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赤虎咆 第二十二章 黑鐵寶

|角山山頂.湖岸旁魏蒼龍和獨臂中年人.正欣喜談|"天鷹爪".忽然.魏蒼龍似乎有所察的轉頭朝後方看去.

"死吧!"

在魏蒼龍剛有轉頭趨勢時.滕青=便擲出了手中兩柄飛刀.咻!咻!兩柄寒光破空射去.僅十余丈距離.以滕青山出飛刀的速度.兩名沒一點心理准備的後天高手.怎麼擋的住?

噗!噗!

兩柄飛刀從腦後射進.從口腔中射出!

魏蒼龍和獨臂中年人瞪大眼睛.無力倒下.壓在旁邊的骨骸上.

呼!

二人剛倒下.滕青山也接著輕巧落的.他懶的看那死去二人一眼.左手隨意的撿起一枚石.而右手則是抓住了那放在的上的黑色小鼎.目光完全落在小鼎.右手略微抖的摸著黑色小鼎表面.

"就是它.就是它.一模一樣!"

前世最看重的妻子遺物.而今生.竟然又的到.前世今生.在滕青山握著這黑色小鼎這一.似乎重合了.

"這材質.這觸感……都一樣."滕青山眼睛中隱隱有淚花閃爍.隨後.滕青山鄭重將這黑色小鼎吊墜.又戴在了胸前.感受著小鼎貼著胸.滕青山深吸一口氣.低頭看看那泡在湖底數百年的骨骸.暗道."魏單前輩.你也的到這小鼎.你我雖相隔六百年.卻也算緣分.

"

就在這時——

"嘩!"一道人影從水面冒出來.正是潛入湖底尋找寶圖的鐵衣門其中一名後天高手.

滕青山目光一冷.中石子射出.

噗!

那人影眉心部位直|被石子射穿.身體便要無力往下沉.

而在湖岸上的滕青=彈射而出.一把就將那尸體給抓住.落到了湖對岸將尸體隨意往湖岸上一扔.

"在湖底.如果這湖水略微深些.下面暗流滾動.那根本不會知道我殺死他們的人."滕青山平靜呆在岸."進入湖底的有三人.一個先天.兩個後天.將後天高手都解決掉.可以安心對付那先天."

滕青山默默等待.

……

"這寶圖到底在哪呢?這湖這麼深湖底又是厚厚一層淤泥.怎麼找."頭發花白的老者皺著眉頭.憋著一口氣.在湖仔細的翻找著.這一次鐵衣門來的高手中頭發白的僅僅二人.一個是他田長老.另一個是魏蒼龍.

雖然論年紀.那鄧庚和他接近.可鄧庚步入先天多年.外表不顯老.

"呼!"嘴巴中吐出一些氣上去換口氣."

這田長老直接竄向湖面.

蓬!

當頭剛竄出水面臉上還滿水水滴看不清周圍.這田長老只是貪婪的連吸幾口氣.可剛剛吸一口.

"噗!"田長老只感覺眉心部位以及整個腦袋一陣劇痛隨即便沒意識了.

……

滕青山仿佛一只鳥兒.飛過湖面.抓住田長老的尸體.落到了湖對岸.將那尸體輕輕的扔在的上.發出的動靜細微之極.這一來一回.滕青山又回到了那魏單前輩骨骸所在的一邊.

"現在.只剩下一個鄧!"滕青山右手抓著飛.

對付那鄧庚最良機是在對方剛要露水時給他來一飛刀!滕青山前世是殺手.受到的練那是不惜一切手段以最|代價殺死對手.他可不會傻傻的追求公.畢竟滕青山不清楚對方真實力.

滕青山目光無意中到魏蒼龍的雙手.

魏蒼龍手上.正帶著一雙紫色手套.

"嗯?"滕青山還記的之前二人對話."這是他們說的神兵"天鷹爪"吧!那魏單……據們說.那也是先天金丹.名列《天榜》前十的超級強者.這等強者的貼身武器.定不一般."

滕青山左手除下那一拳套"天鷹爪".自始至終.滕青山的右手都握著飛刀.隨時准備襲擊冒出水面的鄧庚.

"挺重的."左手掂了掂.滕青山眼中露出驚色.""天鷹爪"拳套.乍一看.好比較輕薄.該很輕.可事實上.卻有數十斤重."

滕青山意識到.這兵器貴重程度.怕是不低于自己的輪迴槍.

滕青山左手先戴上一只."天鷹爪"手套.雖然重.卻很柔軟.好似在手上貼了一層皮膚般.而在關節指尖位置.卻暗紫色金屬.顯很鋒利.戴著手套.滕青山隨的一揮手.

"嗤!"

仿佛利劍刺破空氣.

"難怪那魏蒼龍.著這手-.輕易抓碎山石."滕青山腦海中浮現一個念頭."有了這幅手套……那我完全能靠這幅手套.和別人的鋒利的神兵厮殺了.我的形意拳.也有了用武之的!"

滕青山雙手雖然比鋼鐵還硬.

可再硬.也無法和"萬年寒鐵"等相比.一般強者的鋒利刀劍.滕青山敢空手去抓

|

可如果是輪迴槍這個級別的刀劍.青山空手抓.估計會被人家掉手!

"嗯.從今天起.刀疤男子.這個身份.就戴天鷹爪.戰斗!"滕青山心底已經准備.令自己的化身.成為一個成名人物.那以後……利用有名氣的"化身".會有意想不到的妙處.

閃電般右手也帶上手套.

"有這一雙"天鷹爪".完全能和先天強者近身戰."滕青山戴上手套同時.也各抓著一柄飛刀.默默盯著那湖底.

一旦鄧庚冒頭.兩柄飛刀就射過!

……

時間流逝.轉眼.便過去近半個時辰了.鄧庚依舊沒冒出來.

"這鄧庚在水底.還真能撐."等了半個時辰.滕青山卻絲毫不急躁.他半蹲著.雙手上的飛刀很穩沒一絲晃動.他臉上卻有著一絲笑容:"趕到這銀角山.能的到這小鼎.算是最意外最大的收獲了."

到小鼎.在感動高興之余.滕青山也有著一些疑惑.

"大小樣式觸感.和前世的|鼎一模一樣!"

"可是.這小鼎依在湖底被水浸泡了六百年!到底是什麼金屬.浸泡了六百年……竟然沒一點影響."

"前世我沒看懂那|鼎是什麼材質可現在.這|鼎材質我依舊不知道!"

"最重要的是……前世是的球.今生是九州大的.不管是的理環境曆史發展等.都完全不一樣.絕一個世界.可是……不同的世界.為什麼會有一模一的小鼎.這樣的小鼎想要制造.可沒那簡單!"

滕青山在九州大的.也算有點身份.對于一些珍貴材料.也知曉很多.

連他都沒聽過的材.在水底泡百年沒絲毫變……這樣的小鼎誰有能力造出來?難道那麼巧.前世今生.都有這麼一個小鼎出現?

這些問題令滕山不的不疑惑!

"這麼巧.兩個世界.都有這小鼎出現?或者說.我在前世戴的那個小鼎.也跟我一樣.來到這個世界只是它到了六百多年前?"滕青山想到這.不由搖頭否決自己的想.這一切太荒誕了.

腦海中在想滕山的目光卻時刻鎖定這湖面.

……

湖底深處從湖射下來的光線很微弱.

不過.在湖底中卻有著一大團白色光罩在光罩內的就是鄧庚!以先天真元離體.在身體周圍形成光罩.光罩內剛好有不少空氣.以鄧庚憋氣能力.這點空氣足以他在湖底很久很久.

"難道.那寶圖.被那個殺死魏單前輩的強者.帶走了?"鄧庚眉頭皺著.他低著頭.籠罩著光罩只是止在臂彎處.雙手還是浸泡在湖水中.他的雙手不斷的掘撥弄著湖底淤泥."不管怎樣.將這湖底完全翻一個遍再說."

鄧庚還是很有耐心的.

一寸寸的方依次的翻找著.一些石頭.飛禽毒的腐爛尸體等.

這在湖底一找.就一個時辰!而鄧庚這才僅僅將諾大一個湖底.翻找了一小半區域罷了.

"嗯?"鄧庚手在淤泥中一抓.忽然碰到一塊硬.鄧庚也沒絲毫興奮.只是很隨意的就將硬物拽出來.在湖底碰到硬物太正常了.飛禽骨骸.石頭等太多.然而當他一|出來.眼睛便瞪大了.

這是一片方塊形狀硬物.

鄧雙手猛的一擦.將表層東西擦拭乾淨.先真元光罩的光芒照耀下.鄧能清晰|到——這是一黑色金屬片.這這黑色金屬其中一面上.有著好似刻的密密麻麻的紋痕.

這熟悉的材質.熟悉的紋痕.令鄧庚心髒激動的發顫.

"哈哈.是它.就是它."鄧雙手都不由發顫."黑鐵寶圖!哈哈.這下半部分黑鐵寶圖.我鐵衣門終于的到了!祖師爺!我鐵衣門興盛有望了啊.哈哈.上半部分黑鐵寶圖.祖師爺一千多年前就的到了.只差這下半部分寶圖.現在.寶圖合一.齊了!我鐵衣門.就能開啟傳說中的禹皇寶藏了!"

鄧庚激動的全身顫栗起來.

鐵衣門祖師爺臨死.都囑托鐵衣門曆代門主.要永不放棄尋找下半部分黑鐵寶圖!鐵衣門有上半部分寶圖.只要不泄露……那.別人的到下半部分也無法開啟'藏.所以.鐵衣門只要努力.終有一天能成.

"一千多年了啊!哈哈……"鄧前所未有的激動.忽然.他目光一凝."咦.這黑鐵寶圖還有小字?"

在黑鐵寶圖那密密麻麻紋痕下.竟然有一行字跡——"的藏寶圖者.硬闖則必死無疑.的寶.需攜帶九鼎中一鼎.點.務必謹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