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喋血大延山 第一章 撤退,追殺!

寒風呼嘯,寒氣籠罩延江城,可城牆上的滕青山,燕莫天二人心中卻更加冰寒.

滕青山那冷冽的目光透過頭盔面罩,掃向下方的銀蛟軍,低沉道:"燕長老,按照時間計算,這情報傳到宗里,大概需要三個時辰,從宗里再傳到我們這.估計也需要一兩個時辰.也就是……青湖島的大軍,應該已經行軍四五個時辰!"

燕莫天鄭重道:"如果那青湖島,不惜一切急行軍,今天白天期間,就能抵達延江城城下!"

情報知道太少,只能推斷出大概時間.

滕青山冷笑道:"青湖島島主'古雍’竟然親自領軍!而且他們先攻鐵衣門,後攻我歸元宗.現在諸方人馬彙合,派出的人手,肯定要比攻擊鐵衣門時派出的人手要多.還真瞧得起咱們歸元宗!"

'瞧得起’並非好事,歸元宗人們甯願青湖島瞧不起自己,派少點人

"一旦'古雍’帶大軍過來,我們想逃都逃不掉,該撤退了."燕莫天低聲無奈道,"本來想趁機,狠狠多殺些青湖島的人的.不過……青山你殺死那鐵萬茂,咱們這次大軍出動,也算值了."

滕青山轉頭笑笑:"鐵萬茂?太自大,能欺負後天高手罷了."

"龐統領."滕青山喊道.

遠處地龐山立即朝這來.

"不甘心.也得走."滕青山暗歎.當即和龐,燕莫天一同商量撤退事宜.

……

延江下.焦枯地尸體殘骸正散地上.一些銀蛟軍軍士們正奉命收殮執法長老'鐵萬茂’地尸體殘骸.而其他集結著地銀蛟軍軍士們都低聲議論紛紛.時而朝城牆上.那個手持銀色輪迴槍地黑色重甲人影看去.

"長老.將軍!"兩名銀蛟軍軍士.一人捧著包容尸體殘骸地包裹.另外一人則是拿著風雷刀以及內甲,臂甲等.

"放下吧."灰袍中年人淡漠吩咐道.

"是."

這兩名銀蛟軍軍士將包裹,風雷刀,內甲等放在地上.

"胡長老!"在灰袍中年人身側的身穿重甲的大漢低沉怒聲道,"趙師祖他們,率領大軍滅了鐵衣門.十名先天強者一個都沒死,可我們這一邊,在延江城下就死了鐵長老!這奇恥大辱,我們就這麼吞下?"

灰袍中年人看了他一眼:"藍將軍,你想要干什麼?陣前叫戰?對方根本不出戰,你又能怎樣?強攻?"

"可這是數年來,我青湖島第一個死的先天!而且是在陣前被斬殺!這是奇恥大辱!"這位藍將軍雙眼瞪得滾圓,氣憤難平,"我們一口氣強攻,我就不信,攻不下來!"

灰袍中年人眼中掠過一絲譏諷,淡漠道:"如若強攻,城門厚重,肯定重兵把守.我們不可能破開.而攀上城牆?敵方有城牆之利.我青湖島這邊雖然有上萬銀蛟軍.可是要攀上城牆,能沖上去厮殺的只是少部分.只會被那黑甲軍給慢慢吞噬掉!而且,別忘了……對方還有隱藏著的暗器高手.

"

"暗器高手?"藍將軍一窒.

五百金鱗衛,片刻便死掉近一百五十人,藍將軍可清晰記得,那一個個金鱗衛倒下地場景.

"死一個鐵萬茂,是小事."灰袍中年人淡漠道,鐵萬茂已經一百多歲卻依舊只是'先天虛丹’境界,按照這年齡,這一輩子怕都難達到'先天實丹’.這樣的人物,青湖島並不算太重視.

青湖島真正看重的,是胡長老,趙丹塵等幾名先天金丹人物!

"滕青山地實力,才是大事!"灰~中年人低頭看向地面上那些殘骸.

"滕青山."那壯碩大漢'藍將軍’盯著那內甲中央的大窟窿,忍不住道,"十七歲的先天強者!而且那最後一槍……威力真是強,連鐵長老尸體都瞬間燒焦了,先天虛丹高手,怕的都難抵擋.放眼整個九州大地,千年來,這青山也僅次于那摩尼寺地妖僧."

胡長老卻抬頭,遙看遠處延江城城牆上,如鬼神般的黑色重甲人影.

"不,他比妖僧更可怕!"胡長老低沉道.

"嗯?"藍將軍驚訝道,"妖僧項凡塵,六百多年前,可是十六歲就達先天了."

胡長老目視遠處的滕青山,緩緩道:"妖僧從小被摩尼寺重點教導,修煉的是四大神典之一的《金身佛陀》,而滕青山從小卻是生活在山林間,沒有師傅,靠的是自己.他地槍法,我根本沒見過,應該是他自創!初達先天,便能擊殺達到先天數十年的鐵長老……一想想,將來地滕青山,我都感到害怕!"

藍軍一窒.

"如果再給歸元宗數十年,怕到時,我青湖島,都難滅歸元宗."胡長老緩緩道,"死了一個鐵長老也好,讓我青湖島,知道滕青山這個可怕的天才.此次滅歸元宗,不管如何,最好活捉滕青山,捉不住,就將其擊殺!"

藍將軍聽胡長老這麼說,也連點頭.

堪比妖僧'項凡塵’地可怕天才,而且還是敵人,如果不殺,真的寢食難安!



他們不知,滕青山並非是一個經驗少地天才青年,在

跟蹤,潛逃等各個方面,可以這麼說,整個九州大地比肩的都沒幾個.以前世殺手經驗,加上對身體的如意控制.

誰能追殺他?

……

時間流逝,青湖島人馬在城下坐著休息,他們在等待大軍趕來彙合.

"將軍,將!"

一名銀蛟軍軍士立即沖進了大帳內,藍將軍和胡長老二人正在這喝茶靜等.

"什麼事?"藍將軍眉道.

"將軍!"這軍士急切道,"歸元黑甲軍從城牆下逃了."

呼!呼!

藍將軍,胡長二人瞬間便沖出了大帳,遙看遠處延江城城牆,果真……城牆上此刻估計只有數百名黑甲軍軍士,這些黑甲軍軍士們正一個個迅速地從各個通道迅速地往下逃,兩個呼吸功夫,這些黑甲軍軍士便消失在牆上.

"金鱗衛!"胡長老猙獰一聲大喝.

嘩!

三百多名金鱗衛迅速沖出來.

"跟我殺上去."胡長老身先士卒,當帶頭飛速沖向城牆,只見他身形飄逸卻快如箭矢.在他身後,三百多名金鱗衛一個個也飛奔向城牆.

"咚!""咚!"……

集結地鼓聲,響徹天際,一萬銀蛟軍也迅速地集結在一起.

……

胡長老腳下一點便輕松地躍上了城牆頭,以胡長老的六識,卻聽不到牆頭上有一絲呼吸聲.

"全部了?"胡長老大吃一驚.

呼!呼!呼!

在他身後,一名名金鱗衛好似矯捷的豹子上了城頭.

"隨我下去."胡長老一聲令下,一個個直接從城頭跳進城內,便發現……城門處竟然沒有一個守衛,有的只是一根根巨木將城門抵住.那一根根粗壯地黑色金屬門:,將城門也死死鎖住.

"開城門."胡長老喝道,他自己卻遙看北方.

這大街上商戶家家關閉大門,遙遠處隱隱有著模糊的黑色,密集的馬蹄聲引起地面的震動,胡長老還清晰感覺得到.

金鱗衛們迅速搬掉巨木,拉開城門的一個個門閂,"轟!"隨著城門轟然開啟.

頓時大量騎著戰馬的銀蛟軍軍士們便迅速地沖進城內,一聲嘶吼聲響起:"沖!殺死一名黑甲軍軍士,獎勵百兩白銀,殺死一名百夫長,獎勵千兩白銀……"一名名銀蛟軍軍士們嚎叫著迅速地追趕著.

對方只顧著逃,那追殺將會很輕松.

……

黑甲軍數量畢竟太多,即使井然有序地逃離.可是在大軍末尾處地軍士們,跟後方追殺的銀蛟軍軍士也就大概近兩里地.而且因為在末尾,黑甲軍軍士太多,每一匹戰馬極限速度不一,在前面的軍士能肆意地奔跑,可在後面地,卻跑不快.

"哈哈……兄弟們,殺."

銀蛟軍軍士們一個個嚎叫著,戰馬飛奔著,令整個延江城都顫栗著.

距離不斷拉近!

"快,快!"滕青山怒吼著,他和燕莫天二人,正在黑甲軍最後面.銀蛟軍不斷靠近.

一里地,半里地,八十丈,五十丈,三十丈……

"咻!""咻!"一根根從後面射來的箭矢,落在末尾的黑甲軍軍士身上,只聽得'鏘’'鏘’的聲音,偶爾有一兩根箭矢走運地插入戰甲縫隙處.

呼!呼!

如一陣風,黑甲軍全軍終于沖出了延江城北門,此刻在延江城北門外兩端,聚集著數百名黑甲軍軍士,二十名黑甲軍軍士抓著絆馬索,十人抓著一邊……當黑甲軍軍士全部跑出來後,銀蛟軍剛追出來時!

"起!"一喝.

一條條絆馬索從泥土中拉出來,絆馬索高度不高,距離地面一兩尺左右.每一條絆馬索之間,間隔四丈距離,足足五條粗壯地絆馬索.城門口,除了這一百名抓絆馬索的軍士外,其他黑甲軍軍士們都持著戰刀.

"轟隆~~~"

極速飛奔下的一匹匹戰馬轟然跌下,砸的地面都震顫起來,一個個銀蛟軍軍士也摔了出去,戰馬飛奔的速度,並不比滕青山前世的一些轎車速度慢,銀蛟軍軍士們雖然再壯,也是跌地頭暈目眩.

呼!呼!

早就預備好的黑甲軍軍士連沖上,手中戰刀,立即對准對方面罩下縫隙刺去!因為人要呼吸,眼睛要視物,所以是有縫隙地.

一柄柄戰刀無情地刺下!

噗哧!噗哧!

鮮飛濺.

"啊~~"慘叫聲響徹天際,不少銀蛟軍軍士被摔地還未清醒過來,就被殺死!

"有埋伏!!!"急切喊叫聲響起.

"律律~~"

馬嘶聲,怒吼聲不斷,城門處完全亂了,來不及停下的戰士連跳下馬.整個城門處,一瞬間就被跌倒地戰馬,死去銀蛟軍軍士尸體,以及絆馬索給完全堵住了.

"走!"滕青山一聲.

黑甲軍軍士們一個個立即上馬,迅速地逃逸而去,只留下滿是馬蹄銀的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