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赤虎咆 第三十二章 暗流洶湧

元宗的駐地,是被禹揚大運河一分為二,在駐地范圍,大概有十二里長.

而每當晚上,歸元宗內的年輕男女們很喜歡夜游運河.

歸元宗,龍崗旁碼頭.

和妹妹'青雨’一道走來的滕青山,看著旁邊運河河道內的一條條船只,一對對年輕男女進入游船.

"游船還真多."滕青山感慨道.

"那是!可哥你整天抱著那一杆輪迴槍,不解風情啊."青雨估計感慨道,隨即看到遠處的兩個身影,連擺手道,"快過來,這邊!"

滕青山一眼看清,遠處走來的正是諸葛云兄妹.

"青山大哥應該是第一次來夜游運河吧."諸葛云笑道,"走,去碼頭."四人便一道朝碼頭走去,在碼頭上正停留著一艘艘掛著燈籠的游船,在等生意.諸葛云喊道:"王伯,你那條船,咱們包下來了."

"好嘞!"頭發花白的船夫笑著應道.

滕青山四人也就一道上船了.

"嗯?"滕青山進來一看.發現.這船艙內中央是過道.而船艙兩側.都被屏風分隔開.分成了四塊區域.按道理.這四塊區域.足以讓四對情侶欣賞運河夜景.

"哥.你和小青就在那邊吧.你負責照顧小青哦……"青雨笑道.隨即她和諸葛云走到屏風後坐下.令滕青山,青姑娘.根本看不到他們.同樣地……青雨他們二人.也看不到滕青山他們兩個.

船夫在外面甲板.有屏風擋著.也看不到里面.

"地確是幽會地好場所."滕青山不由苦笑."這辦法.估計是小雨他們兩個想到地."

"滕大哥.我們坐下吧."青姑娘很勇敢地先坐下.如果兩情相悅.一般都是坐在一邊依偎在一起.不過滕青山和青姑娘.顯然還沒到那一步.他們倆是相對而坐.在他們中央放著一張低矮地桌子.

桌子上擺放著水果,甜餅等小吃.還在一旁掛著一個紅通通地小燈籠.

"嘩嘩~~"河水嘩嘩聲.

轉頭就能看到旁邊的河水,在朦朧地燈籠光下,宛如謫仙地青姑娘靜靜坐在對面,這一幕場景,的確很夢幻.

"風景真不錯."滕青山贊道,"嗯,小青,吃些東西."滕青山將擺放著甜餅的碟子推過去.

青姑娘"嗯"了一聲,拿起一塊有些脆的甜餅,輕輕吃了一小口.

顯然,在滕青山面前,她有些拘謹,拘謹地臉都有些紅了.

"滕大哥,明天爹他們會在大殿,公開你為新地執法長老.當執法長老後,這第一統領的職位,你還繼續當嗎?"青姑娘立即開口,畢竟夜游運河,有一個多時辰的,難道一個多時辰就這麼尷尬下去?

"按照師傅說地,暫時先當著."滕青山說道.

"當黑甲軍統領,有時也辛苦."青姑娘感歎道,"還是執法長老輕松,地位超然,而且平常根本沒事."

滕青山很清楚,達到先天,才是執法長老.

可先天強者,也分'虛丹’'實丹’'金丹’三個層次,歸元宗當然不會讓執法長老,為許多瑣事繁忙,耽誤執法長老的修煉.畢竟一個宗派的支柱,就是這幾個先天強者.靠著他們,歸元宗才能保證他的地位.

"咦,看,那好像是滕統領."

"就是滕統領."

"他對面地……是宗主的女兒青姑娘吧?"

這時,兩條游船交錯而過,另外一條游船上坐著的年輕男女們,清晰看到了滕青山和諸葛青.

"師妹,你讓你的那些師姐妹們別胡思亂想了,人家滕統領有了青姑娘啊."

"師哥,我那些師姐妹們也就想想,做做夢而已.滕統領天才橫溢,青姑娘,也是貌似天仙,他們才是天生一對,我之前還真不知道他們倆在一起呢,宗派內似乎也沒什麼謠言,竟然今天被我們看到了."

那議論聲隨著兩船距離拉遠,而變得聽不見.

青姑娘聽的耳根都通紅.

滕青山見青姑娘如此:"這小姑娘,就是臉皮薄."燈籠光朦朧,一個貌美的姑娘害羞地坐在地面,周圍除了風聲,水聲,別無其他.這種氣氛,地確很曖昧.

……

船艙內另外一對,青雨和諸葛云,卻在偷笑.

"小云,剛才聽到別人說了吧,嘿嘿,等我哥和小青的事情傳遍整個歸元宗,到時候……"青雨笑地一雙古靈精怪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嗯,就算二人沒事,傳著傳著,情況也會變地.更何況,我妹妹她的確喜歡你哥,而且,我妹妹,在江甯郡城內怕都難找到比她還漂亮地女孩……當然,青雨你跟我妹妹一樣漂亮."諸葛云連道.

"哼."青雨這才滿意嬌哼一聲.

年輕姑娘容貌漂亮的,其實很多.不過……諸葛青的那份如天山雪蓮般純淨的氣質,卻是最震

.第一次見諸葛青,就是滕青山都是心中略微震滕青虎等人都看呆了.

愛慕諸葛青,那是正常的.如白崎都統等,誰不是追求諸葛青?

絕大多數人,在諸葛青面前都自慚形穢,如滕青虎,雖有愛慕之心,可知道,彼此差距太大.

愛慕喜歡是正常!

不喜歡諸葛青,那才不正常!

……

游船緩緩在運河上前進著,一個時辰後,歸元宗內很多人都開始入睡了,連氣溫都降低很多.在這運河上,夜風更是冰涼.

"呼!""呼!"

一陣陣夜風吹過,青姑娘被吹的不由身體一顫,臉色都不太好看.她的身體素質,從小便不好.

"知道夜里會更冷,也不多穿點衣服.

"滕青山脫掉那石青色衣袍,起身,罩在了青姑娘身上.這件衣袍,正是青姑娘當初送給滕青山的,里面是雪蠶絲的,雖然衣服很輕,可是卻很保暖.

青姑娘抓著衣服,蜷縮在衣服內,感受著衣袍內的體溫.

這是滕青山的體溫!

青姑娘咬著嘴唇,看看滕青山,只是穿一件無袖短衫的滕青山,即使寒風呼嘯,滕青山都絲毫未覺.當年連碧寒潭滕青山都敢進去,這點寒風又算什麼?

許久後.

"前面到岸了."船夫地聲音傳來.

青雨和諸葛云起身,走過來,一看滕青山和青姑娘,不由笑了.

"哥,你地衣服,都到小青身上啦."青雨故意說道.

"好了,上岸吧."滕青山也起身,在這游船的曖昧氣氛下,又是孤男寡女,滕青山承認,這種曖昧氣氛加上一個如天仙般的女人在面前,的確能融化人心,這一個多時辰,滕青山都沒什麼感覺,時間就過去了.

"嗯."青姑娘也起身和滕青山站在一起,"滕大哥,這衣服……"

"你穿著回去,等下次給我."滕青山說道.

"嗯."青姑娘點點頭,臉上浮現一絲笑容.旁邊諸葛云,青雨二人,見狀,不由相視一眼笑了.今天晚上這計劃,效果很不錯.

……

在歸元宗內不少男女,無憂無慮夜游運河地時候,江甯郡最高權力掌控者——諸葛元洪,卻眉頭緊鎖.

黑夜,書房內.

昏暗的燭光搖曳著,諸葛元洪坐在書桌前,眉頭緊鎖.

"情況,已經到這般嚴重地步了."諸葛元洪盯著書桌上那一張密信.

一名灰袍中年人站在書桌前,點頭道:"宗主,前一段時間,徐陽郡和天南郡的動靜,我歸元宗潛伏在那地人馬,只是略微察覺.不過……就在今天,徐陽郡,天南郡各個城池,都開始了殺戮,死了不少人."

揚州十三郡,其中九郡為青湖島統治,一郡為歸元宗統治,一郡為鐵衣門統治.剩下的'徐陽郡’'天南郡’都處于混亂中.

同一天,這徐陽郡,天南郡,都發現大量殺戮,這可不是件小事.

"確定是青湖島嗎?"諸葛元洪說道.

"不確定,動手的人,據我們短暫查知,動手的人都是用地各種身份,如幫派,小宗派等等."灰袍中年人說道,"不過,結合諸多消息,很顯然,這是一次統一的行動,速度快的驚人,我想不到哪一個勢力有如此實力,只有青湖島!"

諸葛元洪目光遙看南方:"這青湖島,已經准備了太久太久,不發動則已,一旦發動……"

揚州第一宗派,是青湖島!

可是青湖島,只是統領九郡,這青湖島沒有一天不想消滅歸元宗,鐵衣門,完全統一揚州.可是青湖島必須得考慮……一旦真地厮殺起來,青湖島即使能滅了歸元宗,鐵衣門,也會元氣大傷.

元氣大傷的青湖島,有資格守住整個揚州嗎?

八大宗派之一的,坐鎮青州的'逍遙宮’,難道不會來個黃雀在後?

"這青湖島,隱忍了這麼多年."諸葛元洪說道,"這一番動手,絕對沒那麼簡單!雖然只是針對徐陽郡,天南郡,可情況已經很糟糕!很可能因此,掀起一場波及整個揚州地戰爭!"

灰袍中年人表情也嚴肅起來.

一想到'青湖島’這龐然大物,歸元宗不管是誰,都無法輕松.

人家占據九郡之地,人馬那是遠超歸元宗,鐵衣門的.

"讓徐陽郡,天南郡境內地弟子們,仔細查探!一有重要發現,必須立即傳到我這!"諸葛元洪命令道.

"是."灰袍中年人應命.

"你先退下."

書房內只剩下諸葛元洪一個人,諸葛元洪透過窗戶遙看夜空,目光飄渺,不知在想些什麼,這一站,便直至第二天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