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二十一章 是他!

是族長!"

"族長回來啦!"

一聲大喊,響徹在官道旁的荒野上,原本還吵雜聲一片的滕家莊族人們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無論是正在吃飯,還是在談話的族人們,都轉頭看過去.

"哥,爹?"青雨難以自信,眼眸中滿是驚喜.

"凡哥!"原本還躺在板車上的袁蘭,竟然爆發出驚人的力氣,一骨碌就爬起來,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就光著腳朝滕青山,滕永凡跑去.

"凡哥!"袁蘭臉上滿是驚喜之色,眼淚忍不住流下,就這麼跑到滕永凡面前.

椅子已經放下,滕永凡就這麼坐在椅子上.

"凡哥."

"阿蘭."

滕永凡也緊緊抱住自己的妻子,兩人從小青梅竹馬,一輩子風風雨雨走來,早已經都離不開對方.

"我以為.我以為你……"袁蘭哭地厲害.低頭看向滕永凡地腿."凡哥.你地腿……"

"能逃回一條命就不錯了."滕永凡露出一絲笑容."阿蘭.以後我走路都不行了."

袁蘭臉上滿是淚水:"以後.我服侍你."

滕青山見到這一幕.心底松一口氣.如果父親真地死了.母親可能也就這麼一日日哀傷.身體衰弱下去直至死亡.不過父親現在活著回來了.母親心里已經不想死!已經喝過朱果酒地母親.身體本身還是很好地.

"這下好啦."老族長滕云龍笑眯眯走過來."活著就好.活著就好啊."他見過太多地死亡.斷腿斷胳膊.滕云龍見太多了.

此時.老族長滕云龍.雙手正抱著酒壺.

"外公,你手好些了嗎?"滕青山問道,在青湖島的軍隊過來抓人時,外公的雙手骨頭震斷了.

"還好,一雙手雖然廢了不能拿重物做重活.不過,抱些輕地東西倒也沒事."滕云龍抱著酒葫蘆的雙手隱隱有著發顫.

滕青山連接過那酒葫蘆,將罩在酒葫蘆口地酒杯取下,先為父親倒下一杯'朱果酒’.

"爹,喝下對身體好些."滕青山遞過去.

滕永凡看了看自己兒子,笑著點頭接過這酒杯:"嗯,好香的酒啊.青山,我一回來就讓我喝上好酒.不錯."隨即一仰頭,就將一杯酒喝乾淨,緊接著滕永凡驚訝的臉色一變:"什麼酒,好烈!"

一股熾熱的能量迅速充斥滕永凡全身.

原本因為失血過多,而元氣大傷的身體迅速補充消耗,甚至于身體素質都在迅速提升,僅僅一杯朱果酒,就令滕永凡傷好了大半,力量更是大增.

"這是什麼酒?"滕永凡瞪大眼睛,很是吃驚.

"朱果酒."旁邊地滕云龍說道,"這事情我等會兒,再慢慢和你說,青山……你爹也回來了,這下,你不必再去大延山了吧."

"我還有事."滕青山說道.

放過青湖島?

怎麼可能!

大伯身死,父親遭受那麼多磨難又癱瘓,差一點連命都沒了!一想到父親後半輩子都要活在椅子,床上,滕青山就心痛.原本他加入歸元宗,當上黑甲軍統領等,都是為了想讓滕家莊生活好,想讓父母更好的.

若不是如此……

滕青山恐怕早就獨自一人闖天下,追求武道巔峰了.

不過,他拼命想保護好這個家,可卻因為他自己,父親遭難,大伯更是身死.

"青山."滕永凡連道,"別去了,別跟他們斗了,青湖島……那是天下八大宗派之一,我們,斗不過他們的!"從此癱瘓,無法打鐵,甚至于無法再走路,滕永凡表面上滿不在乎.可是……誰癱瘓了心里好受?

他心里難受,可表面上卻要裝作滿不在乎.至于報仇,他恨不得親手殺了那群人,特別是抓他走地那個手持黑色長槍的'少島主’,可是他不能!

他兒子'滕青山’是厲害!

可是,再厲害,怎麼可能斗得過龐然大物般的'青湖島’?連整個歸元宗都斗不過,更別說一個小小滕青山了.為了兒子的安全,滕永凡不想兒子那麼做.

"別去."袁蘭眼中也滿是期盼,擔憂.

在報仇和兒子兩者選擇,他們當然選擇要讓兒子過地好好的.

"放心,爹!你兒子可不是傻瓜,傻傻地沖殺."滕青山擠出笑容,安慰父母,"從小到大,你看過你兒子自不量力的送死嗎?"

滕永凡一聽,這才略微放心.

從小到大,滕青山做事的確很有分寸,的確不是那種頭腦發熱莽撞之人.

"青山."滕永凡鄭重道,"那一次去我們滕家莊,強行要帶走我,青浩還有你永湘大伯的那個騎兵首領,待得回銀蛟軍大營途中,我發現,不少軍士都恭敬地稱

'少島主’."

"是他!"滕青山心中不由湧起一股殺意.

原來是古世友!

其實當年在火焰山第一次看到古世友,那次古世友是和別人比試,打到中途就停手認輸……還有在武安郡城,花魁選拔碰到古世友,兩次見面,滕青山就發現這古世友是比較虛偽陰險地人.可是沒想到……

這古世友,陰險到強行將自己父親抓過去.

"古世友,我必殺你."滕永凡心底殺機奔騰.

滕永凡卻是緊接著道:"青山,很明顯這個少島主是跟你有仇怨!所以……不管你做什麼事,你必須警惕,切不能大意."滕永凡唯恐自己兒子還不知道那少島主此人本性,所以連提醒.防止自己兒子中了那少島主'古世友’的招.

"嗯,我會小心地."

滕青山連點頭.

……

滕青山長大了,又是黑甲軍統領,地位高!所以滕永凡和袁蘭,再怎麼也只能勸說滕青山,他們並不能逼迫滕青山不去.因為在滕永凡二人眼里……他們兩個都是鄉下夫婦,眼光是無法和兒子比的.

兒子地選擇,他們沒辦法為其做決定.

******

滕青山帶上一些事物,換上衣服,便又迅速地趕回大延山.

"~~

偶爾的刺耳叫聲響徹天空,滕青山抬頭看去,只見大延山某一處上空有五頭雪鷹盤旋.

"是雪鷹教地雪鷹."滕青山一眼認出,"雪鷹教的人,應該就在雪鷹下的區域.其他勢力人也該到了.

"此刻的滕青山,一身土黃色袍子,腰間系著腰帶,背著大的包裹,又戴上刀疤臉的人皮面具.

滕青山,穿行在山林間,迅速朝高手彙聚處靠攏.

"人還挺多."

老遠,滕青山就一眼看到,零零散散不少高手或是坐在草地上,或是背靠著大樹,或是坐在樹杈上,單單滕青山老遠一眼,就看到了二十余號人.

"哈哈,又來一位!"老遠便聽到笑聲.

滕青山大步走過去,只見一名白袍俊秀青年笑著迎上來,拱手笑道:"在下劉秀,這位兄弟,有些臉生啊."

"天鷹門,秦狼."滕青山一拱手.

"天鷹門?"周圍不少人都疑惑看過來,顯然都沒聽過這個門派.

滕青山淡然一笑:"一個沒名氣的小門派罷了."

"哼,想要加入我們,去分寶藏一杯羹,沒點實力可沒資格進來."那都是紫色長袍的六人中,其中一個頭發花白的掃帚眉老者冷笑著說道.

"有沒有資格,你可以試試."滕青山淡漠說道.

"狂妄!"

掃帚眉老者嗤笑一聲,手一伸,背後背負著的一柄淡綠色長劍就到了手中,在陽光照耀下,那柄長劍卻流淌著淡綠色光暈.在場的其他先天強者都默默看到這一幕……想要加入這個陣營,是必須有點實力的.

如果有名氣,大家不會阻撓.

可沒名氣,從未見過的人.肯定要出手看看你手段如何!

"我逍遙宮《東華九劍》,看好了."掃帚眉老者聲音還在回想著,整個人猛然化為一道綠色殘影.

"哐!"

猛地一聲炸響!

滕青山依舊站在原地一動沒動,可是那名掃帚眉老者卻是連退三步,眼眸中有著驚色.原本周圍淡然看戲的先天強者們都是面色微變,特別是射日神山的五位背負著神弓的高手,都驚訝看著地面的飛刀碎片.

一柄飛刀,竟然能讓一名先天實丹強者震退三步!

這飛刀中灌輸的力道,最起碼得有二三十萬斤!如此暗器高手,不可小覷.

"我出去逛了一圈?各位就鬧騰起來了?"爽朗的笑聲響起,只見一名披散著頭發,看似野人的大漢騎著一頭妖獸'黑云豹’晃悠著進來了,他瞥了一眼滕青山,"這人雙手的手套,乃是'天鷹爪’魏單的兵器,應該是魏單的傳人.不必動手丈量吧?"

"天鷹爪?"不少人驚訝看了一眼滕青山雙手的手套.

一雙看似普通的手套,如果不是研究曆史,很難一眼看出.

"原來是魏單老前輩的傳人!天鷹爪魏單前輩,六百多年前可是名列《天榜》前十的高手."那白袍青年迎過來,笑道,"我劉秀也是獨行天下,秦狼兄,走,隨我去見見'烏侯’老大哥."

"烏侯?"滕青山大吃一驚.

烏侯,《天榜》排名第一,人稱'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