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赤虎咆 第十四章 秘密

青山雖然一拳毀掉對方的丹田,可心中依舊滿是疑這鐵衣門無冤無仇,就因為我來蠻荒,就要殺我?這來蠻荒的高手太多了,如果他鐵衣門每一個進蠻荒的人都殺.怕人手都不夠!肯定有什麼秘密在里面."

心里想著,滕青山目光卻盯著劉建,好似孤狼盯著獵物般.

"不,不!"劉建驚恐地往後退,他不想死!

蓬!

左手猛地一撐,劉建整個人瘋一樣轉頭朝後方沖去.雖然被毀掉丹田,可他畢竟是一個厲害武,身體素質還是很不錯的.這奔跑起來速度倒也快.可是……跟滕青山一比,差的太遠了.

呼!

劉建只感到一陣風刮過,而後感到脖子處一緊.

"啊~~"劉建整個人雙腳不著地了.

滕青山一把抓住劉建領口,將劉建整個人懸提起來,劉建連說道:"滕,滕青山……不,滕統領!滕統領,我只是聽命行事.你廢掉我的內勁,我已經是一個廢人了.你就當放個屁,把我給放了吧!"

劉建很看重自己的小命!

內勁沒了就沒了.以他鐵衣門護法身份.即使沒了內勁.以後生活也不會苦.他家里可還有好幾個美嬌呢.花花世界他還沒享受夠.他怎麼願意死?

"我問你!"滕青山冷聲道."為什麼要殺我?"

劉建心底暗驚.那個秘密關系重大.劉建畢竟生活在鐵衣門數十年.還是很忠誠地.劉建搖頭苦笑道:"這一次進入蠻荒.關系重大.我們完全聽命于師伯祖.至于要殺你.是師伯祖下地命令.我也不知道為何……"

"你不知道?"

滕青山伸手抓住劉建殘廢右手地一根手指.隨即緩緩用力.

"啊啊啊.要斷了.要斷了."劉建驚恐連喊道.

"咔嚓!"

仿佛捏碎花生殼一般,伴隨著劉建劇痛地慘叫聲,那一根手指被滕青山生生捏碎,滕青山看著劉建:"我不希望你再撒謊!這一次撒謊,我是斷了右手一根手指.可下一次你再撒謊,我就廢掉你的左手腕!"

劉建臉色慘白.

"我沒……"

"你敢說你沒撒謊?"滕青山盯著他.

劉建嘴巴張張,不敢吭聲了.

"你們那師伯祖,為什麼下令要殺我."滕青山繼續道.

劉建咬咬牙心底忖道:"只要那秘密我不說出來,應該沒事,我就隨便說個珍奇的天地靈寶,他估計不會懷疑."隨即便忐忑看著滕青山:"滕統領,其實我們這一次前往蠻荒,是為了去采摘不死草!"

"不死草?"滕青山心底一驚.

這人的壽命是有限地.如果是後天高手,即使身體再好,活到一百五十歲也會無疾而終.一百五十歲,是後天高手地大限!一般後天巔峰高手,只要不被人殺死,大多都能活的過百歲.

而先天強,大限則是兩百歲!


即使再厲害的先天武,身體再好,也無法抗衡大限!當然,兩百年其實很長了.

而不死草,卻是能讓人活的更長.

這不死草,並非說吃了就真的不死!而是……一旦吃了不死草,據傳,能讓人再活兩百年!就是重傷若死地人,吃下不死草,都會短時間身體恢複.對于先天強而言,在本身兩百年壽命基礎上,再增加兩百年壽命……估計沒有一個先天強能抵禦這樣的誘惑.

在天地靈寶中,不死草也算最頂尖地級別了.

"蠻荒無邊,有不死草也可能.你們鐵衣門竟然能得到這消息."滕青山盯著劉建.

"這不死草,關系重大.一旦泄露出去,或許就引起一些隱世超級強覬覦,到時,我鐵衣門,恐怕應付不了天下間的超級強."劉建說道,"所以我們這一次,由師伯祖親自帶領人馬,一路小心翼翼前進.不過……我們在南蠻城的客棧中看到滕統領你.後來又在蠻荒中碰見你,我們就懷疑,你在故意跟蹤我們!"

滕青山暗自點頭.

原來見了自己兩次.

"這不死草關系重大,為了以防萬一,所以,師伯祖命令我來殺你!"劉建連說道.

"你們師伯祖是誰?"滕青山喝道.

劉建說說道:"師伯祖,他名叫'鄧庚’!"

"鄧庚?先天高手?"滕青山問道.

"嗯,先天.他是我鐵衣門執法長老."劉建說道,滕青山眉頭微微一皺:"先天中哪一個境界?"

劉建搖頭道:"這我不知道."見滕青山目光冷下來,劉建連驚恐道:"滕統領,這我真的不知道啊!師伯祖在我鐵衣門內地位很

是先天強很多人都知道.可是,他是虛丹,實丹,丹,我一個護法怎麼可能知道?這可是大秘密."

"哼."滕青山點頭.

"那鄧庚,踏入先天多久了?"滕青山又問道,根據踏入先天長短,也能略微判斷對方實力.

"怕有二十年了."劉建說道.

二十年!

不長不短的時間,有人踏入先天二十年後,都沒進步.可有的人,二十年,能從虛丹一路打到頂峰'金丹’.

"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如果好好回答,我可以不殺你."滕青山將劉建扔到一旁,砸在地上枯敗落葉中,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不過,你如果撒謊!我會慢慢打斷你地四肢,再慢慢地,一根根的,將你地手指全部弄碎,之後,拿著刀子,在你身上劃開一條條淺淺的傷口,鮮血流出來,那血腥味……會吸引到周圍地野獸.被野獸活活吃掉,估計,你會很喜歡."

劉建臉色蒼白.

"說,你們要去蠻荒哪里?"滕青山猛地喝道!

劉建一窒.

目的地可是一個大秘密,一旦說出去,就糟了.

"有骨氣."滕青山笑著,一伸手,閃電般抓住劉建地左手腕.劉建驚恐地立即喊道:"不,不要,我,我說,我說!!!"

"咔!"

滕青山猛地一扭,仿佛木板斷裂聲,那小臂整個斷裂,白森森骨頭都露出來.


"記住,別遲疑!我沒時間和你浪費!"滕青山站了起來.

"是半月湖!蠻荒的半月湖!"劉建連說道.

滕青山臉色冷下來:"劉建!其實我這一次進入蠻荒,根本和你鐵衣門無關,你自己找上來要殺我……按道理,我應該殺你.可我給你機會!不過,你讓我很失望,你竟然依舊撒謊!所以,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不,我沒撒謊."劉建連喊道.

"哼,半月湖是在蠻荒中部區域!從你們楚郡,前往蠻荒的半月湖.最近的路,應該是一路前進,然後進入炎洲.從炎洲進入蠻荒!"滕青山看著劉建,劉建臉色變了,急切道:"我鐵衣門在揚州各地有人手,所以走……"

滕青山卻緊接著道:"就算你們從南蠻城出,前往蠻荒半月湖,也應該朝西南方向前進.而不是正南方向!難道,你們師伯祖,喜歡繞路?"

劉建咬著牙,暗恨.

目的地當然不是'半月湖’,他畢竟被鐵衣門養了這麼多年,即使怕死對鐵衣門還是很忠誠的.所以才那種緊急情況下立即報出一個名字.可是,他沒想到,他這個謊言被滕青山一下子看穿.

"好,我告訴你,但是你不能殺我."劉建咬牙說道.

"撒謊,得付出代價."滕青山又伸出右手.

"不,不要."劉建連喊道.

啪!

滕青山捏碎劉建的右臂肩部,淡笑道:"這只是小懲罰……說吧,再不說,沒機會了."

劉建疼的額頭都是汗珠,他連點頭:"我說,但是你得放我走."

"哼,還在廢話."滕青山又要伸出右手,劉建已經對滕青山的右手恐懼了,連道:"是銀角山!蠻荒內的銀角山!師伯祖他們就去那,我這次絕對沒撒謊,如果撒謊,就天打雷劈."

銀角山?

滕青山知道那地方,那可是深入蠻荒兩千里的一座非常險峻的高山.

"別著急走."滕青山一伸手,從劉建懷里口袋,將東西都取出來,"或許,他身上就帶著地圖,那地圖有可能標識著他們的目的地."

一下子就翻出一份地圖來,展開一看,正是蠻荒地圖.可惜,那蠻荒地圖上,並沒有任何標識.

"還挺謹慎."滕青山暗自搖頭.

"我可以走了吧?"劉建忐忑道,見滕青山點頭,他才轉身回頭走,心底暗恨,"滕青山!這仇,老子一輩子都不會忘的,你——"

"啊!"

劉建出慘叫聲.

噗!噗!噗!

鮮血飛濺,劉建整個人跌在地上,四肢無力耷拉著.滕青山這才將飲血刀插入刀鞘.

"你,你說過,我說了你不殺我,放我走的!"劉建死死盯著滕青山.

"我可沒殺你,你現在,不是還活著?"滕青山轉身離去,劉建看著不斷流淌的鮮血,周圍已經有'沙沙’聲響起,遠處一雙綠油油的眼睛正盯著這里.血腥氣已然引起蠻荒中的野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