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赤虎咆 第三十六章 破空的石子!

江城城牆下,火焰滔天,融化了周圍雪地.

在遠處雪地上,灰袍中年人'胡長老’和雙鬢斑白的鐵長老正並肩而立,自信十足地看著攻城戰.

"兄弟們,上!"

一名全身籠罩在重甲內的金鱗衛大喝一聲,這名原先在後面的金鱗衛,速度猛地激增,一步便是三四丈,帶著一陣狂風,沖向城牆,城牆上的箭矢'砰’'砰’的射在他身上,只能在重甲上留下點點白印.

數百名金鱗衛,分散開並肩沖上.

"蓬!"那領頭的金鱗衛猛地一踩地面,隨後再度躍起,直接越過了六七丈火焰范圍,直接踩在之前其他伙伴插在城牆上的匕首上.

原來,第一波數十名金鱗衛,目的僅僅是留下一些匕首,好讓大家有落腳點.

呼!呼!呼!

數十名金鱗衛,幾乎同時踩在匕首上,猛地一蹬朝上方沖去.

"倒!!!"嘶啞的吼聲從城牆上傳來.

"嘩嘩~~~"

一個個燒得滾熱地大鐵鍋.猛地傾翻.滾熱地開水,滾油無情地倒下.在熾熱地滾油,開水下.這第一波躍起地數十名金鱗衛.低著頭.任憑滾油澆下.依舊拼命地抓住了城牆地牆頭.

低沉嘶吼聲從這些金鱗衛口中響起.

"殺!"一柄柄戰刀猛地砍向金鱗衛地手指.或者劈向他們地面門.一般都是好幾個兵衛同時攻擊這些金鱗衛.

"鏘!""鏘!"

雙手地鋼鐵手套.頭盔面罩上濺起火星.不少金鱗衛竟然被劈地掉落下去.可更多地金鱗衛們卻沖上牆頭了.其中領頭地一名金鱗衛猙獰一笑.嘶吼道:"兄弟們.殺吧!"吼聲回響在延江城上空.

"殺!"

"殺!"

個個金鱗衛們都發出了嗜血的吼聲.

"蓬!"一巴掌,直接將一名兵衛腦袋給拍的爆裂開,腦漿飛濺,隨即拔出腰間的戰刀,肆意地瘋狂砍劈.一個個金鱗衛,好似狼入羊群.

"***."一名中年守城兵衛捧著一鍋熱油,對著一名殺來的金鱗衛潑去!

嘩!

措手不及下,熱油透過面罩,潑的那金鱗衛滿臉都是.

"啊啊啊~~~"這金鱗衛發出痛苦地慘叫聲,抓住他的腦袋在地上打滾,他的臉皮完全燙壞了,眼球都燙壞了,疼地這金鱗衛扯掉了自己頭盔,顯然,頭盔里面滿是熱油.可是——

"噗哧!"那中年人兵衛猛地一揮手中戰刀,將這金鱗衛腦袋劈下.

"劉叔,干的好."旁邊一名年輕兵衛興奮大叫道.

"小心."中年人兵衛臉色大變.

"呼!"刀影閃過,那年輕人瞪大眼睛,他的胸口鮮血不斷往外滲透,隨後轟然倒下.一道金色影子'呼’的沖向中年人兵衛:"殺我兄弟,死!"這金色影子,暴怒非常.

"狗日地.

"中年人兵衛暴喝一聲,殺過去.

……

"給我滾下去."延江城城衛隊大隊長'吳昊’閃電般地一腳,就從側面,將一名金鱗衛踢得拋飛起來,摔向城下.

這吳昊,能成為大隊長,自然也是一流武者.

"這下糟糕了."吳昊一看城牆頭上,短短一瞬間,已經沖上來上百名金鱗衛.而守城兵衛們也是仗著人多,才能暫時僵持住,"這一會兒,死了最起碼上百人,這樣下去,再死幾百號人,估計就要潰逃了."

"黑甲軍,趕不上了."吳昊臉色一變.

三名金鱗衛,仿佛三個鋼鐵妖獸竟然包圍沖來,吳昊無處可逃.

"鏘!""噗哧!"

一截手臂拋飛起來.

"噗!""噗!""噗!""噗!""噗!"……

一連竄的破空聲響起.

"我,我沒死?"吳昊瞪大眼睛,只見他周圍地三名金鱗衛,腦袋都被射穿了,那頭盔上都有著血窟窿,三名金鱗衛委頓到底,不單單是這三名金鱗衛,就一個呼吸功夫,倒下了超過十名金鱗衛!

這令牆頭上的金鱗衛們都是大驚.

呼!呼!

一身玄鐵重甲的滕青山和一身簡易鎧甲的燕長老,都出現在牆頭上.

"青山,不錯啊."燕長老笑著,隨後身形動了.

"鏘!""鏘!"……

只見耀眼的銀色劍光不斷閃爍,一道人影速度驚人,人影過處,一名名金鱗衛倒下.

"先天強者!!!"驚恐的喊聲響起.

"全部死吧."滕青山冷冽地目光在牆頭上一掃,他地左手拎著一小布袋石子,布袋放在地上,滕青山左右手同時抓著石子,雙手化作了幻影,一枚枚石子從滕青山手中,化作了可怕的殺人利器!

"噗!""噗!""噗!"……

比之先天金丹地'燕長老’,滕青山的一顆顆石子更加可怕.畢竟看到燕長老來,那些金鱗衛都立即閃躲退讓了,燕長老還需要靠速度趕過去.

可滕青山不同.

石子一出,便代表一條性命消失.

以滕青山地雙手指力,發出的一顆顆石子

絕對不低于前世地大口徑狙擊槍,每一顆石子都能射頭盔,貫穿這些金鱗衛的腦顱.而且滕青山的暗器水准,顆顆都精准無疑!

左右手,那等于是兩把巴雷特狙擊槍,而且發射速度一秒鍾兩發!子彈則是廉價的'石子’.

……

天色昏暗的延江城牆頭上,屠戮正在進行!

之前,是金鱗衛們對普通兵衛的屠戮.而現在,是滕青山,燕長老,對這些金鱗衛地屠戮.

"退!"

"撤退!!!"

怒喝聲從城下雪地上傳來,一個個金鱗衛迅速地朝牆頭上跳下,即使這些金鱗衛逃跑,那無孔不入地'石子’依舊破空襲來,再度貫穿了四名金鱗衛的腦袋,其他金鱗衛們才到了城下.

可到了城下,依舊一名名金鱗衛腦袋被射穿,轟然倒下.

"逃,逃,快逃!"奔跑的比豹子還快的金鱗衛們一個個都快崩潰了,就是在奔跑的同時,他們周圍依舊有同伴一個個無力倒下,一聲聲強勁有力的破空聲在耳邊回蕩,直到跑到數十丈外,石子才停歇,可他們不敢停,依舊跑,一直跑到百丈外.

雪地上.

那些金鱗衛們轉頭看看同伴,一個個都臉色蒼白,無力地坐在地上,眼中滿是恐懼.

******

"哈哈,贏了!"

"我們贏了!"

延江城牆頭上的兵衛們興奮地歡呼起來,剛才短暫的攻城戰的確令他們驚恐,不過,最後是他們勝了.

失去兄弟,朋友的兵衛們甚至于踢打那些金鱗衛尸體來發泄.

"呼."滕青山站在城牆上,遙看遠處雪地上地金鱗衛們,"逃的還真快."

滕青山也握了握雙拳,剛才短暫一會兒,射出那麼多'石子’,而且速度那麼高,每一顆石子都要有那麼強的穿透力……這對滕青山的十指要求很高,幸好滕青山從小就苦練雙手十指.

"青山."身上有著絲絲血跡地燕長老走了過來,眼中滿是驚詫.

"燕長老."滕青山笑著轉身.

"你這暗器手段,我可是聞所未聞."燕長老看看旁邊的布袋,恐怕誰也不敢相信,就是隨處可見地石子,要了珍貴的金鱗衛的命,"剛才那麼一會兒,你殺了多少金鱗衛?應該有一百個吧."

"牆頭上的金鱗衛殺了八十二個,城下金鱗衛,殺了三十三個."滕青山說道.

燕長老即使親眼看到,依舊感到難以置信:"我才殺了211名金鱗衛,而青山你卻殺死115金鱗衛."

"燕長老."那城衛隊大隊長'吳昊’趕過來恭敬道,隨即看向滕青山,略微一遲疑,四大統領中,其他三人吳昊都認識……眼前人他卻不認識.不過且滕青山裝束明顯是統領身份,他很快便猜出來滕青山身份.

"謝滕統領救命之恩."吳昊恭敬道,心底卻在驚歎,"滕統領的暗器絕技,實在太可怕了,一個個金鱗衛,那是不斷地倒下啊."

……

延江城牆頭上的兵衛們,在搬運伙伴地一具具尸體,血腥氣息彌漫整個牆頭.

而城下,距離城牆百丈外的雪地上.

"劉百夫長,你說你根本沒看清是什麼暗器?"雙鬢斑白地鐵長老怒聲道.

距離百丈遠,以石子的速度,體積,即使是先天強者也根本看不見.

身上滿是血跡地金鱗衛眼眸中還有著驚恐:"鐵長老,我只聽到一聲聲刺耳的破空聲,而後,我地兄弟們就一個個倒下了……死的太快了,太快了,一個個倒下.我們逃到城下,那破空聲依舊不斷響著,每響一次,就有一個兄弟倒下!那刺耳的響聲,不斷地響起,太快了.我們從城下逃過來,就這麼兩三個呼吸功夫,就倒了一大群兄弟啊."

"鐵長老,師傅!"

一聲淒厲聲音響起,一名臉上滿是淚水的青年猛地跪在兩名長老面前,泣聲道,"我求求你們,一定要殺死那凶手為我大哥報仇.師傅!!!"不好生死線上逃出來的金鱗衛,根本沒有再度沖上去的勇氣.

這青年,根本沒自己報仇的信心,他只能求他師傅!

"就地紮營!"灰袍中年人卻沒理會自己弟子,冷漠下令.

鐵長老,胡長老二人在營地不遠處.

"偷襲奪城,失敗!"灰袍中年人看向營地,"這些金鱗衛已經完全沒士氣了!"

那雙鬢斑白的鐵長老氣憤萬分:"胡長老,五百金鱗衛啊,我青湖島一共才兩千金鱗衛!短短片刻,就死掉近一百五十人!我青湖島從未有如此大損失.能貫穿金鱗衛頭盔,這麼可怕的暗器,誰造出來的?而且短短一會兒,殺了一百多,這延江城上暗器高手,到底有多少個?"

"歸元宗,果然深藏不漏啊!"灰袍中年人遙看延江城,"等占了這延江城,這些暗器高手最好得活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