退下.他清楚,在這九州大地上,看重地是個人實力!他雖然是少島主,可是……青湖島島主繼任是選出實力強的人,並非父傳子.這跟歸元宗等其他許多宗派都一樣.

一個後天,在先天強者眼里,的確什麼都算不上.

"古島主……"滕青山微笑著,右手一揮,一道火紅色先天真元轟擊在地面上.

蓬!

周圍的泥土碎石子都爆炸飛了開去,足足一尺多厚地泥土全部炸飛掉.

各大宗派的先天強者,包括青湖島眾人們都盯著那灰塵彌漫處,待得灰塵消散……露出了其中滕青山地人影.

"古島主,將這入口封的好嚴實啊."滕青山笑著,輕輕踩了踩地面.

鏘!鏘!鏘!

鋼鐵聲響響起,此刻,在滕青山腳下,露出了厚實的鋼鐵.

青湖島十二名先天強者此刻臉色都極度難看.

愈是強者,一般愈是重視臉面!青湖島十二名先天強者們,地位高,面子更是看的極重.為了禹皇寶藏他們撒謊!這也就罷了……現在,卻被人找到了入口.這可等于是被人狠狠在臉上抽上一巴掌啊!

"秦狼兄弟,做的好."那白袍青年'劉秀’大叫一聲.

在場不少先天強者對滕青山也有了好感.

滕青山微微一笑,一彎腰,雙手猛地插入鋼鐵中.

噗哧!鋼鐵在滕青山雙手面前好似豆腐.

"嘩~~"滕青山將那鋼鐵抓裂猛地朝兩旁一揮,破爛鋼鐵拋飛了開去,而後重重地砸在地面上,陷進泥土里.

鋼鐵消失,頓時露出了那幽深不見底的深洞!

"干地好."'獸王’烏侯第一個沖到深洞面前,朝下面一看,那幽深不見底的深洞讓他倒吸一口氣,"好深地洞穴.秦狼兄弟……這次可都是虧你啊,否則,就被古雍那小家伙給忽悠過去了."

古雍?小家伙?滕青山暗笑.

不過以'獸王’烏侯的年齡,以及實力,也有資格說這話.一百多歲地烏侯,喊五十幾歲的古雍為'小家伙’很正常.

無底洞周圍,圍上大一群先天強者,個個驚歎欣喜不已.

而青湖島十二位先天強者們臉色都難看.

"這個秦狼,哪里冒出來地!這天下間,沒聽說有這麼一個先天強者."趙丹塵低聲咬牙說道.

"誰知道."古雍也是一肚子火.

"古島主."就他們最恨的那位'秦狼’又開口說話了,"到現在,可別再說,不知道禹皇寶藏了!你們對禹皇寶藏,肯定熟悉的很,還是前面帶路吧."滕青山此話一出,其他先天強者們也都看向青湖島一群人.

黑漆漆的無底洞,當然要讓青湖島的人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