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赤虎咆 第三十章 朱果酒的奇效

青山師兄,回來了?"諸葛青心中忍不住一喜,隨即'諸葛元洪’要為她說親,不由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起來./首/發

"嗯."諸葛元洪微笑著道,"你爹我,也跟他說了,要為他說一門親事."

諸葛青咬了咬嘴唇,盯著她爹.

諸葛元洪見女兒如此,不由無奈歎息,其實自從當初自己女兒為滕青山索要《莽牛大力訣》全本時起,他就意識到,自己這寶貝女兒,怕是對滕青山生出了一絲情愫.

"我當時說跟滕青山說,我歸元宗內的一些長老孫女等,比如你的表姐,還有琉香師妹她們,可都是好姑娘……"諸葛元洪說到這,諸葛青心急了,她爹怎麼幫其他姑娘了,如果滕青山和其他人成親,那她怎麼辦?

見諸葛青眼中的焦急之色,諸葛元洪才笑起來:"好了,青青!直接說吧,你那位青山師兄,全身心投入修煉中,暫時不想成親.所以那些姑娘他都拒絕了."

諸葛青忐忑,緊張地看著她爹.

"至于青青你……"諸葛元洪微笑道,"他倒是沒明說拒絕,只是說,現在還不想成親."

諸葛青一怔.

"你青山師兄,是一個奇才."諸葛元洪感歎道,"忘記告訴你了,他現在已經達到了先天!十七歲就達到先天強者啊,就是放眼整個九州大地,五百年內,他也只是唯一的一個!即使天賦再高,機遇再好,如果不身心投入,也難有如此成就!"

"青山師兄.達到先天了?"諸葛青也被這消息驚呆了.

"好了.青青.爹還有事.去武閣一趟."諸葛元洪隨即便離去.只留下諸葛青一人站在路道旁.

諸葛青目送著父親地背影消失在遠處.輕聲道:"爹.謝謝你."諸葛青很聰慧.她能明白.剛才說地話.她爹完全是為了讓她好受些.

……

午後陽光.很燦爛.可諸葛青心情很低落.

轉身.又步入了她地閨房中.

"不想成親,不就是暗示著拒絕麼……"諸葛青傻站著,看著桌上那一件衣袍,"不過,滕大哥十七歲達到先天.心思估計都在修煉上,哪想我,成天胡思亂想.嗯,我也不能拖他後腿……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諸葛青深吸一口氣,便又做回椅子上,繼續縫制衣袍.

雖然給自己鼓氣,可是顯然,她爹幫她說親卻沒成,還是影響到她了,縫制口袋的時候,不由自主就走神亂想了.

"啊."諸葛青左手立即一縮.

只見左手食指指腹已經出現一道針刺的傷口,殷紅的鮮血流出,這一針刺的傷口還不小,諸葛青連抓起桌旁的一張宣紙,立即纏住食指.

"哎呀,這下怎麼辦?"諸葛青看著衣服.

她即使收手地快,一開始還是有兩滴鮮血滴在了縫制的口袋邊上,兩滴鮮血滲透過雪蠶絲,並且滲透了那一層布.諸葛青立即將衣服翻過來一看,還好,只是兩滴血,透過雪蠶絲和布,在外面只是有手指頭大小的深紅色.

這衣服是石青色的,根本不起眼.

"等干了,看不出地."諸葛青暗松一口氣.

……

歸元宗,滕青山的住處.

"吱呀!"院門開啟,只見青雨蹦蹦跳跳地進了院子,臉上滿是笑容.

"青雨,你哥回來了!"一道爽朗地聲音響起.


青雨大吃一驚,仔細看向中院,立即興奮地沖過去:"哥!"仿佛一只歡快的小兔子沖到中院,直接抱住坐著的滕青山,"哥你回來太好了,我這些天一直念叨著你呢,每天等哥回來都等不到.我吃飯飯不香,睡覺覺不好."

"真的?"滕青山眨眼道,"可我發現,我的妹妹,現在連午飯都不回來吃嘍."滕青山上午就回來,隨後,是和表哥滕青虎一起吃的午飯,至于妹妹'滕青雨’,根本看不到人影.

從滕青虎那才得知,現在青雨跟諸葛云可經常呆在一起.

旁邊地滕青虎也揶揄道:"是哦,這些天,我都是和我那些軍士們吃飯,很少看到青雨呢."

"表哥!"青雨瞪了滕青虎一眼,隨後無奈看向滕青山,"哥,我不是不知道你回來嘛,否則,我午飯不吃,也要等你的."

"好了."滕青山笑著道,"你和小云地事,宗主已經和我說過……我也答應了,等到年祭,將爹娘接過來,他們點頭同意.你和小云的事,就算定了."

青雨再大大咧咧,此刻聽了,也不由臉紅.

"表哥,小雨!這是我從蠻荒帶來地寶貝."滕青山說著,才指向桌上的酒葫蘆,"小雨,剛才你表哥就問我這是什麼,我可一直沒告訴他."滕青虎聽地只能干眨眼,隨即嘿嘿笑道:"青山,現在說吧,這是什麼玩意?"

"現在先別問."滕青山說著,將旁邊兩個小碗遞到青虎和青雨面前.

拔開塞子,酒葫蘆中地朱果酒倒出.

"嘩嘩~~"淺紅色的液體從葫蘆嘴

來,香氣散開,青雨和青雨都不由嗅了嗅鼻子,很兩小碗.

"喝完它."滕青山說道.

"嗯."青虎和青雨,聞到這酒香就感到口水要下來了,頓時不再猶豫,端起來就喝.

汩汨~~~

一口氣喝地干乾淨淨.

"全身熱的冒汗."滕青虎吃驚地說道,旁邊的青雨,臉上也是通紅.

片刻.

"感覺怎麼樣?"滕青山看著處于震驚中的青虎,青雨.

"我地丹田,變大了不少."青虎吃驚道.

青雨也吃驚道:"我全身筋骨都蛻變了,似乎,全身都是勁."說著,青雨就跑到旁邊放在水池旁地假山處,雙手一把抓住一塊足有千斤的石頭,她那細細的小臂,一用力,呼!千斤大石被高高舉起.

"我,我的力量,什麼時候變這麼強了?"青雨大吃一驚.

從小青雨也沒怎麼練過,入歸元宗才開始修煉內勁.雖然有內勁了,可是剛才,青雨是靠身體力量的.體型沒變化,可沒想到,身體力量竟然提升這麼多.

"我的力量也變大了."滕青虎猛地一記劈掌,便是一陣狂風.

"很好,再喝半碗."滕青山說完,又各倒下半碗朱果酒.

"喝下去."滕青山說道.

青虎,青雨驚喜的很,立即又喝下半碗.

"這下感覺怎樣?"滕青山詢問道.


"沒什麼感覺."青雨搖頭道,"全身火辣辣地舒服,可是丹田和身體,似乎沒變化."

"青虎,你呢?"滕青山詢問道.

"丹田沒變化,不過,身體力量倒是又提升了."青虎難以置信說道,他能清晰感覺,筋骨肌肉的變化,"可這次的提升,要比上次小很多."

滕青山聽了點點頭.

"這朱果酒,對你們沒用處了."滕青山說道,在鐵臂猴山,那些鐵臂猴甚至于妖獸都搶著喝朱果酒,這朱果酒,對于初次喝的人或者妖獸功效很好,可是喝地量越多,效果越少,直至沒效果.

還有一點!

身體素質越好,能吸收朱果酒越多,身體本身差,吸收就越少.

如青雨,一個女孩,身體素質一般,即使朱果酒再厲害,最多讓她增加兩三千斤力氣.堪比一個二流武者.

而青虎,第一碗明顯吸收了很多,而第二次半碗,又吸收了部分.增加的力量,要比青雨高很多.

……

如妖獸'鐵臂猴’,幾乎大多數臂猴都是十萬斤臂力.而鐵臂猴,是經常能分到朱果酒地……顯然朱果酒功效是有限的.不過,滕青山第一次喝朱果酒前,身體力量便接近二十二萬斤!

如此強的身體,甚至于超過高大鐵臂猴一籌.

他第一次喝一小口,身體力量就有了不小的提升,不過,隨著這麼喝下去,越往下效果越弱,直至滕青山將這一壺酒喝了三分之一,再也沒用了.

可那麼喝,滕青山卻整整增加了兩萬斤力道.

如今,單純身體,滕青山身體力量就達到了24萬斤.

雖然只是'虛丹’層次,可身體力量的疊加,令他可以和先天'實丹’強者一戰.

"青山,我的力量,最起碼增加了八千斤!"滕青虎驚喜地說道,"我感覺,我純粹使用身體力量,比使用內勁,只是差一點點罷了."

"有那麼多麼?"青雨卻是皺眉.

滕青山笑道:"青雨,這身體本來越強,越能吸收這朱果酒效果.可你一個女孩,不用鍛煉肌肉,如果鍛煉地,比小云還要粗壯,小心,小云不敢娶你."

"他敢."青雨一瞪眼,隨即便臉紅了,"哥,現在還早著呢."

"哈哈……"滕青山笑著,隨即看向表哥滕青虎,"表哥,你雖然增加了八千斤力量,可這朱果酒,並沒完全發揮.你平時得好好苦練,身體力量還會提升."

"真地?"青虎不由大喜.

"當然."

滕青山點頭,吃過黑火靈根,滕青山很清楚,這'朱果酒’'黑火靈根’,即使暫時讓自己提升這麼多,可是隨著修煉,還會逐步發揮.朱果酒喝了三分之一,真正起作用的,估計只是極少部分.

"不過《虎形通神術》,對我身體地作用,減弱了不少."滕青山也發現.

身體越往後,提升難度將越大.

滕青山估計,到後期,即使朱果酒能量還潛伏在體內,《虎形通神術》都不一定能將這潛力轉化為實力!這《虎形通神術》,只是一部前世形意拳的絕技,在滕青山身體上,起地作用會越來越少.

總有一天,《虎形通神術》,將完全無用!

滕青山,修煉內家拳,已經令身體達到不可思議地步.他需要,創出一種,比《虎形通神術》更高超的內家拳絕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