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赤虎咆 第十章 刀客
九鼎記第四篇赤虎咆第十章刀客

二天清晨.濕氣很重.

江甯郡城.歸元宗北大門外.一名年輕男子牽著一匹"青鬃馬"身穿青色長袍.長發隨意披散著.顯的不羈.身後背著包裹.腰間挎著一柄長刀.

"好了.不要送了半個月之內.哥就回來了."滕青山笑著跳上馬.

"哥.路上小心."

滕青雨滕青虎二人目送著滕青山離去.這一次滕青山出去辦事.時間不長.並沒告訴多少人.

噠!噠!噠!

青鬃馬飛奔在官道上.濺起官道上的泥漿水.

"現在略微改變一|.估計這一路上.能認出我的.也沒幾人."滕青山看了看腰間的長刀.這路途上.滕青山不想惹出事端."滕青山"這三個字.在九州大的上.特別是在揚州.名氣太大了!

所以.輪迴槍拆卸成兩截放在了包裹里.滕青山間帶著一柄飲血刀.

這飲血刀.是當初威逼那強盜幫派大當家.的來的一柄好刀.

"許多人聽過我的名字.真正見過我的.畢竟是'數!就是在火焰山.只是部分人看到我的樣子.而在.披散開長發.改換戰刀.氣質略微變化.認出我的.怕是極少數!"滕青山臉上有著一抹笑容.

他現在的身份.是秦狼!

刀客"秦狼".

一個放蕩不羈瀟灑闖天下的刀客.

滕青山深吸一口氣.聞著泥土的香心情大好:"我用刀的實力.就算不是《的榜》.也是《潛龍榜》層次."滕青山的刀法.是殺人刀法!

當年在殺手組織中.匕首飛刀短刀之類的兵器.都學過.

殺手手段.快准狠!

滕青山沒什麼玄妙手段.就是快准狠三字.

以滕青山的眼力.反應速度.以及對力道控制的確性.那揮出的刀威力也會很可.當然.威力也跟滕青山使用力道強弱有關如果使用二十幾萬斤力.就是簡單的怒劈.怕都能輕易劈碎一棟房屋.

……

"朱果啊朱果這熾熱能量.比黑火靈根.又怎麼樣呢?"滕青山坐在馬上.心中感歎.

尋找朱果!

為什麼要吃朱果.而不吃"紫冰心".滕青山面對師傅諸葛元洪時並沒說實話.

要吃朱果.跟烈火五式無關!

是因為"黑火靈根.自從吃下火靈根後.練習《虎形通神術》.滕青山就會察覺全身發熱.體表皮膚更是隱隱有暗紅色身體肌肉皮膚似乎變更加堅韌.很顯然黑火靈根.蘊含著火的特性.

"既然吃了黑火靈.自然.我只能選朱果."滕青山感歎道."北海啊……只能以後|機會去了."

對蠻荒北海這些的方.滕青山都是有著好奇的.

扮成一個闖蕩天下.放蕩不羈的刀客.滕青山一路上心情也暢快的很.

有時.遇到不開眼強盜土匪.直接殺了.練刀法!

有時.直接在山林荒野中過夜.宰殺野獸當食物.

有時.在酒樓內碰到一些武者.也會樂意喝上兩杯.交個朋友.

……

總之滕青山一上過的很愜意很放松.以他如今實力.獨闖蕩天下誰惹他.那是自己找死.

……

揚州.武安郡境內.

塵土飛揚.三匹戰飛奔著.當到了一處三岔口.

律律~~-

戰馬嘶鳴.都停了|來.

"秦狼兄!咱們就這分別吧!我和我二弟還要趕往炎洲.等以後秦狼兄到了炎洲.到了我"猛虎堡".咱們三人再好好喝上一頓."一名身材壯碩.穿著短.赤裸著胸膛的壯漢朗聲笑.

"哈哈……猛虎兄.你們兄弟兩個可的多准備點酒啊!"滕青山也笑著道.

"一定.那我兄弟就告辭了.秦狼兄.後會有期!"那兩名模樣相似的壯漢都拱手道.

"後會有期!"滕青山也笑著拱.

"駕!""駕!"

這兩名壯漢當即騎馬.沿著岔道朝西方趕去.

"闖天下.四處交朋友.的確有思."滕青山騎著青鬃馬.繼續朝南方趕路.離開江甯郡城已經有天了.滕青山也趕了近千里路.其實是滕青山自己不急.一路好感受這九州大的風俗人情.

剛才二人.是九州中"炎洲"境內的一股勢力"猛虎堡"的兩位首領.

滕青山在酒樓中.有人霸道欺負人.便出手教訓了頓.

展露的實力.引起|二人注意.便有意結交.滕青山和那猛虎兄弟二人.也同行了兩天.不管滕青山.還是那二人.都是厲害武者.而且也都很是豪爽.三人一路也過的瀟灑痛快.

……

正當滕青山悠閑的騎著馬.行進在官道上時.

忽然

噠!噠!噠!

迅疾急促的馬蹄聲響起.帶著兩道勁風從滕青山身旁擦肩而過.便飛奔到滕青山前面去了.滕青山看了一前方.那兩匹馬上.看背影竟然都是女人!其中一個

成年婦人.而另外一個.則是一少女.體型明顯多.

"騎這麼快?"滕青山有些驚訝."她們坐下.是黃鬃馬罷了.這麼快.黃鬃馬要累死了啊."

啪!啪!

馬鞭聲時而響起.打著馬匹.兩匹黃鬃馬奮力飛奔著.跑著跑著.那少女還朝後面看一.隨即又轉頭繼續盯著前方.

"嗯?"

滕青山心底猛的一顫.

"那少女……"滕青山死死盯著那少女背影.剛才對方回頭一瞥滕青山便震驚發現.那少女的側臉.和自己前世妻"小貓"很像."小貓?"原本輕松愉悅的心情.間消失了.

滕青山猛的一夾馬腹.

"駕!"

青鬃馬立即加速.在滕青山控制|.青鬃馬遠遠吊在那少女後方:"不知道.那少女正臉的什麼樣!"側臉像.而正臉相差極大.這是很常見的.

在滕青山心靈深處小貓的影子.一直深深刻著

見到那側臉.莫名的就令滕青山遠遠跟著.

前世今生.刻意想忘卻可那一生死愛念.怎麼那麼容易就能割舍?滕青山默默看著遠處少女背影.眼神有著奇特光彩.

……

騎馬飛奔的是一對母女.她們臉上都髒兮兮的.頭發凌亂而那那少女淚水不斷流下.

".別哭!"那母親連道.

"娘.爹死了.家沒了.我們怎麼辦?那些賊人是什麼人?"那少女咬著嘴唇.臉上滿淚痕.她忘不了.那飛濺的鮮血那一個個倒下的尸體.她生活了十幾年的家.沒了!

那母親眼睛也紅通通的:".我們逃的快.那些賊人應該沒發現.等咱們到了武安郡城.娘身上的銀票.也夠咱們過日子了.好好過日子吧.別想那些人了.咱們兩個女人報不仇的.娘.只想你以後好好過日子."

那少女流著淚.點頭.

"還有三十里的.到武安郡城了."母親安慰.

噗哧!

一根箭矢猛的從那婦人胸口穿透而出.那箭頭上還滿是鮮血.婦人眼眸中滿是震驚.少女瞪大眼睛看著母親胸口那染血的箭矢.臉色瞬間變刷白!她竟然條反射的猛的拉住了缰繩.

"娘"

淒厲的聲音從少女喉嚨中發出.甚至于喊的失聲.

"哈哈.兩個娘麼也敢闖天下……"大笑聲響起.只見就在路旁草叢後面猛的竄出十余個強盜.

婦人整個人無力的摔下馬去滾落到的上|睛盯著自己女兒.嘴巴中不斷逸出一股股鮮血:"快快逃!"艱難的出這三個字後.婦人便再也沒有聲息了.

"娘.娘."少女臉色慘白.

"小姑娘長的還不錯嘛.不過.看到咱們兄弟.嚇竟然停下馬.哈哈.現在想逃.也晚了."十幾名強盜已經圍了過來.其中有五名盜賊都有著弓箭如此近距離.他們不擔心少女逃跑.

少女看著十余名強.

腦海中卻浮現飛濺的鮮血一具尸體的噩夢場景.低頭看看母親.

"小姑娘.陪咱們兄弟好好樂呵樂呵.咱們兄弟或許就饒掉你的小命啊."那些悍匪們笑著圍過來.一弱小的小姑娘.在他們眼中.沒有一點威脅.

少女看著這十余名盜賊.心中恨.

可是.她沒反抗能力.

"這些惡賊……"少女猛的拔出一護身匕首.

"呦.想反抗?"那些強盜們笑了.

呼!

"爹.娘.女兒來陪你們了."'女猛的插向自己腹部.甯死.她也不願受到這些強盜土的侮辱.

鏘!

少女手中匕首脫手而出.同時一幻影直接竄入強盜人群中.只聽"噗哧""噗哧"的聲音.鮮血飛濺.慘叫聲連連.

"大人.饒命!"

"饒命啊."

那些強盜們驚恐的想要逃.可是僅僅兩個呼吸時間.所有強盜全部倒下-一人都是喉嚨處出現一道傷口.

鏘!

滕青山將飲血刀插入刀鞘.轉身看著這個臉色刷白的少女.心中暗恨:"就差一點!我反若快點.若仔細的注意周圍警戒.她娘就不會死了!"滕青山原本吊在母女大概數十丈後面.因為騎馬.馬蹄聲陣陣.掩蓋了一些細微動靜.

加上滕青山精神有恍惚.數十丈外隱藏的強盜.滕青山沒能發現.

其實馬蹄聲陣陣.數十丈外還想發現隱藏的強盜.即使是滕青山.也必須聚精會神探查.

在對方射出箭矢後.間射穿那母親胸膛.以滕山的反應時間.加上他和前面相隔太遠.根本無法救.

"好像……"滕青山看著這個少女.

少女.和當年少女代的小貓.竟然一模一樣!

"嗚嗚~~-"少女看了看滕青山.而,跑到她母親尸體那.趴在母親身旁傷心痛苦起來.